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大败(第1/3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刘备这边大军已是扎于庐江城外,阵势摆开,竟是一副背水而战的架势。袁术闻听不敢怠慢。亲帅大军十万进驻庐江,欲以兵力优势以胜之。

    次日,两军对圆。门旗开处,只见一队军马,打龙凤日月旗幡,四斗五方旌帜,金瓜银斧,黄钺白旄,黄罗销金伞盖之下,袁术身披金甲,腕悬两刀,立于阵前。两边排出四将,正是韩暹、杨奉、雷薄、陈兰。却是一个方形大阵。

    刘备亦驱马先前,赵云、洪锐、文聘、管亥四将压住阵脚,亦自相随。所摆之阵却是柳飞亲传之螃蟹阵。两翼俱为骑兵,却是隐于旗门之后,中军大阵乃是鱼鳞阵。只是此时,前方俱是弓弩手,让人看不到后面情况。

    袁术催动逍遥马向前,道“刘备小儿,你我远无怨,近无仇,何故一再犯我州郡”刘备回道“袁公路,你杀人子,匿国器,今更谋朝篡逆,我奉旨讨贼。何来许多缘由”说罢,对着袁术大军提声喝道“尔等皆汉家男儿,朝廷知你等皆是被胁迫而来,今日朝廷大军已到,汝等当速速来降,朝廷当既往不咎。若要一意孤行,便当真不怕被诛九族吗”他内功颇有火候,深深记得柳飞曾说过的,军心士气向背之论。这一番话下来,果然,袁术大军内便是一阵骚动。

    袁术一见大惊,哪还来得及再在此啰嗦。大喝道“织席贩履小儿,休在此蛊惑人心,我等便一见真章吧”言罢,手中金刀一挥,整个大阵同时一声大喝:杀。轰然声中,亦是尽数压上,显然是欺刘备人少。

    刘备嘴角冷冷一下笑,反身回阵。右手举起,前排弓弩手俱皆弯弓搭箭,斜斜指向天空,各部曲长,大声喝报距离,角度。忙而不乱,眼见俱是精兵。

    刘备见对方渐渐加速,已是进了长弓射击范围,当下将手向下猛力一挥。长弓手顿时松开弓弦,一片嗡然声中,天空忽的一暗,竟是用的齐射。但见弓矢落处,袁术的方阵顿时出现一片空白。五千弓弩手的两轮齐射之后,袁术已是丧了近四千人马,不由心中大疼,怒气勃发中,大喝传令手呵斥众军加快速度,急速向刘备大军靠近。命令自家弓弩手亦是以弩箭还击,一时间,空中箭矢蔽日,双方各有损伤。

    堪堪待得袁术大军冲至半途,却见刘备阵前旗门急往两边闪去,弓弩手俱往后撤,螃蟹阵,两个如同魔刃般的蟹螯已是露出了他的獠牙。呼喝声中,以赵云、洪锐两人为锋尖的铁骑,轰然而动,向着袁术大军的两翼已是直冲而去,瞬间便已撞入其中。

    这二人如同两尊魔神下凡,手中两杆长枪飞舞抖动之间,沾之即死,碰之即亡。亮银枪如同雪花飞舞,但见亮晶晶的枪尖点点烁烁,随着白龙马的快速前冲,划出道道令人炫目的光晕。

    那边破军枪却如同黑龙翻身,四爪齐探,盘旋舞动。直如一条黑带缠身,舞到急处,已是如同一团黑雾,竟是分不清哪是人,哪是马了。微闻阵阵沉闷的霹雳之声随着响起,气势迫人,呼吸困难。

    两队骑兵如同两条乌龙,又似两把死神的镰刀,疯狂的收割着撞到的一切生命,残肢断体,鲜血飞溅中,凄厉的惨叫和众马的嘶鸣声,轰隆隆的奔腾声汇成一曲死亡之音,撼人心魄。

    袁术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哪里料到竟会是这个情况,他此时就是变阵已是来不及了,除了坚持外,别无他法,否则一旦轻动,就是万军皆溃的局面。眼见那两队骑兵已是杀到队尾,却见领头的两人轻拨马头,已是相对驰过,两队骑兵各自交叉,呼啸而过,竟是自后又向前杀回来。

    袁术看的心中滴血,挥手令中军前压,方形阵中军浑厚无比,皆是重装刀盾、长戟兵,只要能摆脱对方的骑兵冲杀,就能凭借强大的兵力优势,如刀墙戟海般,将拦在面前的一切摧毁。袁术有这个信心。

    螃蟹阵的两只巨螯,眼见冲杀了一个来回,已是没有了后劲了,正自从对方中军两侧向阵后奔去,只是这两只巨螯的后面,已经是尸山血海,生生的夺去了袁术大军近两万人的生命。到处都是一片哀号痛叫之声。

    袁术双目冒火的盯着对面刘备的中军,却见对方似乎甚是平静,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却又不知对方将会出什么手段。这种未知的恐惧让他极度不舒服。坐在逍遥马上不禁轻轻的扭动着。

    眼见双方的距离在慢慢的接近,袁术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狞笑。只是笑着笑着,突然僵住,两眼瞪得如同铃铛,身子微微抖了起来,慌不迭的嘶声下令道“全军散开,全军散开”

    但见在袁术的嘶声喊叫中,刘备军的中军终于动了,只是又是前排的兵士向后边两侧退去,待到兵士褪尽,却露出了一排排的马匹,每匹马后面均是拉着一个斗子,不是别物,竟是被淘汰许久的一种兵器----战车。

    只是刘备的这战车似乎太缺德了些。众马皆披甲不说,而且后面的车厢均是半人多高,车厢两侧布满伸出车体的明晃晃的刃尖。就连车轱辘中轴上都安装的三棱尖刃。这样的战车要是冲入密集的队形中,不啻于是让列队密集的兵士去白白送死。这车却是当日柳飞所传的武钢车的改装版。此次尚是首次亮相于战场之上。刘备拼命的准备,也不过有了这百余辆。实是这车所需马匹和铁器委实太多了。

    这百余辆战车一露面,便充分的展现了他们邪恶残戾的本色,轰声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