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阴谋

作品:《三国神隐记

    想那司马家骑兵虽是人数多,却又怎及得上濮阳城外的千军万马,陈泰于万军之中尚自不惧,如何将这百余骑放在眼内。一阵忘命搏杀之下,百余骑顿时倒了一地,剩余十几骑大骇之下,纷纷拨转马头,往后便跑。

  陈泰如何容他们逃走,催马直追,奔近后面,大枪连刺,顿时将后面众人尽皆刺落,眼见远处奔去尚有两骑,便将大枪依住,摘下鹊眉弓,搭上狼牙箭,两箭已是电射而出,那箭去如流星闪电,势如星火弹射。远远传来两声惨叫,那两骑已是翻身落马。

  陈泰诛杀了众贼,这才打马而回,将马停住,翻身而下,走至车前,叉手躬身道“末将陈泰救驾来迟,使吾主受惊,泰之罪也。望太后降罪。”

  他说完,撩起衣甲,跪地而倒。只是过了许久,仍不见车中人回答,心中惊疑下,猛见车下滴答滴答的有血迹,自车板间隙中滴下,不由的顿时魂飞魄散。

  霍然起身,伸手往那车帘处撩去。才近车帘,忽的停住,手不自禁的微微颤抖起来,唯恐打开后,看到不忍言之事。只是此时车中声息全无,又见血迹湮然,若是稍有迟疑,误了主上性命,却是大事了。

  当下对着车帘道“太后,事急从权,请恕臣放肆了。”说罢,深吸一口气,果断的伸手将车帘撩起。入目处,却是大叫一声,蹬蹬蹬向后直退了几步,望着车内那母子二人相叠而交的尸首,陈泰心中一片茫然。

  大魏亡了!陈泰突觉天地似是塌陷了一般,一直以来,支撑在自己心中最大的支柱,轰然倒下。他每日里不停的练枪练枪,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纵马持枪,为国家出一份力,为自己的大魏南北争战,此际自己才得上了战场,哪知昔日所想竟是如此之快,便即风流云散了。

  他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蓦然大叫一声,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昏然而倒。不知过了多久,幽幽醒转,睁目处,但见繁星点点,满地银光。竟然已是入夜了。

  鼻中一阵阵的血腥气飘过,陈泰蓦然记起日间之事,不由的满面泪流。正自伤心之际,忽闻远处传来阵阵马蹄之声。陈泰激灵灵打个冷战,迅速翻身而起,牵过旁边的战马,悄声隐入道旁的林中。

  此地乃是在司马懿的控制范围内,日间自己所斩杀的也尽是魏军服饰,可见定是那司马懿有变,此时来人,十有八九与其有关,陈泰哪里还敢大意。当下静气屏息,偷偷窥视。

  不多时,只见前方驰来一队人马,眼见道上一片狼藉,顿时在领头之人一挥手下,迅即排开阵型。随即两骑马自阵中奔出,直往前面来查看。

  到得近前,翻身落马,挨个探查,及至看了车中景象,亦是一声惊呼。随即急急翻身上马,径去回报。不多时,但见两骑自阵中奔出,直往后面南皮城中而去。剩余军士则是列队行前,直往近处来看。

  那领头之将到了近前,下马来看司马坊尸首,待得看清,不由的一声轻呼,面色大变,随即唤人前来,将司马坊尸首搬起而去。

  陈泰看的眼内冒火,这般贼子,见了帝后尸身,毫无敬意,不管不问,却先去收敛了那个贼将的尸首,不问可知,定是司马懿谋反弑君。陈泰牙齿咬的流血,狠狠的盯着外面一拨人,恨不得出去尽数将其斩杀。只是眼见外面足有五百人之多,且早有人往南皮回报了,自己此时一身带伤,恐是一出去便被乱刃分尸了。自己一死不打紧,但后面荀攸与程昱却尚不知情,若是一步闯来,且不是自投罗网。自己当留有用之身,早晚要报了这个深仇大恨。

  正自发狠之际,却见远处火光明暗,一队人马已是驰近。陈泰凝目看去,登时牙关紧咬,努力使自己呼吸平静下来。那领头之人却正是魏国大都督,司马懿司马仲达。

  却见司马懿驱马上前验看了诸人尸首,随即下令让所有人尽皆回去。那领头将令似是有些迟疑,司马懿却只是摇头。随即那将领满面无奈的走了。

  现场随即恢复了安静,司马懿却与司马朗二人站在原处,两人低头说了几句,便见司马朗钻进车子,随即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陈泰怒火勃然,这般贼子竟敢亵渎太后遗体,身子微抖之际,突然想到,此时众军尽皆离去,却是正好取这二贼狗命之时了。心下大喜,方要站起,却见司马朗已是满面喜色的捧着一包东西出来。

  陈泰心中疑惑,又稳下身子细看。却见司马懿见了那东西,面上闪过一丝喜色。陈泰离着稍远总是听不到二人说话,心中有些焦急,眼见二人正自摆弄那包东西,便悄悄起身,转到二人身后。直潜到离着二人一丈远近时,方才停住。

  耳中传来司马朗的声音道“二弟,此番万事具备,却还有一人,你到底要如何处置?须知以那人身手,恐我军中无人能制得住他。当日虽是将其调离,但这事恐是瞒不了多久,一旦被其知晓,必生大祸。”

  司马懿冷冷笑道“此人不过一个莽夫而已,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又如何敌得过小弟那尸兵,大兄不需担心,先只需好言抚慰,严令下面军士,不得走漏风声。此人勇武,乃是大魏第一等好手,若是不加以好好利用,实是可惜之至啊。”

  司马朗闻言点头,却道“若是能用最好,只是便是要用,也当细细谋之,将其仇恨转到蜀汉头上,如此他自会死心塌地为你卖命了。反正今日之事,在场之人俱皆死了,便是那个杀死坊儿的人,也应不是大魏之人,否则如何会不收敛那曹蕤并潘后的尸首?咱们便一口咬定,就是西蜀截道伏击了帝后,想必以许褚那个憨人绝难分辨出来的。”

  司马懿微笑点头,道“大兄好计,便是如此。”四下看看道“今日大事已济,咱们且回去再议。”司马朗点头,二人一带缰绳,便要回返。

  陈泰压抑良久,早已是咬碎满嘴钢牙。这二人不但弑君谋反,反而还欲去愚弄许褚将军,为他们卖命。这般恶人如何能留得他们。眼见二人要走,顿时大喝一声,已是跳了出来。便于马下提着大枪已是向二人冲来。

  司马懿兄弟大吃一惊,眼见陈泰满面悲愤,知晓方才之言,恐是尽数落入此人耳中了。大惊之下,司马朗叫道“二弟,此人留不得!”

  司马懿面色铁青,哼了一声,忽的自怀中摸出一个令旗。那令旗非金非铁,非木非石,通体黑色,隐泛一股氤氲之气。似是藏着无数异力,令旗才出,周围已是霍然似是冷了许多。

  陈泰心中猛地一个激灵,顿时止住脚步,返身向着最近处的一匹战马奔去。他方才为了靠近二人,并没牵马,此时眼见司马懿取出的物事,大是诡异,不由心中惊惧。他向来仔细,却不会将自己轻易放于险地之中,此时眼见不妙,自是先充实自己力量才是,便是有些什么,也能仗着马力逃开。

  奔到战马旁边,翻身而上,坐于马上,心中大定。驱马向着司马懿过去,大枪戟指着,怒喝道“司马懿,你个狼心狗辈!吾主待你何其优厚,你竟弑主谋反,当真是猪狗不如。今日某便取尔狗命,以慰吾主在天之灵。”

  说着便要催马上前。却见司马懿面无表情,却是连看也不看他,嘴唇翕张之际,似是在念叨着什么。手中令旗忽的无风自动,蓬然爆出一片黑雾。

  坐下马匹唏律律一声长嘶,惊惧不安的摆头踏地,踏踏踏的向后倒退。陈泰大惊,一面伸手安抚住战马,一面凝神细看。

  只见那黑雾翻翻滚滚之间,已是将二人尽数笼住,只几息之间,那黑雾已是散至三丈方圆处,离着陈泰便只在咫尺。雾中,司马懿与司马朗的身影显现出来,那黑雾便只在二人身边围绕翻腾。

  陈泰细看那雾,只觉其中似是隐藏着无数冤魂一般,呜呜咽咽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的传了出来。对面司马懿却是沉声喝道“你是何人,如何敢于此偷听我等说话。若是此刻下马投降,吾尚可考虑饶你一命,否则,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陈泰悲愤的大笑道“司马懿,司马都督,某乃大魏奋武校尉陈泰是也,你那些爪牙便是被某送了去见先帝了。下面便轮到你们了。你们这般乱臣贼子,还妄想某去从你,岂不是天大笑话。你们便拿命来吧!”说罢,已是猛磕坐下战马,那马长嘶一声,已是向着司马懿直冲过来。

  蹄声大起,马嘶连连。陈泰手中大枪已是平端于胸,两眼紧紧的盯着司马懿,如同一道闪电般冲进黑雾。黑雾波分浪涌之际,镔铁长枪发出呜呜的声响,一道乌光已是霎时刺到司马懿的喉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