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莫非你想占便宜?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五十一章莫非你想占便宜?

    贺逸宁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沈柒:“你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难道,你打算对我图谋不轨?”

    沈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活活呛死!

    图谋不轨?

    自己就算有这个贼心,问题是敢有这个贼胆吗?

    贺逸宁是什么人?

    h省第一名媛冯可欣的意中人!

    是商业帝国的帝王!

    是职场的暴君!

    最最关键的是,他是自己的小叔!

    自己敢拍着胸脯说,如果被人知道自己跟贺逸宁睡在了一起,第二天就会被全世界的人封杀!

    冯可欣能在h省封杀自己,贺家可是能在全球封杀自己!

    自己得罪了冯可欣,大不了离开h省就是了!

    可是得罪了贺家,自己能离开地球吗?

    “既然你这么介意,那你继续睡地板好了。”贺逸宁闲适的往被窝里一钻,完全无视沈柒的抗议。

    沈柒瞄了一眼地板。

    怎么办?

    自从滚过了这张大床,已经完全不想睡地板了肿么破?

    沈柒咬牙重申:“这张床我已经滚过了……”

    “唔,我不是很介意的。”贺逸宁继续老神在在的回答。

    沈柒在心底咆哮:我介意啊!我很介意我滚过的床上有别的男人!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男人上过我的床!

    可是这话沈柒是坚决不敢说出来的。

    沈柒郁闷的放下了枕头,转身抱着一床被子放在了地上,准备打地铺。

    贺逸宁突然说道:“这张床足足有三米宽,一个人睡一边,应该是没问题的。”

    沈柒抬头看着他,他这是几个意思啊?

    “啊?”沈柒茫然的看着他,然后又低头看看这张大床,虽然确实很大不假……

    可是两个人睡一个床,很奇怪的好不好?

    况且,就算自己跟他大哥这个名义夫妻从来都没见过面,可是也是他的大嫂啊?

    跟自己的小叔子睡在一个床上算怎么回事?

    沈柒郁闷的摇摇头,情绪低落的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算了,我睡地板。”沈柒抱着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转身就去了房间的一边,铺好,默默的钻进了被子里。

    贺逸宁拿着手机,悠哉悠哉的划着新闻。

    沈柒躺在地上,暗暗咬着被角。

    那张大床真的好舒服啊……

    原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可以体验一下价值上百万的床,哎,自己还是运气不够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贺总,您要的饮料给您送过来了。”

    贺逸宁马上看了沈柒一眼,凤眸只是朝着床的另一侧微微一瞟,沈柒马上领会精神,从地上嗖的蹦了起来,连被子带枕头一下子扔上了床,一掀被子就钻了进来。

    在沈柒钻进来的同时,房门打开,有人将东西送了进来。

    那个人瞟了一眼影影绰绰的房间内,放下东西转身就离开了。

    看到那个人走了之后,沈柒突然反应过来了……

    她干嘛要跳上床?

    她干嘛那么心虚?

    她本来就不是贺逸宁的什么人啊?

    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自己跟贺逸宁是什么特殊关系啊?

    阿西吧……

    贺逸宁凤眸低垂,嘴角微微抽动,他估计再憋下去,真的要憋出内伤来了。

    “莫哥一定是误会了,想错了。”沈柒讪讪着,准备再次抱着被子和枕头下床。

    “怎么?跟我一张床担心压制不住你体内的禽兽,怕趁我不注意占了我的便宜,所以才不敢在床上睡?”贺逸宁声音轻淡的很,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沈柒在心里腹诽了半天,嘴上却说道:“我是觉得这样不好,会影响你的声誉……”

    “这里除了我的人,就是莫哥的人。”贺逸宁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当然,你坚持睡地板的话,我也无所谓。”

    谁愿意睡地板?那还不是被逼的!

    尤其是滚过了这么好的床,再去睡地板的就是傻子!

    啊呸,我果然就是个傻子!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只要你别趁机非礼我,我们都会很安全。”贺逸宁淡淡的说道。

    沈柒的脸上刷的一红!

    自己才没有那个想法!

    既然已经跳上了床,真心就不想再下去了。

    啊,真的好舒服……

    沈柒翻身拉着被子蒙着头,贪婪的贴在了床单上,享受着特殊的清凉。

    看着沈柒装鸵鸟的样子,贺逸宁没有拆穿她,下了床将送过来的果汁喝了两口之后,关了灯准备入睡了。

    沈柒感受到另一侧的床铺轻微下压,心底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跟展博相恋了那么久,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从来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过。

    没想到自己嫁了人之后,第一次跟男人同床共枕的机会,竟然是跟自己的小叔子……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反正自己跟贺家大少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自己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再说了,自己只是跟贺逸宁睡一张床,又不是发生什么事情。

    等一年的期限一过,自己就彻底远离这一切。

    去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这么想着,沈柒紧张的心慢慢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中,竟然真的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沈柒睡的特别的舒服。

    活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一个晚上是睡的这么踏实的。

    关键的枕头太舒服了!

    软软的,又很有弹性!

    自己以前怎么就没买到这么好的枕头呢?

    枕头……枕头?

    沈柒突然举得怪怪的。

    为什么这个枕头还带着体温?

    沈柒刷的睁开了眼睛,一抬眼,整个人如遭雷击!

    一张俊逸至极的容颜,就那么呈放大状态,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完全没有早起的油腻感,毛孔肌肤好的无可挑剔。

    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如同小扇子一般规矩排列。

    上扬的眼角,高挺的鼻梁,薄润规则的嘴唇……

    停!打住!

    我打底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在他的怀中醒来?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不是真的对他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沈柒的眼神瞬间呆滞!

    不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贺逸宁的睫毛忽然轻轻颤抖了一下。

    不好,他要醒!

    沈柒非常不负责任的,刷的从贺逸宁的身上翻滚了下去,马上闭上眼睛装没睡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