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给你挑个座驾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一百二十六章给你挑个座驾

    贺逸宁气势不减,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柒,修长的手指拂过沈柒的脸颊:“傻丫头,以后喜欢什么就尽管跟我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必定不会委屈了你。别说的一辆车,我人都是你的。”

    嘶——周围的女性们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当众表白什么的,最让人嫉妒了!

    尤其还是颜值如此妖孽、财富如此惊人的贺逸宁!

    此时,周围围观的人们看向沈柒的眼神已经从羡慕,瞬间变成了你如果敢拒绝男神的表白,我们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冯曼伦脸色阴沉。

    他明明设计好了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要的是继续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

    他要的是贺逸宁受到打击!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的总代会有一辆全球限量版!

    该死,该死!

    林溪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致!

    她原本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炫耀,说今天要来买超跑的!

    可是她好不容易拽着贺逸宁来到了这里,她连轮胎都没摸着,贺逸宁竟然二话不说的就给沈柒拿下了大中华地区唯一的一辆限量版!

    嫉妒,疯狂的嫉妒!

    林溪看向沈柒的眼神,如刀似箭。

    如果她的眼神能杀死沈柒,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杀死沈柒!

    小春很快就办完了手续,将一份装着钥匙的精美礼盒捧给了沈柒:“二少奶奶,这辆车已经属于您了。”

    沈柒此时还处于震惊之中。

    她难以置信的问小春:“花了多少钱?”

    小春恭敬的回答:“总代给贺总打了折扣,只收了成本费,一亿两千万。”

    现场的人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已经无话可说了好吗?

    连惊叹都发不出来了好吗?

    帕加尼为了纪念公司诞辰,特地邀请其他厂商一起合作创作了这款车,全部由世界顶级大师亲手手工打造,全球只有七辆。

    这辆车的价值已经不在于路上行驶,而是作为收藏存在了。

    就像兰博基尼爱马仕一样,仅限于收藏观赏。

    谁舍得开到路上磨损啊?

    那可是纯手工啊!

    “小七,开心吗?”贺逸宁伸手捏了捏沈柒的鼻尖,丝毫不介意当着众人秀恩爱:“我们回家好不好?”

    沈柒还在云里雾里,下意识的点点头。

    看到沈柒点头,贺逸宁终于展露了笑容。

    这一笑,杀机尽褪,春风盎然。

    顶着顶级颜值的笑容,杀伤力不要太强。

    在场的人们,不管男女,瞬间一阵耳晕目眩,对这个笑容毫无抵抗力。

    贺逸宁拖着沈柒的腰身翩然离开。

    丢下了一句话:“抱歉,曼伦兄。我家小七已经有帕加尼了,所以你这一辆车,就带回去自己用吧。”

    说完这句话,贺逸宁带着人,已然飘然远去。

    冯曼伦面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他竟然被贺逸宁当众打了脸!

    不可饶恕!

    林溪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贺逸宁走了?

    那她怎么办?

    她的跑车怎么办?

    她可是在朋友圈里夸下了海口了啊!

    而此时,微博里已经疯狂的在转载一个消息:贺氏财团总裁贺逸宁送给爱妻价值上亿的豪车示爱!

    这辆车的照片被随之疯狂转载。

    全世界的跑车爱好者们,简直是羡慕疯了!

    不管是不是帕加尼的粉,都在疯狂的传播着这个消息。

    而这个消息的中心眼,沈柒却还处于茫然状态。

    她被贺逸宁直接带回了景华庄园,直到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沈柒觉得自己还跟做梦一样。

    自己今天这是撞了财神爷了?

    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辆一亿两千万的超级跑车?

    贺逸宁挑起了沈柒的下巴:“冯曼伦怎么变成你的师兄了?”

    回到家,再开始三堂会审!

    哼哼,冯曼伦,你休想得逞!

    沈柒呆滞的看着贺逸宁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还在蒙圈呢。老师昨儿贪嘴吃坏了肚子,我去送作业的时候,听说他在医院,我就直接去了医院。没想到,冯曼伦也去了,老师说,他曾经跟着老师学过美学基础和设计基础。然后,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我的师兄……”

    沈柒双手一摊:“而且我今天去帕加尼店里也不是去买车,而是他说他订购的车到了,让我帮忙试驾。我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就变成了他要送给我的礼物。”

    贺逸宁凤眸沉了沉。

    果然如此!

    冯曼伦到现在都还不肯认清现状,不甘心认输。

    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小七的身上了。

    那么,林溪就更可疑了!

    看来,自己需要动手推一把,让这个林溪尽快露出马脚了。

    “以后喜欢什么车,尽管跟我说。”贺逸宁伸手一捏沈柒的鼻尖:“你老公可比他有钱多了!”

    沈柒脸上微微一红:“我才没那么贪心。”

    沈柒忽然想到林溪跟着贺逸宁去帕加尼,莫非,贺逸宁也是要给林溪买车的?

    这么一想,沈柒的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柒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沈柒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落,转身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沈柒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沈茵茵的声音紧接着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沈柒救命!救我啊!”

    沈柒一怔:“沈茵茵?”

    “沈柒,啊不,姐,姐你救救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沈茵茵带着哭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我已经没有资格跟你竞争什么了!我已经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了!妈妈卷走了家里全部的财产逃走了,爸爸让我去陪那些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姐,你救救我!”

    沈柒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沈茵茵,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是沈刚的掌上明珠吗?

    沈家就算破产了,也不至于这么惨啊。

    难道说是贺逸宁对沈家赶尽杀绝了?

    “姐,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妈妈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吗?只要你救了我,只要你把我从这里救出去,我就全部告诉你!”沈茵茵说到这里,突然紧张兮兮的说道:“不好了,要来人了。姐,你快来啊!我这是借了别人的电话才给你打的,你千万不要打回来!”

    说完这句话,沈茵茵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沈柒整个人都傻住了。

    沈茵茵是什么意思?

    她在说什么啊?

    沈夫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么谁是?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样子的秘密?

    沈柒整个人呆若木鸡的样子,引起了贺逸宁的注意。

    “小七?你怎么了?”贺逸宁抬手摸了摸沈柒的头顶。

    沈柒额头一阵冷汗涔涔。

    “没什么。”沈柒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心乱如麻。

    沈茵茵到底还知道什么?

    不行,自己必须见她一面。

    为什么自己每次询问母亲,自己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的反应都是那么的奇怪。

    现在她卷着财产逃走,那么就只能问沈茵茵了!

    “谁来的电话?”贺逸宁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小七,如果你要做什么事情,就带着小夏。有他在,整个h市,没人敢拦他。”

    沈柒点点头。

    沈柒此时没心情想别的。

    她脑海里一直反复的回荡着沈茵茵的那句话: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妈妈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吗?

    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难道她是要告诉自己,自己的亲生母亲,根本不是沈夫人?

    沈柒不敢打电话过去,她只能耐心的等。

    一直等了整整两天,终于再次等到了沈茵茵的电话。

    这次沈茵茵的话更短:“姐,我在南锣街十八号的茶餐厅,快来救我。”

    说完这句话,电话马上切断。

    沈柒再也坐不住了,果断的叫上了小夏,陪着自己去了南锣街十八号。

    小夏听说沈柒要去南锣街,整个人愣了一下。

    “怎么了?”沈柒忍不住问小夏:“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奇怪?”

    “二少奶奶,您要去南锣街?那边可是红灯区啊!”小夏眨眨眼睛说道:“您稍等一下,我多带几个人。您身份尊贵,那边鱼龙混杂,可不能冲撞着您。”

    沈柒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沈茵茵在红灯区?

    沈刚竟然把沈茵茵丢在那种地方?

    难怪沈茵茵会向自己求救!

    连亲生父亲都已经信不过了,她还能相信谁?

    小夏的速度也很快,直接带了四车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南锣街。

    沈柒一到目的地,顿时被街上来来往往的的刺鼻香水味刺激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一条街,显然都是这样的产业。

    因此当沈柒衣着整齐的出现在南锣街的时候,街上的人们纷纷都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小夏一亮相,街上的几个人脸色骤然大变!

    沈柒可以不认识,可是在h市没人敢不认识小夏!

    春夏秋冬四个首席特助,在h市的出镜率是相当高的。

    可以说,他们四个人,已经可以变相的代表贺逸宁了。

    当这几个人看到小夏毕恭毕敬的请沈柒下车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将消息传递给了自己的老大。

    不过十分钟,好几个带着大粗金链子的男人,甩着膀子一边穿衣服一边急匆匆的往这边走。

    远远的看到沈柒,这几个人脑子转的飞快。

    前两天网上不是一直疯传贺家继承人贺逸宁为了讨新婚妻子开心,特地花了一亿两千万买了个帕加尼的事儿么?

    莫非这个女人就是贺总的妻子?

    不然的话,她身边怎么会跟着贺逸宁的首席特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