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武威

作品:《三国神隐记

    原来柳飞在当日大军兵动之时,已是发现马超兄弟激动的面色。知晓他们时刻未曾忘记父仇。只是若是总这般状态,恐是易出篓子。遂将二人唤过一旁,嘱咐了一通。

  马超二人唯唯而应,只是脸上神色,却是颇不以为然。柳飞心中暗叹,遂对马超道“孟起不需心焦,若你能静心以对,某便先送你个大礼,总要你欢喜便是。”

  马超奇道“超哪敢向先生讨要物事,只是先生所言是何奇物,却能令马超欢喜?”

  柳飞微微一笑,随即正容道“那西凉此时的太守,韩遂的人头,孟起可还入得眼否?”

  马超闻言一震,霍然抬头望着柳飞,不明柳飞何意。要知他早听人说过,柳飞曾对蜀王言道,休要想着凭借自己超人的身手,去取哪个诸侯的人头,以达到发展的需要。想他虽是与柳飞交好,自问绝不会超过蜀王。柳飞即曾经对蜀王如此说过,那更不会为了自己破例了。他却不知,柳飞之所以不帮刘备那样去做,并不是不愿,实是那样做不但毫无益处,反而会让天下人人人自危不说,更将使得兵祸连接,难以收拾。

  他哪里知晓这其中机关,此时柳飞这般说来,难不成竟是要自己打完东川,便径自杀回西凉不成?心下想到热乎处,不由的浑身都是有些颤抖。要知他自离了西凉,无时无刻不想念着自己的故乡,虽是在此地得享高官,但思乡之情毕竟是每个人都有的。

  柳飞见他神色,知他定是想的岔了。微微一笑道“孟起不需瞎猜。你只去专心对付夏侯渊便是。至于西凉韩遂处,自有吾去为你走一遭。”

  马超闻言大惊,不由的满面激动,柳飞竟肯为自己去做这等事,只是这份情谊,便足以让自己等人自傲了。

  此际,心头激动之下,不由的扑地跪倒,泣声道“先生如此相待,超不敢负先生所托。定当扶保蜀王,克竟大业。虽万死不敢辞也!”

  柳飞微微摇头,伸手扶起,道“孟起何须如此,你我本是朋友之交。这韩遂又不是什么人物,某取他项上人头,一来是为孟起出口气,二来也是配合你等北进。先期将你等身后祸患扫除而已。你便安心等吾消息吧。”

  马超方悟,心中却仍是大为感激。等他们大军出发,柳飞便将自己想法与诸葛亮和庞统说了。庞统奇道“先生向日不是曾说,一家之诸侯,与三军之主帅并不相同,不可以此暴烈的手段进行吗?如何今日竟起此意?”

  柳飞微微摇头道“韩遂其人,不过一投机小人耳。焉能当得起诸侯之称。今大军在前攻伐,若西蜀得势,其人必降。若征伐之中,一旦有些挫折,其人必然又有反复。北伐之事,犹如火中取栗,当步步小心,仔细为之。焉能容此等反复小人在后掣肘。何况以其人手下来论,昔日八将,潼关一战,等同于白送两人于死地。事后却只顾婢言屈膝,毫不以手下将士之生死为意,其人部下,必早有二心。吾今日取其性命,即安马孟启之心,又能除去北伐后患,更能唾手而得其几万军士,千里疆土。此一石三鸟之计,安能不施。”

  诸葛亮、庞统闻言,俱皆抚掌大笑。柳飞自与二人商议接应之事,最后议定,若是东川攻略进行顺利,则先让进伐东川之兵守之,自后再从成都排遣官员守之。

  商议已定,柳飞自出了宫殿,径自往城外而来。唤来金翅,已是往武威而来。却说那韩遂,自又降了曹操后,终是得获西凉侯,霸住了一块地盘,心中得意无比,自衬精明无比,众皆损伤,唯有自己得了实惠。至于程银、杨秋之死,却是半点也没放在心上。

  手下其余六将聚在一起,每每说起,总是不胜唏嘘。自此,西凉众将多有离心者,自不必细表。

  柳飞驾着金翅,一路向北,不消半日,已是到了武威之外。纵身而下,将金翅打发走,悠闲的往城中而来。

  进的城中,却见街上寥寥几人,多是年老体弱的。看见柳飞白衣飘飘的潇洒而入,浑浊的老眼内,却是波澜不兴,只是木木的扫过,旋即低头做着自己的事儿。

  柳飞心中暗叹,知晓自贾诩将武威百姓大多移往了西域,此地才会如此萧瑟。眼见这些剩下的百姓,目中那股悲凉和无奈,心下也是有些嗟叹。不知自己如此让人离乡背井,史书却会如何评论。想必逃不出个批判的下场。只是为了华夏一族的长治久安,有些细节,却也是当真顾不得了。

  信步走到自己初次所住的那个客栈,却见铜将军把门,竟是早已关张了。站在门前怔怔的看了一阵,不由的喟叹一声。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正是冲着自己而来。柳飞不动声色,仍是静静的站着。那脚步声走到身后,便已停住,似是那人正自犹豫,要不要打个招呼一般。

  柳飞见他始终不说话,方自慢慢转过身来,却见一个三十余岁的小个子,正自满面犹疑的愣神,竟是上次住店时的那个店小二,不由的一愣。

  那小二眼见柳飞回身,目光不由一亮,顿时大喜道“啊,真是客官你,这可太好了。”柳飞微鄂,笑笑道“小二哥,却是何事这般好啊。”

  那小二大喜道“啊!原来客官还记得小人。”柳飞笑道“自然记得,不知小二哥寻某何事啊?”

  小二搔搔头,嗫嚅了半天,方才吭哧吭哧的道“小人想问,客官可能见到神威天将军?”

  柳飞哦了一声,不由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问这个啊?你有何事,但请直言。”小二想了想,认真的道“小人想请先生给神威将军带句话,只是我们还留在此地的父老乡亲们让我说的。就是问问什么时候,他才能回来?什么时候,我们的亲人不用在逃难?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说着,眼睛已是有些红了。

  柳飞闻言不由的愣住,怔怔的看着这个小二,心中顿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喟叹一声,点点头道“好的,某会为你们将此话带到。不过你们放心,很快,很快你们的亲人就可以回来了。放心吧。”

  小二闻言大喜,连连点头道“小的信小的信。您是神威将军敬服的人,定不会谎言骗咱们百姓的。那小的这就告退,回去告诉乡亲们去。”

  柳飞点点头,望着小二远去的背影,面上忽的现出一份萧瑟。只是不过片刻,便即恢复,转首望望远处的城主府,哪里曾是马腾的府邸,只不过此时,却是被韩遂鸠占鹊巢了。

  柳飞面上忽现冷笑,淡淡的看了两眼,转身去了。他即要杀这韩遂,便当当着众人的面杀之,以达到震慑的目的。今天已晚,先暂时寻个客栈呆上一夜,等的明天再去寻他晦气。

  卧在厚软的皮垫子上,韩遂正自搂抱着一个羌人送来的舞姬,上下其手,不亦乐乎。那舞姬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努力展着欢颜以对。

  屋中间,却有一个四十余岁的汉子,正自躬着身子,如若无视。韩遂摸弄了几把,方才回头问道“如此说来,这汉家天下算是完了?”

  那汉子又躬了躬身子,点头道“正是,山阳公被华中亲手所杀,我等俱皆隐在暗处,看的一清二楚。那华中正是华歆府上之人,我们曾与他照过面,绝不会看错的。”

  韩遂起身将那舞姬推开,挥手让她回避。那舞姬撇撇嘴,扭着细腰,一摆一摆的出去了。韩遂目光贪婪的看着那舞姬扭动的腰身,不由的一阵虚火直冒。勉强定了定神,方才回头淡淡的又道“那魏国现在是什么情况?可有什么异动吗?”

  那人躬身道“曹丕就了帝位,其弟曹植却挂印而去,我等看他离去的方向,似是往青徐一带而去。那曹丕此时想必也已应该知晓了。其余的,除了尚书令荀彧忽然死在家中外,再无什么大事发生。”

  韩遂目光一凝,道“荀文若死了?”那汉子只是点点头,并未再多说什么。韩遂沉思一会儿,似是自语般轻轻的道“那边的目的已达,不知还有什么安排?”

  那汉子却未接话,他知道什么话该接,什么话不该接。韩遂来回踱了几步,忽的停住,说道“传令下去,明日某要大阅三军。该是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那汉子低声应了一声,转身下去了。韩遂仍自站在原地,定定的不动。望着门外露出的天空,那儿正有一只大鹰展翅滑过。矫健的身姿,在蓝天的映照下,显得煞是威武。翩翩翱翔之际,一声清鸣响过,空寂嘹亮,尽显霸主之气。

  韩遂久久的看着,目中渐渐的有了火热的光芒。原本那张总是微笑的脸庞上,突显出一丝阴鹜和狠戾。面上突现激动之色,喃喃的道“是时候了,是时候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