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突变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刘备引军来见孔融,问为何不进兵之事。孔融、田楷皆言唯恐曹操使计,故不敢动。

  刘备心下鄙视,却又无奈,只得道“如此,二公且在外,成犄角之势防之,我令云长、子龙领兵往来策应。我先引子义、翼德入城与陶府君商议。”

  孔融、田楷俱皆大喜。依言行事。

  当下,刘备令张飞在前开路,太史慈殿后,自领军于中间,管亥带五百近卫紧紧护住,径往城中来。

  正行之间,但闻一声鼓响,寨内兵士如潮涌浪翻而至,一将已是飞马而出,大喝道“何方鼠辈,安敢闯我大寨?”却正是于禁。

  这边张飞更不答话,挺起丈八蛇矛,直如一道黑风般向于禁卷去。想于禁如何是张飞敌手,战不数十会合,已是手软筋疲,后面玄德看的真切,双股剑一挥,大军登时直冲过来,于禁大败,张飞在前,直杀到城下。

  城上陶谦等人自厮杀之声响起,便已是登上城头观看,待得见到一面大旗,上书几个大字,正是“平原刘”登时大喜,眼见已是杀至城下。急叫打开城门,将刘备等人迎入。

  陶谦下城接着,直到太守府。相互叙礼之后,陶谦设宴招待。期间,见刘备轩昂挺拔,语言豁达,不禁心中暗自点头,已是有了定计。当下,问起现下境况。刘备略一沉吟,道“不若刘备先给曹操修书一封,以令解和,若不肯依,厮杀不迟。”

  陶谦自无不应,当下准备笔墨。刘备提笔写了书信,着人送与曹操大营。是日,曹操正在大营与众将议事,人报徐州有战报来送。曹操教人取过,却是刘备所书,备言曹嵩之事非陶谦所为,劝谏曹操有力气应该先安定朝廷内的李傕、郭汜二贼,或者先去扫清外面的黄巾余孽才是正理。如今,为了私仇,搞出这么大动作,且杀伤无辜众多,非明智之举。

  曹操看罢,怒从心头起。大骂道“刘备何许人也,竟敢给我下书。若不是看他乃隐神谷一脉,定斩他来使。如此于我将来使打出,即刻发兵,与之一战。”旁边郭嘉闻听隐神谷三字,双目一凝,稍一思量,拦住道“切莫着急。刘备远来,好言来信,当好言相待,以慢其心,待其松懈,可一战而定也。”

  曹操闻言,也是冷静下来,微一思索,点头答应。道“便是如此”。当下打发来人先回,容再商议。

  来使回报,众皆大喜。刘备遂传檄三寨,暂时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曹操这边却是外驰内紧,使人转而引军渡过泗水,南破取虑、雎陵、夏丘三县,皆屠之,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对刘备等人这边却是相持不动,暗暗准备。正自准备间,却遇上了青徐之间,蝗灾大起。两州间庄稼尽毁。徐州这边,陶谦经营多年,储备极是厚实,自是无虞。曹操却是新得兖州,兵粮即刻不继,无奈之下,只得暂时撤兵。

  陶谦等人得知,俱皆大喜。摆宴相庆。三方俱各暂回驻地养兵。陶谦却将刘备留住,求其暂居小沛,以防曹操。并上表表奏刘备为豫州刺史。孙坚因不是汉室宗亲,只得暂为刘备副手。只不过,此时汉室官职已是甚是混乱,多有官封之地,其官却一天也未到过封地的事情。故,刘备所得升刺史,却仍是没见实际效益。

  至此,曹操第一次伐徐州,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之地,少有人烟。徐州五郡,琅琊、东海、下邳、彭城尽为曹军光顾,惟有南之广陵未遭兵灾,那知祸不单行,陶谦同乡下邳相笮融因惧曹操,带领男女万人,马三千匹,南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怎料笮融垂涎广陵资货,酒酣耳热之际,一刀杀了赵昱,放兵大掠,广陵为之一空。数月之间,五郡崩坏,陶谦数载辛劳,尽为丘墟,徐州顿由乐土翻做修罗场。陶谦闻知,怒气填膺,急怒之下,兼之老迈,顿时病倒。

  刘备在小沛得闻大惊,直往城中来探。陶谦拉着刘备之手,老泪纵横。刘备无奈,只得好生安慰。陶谦待得情绪稳定了些,方对刘备道“玄德,你乃仁义之人,老夫今日实有一事相托,望你能允之,则老夫纵死无憾矣”

  刘备黯然道“府君不需客套,但有用刘备之处,尽请吩咐。”陶谦眼望帐顶,良久方道“老夫一生,少时不羁,敖戏无度,后为诸生,仕州郡,举茂才,拜尚书郎,至今为一洲之牧。虽多有失误,然在官清白,无以纠举。但唯觉难以面对我徐州父老矣。便前稍有遗惠,也不及今日所成之恶果也。”

  刘备暗暗叹息,忙劝慰道“府君多虑了。此番之事,罪不在你,曹操残暴,祸害百姓,后青史必有明录。府君还应多多保养身体为上。”

  陶谦眼角流泪,道“玄德不需安慰,我自家之事我自知晓。你且听我说完。”

  刘备点头。陶谦喘息了几声,道“我一生对不起百姓,若我之后人能有非凡之才,为我多为百姓牟福,我亦无憾矣。只是奈何,家中两个孽畜,整日只知纨绔,毫不理会政事,且多有为祸之举。老夫着实恨之。且他日我一旦不在,若将州事付与此二子,必为他们带来无穷祸患。老夫虽恨之,但膝下只此二子,唯望能延我陶家香火即可。故,决不敢让其担起这州事。老夫今日所求,便是,若老夫真有一日去了,唯求玄德能领州事,为我徐州百姓谋些福利,以稍赎老夫之罪。”

  刘备闻言大惊,道“府君如何这般说来?备岂有此心,若有异心,皇天不佑”陶谦大急,只是咳嗽。刘备忙唤众人过来。陶谦待得平稳下来,和众人俱言方才之事,众皆点头。唯刘备只是不肯。逼得急了,便即起身离开。

  陶谦无奈,将一概事务俱向糜竺、陈登等人托付,言若自己去后,务必请刘备领徐州,二人自是应下。

  却说曹操那边,因断粮而退兵,心中实是恼火,两月过后,已是渐渐缓了过来,遂复起大军直往徐州杀来。先拔五城,遂略地至琅邪、东海。回军经过郯城,刘备与曹豹,屯兵郯东,邀击曹操。虽仗着手下关张、赵云、太史慈勇武,但被鬼才郭嘉屡屡设计,接连被破,徐州于是一日三惊。

  陶谦经此一吓,病情更是沉重。几近昏沉不能理事。正自一筹莫展之际,却忽闻曹操大军退了,众人忙自打探,方知缘由。

  原来却是沉寂多日的吕布,偷袭兖州所致。吕布自长安出来,四处流浪,先是袁绍,后事袁术,皆因其性子,稍有微功,便傲慢自大,故不能相容。后至张邈处,恰逢陈宫、张邈俱因边让之事与曹操结怨。此次又闻曹操在徐州所为,陈宫心实恨之,此际,见吕布来投,便鼓动张邈道“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若权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

  张邈弟张超亦自赞同,张邈遂决议反曹。令吕布袭破兖州,随据濮阳。止有鄄城、东阿、范县三处,被荀彧、程昱设计死守得全,其余俱破。曹仁屡战,皆不能胜。急报于曹操。曹操大惊,遂收兵以回救兖州。自此,形成兖州之变。

  且不说曹操回救兖州,与吕布摆开阵势大战。这边徐州陶谦却是连惊带病,已是弥留。让人请了刘备来见,俱言前事,苦苦哀告。又举北海孙乾辅助,最后以手指心而亡,时年六十三岁。

  事已至此,刘备无奈只得暂领州事,原徐州大小官员,一概不动,俱皆任用。安定的度过过渡期。

  与此同时,柳飞却也是遇上了他来自这个世间的首个对头,却正是同于琅琊郡的道士----于吉。

  原来这于吉乃是琅琊上琅琊宫的道士,自称曾于曲阳泉水上所得神书百七十卷,皆白绫朱笔写就,号太平青领道。当年黄巾之主张角所得之天书,实是这太平经不知如何泻出的部分,张角诡称受自一个莫须有的神仙南华老仙。实为增加自己的神秘感罢了。

  这于吉确实是有些道号,乃是精神力修为的大行家。柳飞尚未在大珠山帽子峰定居时,周围百姓多为于吉所愚。琅琊宫每日香火鼎盛,宫中道士过得甚是滋润。

  然自柳飞来后,不但以医术为百姓治病,尚帮助周围百姓明天时,治农事。周围百姓俱皆感激,与原来于吉所给大有不同。故琅琊宫香火一日不如一日。宫中道士甚是愤恨。只是,于吉整日在外,不知家中变故。

  只是,近日因曹操攻略山东,琅琊亦遭荼毒,有道士躲避于外,恰遇上于吉,遂将宫中状况告知,于吉闻听顿时大怒,立时回转,决意给柳飞些教训。他也非不知柳飞之名。故一直隐忍。直到见柳飞总是外出,眼见帽子峰被柳飞搞得铁桶一般,自己数次前往,均被大阵所阻,不得其门而入。心下愤怒之余,也是暗自心惊。也是合该有事,那日却见吴忠外出采买,于吉便暗暗跟随,待得到了吴忠回来,方要入阵之际,于吉便突然发动,以精神力攻击吴忠。幸得吴忠平日修习刻苦,坎离真气虽不是专修精神力的法门,但对精神力亦是有些抵挡作用。故乍受攻击,自动予以保护,结果导致吴忠虽没被于吉擒获,但却整个人痴痴呆呆的半天,只在大阵中游走。直到晚间,方始清醒过来,细一回想,便即明白。连忙报于甄姜知晓。

  甄姜大惊,她自与柳飞成亲以来,柳飞对她倾囊相授,除了水神心法因先天原因,不能修习外,其他功法尽皆明了。便是精神力也颇有所得。此时,一闻吴忠所说,便已明白,外面那人非同小可,自己不一定是其对手。当下,便用密法传讯于柳飞。其时,柳飞正在长安陪伴蔡琰,闻讯大惊。只得暂别蔡琰,急速回来。

  却说,这日于吉正自在阵外徘徊,细细研究这个大阵,忽闻的上空传来一声清越的雕鸣之声。于吉何等老辣,一听之下,就只绝非凡物,不禁惊喜,抬头打量,心中已是暗自思量如何收服这只异禽。

  只是他正自眯眼之时,忽觉眼前白影一闪,眼前已是立着一人,面色不善的望着自己,那人虽未动作,但周围气势却是笃的凝重起来,竟似要将自己挤压的爆体而裂。不禁大惊,忙自暗提口气,精神力开至全限,方始堪堪抵住。脸上已是变色。

  又见那白衣人挥了挥手,那只异禽竟自飞走,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嫉妒,对眼前之人是谁,已是明了。

  柳飞此刻也将于吉打量了个通透。自是知道对方乃是专修精神力的高手。本来,他甚是高兴能遇到同为修炼之人,虽然所修不同,毕竟自己感觉上并不孤单。但实未想到,遇到的第一个人,便对自己有不轨企图,心下实是郁闷至极。

  当下不由沉声问道“道长却是何人?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对柳某家人下手?”

  于吉此时已是缓过了一口气,闻听柳飞问起,脸上闪过一丝青气,细细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缓缓的道“你便是那隐神谷主?”

  柳飞微微颔首,道“正是”

  于吉慢声道“大家均为修道之人,你如何强自抢我香火供奉,使得我琅琊宫内,众弟子衣食不保。老道今日,却是要来讨个公道的”

  柳飞一愣,道“此言从何说起?柳某何时对付过道家之人?绝无此事”

  于吉阴阴一笑,道“你在周围民间,广为施惠,但有病患,你便出手。往日这些人全赖我琅琊宫符水医治,病好之后,自会有一份香火。而今,你中途出手,却分文不取,却不是断我香火,又是什么?”

  柳飞至此,方才明白,心中不由大怒。。。。。。。。

  【与神仙的斗法将至,求求票吧,月票数太可怜了,快被人家踩到底了,各位高V的大佬们,你们就真的忍心看着小弟沉沦?给小弟匀几张吧,也算救救场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