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某些真相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二百零五章某些真相

    原来姜小姜真的有把柄在崔月岚的手中。

    所以姜小姜不得不去陷害沈柒。

    毕竟,终生禁赛跟坐牢比起来,禁赛还是舒服很多的。

    她可以不做设计师,可以去做其他的行业。

    然而一旦坐牢,她的人生有了污点,下半辈子只怕是嫁不到好人家了。

    所以,姜小姜会选择跟崔月岚同流合污、助纣为虐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崔月岚这一招,到底是谁教她的呢?

    现在大家都不能带手机和电脑,跟外界都没有任何的联系。

    那么,只有亲自跑过来接触,才能……

    而能到这个地方的,除了几个ceo和总设计师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那么,那个人是谁?

    能有如此深的心机和筹谋。

    他,会是贺逸宁吗?

    一想到这一点,沈柒就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不知道为什么,越想就越觉得那个隐藏在暗中的人,跟贺逸宁莫名的相像。

    论腹黑,贺逸宁真的是个顶个的。

    论手腕,贺逸宁的狠辣决绝也是个顶个的。

    最最重要的是,只有贺逸宁才有这个理由会去找崔月岚……

    可是他如果要这样对付自己,何必如此迂回?

    自己又不是死缠着不离婚的人。

    只要他拿来了离婚协议书,她可以当场签字的。

    并且不会跟他要一分钱的费用。

    所以,这是为什么?

    沈柒觉得自己的心,都乱成一团毛线团了。

    理不清,剪还乱。

    刘义看出沈柒的神色有异,抬手压住沈柒的手背。

    沈柒这才猛然回神,听到隔壁的对话还在继续。

    “好了,这十万块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了。不要再纠缠了,不然我会报警的。”崔月岚淡定的说道,一句话判决了姜小姜所有的前程。

    “崔月岚,这个主意是谁告诉你的?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对我的小恩小惠,就是准备在这个时候利用我?”姜小姜终于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这个问题。

    是啊,这个主意是谁教给崔月岚的呢?

    是贺夫人?

    是贺逸宁?

    还是其他人?

    崔月岚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了笑,说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我的事情,你有资格问吗?从一开始,我确实没想到要利用你,可是你太贪心了。那些东西跟你的身份根本不匹配,你还妄图想拥有,所以,那就别怪我喽。好了,该说的我也已经都说了,你可以走了。”

    姜小姜静默了很久之后,心底挣扎了很久。

    她不得不承认,崔月岚说的很对。

    崔月岚有背景有依靠。

    她的养父母就是最大的依仗。

    尽管贺国祥不是贺氏财团的直接负责人,单凭他是贺逸宁的父亲,贺老夫人的亲生儿子这一点。

    他的位置,无人可以撼动。

    所以,崔月岚的倚仗,也是不可撼动。

    姜小姜出身贫穷,本来就是个普通人。

    她就算明知道被崔月岚利用算计,她又能怎么样呢?

    谁叫她当初贪心呢?

    如果当初不贪心,或许现在完全不同了吧?

    姜小姜想清楚前因后果之后,终于拿起这十万元转身离开了房间。

    蚍蜉撼树,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她选择了隐忍。

    或者说,她不得不隐忍。

    姜小姜离开之后,崔月岚也很快离开了。

    听着隔壁的空荡,沈柒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这场战役刚刚开始。崔月岚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崔月岚了。”

    刘义点头赞同:“这个女人为了夺走你的一切,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沈柒苦笑一声:“没办法,贺逸宁的身家地位和颜值都摆在那里,我想这个世界上不动心的女人,估计不多。我又不是不识趣,只要贺逸宁拿来离婚协议书,我就会成全他们。崔月岚何必如此咄咄相逼呢?”

    说到这里,沈柒摇头叹息:“你说的对,我活的太累了。等忙完了这次比赛,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去散散心了。到时候我跟着你回家,你可不要嫌弃我啊!”

    “胡说八道,怎么会?”刘义哈哈一笑:“你放心,我家里上上下下都会像迎接公主一样的迎接你的。尤其是我妈,她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款的女儿!你是不知道啊,我小时候有多惨!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裙子啊,小发卡啊,都是我妈从国外带回来的限量版。然并卵,我只喜欢大t恤和人字拖。”

    沈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确实蛮同情你的!”

    两个人闲聊的时候,隔壁的房间也有人在聊天。

    “这个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有人质问冯曼伦。

    冯曼伦苦笑一声:“我没那么闲。这几天,贺逸宁对我步步紧逼,我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不然的话,冯可欣插手这次的事情,我不会没有察觉。等我发现的时候,冯可欣已经陷进去了。所以,贺逸宁才会主动找我,卖了个好,放过了冯可欣。不然的话,我怎么会主动向贺逸宁低头?”

    对方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我也开始好奇,到底是谁在教导崔月岚了。”

    “我也很好奇。”冯曼伦忍不住叹息一声:“教导崔月岚的人,势必是个深谙心理学和领导才华的人。不然的话,一个桀骜嚣张的大小姐,是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出如此巨大的改变的!这个人的腹黑心性,完全不亚于贺逸宁啊!”

    “的确如此。”对方点头:“我几乎都要以为,这是贺逸宁的手笔了。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贺逸宁一直都在维护沈柒,那么这个事情就不会是贺逸宁主导的。真是成谜啊!”

    冯曼伦点点头。

    “那你这次付出了什么代价?”对方又好奇的问道。

    “冯家三个点的股票。不过,有一个点是记在了沈柒的名下。我这个小师妹,现在大概还不知道,她的身价一涨再涨吧?”冯曼伦轻笑了起来:“贺逸宁算计我,我又怎么会没有防备?我当然不会心甘情愿的把冯家的股票全部交给贺逸宁。贺逸宁手里只握着2个点的股票,他虽然能进董事局,但是也只有旁听的份儿。”

    “冯少的狡诈,也不输贺逸宁啊!”对方轻叹:“你们两个人势均力敌,真是让人期待未来的走向啊。”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冯曼伦眼眸沉了沉:“贺逸宁也很聪明,知道我不会答应,主动提出让沈柒做跳板。”

    “所以?”对方挑眉看着冯曼伦。

    “如果沈柒跟贺逸宁离婚,转身嫁给我的话。那么,那些股票不就又回来了吗?”冯曼伦轻描淡写的说道。

    对方惊讶的看着冯曼伦:“我记得你是不婚主义者。”

    “是啊,我是不婚主义者。任何会阻拦事业的因素我都会一一铲除。可是如果婚姻是对事业有利的话,我也不介意踏入一次坟墓。”冯曼伦轻笑:“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女人,能栓得住我吗?”

    对方摇头:“很难。你这种人太可怕,不会为了任何女人而动心。谁嫁给你谁倒霉。”

    冯曼伦轻轻笑了起来,却没有再说什么。

    贺家大宅。

    贺老夫人认真的看了沈柒为自己辩护的整个过程,点点头说道:“这个小丫头,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份坚毅的心性,不错,的确是适合当家主母的气度。看来这个孩子在沈刚的压迫下,倒是也学了不少的东西。”

    和管家站在一旁,低头说道:“那老夫人,您觉得这个事情,是夫人做的?”

    “是不是她做的还不好说。国祥那个混账东西,向来是疼老婆疼的没形的,不排除是我儿子的手笔。”贺老夫人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儿媳妇,可是对儿子还是很宽容的。

    和管家含笑说道:“贺家男儿皆痴情,这是祖辈传下来的。先生也是随了老爷子。当年老爷子的家里哭着喊着要给老爷子纳妾,可是老爷子硬顶着所有压力,就是不肯,这辈子跟您都是和和美美。”

    贺老夫人顿时笑了,说道:“这倒是。当年我没有生出国祥的时候,贺家不知道施加了多少压力,甚至威胁老头子要撸掉他的继承人资格。当年二爷可是接连生了四个儿子,我们这一脉差点就被薅了羊毛。”

    和管家继续说道:“说白了,还是老夫人您有福气。您最后不也是争气,生下了先生?老爷子也坐稳了继承人的宝座不是?”

    贺老夫人点点头:“倒是这个理儿。所以,沈柒那个丫头如果给贺家生下个一男半女,我也算是能松口气。就算她那个不省心的婆婆再挑剔,也越不过贺家的规矩。”

    “老夫人看来是真喜欢这个丫头了,处处在为这个丫头着想呢。”和管家递过来了一杯香片。

    贺老夫人微笑接过:“懂事的孩子,谁都喜欢。这丫头,倒是有点我年轻时候的风范。”

    “少爷怕是对这个小丫头也认真了呢。”和管家继续说道:“看看少爷紧张的眼神。多少年,都没见着少爷这么紧张过了。”

    贺老夫人笑的更开心了:“嗯,我做不了儿媳的主,孙媳妇的主,我这次是做定了!”

    “所以,您才会跟商务部通话,促成了少爷跟冯家大少的交换?”和管家问道:“您不是说不参与这些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