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大胜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吕布从赤兔上跃下,径自杀向洪锐而去。

  赤兔却在嘶鸣声站起,便待向主人冲去,冷不防后面关羽赶至,手疾眼快,已是一把将赤兔辔头挽住,一把扯住。吕布此时已是冲至洪锐马前,大戟挥动间,招招夺命,洪锐虽得太史慈传功,毕竟时日方短,如何是这名驰遐迩的飞将对手,堪堪挡的几招,已是险象环生。幸得吕布不在马上,身上盔甲沉重不便,身后众兵士一哄而上,来拿吕布,洪锐方得脱身,却已是双膀酸痛,浑身大汗了。

  吕布被围在人群中,犹如被困的恶兽般,大戟展开,横扫竖劈,犹自勇不可挡。只是周遭兵士越聚越多,渐渐力气有些不济,此时若在马上,自可驱马闯出,奈何,失了赤兔,便如同没了双腿般,举步维艰。正自危险之际,却听得小沛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一员大将挥动长枪,纵横开阖,锐不可当,正是小沛城中的张辽,得知消息,赶来相救。此时身后各将也是慢慢退了过来,众人合力杀退围兵,取了一匹马让吕布乘了,吕布方始带头,与残余众将杀透重围而去。

  待到奔至小沛,却见陈宫早护着家眷出来,原来,却是萧关的赵云突然出兵,径袭小沛,陈宫眼见大事休矣,忙自逃出,众人合兵一处,径往九里山中退去。徐州诸将眼见追之不及,也自收兵回营。

  这一战,吕布损失惨重,折了曹性、郝萌二将不说,竟将赤兔也生生丢了。若不是张辽来得及时,只怕转眼间就是个身首两分的下场。此时,心中之郁闷,实是言语难以表述。见了陈宫,自觉难以面对,只低头而行。

  陈宫却是面上宠辱不惊,沉声道“将军不必忧虑,此次虽败,却也未必让我们没有再战之力,只是日后需当谨慎而行才是。”吕布沉默点头。

  不说这边吕布受教而去,又设阴谋。单说徐州这边,大获全胜,众将齐齐恭贺,对小将洪锐大是赞赏。洪锐羞赫,道“此皆陈元龙先生之计,末将只是依计而行罢了,却不敢当诸位将军夸赞。”

  张飞哈哈大笑,抡起蒲扇般的手掌,拍着洪锐肩头道“小子休要谦虚,陈元龙自是设的好计,但你能从容布置,更兼那绊马索一事,做的甚是地道。还有竟能想到通知子龙接应,直取小沛,这种本事,却是颇有大将风度啊”众皆点头。

  当下,重新分派人手,赵云仍回萧关坐镇,洪锐却镇小沛,关羽则将战果连同赤兔,同往灵璧,将战果报于玄德。

  到了灵璧,关羽俱言前事,将洪锐之事细细说了,玄德大喜,加封洪锐都尉之职。关羽又将赤兔献上,刘备却道“此即为洪锐设计所得,便一发赏了他吧”。关羽应了。后洪锐得知,哪里敢受,道“计虽出自锐之手,然并未擒的此马,若非二将军出手拿住,必为吕布复得,若此,当日锐已命绝矣。今不敢受他人之功,主公若要赐之,当赐予二将军也。”刘备闻听,对洪锐品格大赞,重赏金珠等物,遂将赤兔赐了关羽。关羽再三推却不得,方自收了。终像历史般那样,青龙刀、赤兔马、扬威于华夏。

  刘备后方即已稳定,便聚众人商议眼前之事。陈群道“今徐州初定,然吕布未灭,实为隐患也。今有两个方案可供主公选择。”刘备道“哦,长文且说来听听”

  陈群道“其一,全力以赴,南下扬州,然后以收江东之地。江东六郡八十一洲,北有大江天堑,国险而民附,以主公之仁义治政,更得民心,届时只要广开言路,招贤纳士,不出几年,必能兴旺。届时,接好刘表,南抚彝越。进图两川之地,以观天下,此诚高祖之业也。”

  顿了顿,陈群又道“其二,若袁术不能卒除,当先据豫州,以犄角之势,保有两州之地,亦可暂保无虞。南向交好刘表,西连张绣,以为臂援。北顺曹操以观天下。吾料北方,曹操、袁绍之间必有一战,届时,全力向南,联合刘表,以图扬州。而后。据三洲之地,发展生产,蓄兵练马。进图北方,亦不世之业也。”

  刘备闻听两策,暗自点头,君臣正自商议间,人报豫州孙家有人求见。刘备一愣,让人将求见之人带进。

  刘备乍见来人,不禁一惊,盖因此人一身全孝,满目红丝。见了刘备,便是跪倒大哭。刘备忙使人将其扶起,问起因由。

  那人却正是报信的天狼,便将孙氏父子俱皆遇害之事细细说了。刘备大惊,道“不意孙文台才丧,其子也去了。此天不佑我大汉也。”言罢,唏嘘不已。

  赵俨在旁又将事情经过细细问了,方道“此事定于袁术有关,他袁氏兄弟向对玉玺存有染指意图。此番孙伯符才出扬州便遭暗算,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是袁术之狠辣,竟是斩尽杀绝,直是令人齿冷。”

  天狼将程普等人意思俱皆报于刘备知道,又说起孙策临行嘱托。刘备方安排其下去休息。众人围在一起,细商此事。

  陈群喜道“主公,此天赐主公机会矣。孙氏俱丧,曹操后有袁绍掣肘,不敢轻动。袁术这边,亦是被我徐州兵马拖住。此时,豫州空虚,当先安排人前往打理,联络孙氏旧部,则不费吹灰之力而得两州之地,若不早图,恐为他人图之,将悔之晚矣。”

  刘备顿悟。当下,令关羽、赵俨领兵一万,急取豫州。与孙氏旧部合兵一处,分守豫州之地。使豫州、徐州成犄角之势。派孙乾往荆州联络刘表,以结盟友。自己克日进兵至泗县,会和太史慈,准备尽下扬州之地。

  关羽、赵俨临行前,陈群却将二人叫过一旁,微一沉吟,方道“二将军,伯然兄。群有句话想要再嘱咐一下”

  赵俨笑道“长文不需多说,可是让我二人尽量悄声行进,莫要让人知晓?再就是到了之后,当先应允孙氏旧部报仇之请,再嘱其暂不泄露孙氏已亡的事情。”言罢,望着陈群呵呵而笑。

  陈群亦笑,道“我便知瞒伯然不过,只是暂应孙氏旧部报仇之事,还请二将军多多担待,且莫要说与主公知道。以主公脾性,必不会答应为其向同宗开战,此事只能你我暗地操作,况且荆州之地,我等也势在必得,不得不为啊”关羽愣然半响,方自应了。只觉这般谋士,心思实是诡异多变。

  他们这边商议完毕,关羽、赵俨遂领军先行,自有天狼随行。后面刘备带陈群、管亥领大军径往泗县而来。

  却说袁术得知刘备破了吕布,料得必将全力来攻,不敢怠慢。自与阎象也至泗县扎下,纪灵接着,将前事细细说了。阎象进策道“刘备远来,可让张勋将军直插灵璧,主公自领军拖住刘备,前后夹击,刘备可擒矣”袁术曰善。

  次日,袁术传令张勋自下蔡向灵璧进发,自己领军出阵,两军对圆,于阵前喊话,刘备出来接着。袁术骂道“织席小儿,贩履之辈,安敢犯吾疆界”刘备就于马上答道“某奉旨讨贼,汝暗害孙氏,当真以为能一手遮天乎,你为匿国宝,杀绝人子嗣,真无耻之贼也”

  刘备一通骂,袁术脸上阵青阵红,怒气冲顶,大喝道“谁与我拿下此贼”后面大将桥蕤早出,挺枪跃马,直取玄德。这边太史慈方欲出战,管亥拦住,道“将军且住,俺自来到,寸功未立,这一功且让与亥吧”言罢,挥动手中大刀,直接杀出。

  就于场中截着桥蕤,二马盘错,各展手段,两边鼓声震天,喊杀声震耳。管亥抖擞精神,大刀一刀紧似一刀,直如黑云盘盖。管亥武艺本颇不凡,便是与云长尚能交手数十合,桥蕤如何是他敌手,战不几合,直觉手足俱软,被管亥瞅准空隙,一刀砍做两段,刘备见己方胜了,双股剑一摆,大军直杀了过去。

  太史慈在左,管亥在右,护着刘备,直将袁术大军杀的大败而逃。太史慈今日却不再放水,那纪灵如何是太史慈的对手,只接的三招,便掉头就跑。直追出三十里,刘备方才收军,缴获物资无数。

  当下回营,陈群道“今日大胜,那袁术心胸狭小,必心不甘,今晚当小心在意,当心袁术劫营。”刘备点头为然。

  当晚虚扎向前,只在营外扎了,太史慈埋伏于左,管亥埋伏于右。到得子时才过,袁术果然来劫,待得冲进大营,却见并无人在,知道事败,待要回转却是不及。但听鼓声震天,左边太史慈,右边管亥,中间玄德一起冲出,将袁术大军截为三段,直杀的尸山血海,十万大军已是剩的不到五万了。直败退到寿春,闭门不出。玄德挥军将城围了。这日探子来报,言张勋大军已是杀奔灵璧,刘备大惊,道“如此,截我归路,扼我咽喉,如何是好?”

  陈群进策道“主公勿忧,可使人报张将军从徐州直接出兵,从后而击。那张勋必是整日惦记截我后路,提防我回兵击之,我却偏偏不回,却叫人在其之后击之,这边让太史将军多竖旌旗,留主公大旗于此,主公却带管将军径取下蔡。袁术闻之必惊,张勋定要回救,待其兵动,前后邀击,一战可定”刘备大喜。依计行事。

  袁术果然中计,使人急传张勋回救,却被刘备张飞击溃于泗县西南平原,五万大军竟是片甲不得回,张勋自刎而死。刘备叫张飞径自回去,仍守徐州,自己掉头再下下蔡,与太史慈夹击寿春。

  袁术闻听张勋战败,大惧。召集众人,商议退敌之策。主簿阎象献计道“寿春城高粮广,刘备一时不得下。吾闻吕布兵败退往九里山,今可修书,叫其袭取徐州,断刘备后路,刘备必往救之,待其兵动,可分兵击之,备可擒矣。”

  袁术大喜,当下修书,令人往九里山来寻吕布。持书之人出城不远,即为刘备军士拿获,将书信呈于刘备。刘备招人商议,陈群大喜,道“破袁术便在此时”刘备急问“计将安出?”

  陈群道“可使人扮作回信之人,俱言吕布以应。待到几日后,主公可与太史将军同时后退,来此之时,我见离此百里之处,有一山,山左却有一林。届时,主公带一军隐于林中,却叫太史将军领一军伏于山上。待袁术追至,一起杀出,可得全胜。”

  刘备大喜。当下,暗暗布置。将那送信之人一箭射死,埋于归路上。却使人暗扮成吕布回信之人,回报于袁术,直说回城之时,送信之人被流矢射中而死。俱言吕布已是答应,只待这边刘备军动,便可动手。

  袁术得信大喜。整日便暗观刘备军动静。这边陈群对刘备道“主公过几日,可徐徐后退,每日只退三里,即扎一营,以坚袁术之心。”刘备喜道“真妙策也”。如此过了几日,探子报于袁术,刘备大军动了,只是每日只退三里,随即扎营,却并不急于赶路,不像回去救援的模样,那边太史慈亦是如此。

  袁术心中琢磨不定,遂召阎象问计。阎象略一思索,便道“此定为刘备之计,以此迷惑我军。主公可使人暗暗跟着,若其几日后,还是如此,则定为算计我等,若是一离我扬州疆界,便即赶路,则必为徐州事变,主公可径往追之。”

  袁术深以为然,每日使其哨探。果然几日后,方离寿春七十里,刘备与太史慈两军已是会和,迅即回撤,再不停留。袁术大喜,点起五万大军,随后紧追。

  袁术直追出百余里,但见沿途多有丢弃的物资,不禁大喜,催促大军猛追不舍,堪堪追到山边,却猛听得鼓声震天,但见两边林中,山上,正不知多少徐州军士冲出。两面大旗招展,却正是刘备与太史慈,舞剑挺枪,直杀过来。

  【各位仁慈的大大,恳求你们再仔细翻翻口袋,看有没有漏下一张半张月票的,请绅士的投出来吧!要知道,你们是在挽救一个生命,一个纯文字的生命!!不要让他死去!!毕竟,你我都喜欢着,或者曾经喜欢过他。那么,绅士们,慷慨的抛出手中的月票吧!!让这个生命尽量安全的渡过他剩余的一周------这最危险的时刻吧!!泣血求票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