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伤逝

作品:《三国神隐记

    还是那片山坡,还是那遍地的野花。此时却凄零的立着一座孤坟。

  柳飞一身白衣,久久的立于坟前。他在这站了已经一天一夜了。就那么站着,一动未动。。。。。

  山坡下,不远处,甄姜、兰儿、巴特鲁满是担心的看着上面,那个瘦削的身影。兰儿和巴特鲁满面的不忍,甄姜更是一手掩嘴,一双明眸,蓄满了担忧、哀伤和深深的痛惜。

  柳飞不让人打扰他,没人敢过去。任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柳飞那苍白憔悴的脸,也不忍拂逆他的心意。。。

  一股浓浓的哀意,慢慢的自柳飞的身上向四周发散着。天空阴沉沉的,云层低的似要压倒人的头上。风儿停下了脚步,鸟儿不叫了,虫儿不鸣了,满山的野花也深深的低垂着头,天地间一片寂静。。。。

  柳飞一直沉浸在哀伤自怨之中。自兰儿那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柳飞他们走后,部落中所有人已是准备停当,半个时辰后,便已开拔。直到夜间,终是走入了深山中,不虞再被发现了。

  可容格儿却闷闷不乐,因为她把柳大哥给她亲手编的蚱蜢遗失了。“定是走的时候,遗落在帐子里了。”容格儿想着,那可是柳大哥送她的第一件东西。虽然不值钱,便是让柳大哥再给自己编一个,柳大哥也定会答应。但是,对于容格儿来说,这个“第一”却有着难以言明的意义,她决不允许柳大哥给自己的“第一件”东西落入别人的手中。

  于是,惨剧发生了。当夜,小姑娘独自潜了回去,终于在帐子里找到了那个蚱蜢,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马嘶人喊之声,原来却是扶余的伤兵,退了下来,找到这个地方,正大声咒骂着,找地方安置。

  容格儿大惊,小心翼翼的向外挪动着,就在到了营边上的时候,却因紧张踩到一块山石,被滑倒了,大营顿时一片喊叫声。容格儿大惊,于隐藏处,取了马,打马便跑。其实,若她能沉着处理,慢慢移动,营中虽警觉有人,也一时发现不了她,只要离开一段距离后,自可得脱。但她心中紧张,只想快快跑开,那马蹄声在静夜之中,何等清晰,顿时,被人发现。

  黑夜之中,重伤病被柳飞杀破了胆,不敢远追,便万箭齐发。可怜容格儿身中二十余箭,强提一口气,待赶回部落时,已是不治身亡。但终是取回了柳大哥给自己的蚱蜢,心下欢喜,便是临去之时,犹自微笑。。。。

  柳飞立在坟前,一遍一遍的骂着自己,为什么对感情总是那么迟钝。若早知道容格儿的心意,哪怕自己能对她说些情话,也会让她走的更舒心些。

  可是,容格儿为什么也不向自己说呢。又让自己如何敢去猜测一个少女的心思,他深怕亵du了那份纯真啊。虽然,自己心底早已将这个姑娘深深的刻记上了。

  柳飞气息粗重,越想越乱,不禁笃的举起双手乱舞,对天狂喊道“为什么你不说,为什么你不说。。。。。。。。”

  喊声凄厉,如杜鹃啼血。山谷中四处回荡着“。。。。。。你不说。。。。。不说”的回音。柳飞笃的停下,侧耳痴痴的听着。

  他分明听到是容格儿的声音,“嘻嘻,柳大哥好坏,我不说,就是不说。。”一如那个午后,明媚的阳光下,那个红苹果般,圆脸的女孩,一手擎着葱绿的蚱蜢,笑魇如花,秋水般的双眸中,含羞带嗔的喊着。。。。。。。

  柳飞满面温柔,伸手去抓,却瞬间破灭,目光所及,仍是阴风矮岗,孤坟矗立。那一缕香魂已是再也回不来了,天边,似是容格儿那晏晏笑脸,正对他说着“大哥不要伤心,容格儿会在这看着你的,会看着你的。。。。。。。”

  “不――”柳飞狂吼一声。身形拔空而起,却又猛然落下,重重的摔于地上。

  坡下三人,远远见他手足乱舞,如巅如狂,正自惊骇,此刻见他竟然摔倒,尽皆大惊失色。

  甄姜身形一晃,已是伸手将他扶起,尖叫道“大哥,莫要吓我,莫要吓我”柳飞双眼血红,狠狠的看着她,甄姜心中一颤,忙道“大哥,我是姜儿,我是姜儿啊,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唤了好多声,柳飞双目方自清朗,缓缓抬手摩莎着甄姜的面颊,轻轻的道“姜儿,姜儿,你是姜儿。姜儿,你知道吗,大哥心好痛、好痛啊。。。。。”

  甄姜泪流满面,慌不迭的点头,道“姜儿知道的,大哥,姜儿知道的”语音哽咽,却是怎么也接不下去了。

  巴特鲁此时也已赶了过来,扶着柳飞,虎目中泪光莹莹,颤声道“先生莫要如此自苦,容格儿能得先生如此,便是死也无憾了。她必也不愿见先生如此模样的”言下,已是老泪纵横,再也忍不住了。

  兰儿也奔了过来,大叫道“你不要这样了,容格儿大仇未报,你还要为她报仇呢!”

  柳飞身子猛然一震,脸色苍白的看着她,满脸的狰狞之色,几要将人吓死。兰儿心中大骇,连连后退,蓦然发出一声尖叫,大声道“不是我,不是我,莫要吓我,莫要吓我”转身夺路而逃。

  柳飞眼中闪过浓郁的杀气,缓缓的道“对,容格儿的大仇还未报呢。容格儿,柳大哥若不与你报了这血海深仇,誓不为人!你在天之灵不远,睁开眼看着吧”话语中的凄厉杀气,让甄姜与巴特鲁心神俱颤,不敢接话。

  半响,柳飞转头对二人道“我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姜儿,给我准备点吃食。这两天我要在这恢复功力。你们去吧”

  甄姜掩着嘴,拼命忍着眼中的泪水,点头应了。与巴特鲁回去给柳飞准备食物去了。

  柳飞探手取了颗『培元丹』纳入口中,盘膝坐下用功。『培元丹』于他无增功之效,但对内伤还是大有好处的。他本不急于马上恢复,故一直只是慢慢靠自身功力恢复,可是现在,他没有耐心等了,他,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