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传刀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负手于场外看着,不觉点头称许。刀气虽充斥满园,但据他三尺处,便消失无踪,仿佛有道无形气墙挡在身前。

  张颌的刀法,不是单单那种简单的战场之技。更在其中添加诸多变化,于奔放中见细腻,便是与人近战,亦不稍逊。与太史慈随自己学武之前的状态,可谓不相上下。一细腻绵长,一狂猛彪悍。各有所长。

  此时,张颌一路刀法堪堪将完。最后,但见张颌又是一声大喝,漫天刀影突收,毫无花俏的向前猛出三刀。这三刀充斥着一股勇往直前的惨烈之气,绝无后手,给人以莫可御之的感觉。

  三刀即出,旋即而回。张颌敛气收势,望向柳飞。

  柳飞轻轻鼓掌,道了声“好”。然后缓步入场,伸手自张颌手中接过刀来,又道“儶乂刀法细腻,于马下步战也有一战之力。然于战阵之上,纵马对阵之时,二马交错,生死决于一瞬间。刀法过于繁琐,便予对手可乘之机,实是凶险。当知,用刀应重规矩,进退有尺度。化繁为简,大巧不工,方为刀法之无上之境。”

  手中掂了掂,似觉嫌轻。随即敛眉低目,手中刀慢慢抬起,一寸,一寸,似举千斤。口中低声道“刀者,百兵之胆也。重意而不重式,举轻而若重。自『单调』之中见精神,『呆板』之中求流畅。刀有十三决,曰『劈、刺、撩、扫、截、挑、磕、挂、斫、剁、崩、点、抹』。吾今传尔『破锋八刀』,仔细了”。随着一声轻叱,刀势展开。

  张颌自柳飞举刀之时,便觉周围空气突地一凝,胸中一口气越憋越紧,但闻“啵”的一声轻响,却是一口气爆出,只觉浑身颤抖,汗出如浆,霎时将衣衫浸湿。一口气出,方感身边一轻,慌不迭的往后退去,直至门边方能透气。不禁心中大骇。身子摇摇欲坠,忙伸手扶住门边。

  “这是什么刀法,竟霸道如斯。只起手便俱如此威势”心中骇然。耳中却听得柳飞口中阐述用刀之法。而今,听得柳飞肯传自己『破锋八刀』,狂喜之下,只觉心都要跳了出来,忙强自按耐心神,凝目看去。

  院中,柳飞已是一刀斩出,这一刀竟是毫无花俏,直来直去。柳飞一刀劈出,随即又是一刀,刀刀进击,竟无一刀取守势。这八刀直进横击,环环相扣,来去不绝。刀乍起时,竟无声息,待的第二刀出,第一刀的破空之声方才响起,那响声竟似雷鸣,随着后续刀法展开,轰轰的连成一片。张颌只觉耳边,一个炸雷连着一个炸雷的响起。心旌摇动,两耳竟是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是使劲睁大眼睛看去。。。。。。。。

  整个院子之中,此时,竟是好似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张颌恍惚间,似乎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远古魔神,手擎巨刃挥舞,周遭俱是断臂残肢,天地间一片血红,犹如置身血山尸海之中。天边红云翻滚,电闪雷鸣。天地间充斥着杀气,冰凉刺骨。。。。。。。

  张颌此时,已是面色惨白,两眼失焦。身形摇摇晃晃,显然已是心神被夺之像。突的耳边响起一声轻叱,瞬间,只觉一股清流,顺百会穴,由上而下,心神归位。

  定睛看去,院中柳飞已是收刀而立。风还是那风,天也还是那天。月朗星稀,哪里还有刚才那个景象。

  张颌此时再也站立不住,顺着门边滑下,砰地坐倒。

  柳飞将刀随手一扔,插于架上。走过来,轻轻一掌击于张颌背心。张颌但觉一股热流瞬间走遍全身,体力尽复。

  长吁了一口气,起身惭愧的对柳飞道“颌无用,让先生见笑了”一脸黯然。显是因刚才未能记全那套刀法而恼火。

  柳飞微微一笑,道“缘法所至,能得多少就是多少。儶乂不必如此。况刚才吾所示刀法,对你冲击甚大,已是深印于你心了,总会慢慢显现的,不过时间长短罢了”

  张颌闻听惊喜,复叹道“真神技也”。

  当下,二人转回堂内。落座后,张颌连饮数杯,一张脸阴晴不定,欲言又止。

  柳飞心中自是明白,呵呵一笑。道“人之心,欲满不足,常情也。儶乂不必自责。不过,你今日能得我传之『破锋八刀』,授艺之缘已尽。不可再求,若你能尽悟今日所得,足矣。”

  言罢,呵呵一笑,举樽就饮。

  张颌黯然,良久,长叹一声道“吾深羡太史子义耳”。

  柳飞见他仍闷闷不乐,便笑道“我闻儶乂颇晓战阵之法,你我就这几上对演一番如何?至于你能得多少,便看你的机缘和悟性了。”

  张颌闻言大喜,振奋精神。当下,二人推坛为山,摆樽为城。两人摆开阵势,或你攻我守,或我攻你守。柳飞暗将诸般手段藏于其中,张颌拼命记忆。看看已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柳飞呵呵一笑,推樽停下。

  张颌却紧闭双目,将刚刚演练之诸般手段,死记一遍,方睁开眼睛道“先生神人也。所施手段神鬼莫测,颌所得不过十之一二,已不可同日而语了”转瞬又叹了口气,道“惜颌福薄,竟不能拜入先生门下。此生之撼也”。言罢,频频摇首。

  柳飞见状,微微一笑,道“你我虽无师徒之缘,然已有传功之份。儶乂犹不足兮”。又道“我料儶乂,日后于临水之处会有一难。今给汝一个锦囊,当前有兵据,后无归途时,启之。时候不到,万不可开!否则,此计废矣。切记!切记!”将准备好的锦囊取出,交与张颌。

  张颌大喜接过,道“必尊先生所言。多谢先生再造之恩。”

  柳飞点头,道“今日相聚之情尽矣,若是有缘,以期他日吧。吾告辞了”说罢,也不管张颌,径自身形一晃,顿时自原地消失,不见踪影。

  张颌手握锦囊,呆坐半响。方深深的叹一口气。摊开手,看了看锦囊,找了根银链,珍而重之的贴身挂于脖子上,方长吁了一口气。想起自己终是未能拜入这位异人门下,兀自懊丧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