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寿春(第1/2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夏侯惇带领大军,鼓噪而进。一时间,杀声四起。及至冲进大营,却见空无一人。夏侯惇疑惑,难不成江东人马因周瑜之死,早早退了?但怎会如此迅捷,绝无是理。脑中微一盘算,忽的惊出一身冷汗。

    他此刻忽的想到,若是此事开始便是一个圈套,那日间周瑜的落马,江东的大败,本就是一个圈套。若那蒋钦、周泰早已与周瑜商议好,自可配合演出这么一幕。那此时,不但自己已是落入埋伏之中,便是寿春城中,有着两个诈降之人,恐是寿春亦是难保了。

    他心中霎那间已是想明白其中关节,只觉得胸中憋闷,怒气升腾,阵阵的晕眩袭来,一个身子便在马上摇晃。

    旁边妫览尚不知所以,眼见夏侯惇面色不对,连忙凑近问道“将军,将军,可要向后搜索,想来江东众贼惧怕将军天威,定是已然逃了,向不走不多远的。”

    他这一说话,夏侯惇登时想起这个贼子,立时怒不可遏,双眉倒竖,才要说话,便听的四下里号炮连珠价响起,一片喊杀声自四面传来。

    东有程普黄盖,西有韩当祖茂。北面陈武潘章,南面徐盛丁奉。四下里火光冲天,吴兵漫山遍野而来,团团围住,究不知有多少。

    火光照耀之中,一员大将端坐白龙马上,玉面丹唇,倜傥风流,却不是周瑜是谁。此时只听周瑜高声笑道“元让将军,可还识周郎否?”

    旁边妫览早惊得瞠目结舌,呆呆的望着火光下的周瑜,已是骇的亡魂皆冒。夏侯惇拔出腰间佩剑,手起剑落,已是将那妫览斩落。抬剑指着周瑜,嘴唇哆嗦着,却是猛地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顿时栽落马下。

    魏军大惊,孙狼王浑急急来抢,却早被吴军团团围住。周瑜大笑声中,长剑一挥,四下里登时便是一阵大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众魏军眼见落入埋伏,又见主帅落马,哪里还能抵挡,顿时被杀的哭爹喊娘,四下奔逃。孙狼,王浑急向外闯,行不多远。陈武拦着孙狼,丁奉截住王浑,就地儿厮杀起来。

    夏侯惇被亲兵唤醒,眼见自家大军已是溃散,不由的长声大叫。只是此时却容不得多想,只得搬鞍上马,勉强绰起玄铁矛,带着手下亲兵往外杀去。

    四周吴军蜂拥而上,戈矛齐施,夏侯惇身边众军纷纷落马,但有不死的,便是拼命护着他向外而冲,舍了性命的一路逸去。

    那随来两将,却是没有这般好命,耳中听的四周俱是自家士卒的惨呼,不由的心神烦乱。孙狼已是有些癫狂,不管不顾的拼命的摆动着手中的长枪,心神不守间,突觉腰间一凉,眼前景物突地一变,只见地面忽的直向自己迎来,心中大惊之余,急使手撑住,心中忽然觉得怪异,自己身子如何这般轻快。

    抬头看去,却见一匹战马正自向外奔去,那马上兀自坐着半个身子,鲜血已将马身染的通红,一路血水淋漓的洒满路上。

    直至此时,方才感到腰间一股剧痛传来,眼前阵阵的发黑,勉力低头看去,却见自己只余半个身子,下面肚肠已是流了一地。随着每一次的心跳,便是一份力气失去,终于到了最后,眼前一阵黑暗袭来。那尸身却兀自拄着长枪,就那么立在地上,极尽诡异。

    陈武即斩了孙狼,并不稍停,大刀挥舞,追着魏军猛砍。王浑却是犹自死战,丁奉手中一杆长矛,急如狂风骤雨,星星点点间,不离自己胸腹要害。此时,他便是想要脱身也是不得。耳中虽是听到众魏军鬼哭狼嚎的,心下却也是无奈。

    二人马打盘旋,两杆枪不迭的碰撞,仺琅琅的大响声中,火花四溅。随着身上各处,不时的泛起一阵疼痛,一身战袍已是斑斑点点的,湮满了血迹。王浑心中悲哀,知晓自己恐是要交代在此了。心中恐惧之余,不由的大叫“莫要打了!莫要打了!小将愿降,小将愿降!”声音嘶哑变调,直如鬼叫。

    双目中渐现散乱,口中虽是狂呼,手上却是下意识的不断舞动着大枪。丁奉眼见这人已是精神恍惚,瞅准一个破绽,大喝一声,已是一矛刺中王浑咽喉,鲜血四溅中,王浑浑身一震,喉中咯咯作响,满面不信的望着丁奉,似是不明白,为何此人听到自己求降,还要下此毒手。

    丁奉双手凝住长矛,冷冷的看着他道“我大汉不需你这般废物!”说着,已是双臂向后一收,将长矛拔出。随着矛尖离了肉体,一股血箭猛地窜出。王浑身子晃了晃,扑通一声,已是载落马下,回归地府。

    众将合兵一处,奔袭突杀。魏军十成战死四成,三成降了,两成跑了,尚有一成却是尸骨无存,不知去向了。地面上血水积成大大小小的水湾,一脚踩上去,便能直没脚踝。到处皆是千姿百态的尸首,更有多处已是一片稀泥状了,为这大地填上了丰沃的肥料。

    周瑜指挥众军,立刻打扫战场,随即前往寿春进发。至于凌操凌统董袭几将却是不知到了何处。大军士气高昂,一路急行,直向寿春杀来。

    却说夏侯惇损兵折将,凄凄惶惶的败了出来,回望身后,只得寥寥数千人跟随,不由心中大悲。想及寿春城,尚自抱着万一的想法,怎么也要亲眼见了,方才心死。当下,领着一队残军,直奔寿春。

    到了城下,却见城头依然打着大魏的旗号,城头人影晃动,想是兵丁往来巡视。夏侯惇心中大喜,这寿春城竟是还得保住,想必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