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宫乱

作品:《三国神隐记

    当日,柳飞问起典韦日后打算。典韦道“今有陈留太守张邈相邀。我欲往投之。”

  柳飞闻言,微微蹙眉,并没接话。

  典韦心粗,并未在意。反转向黄忠道“恩公高人,不愿沾此俗气。某亦不敢多言。然汉升大哥英雄也。不若与我共投太守,以为国家出力。如何?”

  黄忠道“某早应乡人刘磐所邀,此番将先生等送至琅琊后,便往投之,怕是不能与兄弟同去了。”

  典韦道“大哥差矣,想那刘磐何人也?一清流世家之侄耳。无官无势。大哥一身本领,何时得以施展?此明珠暗投矣。”

  举樽饮了口酒,又道“张孟卓,朝廷命官,一地之首。且为人甚是豪气,乃是正人。凭大哥身手,去必受重用。到时,你我兄弟二人并肩而战,何其快哉”

  黄忠沉思不语。

  典韦所言张邈,字孟卓。乃东平寿张人也。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与曹操、袁绍多有交情。辟公府,以高第拜骑都尉,迁陈留太守。

  柳飞自是知晓,却也知这张邈先从曹操,后从吕布而反曹操。最终被乱军所杀。但典韦却是从张邈随曹操时,转为夏侯敦所属,最终于宛城殒命。

  此时听他游说黄忠,只得微咳一声,对典韦道“我却有一言,典韦可愿听否?”

  典韦愕然,道“恩公有言,但请吩咐。”

  柳飞道“你所说之张邈,我亦知之。邈虽仁侠,但惜胆薄。今天下乱像纷呈,恐其日后必为他人所并。且我观你亦有大祸,应与此人身上。若去投之,恐性命不久矣。不若从汉升去投刘磐,日后,自有出头建功之日。”

  典韦愕然道“恩公如何知晓日后之事。韦虽不济,然若有人欲要谋我,却需典韦双戟答应。大丈夫立于世,当快意行事,如何顾忌日后之事,而至畏乎。若去那刘磐处,何时方能厮杀?闷也闷死人了。汉升大哥若执意要去,韦自不相拦,但韦却是不去的。”

  言下,甚是不以为然。

  柳飞见他不听,心中默然。想他日后遭遇,竟是为人**放风而死,真是冤枉之极。而偏偏此时却不能说出,心中也自烦恼。最后,只得安慰自己,到时算准时间,详细掌握这厮行踪,再去搭救便了,总不能看着这么一个重义的汉子就那么憋屈的死去。心中主意打定,也就不再多劝。

  三人谈谈说说,尽兴而止。典韦扛了双戟,放马往陈留去了。这边众人便仍往青州而去。柳飞于路想起典韦,感叹不已。

  洛阳,皇宫。西苑内。

  一座美仑美奂的屋舍之内,几个高冠宽袍的人,分两排跪坐于几前。上首,大太监张让阴沉着脸,久久不发一语,看着下面几人正自讨论着。正是十常侍等十三人。

  见张让不乐,赵忠道“张公不需烦恼,那几个老家伙即不识抬举,咱们便奏他们一本,等罢了官儿,然后将我等心腹之人替之,则大权在握。那时又何必看他们脸色”

  却原来,自此次平定黄巾之后,十常侍把持朝政。对立功之人俱皆收取贿赂,若不与,则不与奖赏。待的向老将皇甫嵩、朱儶索要时,却俱被骂了回来。这些人已是跋扈惯了,如何忍的。便聚在一起商议。

  此时听得赵忠所言,张让阴沉的脸上方始松了下来。呷呷一笑,道“就是这个理儿,明日便搜集些证据,让这帮老家伙通通滚蛋”

  言罢,又蹙眉道“今日,陛下又问起那柳飞之事,你等看该如何是好?咱家只怕那柳飞当真有些本事,一旦入宫,则变生肘腋,到时悔之晚矣”

  下面郭胜接道“张公毋忧,咱们只要说派人查看之后,那人并无本事,只是会制些小玩意的骗子,不就行了。陛下想见此人,怕多是想问什么长生之术耳,闻听没有,便不会再去关心了”

  张让道“只是陛下对此人所制的物件甚是喜爱,却如何可得?”

  旁边段圭接道“我等可让那些官员们上贡啊,再让他们多搜集些稀奇物件,一起进奉,陛下见了,自也就淡了猎奇的心思。我等也可借此东风。。。。啊。。。哈哈”众阉货俱都喜笑颜开。

  张让点头称善。当下各自散去,自去准备栽赃诋毁之物。

  第二日,张让便上奏皇甫嵩、朱儶依仗功高,于下多有不敬君之语,言行狂妄。灵帝大怒,俱皆罢官。又以赵忠为车骑将军,张让等十三人皆封列侯。朝政一片哗然,下面小吏更是狂刮民脂民膏,以进奉十常侍,谋取高官。

  终于使得变乱再起。长沙区星举旗作乱,响应者众。渔阳张举、张纯反:举称天子,纯称大将军。表章雪片告急,十常侍皆藏匿不奏。

  灵帝每日便是与十常侍饮酒作乐,流连于宫中各馆。谏议大夫刘陶大怒,径自往灵帝前哀哭。灵帝大惊,问其故。刘陶道“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陛下尚自与阉宦共饮耶?”

  灵帝不解,刘陶遂怒述十常侍罪状,语颇直切。十常侍俱皆大哭,言大臣不容。灵帝大怒,喝令武士将刘陶推出斩之。刘陶大哭道“臣死不惜!可怜汉室天下,四百余年,到此一旦休矣!”灵帝愈怒。喝令推出。

  司徒陈耽怒而喝止,来见灵帝,问及刘陶。灵帝犹自恼怒,道“毁谤近臣,冒渎朕躬”陈耽顿足道“天下人民,欲食十常侍之肉,陛下敬之如父母,身无寸功,皆封列侯;况封谞等结连黄巾,欲为内乱:陛下今不自省,社稷立见崩摧矣!”

  灵帝亦怒,道“封谞作乱,其事不明。十常侍中,岂无一二忠臣?”陈耽以头撞阶而谏。灵帝大怒,命牵出,与刘陶皆下狱。是夜,十常侍即于狱中谋杀之。京中君子侧目,小人戚戚。已是混乱不堪。

  随后,十常侍假传帝诏,以孙坚为长沙太守,讨区星。想那区星如何是孙坚敌手,不五十日,报捷,江夏遂平。诏封孙坚为乌程侯。又以刘虞为幽州牧,领兵往渔阳征张举、张纯。当日刘备兄弟投公孙赞,不日得知宗亲刘恢领代州,遂往投之。此次,刘恢以书荐玄德见虞。虞大喜,令玄德为都尉,领兵平贼。

  兄弟三人隐匿许久,早已按耐不住,只几日便即平乱。刘虞自是为刘备请功,朝廷赦免鞭督邮之罪,除下密丞,迁高堂尉。公孙瓒又表陈玄德前功,荐为别部司马,守平原县令。刘备终得再次施展,在平原整饬军务,颇有钱粮军马,渐现旧日气象。

  【三国神隐记QQ群:78683293欢迎加群,参加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