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大儒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直转了大半夜,亦是没有发现。没法子,只得往皇宫中一探,希望,记载有误,或是蝴蝶效应,貂禅并未出宫。

  进得宫中,但见处处火头,偌大的宫中到处皆是尸体。

  远远看见众多的兵士,仍然在不断追杀着宫人。柳飞隐身在暗处,间隙而动,不大功夫,便已是将后面宫室转遍,却是毫无所得,只得无奈退出。

  此时,天色已近五更。遥望天际,已是显出些青色,远远的隐有鸡鸣响起。

  柳飞摇摇头,转头发现,甄络竟是伏在肩头睡了过去,一根葱白的手指,兀自含在嘴中。

  遂放慢速度,缓缓前行。堪堪走到东大街,却见前面一个老者正踉踉跄跄而行,周围许多兵士对他并不理会,只是往各家各户踹门而入,显是搜查什么。往来之间,将他撞的东倒西歪,口中犹自大声呵斥着,似在咒骂那些兵士。

  眼见一个士兵不耐,随手一推,那老者遍飞了起来,直往地上磕去。这要摔下去,定会让他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

  柳飞不忍,袍袖一拂,一股柔和的力道已是将老者兜住,轻轻放下。问道“老人家,可无恙乎”

  那老人相貌清奇,此时却是满面通红,不住口的喃喃道“反了,反了”。竟是没听到柳飞说话。

  柳飞微微一笑,轻轻一拍他,道“老人家,且莫急生气。可无恙乎?”

  那老者始方如梦初醒,回身对柳飞一揖,道“多谢小哥搭手”。抬头看着柳飞一身白衣,身上尚背负一个女童。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况下,直显的甚是怪异。

  不禁问道“小哥何许人也,怎会此时在此地。要知现下城内极为混乱,还是不要乱走为好。”

  柳飞轻轻一叹,道“在下柳飞,携小妹来此寻一位朋友,奈何却是终不得见”言罢,意态萧索。

  那老者听闻柳飞报名,微微一愣,心下暗自思量,据闻那隐神谷主好像也是叫做柳飞的,却不知是不是一个人。。。。

  狐疑的看了柳飞一眼,又感觉不像。想那隐神谷主何等人物,据说已是地仙一类的人物了,安能寻不到一个人。况且,此人看上去好似没什么精神,大概是重名之人吧。

  心中释然,便对柳飞道“老朽蔡邕,字伯喈。小哥身负幼妹,于此乱时,在城中行走,多是不便,若不嫌弃,便先至我府上暂歇。以报小哥方才搭手之德。便是寻人,也等城中安定下来,再做打算吧”

  柳飞心中一惊,抬头打量。这原来就是那位大儒,蔡邕蔡伯喈。这洛阳城中自己牵挂的两个人中的,其中之一的父亲。却真是无巧不成书了。

  当下施礼道“敢莫是制『焦尾琴』,做『飞白』的蔡大人当面?晚生这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蔡邕捋须微笑道“众人抬爱,小哥见笑了。这便随我回府吧,也好安置令妹。”

  柳飞忙谢过,这才随着蔡邕向府中行去。

  路上,问及今日之乱,方知细节。

  原来大乱起时,袁绍等人俱皆忙着杀戮。少帝与陈留王却被张让段圭劫持,太后见事急,自窗中跳出,却是被卢植所救。柳飞暗想:这蛇蝎女人倒是身手不凡。

  那边众人只顾追杀,幸的曹操一面安排救灭宫中大火,请何太后权摄大事,又遣兵追袭张让等,寻觅少帝。那张让被驱至北邙山,走投无路,已是投河而死,段圭被斩。帝与王却是遍寻不着,这才大索城中。只是,这帮兵士如狼似虎,多有趁机害民的,蔡邕向来耿直,便上前理论。

  众兵中有认得他的,知道为大儒。便也没有为难于他,只是蔡邕此时无官无势,众兵又心急找人,对他便有些腻歪,推推搡搡间,便发生刚才之事,却是被柳飞碰见。

  柳飞听着蔡邕娓娓道来,心中感叹。即感何进之愚蠢,又感帝王之不幸。对曹操举动却又是暗自点头。

  二人谈谈说说,已是回到蔡邕府中。下人赶忙沐浴,给柳飞安排下榻。各自歇息,一夜无话。

  翌日,柳飞早早起来。以他修为,便是几日不眠不休,亦自无事。回房只静坐一刻,便即精力充沛。

  问过下人,知甄络已是起了,便过去看他。甄络昨晚虽初时害怕,但伏在柳飞背上,眼见柳飞神威大展,心中大定。虽是伏在柳飞背上,却是睡得安稳无比。因此,眼下精神极好。见了柳飞,想及昨晚种种,目中崇拜之意表露无遗。要知小孩子最是崇拜英雄,甄络年幼,更兼素日跟柳飞学习,便极是敬服。昨日更是大开眼界,有此表现,毫不奇怪。

  柳飞心下明白,姐夫小姨子二人正自说话,下人来请。蔡邕让二人去前厅用朝食。柳飞谢过,自牵了甄络随着下人前去。

  到了前厅,自有一番拜谢。昨晚昏暗,蔡邕未能看仔细,今日见甄络虽年幼,却是毓姿灵秀,清丽绝俗,比之自家女儿尚且美上三分,不由啧啧称奇。又见柳飞经过歇息,亦是风神俊朗,满脸书卷清矍之气。知这二人必不是平常之人。只是昨日先入为主,也未再与隐神谷方面猜想。

  几人用过饭食,引至客厅落座。蔡邕问起柳飞身世,柳飞因身处京都,且带着甄络,不愿多生事端,只说自己家族乃前朝避乱,隐世读书之人。此番来此寻找早年散失的妹子。

  蔡邕闻听柳飞谈吐不俗,又想起昨日才见,便一口道出自己所创独有字体『飞白字』,想是必为饱学之士,心下欢喜,一番相谈,果不负蔡邕所望,想柳飞学识之丰,见识之广,在这个时代,当真是无人能望其项背的,当可称的上是第一人了。是故,二人相谈甚是欢畅。

  二人正相谈间,下人来报,说是方才小姐来给老爷请安,闻听老爷有客在,便又回房去了,只叫下人来告知一声。蔡邕捋须微笑点头,对自家女儿显是极为得意。

  柳飞闻言却是微感失望,蔡琰大名千年之后,几乎妇孺皆知,今日竟缘铿一面,直是遗憾。

  旁边甄络却是双目一亮,抬头看了看蔡邕,脆声道“伯伯家的姐姐可是唤作琰字的吗?听闻琰姐姐大有学问,络儿可是能求一见吗?”

  蔡邕一愣,哈哈大笑,道“却是老朽失礼了,我二人只顾说话,忽视小姐了。小姐但去无妨,想你琰姐姐见到你,必是欢喜的”当下,便让人领甄络前去相见。

  甄络转眼看着柳飞,柳飞自无不允,微笑点头。甄络始开心的跟着下人而去。剩下二人相谈更是自在。

  蔡邕一生精研经史,犹对书法音律极是喜爱,近乎痴迷之境。与柳飞相谈之下,发现柳飞对书法显是极为了得,每每语之,俱是点到精要之处。惹得蔡邕心痒难耐,径自拉着柳飞往书房而去,定要柳飞留几个字来。其兴奋欢畅之态,哪还有一代大儒形象,直如一个顽童见了好玩的玩具般样子。柳飞莞儿,觉得这老儿甚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