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斗法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柳飞闻听于吉所言大怒,道“你这老道,却原来在背后指使。你宫中弟子若是皆以正途于百姓诊疗,我自不管,然对于治不了的病患,却仍以什么符水之类的瞎搞,罔顾他人性命,我没有即刻取其性命,已是宽容。你今日却为此来寻我麻烦。当真以我好欺不成?”

  于吉嘿嘿冷笑道“我太平道符水,自有独家之秘,谅你一小辈,如何能尽知之。却在此狂吠。老道已历几世之人,不屑与你见识,只消你应下几件事,我便饶过于你。”

  柳飞怒极而笑,缓缓道“好,好,好啊。你不妨说来听听,还有,说之前,先报上名来,让我也认识下你这几百岁的老神仙。”说着,语气中却是一片嘲讽之意。

  哪知于吉听了,竟是毫不着恼,反而有些得意,道“好,却让你这小辈长长见识。老道乃是琅琊宫宫主,名唤于吉的便是。至于条件吗,其一,老道见你那金雕还可堪调教,若放之你手,终是要糟蹋了这异禽,你将自家禁锢解去,老道费些力气,重新收之便是。其二,日后你自可在此潜心修炼,修道之人便要有个修道之人的样子,俗世凡尘间的这些琐事,自有我琅琊宫弟子出面打理便是。你若依得这两个条件,你我之前恩怨,便一笔勾销罢了。也免得让同道中人说我以大欺小,失了身份。你意下如何?”说完,径自捋须,傲然看着柳飞。

  柳飞此时却是已经不气了,直觉这个于吉简直就是个白痴。连自己的实力都没搞清楚,就来跟自己提这样的条件,直是让人要笑掉大牙。

  当下,双目微眯,冷冷的看着于吉,慢慢的道“原来你便是于吉。呵呵,准确点说,我是否应该唤你做干吉啊?你所修功法,若只按正常方法,也不失为一个延年益寿的道家良方。只是你这恶道,竟敢有违天和,擅用夺舍之术。谋取他人身体,你当真以为这世上,没人制的住你吗?你修此逆天之术,不找个隐蔽之所,躲藏起来,竟还敢在我面前要这许多条件,呵呵,你可真是不知死活啊”

  柳飞一番话,只听得于吉面色大变,霍然倒退两步。一张红润的脸庞,笃然满是阴鹜防备之态,两眼之内,已是凶光闪烁,本来表面上一副高人的模样已是半点不见了。

  原来柳飞刚才在听他满嘴胡言之时,已是用神念将他看的通透,总觉得眼前这人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也就是他到了天道之境,方能感应的到。一般人哪能看清。只是究竟哪里不对,却是说不上来。

  直到闻听他自报姓名,方想起书中记载的一段话语,根据自己所修之境,两厢结合,立时知道了原因。

  原来这于吉,原本叫做干吉。历史上本就对这二人颇多争议,一说太平经乃是干吉所创,乃是顺帝时人。当时人多称其为干室。一是说叫做于吉,乃是献帝时人。两种说法争论不休,各有论据。柳飞在后世之时,也是茫然。

  及至此时,结合这老道所展示的精神力修为,和他此时所表现的状况,立时明白,此人必是用所谓夺舍之法,在自身肉体至极限之时,利用强大的精神力迅速寻找合适的载体,以精神力侵占新的宿主,从而得以延续。此种功法,歹毒阴损。被占宿主的精气神俱备吞噬,在极其痛苦中死去。而施法之人,却得以生命再续。只是此法却也有破绽,那便是施法之人虽将宿主精气神吞噬,但却不能获得宿主之记忆,若宿主身边之人,久处之下,必能发现身边之人很多不同之处。

  而这于吉却是聪明,所选宿主均是老年之人,虽比选择青壮之人做宿主使用时间短上许多,但却免去了被人识破的危险。一来,老年人多为孤寡,且容貌最易混绕,不易察觉。二来,每次夺舍,都会使自身精神力获得增长。虽有段时间,身体颇为不适,但比之所得,又是天差地远了。

  柳飞能立时分辨出于吉功法,还有一点,就是刚刚这老道要求的收服金翅的方式。要知擅长精神力的人,可直接用禁锢的手法,控制其他生命体的脑波,柳飞对于金翅等所施之法,只是在它们脑中留下自己的一丝意念,便于感应,不会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害。但禁锢就完全不同了。不但极其痛苦,更是会伤及脑域细胞,对于兽类,更是能因疼痛,而激发其天生的戾气,变成主人纯粹的攻击工具。

  所以,柳飞当即喊破于吉的技俩。这让于吉如何不惊。此时,这恶道心中除了被人揭破的恐惧,便是无限的杀机了。

  柳飞自是早已感应到了。当下,心神一提,精神力全力提起,霎时,天地、宇宙万物俱皆如同一个立体多维世界环绕四周,只余自己与对面于吉,凭空相对而立。只是于吉身上只有淡淡的一层血色光晕,而柳飞身上却是一股温润的蓝色光芒,如同太阳般照亮整个空间。强弱之势,立时可分。

  这些其实都是柳飞进入精神力的世界所感到、看到的景象。而外人此时看来,无非这二人静静的相对站着,只有柳飞的双目之中,隐有两道蓝芒射出,罩定对面的于吉。

  于吉此时,心中已是大惊,他本以为凭自己多次夺舍所获之修为,对付柳飞这个年轻的修行者,可谓轻松至极,虽向闻柳飞大名,但俱是柳飞武力甚高。但精神力较量却是无形的,也是最直接的,你便有再强悍的武力,在精神力高手面前,也如稚子一般。

  只是此时,于吉遗憾的发现,自己竟是无法看透对面这人的底细,只是隐隐感到对方的强大,自己很难攻入对方脑域空间。且自己的上丹田位置,也就是松果体附近,隐隐传来阵阵激荡,似有不稳的迹象。乃是凝功过久的极限现象。若再不发动,恐遭反噬。不用对方攻击,自己便要败了。

  当下咬咬牙,双目中血色一现,一波无形的冲击顿时冲向柳飞。柳飞早已提放,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对方的精神力波动全是实质可见的,此际,见对方一线红色波动,如利剑般刺来,心神微动间,也是分出粗细差不多的一股蓝色集束,正面迎上。

  但见两道光束,一触之下,俱各大震,爆出耀眼的一团光团,旋即消失。柳飞只觉脑中微微一晃,便自平静。可于吉就造了罪了。那是他五成的功力所凝,此时消散,顿觉脑中一片混沌,眼神涣散,身子一阵摇晃,随之脑中上丹田一阵剧痛。心中大骇之下,深深吸口气,闭目调息。

  柳飞也不追击,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此时心中已是打定主意,今日定要将这恶道铲除,否则,以其手段和心性,且不说自己这边家人的安全是问题,便是再让这恶道跑了,不知将有多少人将因此而丧命。

  柳飞此时,已是暗提神炼之火,准备必要之时,直接将这恶道所有精气神,全部炼化,让他彻底灰飞烟灭,形神俱消。现在所做,不过是给对方一个错觉,自己之比他稍稍强上那么一丁点,只要对方全力以赴,就可能战胜自己的假象,才能一战而定。

  当下,也是微阖双目,假作调息,却偷偷以神念将对面于吉锁定。

  直到过儿盏茶功夫,于吉方睁开双眼,却见柳飞正自蹙眉,双眼微阖,显示和自己一样,也是受挫不轻,心中方始放心。暗自思量,如何取胜之道。双眉耸动间,笃然,面现喜色。偷眼打量柳飞,见其毫无所觉,不由大喜。

  柳飞正自暗暗监视,见这恶道突然面现喜色,嘴角挂着一丝阴笑,不觉奇怪,难不成,这恶道尚有什么手段没用吗?嗯,却是要小心为上。当下,将神念全线打开,此际,柳飞也是感到甚是疲倦,要知,这种打斗不比一招一式的武功拼斗,最是耗费的就是心力和精气神。

  他此时将神念全线打开,登时所耗加强一倍,正自感到难以持久之际,却突然感到自乾坤界内,传来一阵阵的波动,却是有一丝丝的精神力正自缓缓的补充自己的流失,虽然不多,却是绵绵泊泊不绝,极是精纯。让他大是轻松。当下,顾不上去研究,只是注意对面于吉动作。

  却见于吉,缩在袖内的手中,此时拿出一个葫芦,色做深褐。紧紧的握在手中,眼睛盯着自己,却慢慢往上风头处移动。心中已是了然,这恶道却是要下毒。心中不由逵怒,这恶道就是丝毫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慈悲之心,满肚子的都是阴损害人之道。

  柳飞心中虽怒,面上却甚是平静。他的水神真气,最不怕的就是毒了,可笑这恶道竟不知死,竟是期望靠这个取胜。心中不愿再与他纠缠,当下,吁出一口气来,缓缓睁开眼来,看向于吉。

  于吉此时,满面阴鹜狠戾,狞笑着道“小辈,滋味如何?道爷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将那金雕想让,道爷就放你一马,从此两不相干,如何?”说着,两眼乱转。

  柳飞心中腻烦,这个不知廉耻的恶道,贪婪之心竟是如此之大,既想杀死自己,还不忘在人死前,欺骗人家,妄图骗取人家之物。柳飞心中原本对让他灰飞烟灭,还稍稍有点不忍,此时,却是再无半点怜悯,直觉此人不死,简直就是没有天理了。当下怒喝道“杂毛,你便来吧,少罗嗦。”

  于吉闻言,双眼内凶光大胜,喝道“好,如此,莫怪我手辣心黑了”说着,但见全身一颤,双眼猛地一睁,但见两团如同实质般的血红光芒急速向柳飞射到。

  柳飞微微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竟是还是留了一手,此时才是真正的实力。当下,不敢怠慢,精神力全力运转之下,已是形成一个前面敞口的锥形漩涡,蓝色的漩涡急速转动,将射来的血红光束尽数裹住,尚自不停吸取着。

  对面于吉此时,已是觉得不对,待要退却,却是不能,不得已,拼尽全力,反而将自身所能压出来的任何一丝精气神,全部借力向蓝色漩涡底部钻去。手中同时,以拇指扳掉葫芦盖子,一股紫黑色的无味气雾,已是涌出,直向柳飞飘来,不多时,便将柳飞全身裹住。

  于吉见状,不禁嘴角狞笑更甚。只是突然,狞笑顿止,换上的是满面骇然,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嘶喊声响起。

  原来,此时柳飞的蓝色漩涡已是将于吉的最后一丝潜力榨干,柳飞心念动处,神炼之火顿时发动,这神炼之火非凡间之火,乃是看不到的一种物质,顿时将裹在蓝色旋涡中的血红光束裹住,急速焚烧起来。这种精神力被神炼之火的煅烧,如同身处地狱中,灵魂被烧一般,其痛苦之处,岂是言语所能描述。于吉直觉自己突然从里往外,被什么东西点着了,一股深入灵魂的痛瞬即传来。顿时不可自制的嘶声惨叫起来。

  柳飞不闻不问,全神贯注的凝火煅烧。但见那神火中,不时的闪现一张张不同的面孔,每一张面孔均是充满着痛苦,有的竟已是扭曲变形了,可见当日死时之痛苦程度了。每张脸似乎都在发出吼叫,那些面孔的眼神,有哀求的,有愤怒的,有无神的,有痛苦的,不一而终。竟是有近十张面孔在神炼之火下,不时显现,然后渐渐化为虚无。

  直有两柱香的时间,这些面孔方全部炼化,再无半点渣滓。而对面于吉也早已直挺挺的横于地上,不片刻,身上的骨肉竟是开始自行脱落,渐至成灰,山风吹过,只余一件最外面的道袍随之微微翻动,再无他物剩下。

  而此时,柳飞身子四周的紫黑色气雾,也自消失无踪,早被神火所散余波尽数炼化。柳飞自此方长吁出一口气来。扑通一声坐于地上,已是满头大汗。回想一下,亦是暗自心惊。

  自来此世上,所遇第一个怀有能力之人,就如此难以打发。可见自己能力不见得就是在这个世间是无敌的,或许尚有不少于自己同级数的高手隐藏,却是要小心了。

  正心想时,却猛听一声惊呼,转头望去,却又是一个道士。。。。。。。。

  【行啊,兄弟们够狠啊,三十五张一万二的催更票啊。好,我就不信了,今天就再拼一把,不信完不成催更。不过,是不是应该也有三十五张月票给予鼓励呢。不能光让牛干活,不让牛吃草吧。我今天就满足大家,各位却也要给我相应的月票数,以资鼓励!如何?】(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