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大败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刘备这边大军已是扎于庐江城外,阵势摆开,竟是一副背水而战的架势。袁术闻听不敢怠慢。亲帅大军十万进驻庐江,欲以兵力优势以胜之。

  次日,两军对圆。门旗开处,只见一队军马,打龙凤日月旗幡,四斗五方旌帜,金瓜银斧,黄钺白旄,黄罗销金伞盖之下,袁术身披金甲,腕悬两刀,立于阵前。两边排出四将,正是韩暹、杨奉、雷薄、陈兰。却是一个方形大阵。

  刘备亦驱马先前,赵云、洪锐、文聘、管亥四将压住阵脚,亦自相随。所摆之阵却是柳飞亲传之螃蟹阵。两翼俱为骑兵,却是隐于旗门之后,中军大阵乃是鱼鳞阵。只是此时,前方俱是弓弩手,让人看不到后面情况。

  袁术催动逍遥马向前,道“刘备小儿,你我远无怨,近无仇,何故一再犯我州郡”刘备回道“袁公路,你杀人子,匿国器,今更谋朝篡逆,我奉旨讨贼。何来许多缘由”说罢,对着袁术大军提声喝道“尔等皆汉家男儿,朝廷知你等皆是被胁迫而来,今日朝廷大军已到,汝等当速速来降,朝廷当既往不咎。若要一意孤行,便当真不怕被诛九族吗”他内功颇有火候,深深记得柳飞曾说过的,军心士气向背之论。这一番话下来,果然,袁术大军内便是一阵骚动。

  袁术一见大惊,哪还来得及再在此啰嗦。大喝道“织席贩履小儿,休在此蛊惑人心,我等便一见真章吧”言罢,手中金刀一挥,整个大阵同时一声大喝:杀。轰然声中,亦是尽数压上,显然是欺刘备人少。

  刘备嘴角冷冷一下笑,反身回阵。右手举起,前排弓弩手俱皆弯弓搭箭,斜斜指向天空,各部曲长,大声喝报距离,角度。忙而不乱,眼见俱是精兵。

  刘备见对方渐渐加速,已是进了长弓射击范围,当下将手向下猛力一挥。长弓手顿时松开弓弦,一片嗡然声中,天空忽的一暗,竟是用的齐射。但见弓矢落处,袁术的方阵顿时出现一片空白。五千弓弩手的两轮齐射之后,袁术已是丧了近四千人马,不由心中大疼,怒气勃发中,大喝传令手呵斥众军加快速度,急速向刘备大军靠近。命令自家弓弩手亦是以弩箭还击,一时间,空中箭矢蔽日,双方各有损伤。

  堪堪待得袁术大军冲至半途,却见刘备阵前旗门急往两边闪去,弓弩手俱往后撤,螃蟹阵,两个如同魔刃般的蟹螯已是露出了他的獠牙。呼喝声中,以赵云、洪锐两人为锋尖的铁骑,轰然而动,向着袁术大军的两翼已是直冲而去,瞬间便已撞入其中。

  这二人如同两尊魔神下凡,手中两杆长枪飞舞抖动之间,沾之即死,碰之即亡。亮银枪如同雪花飞舞,但见亮晶晶的枪尖点点烁烁,随着白龙马的快速前冲,划出道道令人炫目的光晕。

  那边破军枪却如同黑龙翻身,四爪齐探,盘旋舞动。直如一条黑带缠身,舞到急处,已是如同一团黑雾,竟是分不清哪是人,哪是马了。微闻阵阵沉闷的霹雳之声随着响起,气势迫人,呼吸困难。

  两队骑兵如同两条乌龙,又似两把死神的镰刀,疯狂的收割着撞到的一切生命,残肢断体,鲜血飞溅中,凄厉的惨叫和众马的嘶鸣声,轰隆隆的奔腾声汇成一曲死亡之音,撼人心魄。

  袁术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哪里料到竟会是这个情况,他此时就是变阵已是来不及了,除了坚持外,别无他法,否则一旦轻动,就是万军皆溃的局面。眼见那两队骑兵已是杀到队尾,却见领头的两人轻拨马头,已是相对驰过,两队骑兵各自交叉,呼啸而过,竟是自后又向前杀回来。

  袁术看的心中滴血,挥手令中军前压,方形阵中军浑厚无比,皆是重装刀盾、长戟兵,只要能摆脱对方的骑兵冲杀,就能凭借强大的兵力优势,如刀墙戟海般,将拦在面前的一切摧毁。袁术有这个信心。

  螃蟹阵的两只巨螯,眼见冲杀了一个来回,已是没有了后劲了,正自从对方中军两侧向阵后奔去,只是这两只巨螯的后面,已经是尸山血海,生生的夺去了袁术大军近两万人的生命。到处都是一片哀号痛叫之声。

  袁术双目冒火的盯着对面刘备的中军,却见对方似乎甚是平静,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却又不知对方将会出什么手段。这种未知的恐惧让他极度不舒服。坐在逍遥马上不禁轻轻的扭动着。

  眼见双方的距离在慢慢的接近,袁术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狞笑。只是笑着笑着,突然僵住,两眼瞪得如同铃铛,身子微微抖了起来,慌不迭的嘶声下令道“全军散开,全军散开”

  但见在袁术的嘶声喊叫中,刘备军的中军终于动了,只是又是前排的兵士向后边两侧退去,待到兵士褪尽,却露出了一排排的马匹,每匹马后面均是拉着一个斗子,不是别物,竟是被淘汰许久的一种兵器----战车。

  只是刘备的这战车似乎太缺德了些。众马皆披甲不说,而且后面的车厢均是半人多高,车厢两侧布满伸出车体的明晃晃的刃尖。就连车轱辘中轴上都安装的三棱尖刃。这样的战车要是冲入密集的队形中,不啻于是让列队密集的兵士去白白送死。这车却是当日柳飞所传的武钢车的改装版。此次尚是首次亮相于战场之上。刘备拼命的准备,也不过有了这百余辆。实是这车所需马匹和铁器委实太多了。

  这百余辆战车一露面,便充分的展现了他们邪恶残戾的本色,轰声响动间,百余辆战车,竟是从竖排的两列,渐渐排成个横幅面巨大的一字,万马嘶鸣声中,车上御手同时一声暴喝,战车已是冲向面前的猎物。

  大地在一瞬间颤动起来,似也被这冲天的杀气吓得哆嗦了起来,一片黑色的钢铁洪流加速流淌,袁术虽然在狂呼嘶喊,奈何一个人的声音在这等气势面前实是太微不足道了,待到传令兵弄明白他们的皇帝陛下喊得什么的时候,双方已是不可避免的亲密接触了。一时间,方圆十几里的战场上,如同瞬间变成了修罗屠场。

  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似凝固在上空,整个天地间皆是一片红蒙蒙的雾气,地上的血水已是淹过人的双足,人足马蹄踏于其上,尽是噗嗤噗嗤之声,袁术满面死灰,下令急急敲响收兵锣声,急遽的锣声中,袁术的十万大军已是瞬间崩溃,四散奔逃。

  刘备也被眼前景象所震住,他只是照着师父当日所教,造出了这些师父口中所谓的土坦克,哪知竟会是有如此威力。旁边的陈群等文官早已是吐得连苦胆水都干干净净了,他们不是没见过杀伐战场,可是如此惨烈的场面实是让人难以忍受。光看那战车所过,竟是将人整个削成片状,下面车轮过处,更是将所过之处尽皆旋为肉泥。

  刘备手下的军士此时本性的杀戮亦是被全部激发出来,个个眼中发着狼般的光芒,更有许多人是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满眼热切的望着自家主公,等待着总攻命令的下达。

  刘备缓缓的闭上眼,略微镇静了下心神,方将手一挥,喝道“杀”。此令一下,但闻轰的一声,所有兵士俱是脚下一跺,口中回应,连同刚才杀回来休整的骑兵,纷纷上马,同时冲出。

  袁术甚至连庐江城都未能进入,眼见追兵已是太近,只得拨转马头,直接往寿春方向退去。刘备军却是不紧不慢的紧随其后,只是不断的收割着落后的袁术兵士,对于跪地投降的兵士,则是直接采取无视,默然从旁闪过,继续往前追击。

  庐江离着寿春不过七八十里的路程,这一追直追了个多时辰,便已是到了寿春,袁术急急奔进城中,忙不迭的下令关闭城门。竟是绝不再顾后面未进城的兵士了。刘备军到,遂将寿春城西南两门直接围住。方始下令扎营。

  此一战,歼灭袁术大军近六万余,俘虏无数,得钱粮物资旌旗等物,堆积如山。消息迅速报知灵璧的曹操处。

  曹操闻言大惊,道“刘玄德何时兵势,已是如此之盛,竟是一战而溃袁术十万大军,真英雄也。”忙召集众将齐聚大帐,商议对策。

  正与众将说话间,军卒来报,言郭嘉已是自南顿赶至,曹操忙叫快进。待到郭嘉入内,曹操俱言所闻。郭嘉亦是面色凝重,低头沉思。

  少顷,方始抬头问道“主公可知刘玄德兵力多少?所用何种战阵?何种战术?又是何人领兵指挥?”

  曹操闻言愕然,半响方道“某只知道刘备兵力为六万,乃是那刘备亲自带队。其余皆是不知。”

  郭嘉皱着眉头道“如此,请主公速速派人前往打探,务必探明此次大战细节,嘉总觉得里面似有什么不对。否则,以袁术之能,虽差却不至于此。”

  曹操深以为然,急速派出细作,前往打探。郭嘉又道“袁术此战既是如此狼狈,城中兵士必剩不多,此时我对面之敌,嘉料得不日即将退至寿春,以助守城,主公宜早做安排,待其兵动,一举而下,则袁术无能为矣。”

  曹操点头。郭嘉又道“待袁军退时,主公可派一将领兵直插下蔡,将大路封死,迫使其走泗县小路。待其转向小路,下蔡之军可随后掩杀。夏季多雨,泗县向南三十余里有一地为***前有一河乃洪泽支流,袁军若退,必经那里,主公可使人提前赶至上游,填土为坝,待得大雨过后,袁军经过之时,放水淹之。然后可顺水而下,随后掩杀。此地再向前五十余里有一山名浮山,可再使一人领兵于山头埋伏,待敌军退至,不必下山,只需推石下山封路即可,袁军退路被封,必往新县经板桥而回寿春,主公可派一将提前往此处埋伏。待袁军退至,前后夹击,贼可破矣”郭嘉一番话,直将袁术大军算的死死的,曹操大喜,当即下令依计而行。

  派夏侯惇领兵两万径往下蔡,虚打旗号,诈称大军主力。令李典领军一万,速往**筑坝。令乐进领兵一万径往浮山准备滚木礌石。令夏侯渊领军一万,沿路直插板桥埋伏。其余各军俱皆准备停当,但等对面袁军一动,随即于后追击。

  却说袁术回到寿春,惊魂稍定,点算城内兵士,只剩三万余人。随即下令让纪灵急速回援。旁边阎象急忙拦住,道“主公不可,今主公虽败,然只刘备一路兵马于外。寿春城高墙厚,积粮如山。以刘备区区六万兵力,如何攻的下来。他远途而来,兵粮运转极为吃力,只消我们守得月半,彼粮尽自会退兵。而如今纪灵将军正将曹操拦于灵璧,若使其归,必为曹操所乘,届时前后夹攻,纪灵将军休矣,一旦纪灵将军大军败了,则我军外无援兵,且尚要面对多出一倍的敌军,只凭城中三万新败之卒,则寿春危矣,还望陛下明察啊”言罢,叩头不停。

  袁术此时哪里肯听,大怒道“是何言也,朕只是让纪灵缓缓而退,回城驻守,又怎会一退便败,汝分明是取笑于朕,怪朕日前不肯听你进谏,今竟出此不详之言,来人,与我将这腐儒推了出去,斩了。”

  阎象大惊,不敢多语,只是叩头。旁边大臣均苦苦劝谏。袁术方才罢了。却将阎象乱棍打出。

  阎象出的门来,仰天长叹,思虑良久,回家将众家人尽数遣散,只带家小,径自开了东门,直往江东去了。城门来报,袁术大怒。将一众求情的大臣,尽数骂了个遍,方才解气,随即派出信使,急往纪灵大营而去,传令纪灵起兵回撤,以保寿春。

  【竟然又被超过一名了!有位老大在鞋底找到张月票,各位老大,脱鞋看看,是不是也能找到张,赶紧帮忙投上。三天啊,就剩三天了,各位大佬支持下啊!!!大篷车能不能顺利冲榜,就拜托大家了!!!求票啊!!!求票啊!!!看在大篷车爆发的份上,把手中的票票扔出来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