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大战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贾诩果然如柳飞所料一般,先是使人在凉州散布传言,道“王允因董卓乃西凉人,便迁怒于凉州。欲尽屠凉州兵士,不肯赦免。”

  众军闻听,俱皆惶惶,奔走相告。凉州百姓也大为惶恐,要知西凉兵士,大多为凉州子弟,若不得活,岂不是要家家出丧。一时间,凉州大乱。

  贾诩见计得逞,便对李傕道“将军今日乃西凉军中威望最高之人,可登高相呼。便说,王允居功自傲,把持朝政。擅杀大儒名士,排除异己。今日之事,当连接一起,以兵谏之,清君侧,除佞臣。方得活路。”

  李傕喜道“善”。依计而行,不几日,已是得了十万大军。于郭汜,张济、樊绸各自领兵,一路杀奔长安而来。

  一路之上,如摧枯拉朽,莫能御之。长安城中闻听西凉叛乱,兵行急速,也是一日三惊。王允遂召大臣商议。

  吕布自诛杀董卓后,一泄胸中郁闷。自觉为汉室立下大功,便是柳飞亦不能再找自己麻烦。这多时,众大臣亦是多有亲近之意,日子过得自是滋润。

  此际,闻听西凉反叛,不禁挺身而出,道“司徒放心。量此鼠辈,何足道也?昔日,关东诸侯,董卓老贼,何等强势,布亦不惧,今日不过李傕等小辈耳,布自为大人挡之”王允大喜。

  吕布自调李肃领兵出战。李肃即为先锋,已是先到。正遇李傕军先锋牛辅。牛辅一路少有阻碍,正值兵骄将傲之时,又是长途奔袭。不防李肃来的如此之快。李肃那容得他站稳脚跟,将五千兵俱皆发出,以逸待劳之下,大败牛辅。李肃大喜,当晚大摆筵席,以为庆贺。

  牛辅即败,兵退至武功方停。点算士卒,已是折了两千余人。心中大恨。恐李肃追杀,派出斥候打探。探子回报,李肃自以得计,大宴众军,已是扎下营寨,并不追杀。牛辅暗喜。遂将败军归拢,于夜二更,兵分三路来袭李肃大营。兵起之时,李肃犹自高卧,听的劫营,哪还顾得上别的,当先已是转头便跑,肃军大溃,折损大半。回见吕布,俱言前事。吕布大怒道“你小胜即骄,致此大败,竟挫我军锐气,须饶你不得”遂推出斩之,将头号令寨门。自引大军来战牛辅。

  牛辅闻听吕布亲来,已是股颤。方一交兵,便自溃败。及至收拢士卒,已是十亭去了九亭。暗思回去,李傕必不轻饶。遂与手下家将胡赤儿商议,将军中物资取了,与三五亲随当夜离了军营跑路。那胡赤儿本一泼皮无赖,此时见牛辅失势,又贪得许多财物,顿起贪心。是夜,趁牛辅不备,刺杀了牛辅,取了财物,径自往吕布军中来投。

  吕布闻听事由,不禁大怒道“如此不义之人,谋财害主,岂能留之”遂斩之。却是忘却自己当日亦行过今日之事。一笑耳。

  吕布即斩了胡赤儿,料李傕大军将至。便将大军摆开,自己挺戟立于阵前。不多时,果听人喊马嘶之声,斥候回报,李傕已至。李傕带军方一到达,吕布却并不答话,大戟一摆,已是趁李傕阵脚未稳,挥军直杀过来。李傕抵敌不住,大败后退,直退五十里方于一小山谷前,依山停住。

  急速请了贾诩、郭汜、张济、樊绸等前来商议。贾诩微一沉吟,出计道“此事易耳。我闻吕布性急暴躁。虽勇然而无谋,不足为虑。今将军可引军守住谷口,每日诱他厮杀,郭将军可领军抄击其后,效彭越挠楚之法,鸣金进兵,擂鼓收兵,不与其战。张、樊二公,却分兵两路,过渭水,一取泾阳、一取咸阳,直袭长安。彼首尾不能救应,必然大败,定可胜之。”众皆大喜,按计而行。

  却说吕布径自引兵前来搦战,李傕引兵出,战不多久,便即收兵,急往山上退去,吕布挥兵来追,山上顿时矢石俱下。吕布不得进。正欲再要冲杀,却闻阵后炮声连天,正是郭汜领军杀到。吕布急回军接战,郭汜却不恋战,稍触急退。方欲收军,锣声响处,傕军又来。未及对敌,背后郭汜又领军杀到。及至吕布来时,却又擂鼓收军去了。激得吕布怒气填胸。一连几日,俱是如此。

  这日吕布扎靠停当,又要出战。旁边闪出高顺,道“温侯且慢,我观李傕其意似在拖延。这几日却又不见张济、樊绸二人。若此二人分兵径袭长安,则大事危矣。不可不察”

  吕布猛醒,正欲使人打探,却得飞马来报,俱言张济、樊绸偷袭长安。京中危急,请吕布速回救援。吕布大惊,以曹性、郝萌殿后,自引大军急回。后面李傕、郭汜见吕布大军后退,知晓事成,趁势驱兵掩杀。吕布无心恋战,只顾奔走,及至长安城,折兵无数。李傕、郭汜会同张济、樊绸,四面围定。每日攻城不辍,城中军士多有战死,军心大丧。吕布心焦之下,极是暴躁,手下军士畏惧吕布暴戾,多有偷偷开溜,叛逃敌营者。吕布更是忧虑。

  却说李傕这边,每日攻城,亦是吃力,幸得军士皆以为不战即死,虽攻城不下,士气却不稍退。李傕心方稍安。贾诩见状,又献计道“当日董公在时,于城中多有布置,焉能尽被杀之,今可遣降卒入内联络,约定起事,内外交攻之下,破城反掌间耳。”

  李傕大喜,当下安排。不久,便于城中昔日部署李蒙、王方搭上。约定时日。几日后,李蒙、王方按计而行,自内将城打开,李傕等四人挥军杀入,四门皆入。吕布抵挡不住。汉军大溃。

  眼见事急,吕布急往青锁门外,来寻王允。大呼道“势急矣!请司徒上马,同出关去,别图良策。”王允此时却是反而镇定,出门对吕布道“今日之事,以至如此。若蒙汉家祖宗灵佑,当保国家无事,我心足矣。若不得佑,允即为宰辅,又岂能置陛下于不顾,而独活其身?当以死报国耳。今将军武勇,当能冲出此围,为我说与关东诸公,当努力以国家社稷为重,休负了大汉社稷。如此,允便身死而无憾矣。”言罢,转身而入,竟不再出。吕布无奈,只得引着数百亲卫,杀出关来,径往汝南去投袁术去了。

  若说吕布自杀丁原而投董卓,引发了东汉末年第一变----京都之变,此一去,却将历史的重心开始随着他的东奔而向东移动。引发了东汉末年的第二变------兖州之变。

  【求票啊。。。。。。。。各位老大,用票票把我埋了吧。。。。。。。只要大家给我月票鼓励,我决定自下章起,把篇幅延长,报答大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