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登基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柳飞接到成都诸葛亮来信,心中疑惑。微一沉吟,将法正唤来,将诸葛亮书信取出给他看,道“孝直,既是成都有事,某且回去一看,此地事务便一切由你自行处理了。只是有何事能让孔明束手呢?”

  法正略一沉思,道“若说以丞相之能,恐是定与王上有关,不然以孔明与士元二人,又怎会解决不了。”

  柳飞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某这便回去看看,徒然在此猜测也是无用。”法正点头。柳飞又与众将告别,嘱咐一番,唤来金翅,直往成都而去。

  只半日功夫,金翅已是自蜀王宫落下。里面早有人听到,报知蜀王。不多时,刘备带着诸葛亮、庞统等一干文武出来相迎。诸葛亮看到柳飞到了,与庞统对望一眼,面上都是闪过一丝喜色。

  刘备将柳飞让到宫里,众人坐下。柳飞左右看看,见众人俱皆是热切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微微一笑,道“各位倒是有何事在议?怎么都是如此一副模样?”说着,转头看向诸葛亮。

  孔明轻咳了一声,这才大扇一摇,缓缓说道“先生的挚友,左慈先生回来了。”柳飞目光一转,“哦”了一声,道“老道回来了,但这与汝等又有何关系?”

  孔明看了刘备一眼,却见刘备面色沉肃,并无不快,便又接着道“左慈道长并非是一人回来的,尚有一人随行。乃是前建安陛下内宫侍卫,穆顺大人。”

  柳飞目光一凝,道“穆顺?”随即低头沉思半响,道“可是建安有什么旨意发来,又有何事?”

  孔明叹息一声,道“建安陛下已然驾崩了,乃是遭魏国华歆毒手而亡。被曹丕篡位之前,曾给王上下过一道圣旨。着王上继承大统,延续汉祚。便是连那传国玉玺都是已经带了过来。”

  柳飞双目微微一缩,随即轻轻点头,道“老道此次倒是干了一件大事。只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他熟知历史,自是立马便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了。若不是左慈跑这一趟,恐曹操亦不会早早的死去,曹丕也就不能篡逆。那建安也必然不会那么早就死掉。

  至于此时诸葛亮请自己回来,必然是为了敦请刘备登基的事情了。想来自己这个徒儿,定是心有疑虑,不敢现在就冒天下之大不韪登基。故而不准众人所请,这才将自己搬了回来。

  想及此,柳飞微微摇摇头。自己这徒儿,他早在后世便知道,心有大志。若说他不想登基称帝,柳飞是打死都不会信的。只是以刘备性格,必然要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才肯三推四辞的就位。只恐此时诸葛亮寻自己回来,刘备定然早就是心知肚明的。就等着自己这个师傅说句话,也好对人能有个交代。至少也可打着是师傅所命的旗号。

  柳飞心中苦笑,这小子却是连自己这个师傅也算计在内了。想着,转头大有深意的看了刘备一眼,面上却是似笑非笑的。刘备被他看的心中一突,后背不禁微有汗水沁出。自己这位师傅一身能力惊天动地,若说自己这点小心思师父看不出来,他却也是不信的。此时被柳飞一看,心中不由就有些忐忑,唯恐柳飞怪罪。此时,眼见柳飞一眼看来,连忙起身更衣,先自躲了出去。

  柳飞心中暗叹,权势当真是个恶魔,他能使善良的人瞬间变成魔鬼。眼见刘备不敢对视自己,也不愿去让他为难。毕竟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还不都是为他铺的路。在一开始就是希望这种结局。虽说此时心中有些萧索,却也只能放在心底了。

  当下对诸葛亮笑道“孔明却是要让我来当这谏上之人吗?”说着呵呵一笑。孔明难得的老脸一红,施礼道“先生莫怪,只是王上总是不肯应允,我等也是无奈。”说这话,却又对一直不出声的庞统看了一眼。

  庞统微微一窒,随即也是施礼道“先生,如今能劝的王上的,便只有先生了,还请先生成全。如今魏国已经立国,若王上不愿登基,那从名号上便已落了下乘。今我蜀汉已得天下过半,岂能让宵小之辈妄自尊称。如此,对我众将亦是不公啊。”

  旁边谯周等人俱皆点头,大殿内一阵嗡嗡的议论。此时刘备已是回转。待到坐下,柳飞看看他,慢声道“玄德,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吗?”

  刘备微微一愣,随即恭声道“恩师,您觉得此时可以吗?会不会太急了些?”柳飞微微摇头,抬眼望着大殿外面的天空,轻叹口气道“终归是要做的,且如今也已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了,为师料得不用多久,当日涿县给你说的事情,就该有个了结了。此刻即位也是个不错的时机,正可激发士气,一鼓作气,底定中国。”

  刘备默然,良久终是轻轻点了点头。众人见刘备终是点头,不由的俱皆大喜,当下群相朝贺,纷纷商议大礼所有程序。

  柳飞心中轻轻一叹,随即回头对庞统道“士元,此刻已是到了决战之日了。不日我将再发三路大军,同时攻伐。只等曹魏一动之后,最强一路大军也会即刻南下。剩下的事情便由你具体操办吧。孔明擅长于内,便将各路所需调集妥当也就是了。”

  庞统、诸葛亮二人,俱皆躬身领命。柳飞回头看看刘备道“为师既是已经回来了,也就不再去参合了。后面的事情,只要按部就班去完成,自会水到渠成。至于大业有成之后的事情,为师向日与你说的,也已是尽够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罢,已是起身往外行去。刘备大惊,急忙离座拉住,道“恩师却是要去何处,为何说这些,可是弟子哪里做的不对,还请恩师恕罪。”

  柳飞微微摇头,道“能做的,为师都已经给你做完了,剩下的,却是你该去做的了。就莫要再扰为师的静修了。放心,为师总会等你一统华夏,看一看咱大汉的整个版图,才会离开。”

  刘备大急,苦苦哀求,柳飞只是摇头。众人已是跟着相劝,柳飞长叹一声,道“某自本非此世人,留此已是太久。这些红尘之事,只要诸位能将我华夏常记心间,素日行事,多以国家为重,吾便安心了。勿用再言,日后有缘,咱们自会再见。告辞了。”

  说完,身形一晃,顿时便从原地消失不见。众人呆愣半响,终是都轻轻一叹,默然不语。刘备呆呆的望着柳飞逝去的所在,心头不由的浮现出和柳飞相遇后的种种。一时间,不由的热泪盈眶。缓缓的跪倒,对着青城方向,恭敬的叩下头去。众臣眼见蜀王跪倒,尽皆跪在其后。

  柳飞此番诉说,实是定了不再相见的意思。他这段时日,随着北伐各项计划,都是完美的完成,心中的担子已是均以放下。心境闲逸之际,水神心法终是慢慢的进入了最后阶段。只要静下心来,做些巩固便算大功告成了。

  这段时日内,他已是感应到了几处奇异的召唤,似是有股拉扯之力,在不断的催促自己。他听了蚩尤当日的解释后,已是明白自己到了可以破空的能力了。但却并不想随意去一些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不说别的,便是自己的那些妻子,他也不可能自己单独而去,将他们留下孤零零的在这个世间,总要大家一起,才是道理。故而,他便始终努力凝练自身,至于要去何处。柳飞嘴角微微勾起,或许,自己当当真正的神仙,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些年来,他亦是感到一些疲惫。若不是心中始终惦记着当日在黑灵教内,听到的那个青龙的事情,他早已甩手走了。今日既是回来了,北伐所有计划也已全部展开了,自有那许多智谋之士操作。自己终是可以脱身了。便利用这个时间,好好探访一下吧。

  至于说帮刘备直接去灭了曹魏,柳飞却是想也不想。现在的蜀汉正是所有人,巴望着建功立业的时候,自己出马虽是能快速将之灭掉,但对蜀汉建国之后,却是绝没有一丝的好处。虽说放手让众人去做,定会增加许多伤亡,但开国立业之事,又怎能那么轻松呢,这种阵痛,却是必然要经历的。

  仔细思索下,那青龙既是有称王之心,又是世家大族之人,那不论在何处,定是身处上位,才有可能,蜀汉这边所有人,自己都是接触过了。以他此时修为,只要靠近一个人,探查其心境却是简单至极的事情。若有人心中有着这样的念头,其心境必然会大有波动,身上气血沉降之变化,亦会异于常人。蜀汉这边他早已暗暗查探过,定是没有,那么,若是青龙要有所作为,便就只剩一个地方了。那就是———许都!

  望着许都方向,柳飞不由的有些期待,那里究竟会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个青龙到底能有多大本领呢。许都不必西蜀,必然不能靠近去探查,只能先过去看看,尽量早的发现端倪了。转头召来金翅,清啸一声,已是展翅往许都飞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