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身死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李傕、郭汜等人,即已杀入城中,哪管的许多,纵兵大肆掳掠。

  一众西凉兵正自忙活的兴高采烈之际,却忽闻的天上一声清亮的鸣叫之声传来。那声音不似一般鸟雀,于这纷杂喧嚣的乱声中,犹自清晰。不禁俱皆抬头观望。

  但见上空一只硕大的鹏鸟,双翼展开,正低空盘旋,雕背之上,却正有两人立于上面。西凉兵中,当日在荥阳追杀曹操之时,曾多有人见过这鸟,知晓为隐神谷主座驾。不禁面色大变,便有那不识之人,也是听说过,当日温侯吕布,被一只骑雕之人惊退之事。

  此时,见好多人色变,哪还猜不到,登时俱皆股栗。一时间,金翅掠过之地,竟是稍有平静。

  李傕、郭汜、张济、樊绸四人更是大骇。向日董卓在时,曾严令不得与柳飞冲突,若见到时,千万避之,不可招惹。董卓虽忘,言犹在耳。此时,乍见这人座驾,却不知何意,俱是面面相觑,暗自担心不已。

  柳飞今日听的城内大乱,知道必是城破了。当下,便携了蔡琰,登上金翅来看。此时,见满城火起,西凉兵士四处劫掠,不禁恼怒。当下,让金翅低飞,绕城威吓。

  此刻,见下方稍安,方自雕背上暗提真气,清朗的语音霎时传遍全城。柳飞道“尔等西凉兵士听真,吾乃『隐神谷主』是也。今日尔等入城,实为求一活路而来,某亦不多加干涉。然不得劫掠扰民,多事杀戮,不然某亦不会袖手。吾仅此所言,你等好自思量,莫要自误。”说罢,眼光扫了李傕等人所在之处。驱金翅径自去了。

  一时间,长安城内突然失声,安静片刻后,方轰然一声响。多有士卒从百姓家中跑出,不敢再留。鸡飞狗跳之际,乱声再起。

  李傕、张济、郭汜、樊绸四人却是冷汗殷殷而下。刚刚柳飞只是轻轻扫了他们一眼,却让他们感到霎那间如坠入万年寒窟之中,胸中气息不畅,一颗心跳的直欲蹦出胸间,其难过处如似死过一回般。四人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深的恐惧。不约而同的同时下达命令,禁止士卒劫掠,违者,斩!

  只因柳飞这一番话,救得了无数性命。原本历史上李傕等人入城,死于乱军中的太常卿种拂、太仆鲁馗、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烈、越骑校尉王颀,俱皆得以保全。若是几人得知,却不知是何感想了。

  青锁门内,天子身边,王允自也是听到柳飞声音。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想及蔡邕之死,暗叹一声,自思今日,自己实是难以活命了。脸上却随即换上了坚定之色。身旁献帝亦是大惊,问道“此何人也?竟有这等威势?若得此人护驾,朕,无忧矣”

  王允脸色铁青,躬身回到“回陛下,此人乃东莱人氏,姓柳名飞字云逸。当日诛杀董卓之计,多出于此人之手。只是这人甚少插手俗世之事,先帝曾偿使人邀之,却不见奉旨,是以。。。。”王允迟疑了下,没有接下去。

  献帝闻听,脸现失望之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望着外面火光映照的一角天空,久久方长叹了口气。

  君臣二人一时俱皆沉默,各自想着心事。却听得外面已是喧哗声大起。王允大怒,起身向献帝告罪,大步走了过去,将门打开,却见一众内侍,跌跌撞撞跑了过来,俱皆面白唇青,簌簌发抖。

  王允怒道“事已至此,更有何事值得如此惊慌?尔等俱为陛下身边近侍,休得失了皇家体面!”

  一众内侍,闻听王允呵斥,方稍安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个黄门官上前禀道“启禀陛下、尚书大人,贼酋李傕、郭汜等人已将内廷围住。吵嚷要见陛下,还要”言及此处,却是看了一眼王允,未再说下去。

  王允心中明白。献帝颤声问道“王卿家,此事却如何是好?”

  王允转身拜倒,哭泣道“陛下毋忧,贼子来此只是为董卓张目,董卓老贼,乃臣所杀,只要臣一死,贼兵自退。陛下无需担忧。只是臣去之后,再也不能服侍陛下,为陛下分忧了。唯望陛下能善报龙体,后当励精图治,施铁腕以靖天下,使我大汉再现荣耀,则臣死无憾矣。”

  献帝大恸,扶起王允道“卿怎能舍朕而去?卿若去,天下又有何人能助朕?”言罢,也是泪下。

  王允伏地道“陛下无需担忧,我大汉虽屡遭打击,然忠直之士不绝,忠烈之气不灭。今日王允虽死,朝中尚有朱儶等老成持重之臣辅之。且关东诸公亦不乏忠义之人,只要陛下能善用之,何愁我大汉不兴。臣,这便先去了”言罢叩头,起身便走。

  献帝颤声道“王卿慢着,朕,朕与你同去”说罢,起身而行。只是身子颤抖,委实难行。王允赶紧搀扶,君臣二人迎着天边的血红,自高大的青锁门内而出,径往城楼上行去。二人身后,有阵风吹过,在空旷的大殿内,吹得烛火摇曳,沙曼斜飞。一股无言的苍凉。

  君臣二人上的城来,但见下面密密的皆是西凉士卒,持戈举枪,喧嚣叫嚷。李傕等望见黄罗伞盖,皆约束兵士,口呼万岁。只是望着王允,眼神俱是狠戾愤怒之色。

  献帝颤抖着身子,勉强依住城墙,颤声道“卿不候奏请,辄入长安,意欲何为?”李傕、郭汜仰面奏曰:“董太师乃陛下社稷之臣,侍中蔡邕,海内名儒。皆无端被王允谋杀,实为佞臣也。臣等特来清君侧,非敢造反。但见王允,臣便退兵。”

  旁边王允轻抖衣袍,对献帝拜道“陛下,臣这便去了”献帝满面不忍,伸手欲拉。王允已是纵身跃下城楼,怒喝道“王允在此”

  李傕、郭汜拔剑叱曰:“董太师何罪而见杀?”王允怒道“董贼之罪,弥天亘地,不可胜言!受诛之日。长安士民,皆相庆贺,汝独不闻乎?”李傕、郭汜道“太师有罪;我等何罪,不肯相赦?蔡邕先生又有何罪?”王允闻听蔡邕之名,笃的一窒。耳中却听的一声轻叹,抬目寻去,却见不远处,一只大鸟之上,柳飞与蔡琰相拥而立。蔡琰满面痛恨,柳飞面上神色却甚是复杂,有痛恨、有嘲讽。还有些可怜。不由心中怒起,道“逆贼何必多言!某亦不必他人可怜!我王允今日有死而已!”言罢,向着李傕等人直冲而去。

  李傕、郭汜亦皆怒喝一声,手起剑落,已是将王允斩杀。雕背上蔡琰满脸泪水,跪下为父亲祷告。柳飞满脸默然。

  城楼上,献帝已是满面泪流,仰首向天,却忽然看到雕背上的柳飞。不禁奋声呼道“卿既有神仙手段,为何不肯助朕啊”其声凄厉,满含不甘。

  柳飞轻拍金翅,金翅转首飞去,半空中传来柳飞一声轻叹,献帝耳边传来一个温和清朗的语声“我非此世人,不管俗尘事。这世间终有人会为你延续汉家血脉的,陛下善自保重,自能见到那一天的”

  金翅缓缓远去,献帝满面泪流,已是顺墙缓缓坐倒,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却说城下,李傕、郭汜即斩杀了王允。当即差人将王允宗族老幼,尽数拿到,一并杀了个干净。可怜王允当日自谋划之时,便望能保全宗族。一念之差,却终是落得人死宗灭的地步。

  此时,李傕、郭汜已是杀红了眼。眼见城上黄罗伞盖,不禁对望一眼,二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野心的火焰。当即招来张济、樊绸二将商议。便要来弑帝篡位。

  张济、樊绸连忙拦住。道“不可,你们没见刚才那隐神谷主对皇帝所说吗?此时若杀之,不说众人是否能服,便是惹恼那柳飞,你我俱为齑粉矣。”

  李傕、郭汜二人想起柳飞那冷漠的眼神,不禁激灵灵打个冷战。旁边转出贾诩,道“张济、樊绸二位将军所言正是。今日若杀了皇帝,众人定不会服。当应仍奉之为主,挟之以令诸侯。缓缓经营,然后图之,大事可成矣。”

  众人皆曰善。

  献帝此时已是默默收泪,于城头站起,见下面各挺兵器,不觉心头一沉,颤声问道“今王允已诛,卿等为何仍不退兵?”

  李傕等人互望一眼,道“臣等此次有功于社稷,未蒙赐爵,故不敢退兵。”献帝心中怒极,颤抖着问道“即如此,卿等要何爵位?”李、郭、张、樊四人各自写职衔献上,勒要如此官品。

  献帝无奈,只得从之。封李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钺,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假节钺,同秉朝政;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领兵屯弘农。其余李蒙、王方等,各为校尉。众人方自满意,这才一同谢恩,领兵出城。

  献帝立于城上,看着大队士卒缓缓开去,不禁使劲的攥住了拳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