第三百一十四章:洞穴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心中一阵烦闷。转头来看,却见祝融正自满面欣喜的望着自己,待见他眼光扫到,却又微微侧身,脸颊上已是腾起两片红晕。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份小妩媚,让柳飞不禁的心中一突,慌忙别过头去,咳了一声,道“那么,咱们这便走吧”

  祝融低低的“嗯”了一声,轻迈猫步,靠近他身侧。心中期盼欢愉之际,身躯不由微微颤抖。

  柳飞心底暗叹口气,随即大袖一挥,揽住祝融细腰,身形动处,已是蓦然自原地消失,瞬即出现在远处,唯一停顿,又是消失。一隐一现之间,已是瞬间奔出百余丈外。

  祝融被柳飞揽住,依住柳飞胸膛,心中欢喜之意,似欲炸了开来。微微侧头,痴痴看着柳飞坚毅的面庞。见他目视前方,双目炯炯间神光隐然,挺直的鼻梁,线条分明的脸颊口唇,无不散发着浓浓的男儿气息,不由的心神俱醉。只盼此际能永远停住,便当做梦也好,只盼不要醒来。

  两边景物飞速向后退去,耳中风声隐然,可见速度之快。只是面上,却是丝毫感觉不到劲风吹拂,仿若一到身侧,便自往两边分开,却是柳飞以真气护住。心中正自熏熏然不知天上人间之际,忽觉得身子一顿,柳飞已是停下,随即耳中传来柳飞的问话。

  “此处是什么所在?”

  祝融转头四顾,微微看过,答道“这里叫做赤石峡,前面不远便有个长谷,不知其深。周遭山石怪异,俱为赤色,故有此名。”

  柳飞点点头,暗以神识探察,只觉此间那股异种能量,已是浓了许多,料得前面定是其停留之所。遂沉声道“前面恐有状况,切莫出声,咱们且去打探一番。”说着,手臂一紧,揽住祝融,已是往前潜去。

  行不多时,但见前方出现一片平地,却在其上,现出一道深深的峡谷,蜿蜒逶迤,远远通向天地交接之处,将那片地界分为两半。峡谷四周,到处都是奇花怪树,姿态各异。红的、黄的、粉的、蓝的各逞绝色,相互盘绕依住,如同一个大盖笼住。五彩缤纷之间,怪石隐现,或龙蟠,或虎踞,微风吹处,花絮漫天飞舞,将那所在扮的恍若迷境。

  二人此时身处之地,离着那峡谷尚有数十丈远近,因地势较高,故能一目了然。远远见谷口处,隐有粉色云雾缭绕,祝融不由“咦”了一声,道“阿哥,前面恐有瘴疠之气,此时怕是难以进入,不若稍等,待得晚些时候,暑气消沉,瘴气退了再进方保万全。”

  柳飞闻言一惊,实为想到如此美丽的地方竟是暗藏杀机。凝目细看,果见日光蒸腾处,雾气蔼蔼,粉致莹然,心下暗凛。自己虽说百毒不侵,但若沾惹上总是麻烦,更何况身边还有个祝融,若是方才自己贸然下去,一旦有变,恐是缚手缚脚,难以施展。

  听的祝融建议,遂点点头,松开祝融柳腰,道“如此也好,咱们且就在此处歇息一下再行。”说着,自寻了一块大石,自顾盘膝坐上,闭目调息。

  祝融被他放开,心下失落,眼见他已是闭目入定,不与自己说话,不由恨恨顿足。只是方显恼色,忽又敛住,眼珠转动,径自走到柳飞对面,找了个所在坐下。双手支颐,静静的望着柳飞。

  四下里轻风吹拂,花香浮动。日光透过层层枝叶,将碎碎的光斑洒落一地。林间百鸟鸣啼,婉转悠扬;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儿唧唧轻唱。祝融痴痴的看着,听着,心中只觉一片平和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耳中隐闻人声,祝融不由遽然而醒。睁眼处,但见四下一片幽暗,繁星点点。竟是已然入夜时分。

  明眸凝处,但见前面不远处,柳飞正与豹子指着前面说着什么,原来豹子已是报信返回。

  祝融心下暗恼自己,怎么就会睡了过去,如此难得的二人独处时光,竟是未与柳飞说上一句话。

  自怨自艾之际,挺身而起,身上却是滑落一件白色大氅。祝融急忙探手抓住,定睛看时,一时间心中满是温情涌动。她自认得,这件大氅正是柳飞所有。想来定是见自己睡了,恐自己着凉,这才为自己披上。

  将这大氅紧紧抱于怀中,嗅着上面柳飞的气息,祝融一时不由的痴了,心中一股酸酸的感觉不住涌上。她父亲早亡,自母亲死去,自己竟是多久没被人如此呵护了。舅父虽说是对自己爱护备至,然终不会这般体己。祝融从未这么强烈的意识到,被人关爱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好。

  她在这思绪万千,柔肠百转,柳飞却是已经听到声息,回身看时,却见她正抱着自己大氅,呆立不动。柔和的月色下,裙裾微拂,衣带飘动。俏生生的立在那处,睫毛上尚自挂着两颗晶莹的泪滴。眼神呆滞,面上浮现出一丝凄苦,孤零零的似无所依。心下不由的生出一份怜悯。

  耳中闻听一声轻叹,豹子在旁轻轻的道“阿妹父母早亡,向无所依。若不是老爹照料,早不知沦为谁家之奴。素日虽是多有寨中姊妹相伴,但她向来心高,少有知心之人,心中却实是有些孤苦。如今即已钟情于大哥,唯望大哥怜悯,莫要相负于她。否则,以她心性,定会孤独终老,一生凄苦。唉”说着,又是一声长叹。

  柳飞默然,忽然问道“那你又当如何?”豹子一愣,身子微颤,旋即微微转头,道“阿妹心中视我为兄,从未涉及男女之情。但只要她能欢喜,我便欢喜。”语气平淡,似是天经地义一般。只是短短几个字,其中蕴含的情深之重,令柳飞不禁动容。

  默然片刻,柳飞轻轻吐出口气,淡淡的道“吾家中已有七位妻子,实不愿再多负情债。若真有缘,便由天意来定吧。”说着,已是迈动脚步,往祝融走去。

  豹子闻言一愣,心中默念柳飞之言,不由暗暗叹息。知晓这般情事,非是外人可以置喙的,唯有暗祷老天,莫让阿妹多受折磨,早日得偿所愿。

  祝融正自伤身世,忽闻耳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可是睡得好了?”心中一震,霍然醒来,抬头正对上柳飞一双湛然明眸,不由轻呼道“阿哥。”

  柳飞点点头,道“若是歇息好了,咱们这便去做正事吧。方才我已暗暗探查了一下,那峡谷内,果是有人在活动。咱们却得早去,免得给他们逃脱。”说着,已自从祝融手中,将自己大氅取过,径自披上,转身往下走去。

  祝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中大氅,默默的点点头,未再多说什么。眼见豹子走过来,对着自己微微颔首,眼中满含鼓励,不由展颜一笑,微微点头。收拾心情,与豹子紧紧跟上柳飞。

  三人悄悄而行,不多时已是掩至谷中。进去不远,柳飞停下,低声道“往前不远,既是贼人聚集之处,勿要小心,莫要发出声响,惊动了他们。咱们且先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好过强行逼问。”

  二人俱皆点头。柳飞示意二人靠近自己,暗提真气,将他们护住,这才往前摸去。行不多远,便见前方忽然开阔,现出一片空地。靠近壁立之处,却有几个洞穴。

  柳飞打个手势,三人靠近石壁。柳飞侧耳听去,却不闻语声,只是一阵咯吱咯吱之声隐隐传出,似是什么野兽在啮噬骨头似得。那声音传来之处,却在洞穴深处,外面却毫无动静,显是并无人看守。

  柳飞心下暗疑。微一沉思,想及八纳洞之事,估计定是里面豢养着耳鼻灵敏的兽类,方才这般大胆。

  当下,凝气聚声,将自己所猜告知豹子和祝融二人。这般手段便似传音入密之术,只有受术之人方能听到,外间却是不闻丝毫动静。

  豹子与祝融眼见柳飞嘴唇蠕动,却不闻声响,正自感到疑惑,突然耳际传来柳飞清晰的语音,不由俱皆惊讶。只是见多了柳飞的手段,自有些免疫之力,虽感惊讶却依然平静。自知无这般本事,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知晓。

  柳飞当先而行,直入洞穴。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祝融突然难以视物,不由心慌。正自慌乱,却感玉手一紧,已是被人拉住,心中猛跳之余,耳边已是传来柳飞言语,“莫慌!只管随着我走便是。”祝融顿时安心,索性大着胆子,上前一步,双手探出,紧紧抱住柳飞手臂,贴在自己柔软的胸脯上面。

  刚刚抱住,便是感觉柳飞似是一僵,旋又放松下来,任其搂住。心中欢喜之余,忽耳边听的另一侧呼吸细细,料想正是豹子,不由的一阵羞涩。所幸处于黑暗之中,不虞被其看到,只是心跳的却是快了许多。

  柳飞早已至虚室生白的境界,这里虽然漆黑一片,对他却如同白昼,毫无妨碍。拉着豹子和祝融,躲过乱石,直往里面行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