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贺家旁支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三百零二章贺家旁支

    沈柒笑了笑,说道:“好啊。”

    今天的宾客太多,他们都是要方方面面的照顾到的。

    跟客人们寒暄一下,顺便谈一下生意。

    这是上层社会的普遍做法。

    总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见面机会嘛。

    闻一博他们这帮新一代继承人们,都不在贺老夫人的这个院子,而是在贺逸宁和沈柒居住的那套别墅区域里。

    贺逸宁跟沈柒走过去,就花了一点时间。

    等两个人走到的时候,就看到闻一博一脸的便秘表情。

    一个女孩子坐在旁边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一脸的委屈。

    旁边还有几个人在不停的安慰她。

    刘义抱着手臂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阴沉不定。

    一直以来喜欢闹腾的樊盛樊篱都难得的一本正经,站在不远的位置等着结果。

    能让樊盛樊篱这么安静,看来事情确实是有点大。

    贺逸宁跟沈柒快步走了过去。

    一拐弯,看到冯曼伦跟冯可欣居然也在。

    两个人摆明是看热闹的,压根不参与。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贺逸宁跟沈柒一过来,那几个劝着的人,马上站直了身体,不吭声了。

    “这是怎么了?”沈柒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一博,这是怎么回事?”

    闻一博的脸色难看的跟摸了一层墨汁似的,硬邦邦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硬要说我占了她的便宜!我他么真想骂人!我闻一博还需要占人便宜?”

    那个哭泣的女孩子一下子抬头看着闻一博说道:“难道我还能用自己的名誉,做骗人的事情不成?”

    樊盛樊篱拍拍手:“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沈柒抬手打断他们的话“等等,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都不吭声。

    冯可欣看了一眼冯曼伦,幸灾乐祸的说道:“刚才这个女人突然衣衫不整的从这个房间里跑了出来。”

    冯可欣抬手一指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子。

    这个小亭子是从别墅的一侧探到湖心的一个附属建筑。

    这么一路走到湖心的感觉,其实还挺好的。

    湖心里小亭子其实就是一个房间。

    房间里摆放了不少的名人字画古玩,供懂行的人品评鉴赏的。

    “然后这个女人一边跑一边喊,闻一博占了她的便宜还不想负责。”冯可欣继续幸灾乐祸的说道:“然后我们听到声音之后都跑过来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啊!我跟我哥刚才还在跟别人谈项目呢。”

    冯可欣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冯曼伦。

    她是真的怕了冯曼伦了。

    冯曼伦没有任何表示,点点头,对沈柒和颜悦色的说道:“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具体是怎么回事,那就要听听当事人是怎么说的了。”

    沈柒转头看向刘义。

    刘义说道:“我刚才在外面喝茶,什么都不知道。”

    闻一博顿时急赤白脸的跟刘义解释:“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刚才我进去看逸宁的宝贝,看看有没有看上眼的,打算跟他要过来的!可是这个女人就自己跟了进去。我以为她也是来看古玩的,哪里知道她一言不发就开始尖叫,然后一言不合就冲了出去,一边哭一边撕衣服。简直是哔了狗了。说什么我羞辱她?拜托,看看她长的那样,我用得着羞辱她吗?她是在羞辱我的好吗?”

    贺逸宁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个哭啼的女人脸黑如锅底。

    闻一博这么直白的说她长的丑,估计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受不了的吧?

    贺逸宁转头看着这个女人:“你是哪家的?”

    这个女人擦了擦眼泪,回答说道:“我是昌盛家的。我父亲排名第三,我排名也是第三。”

    贺逸宁点点头。

    沈柒不解的看着贺逸宁。

    贺逸宁解释说道:“她是贺家的分支,贺昌盛跟我爷爷是堂兄弟。到她这一代,她还要叫你一声二嫂的。”

    “你确定是闻一博在亭子里羞辱你?”贺逸宁倒是沉住气,拉着沈柒坐下。

    沈柒拉着刘义也一起坐下。

    除了闻一博之外,其他人也都找了个座位纷纷坐下了。

    看热闹,也要坐着看嘛。

    这个时候,别人听到这边的热闹,纷纷凑了过来。

    不一会儿功夫就围了一群的人。

    看到人越来越多,闻一博眼底的厌烦越发的明显。

    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想傍上他闻一博,博取同情。

    可是她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

    这个女人长的那叫一个……难看……

    别说跟刘义比了,就是跟那些网红军团都没的比!

    看看那磕碜的吧?

    粗短的腿,水桶般的腰,一脸的……浓妆都遮不住的痘印。

    身为贺家人,这么好的基因,都能毁成这样。

    真好意思自称姓贺?

    闻一博越看越嫌弃,刘义坐在旁边,这么一比较,越来越觉得刘义真好看。

    那几个劝着贺三姑娘的,此时也不敢劝了,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听结果。

    贺逸宁看向这个贺三姑娘,说道:“你说闻一博羞辱你,那么你想怎么样呢?”

    贺三姑娘擦擦眼泪,回答说道:“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被人羞辱了,当然是要讨还回来的!二哥,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姓贺的对吧?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欺负吧?”

    贺逸宁微微一转头,小春马上在贺逸宁耳边说道:“这个贺三姑娘是原配离婚的时候带走了,现在原配去世才又回到了贺家分支。她好像过的很不好,很不受待见。”

    贺逸宁似乎明白了什么。

    贺家的旁支,其实是有点乌烟瘴气的。

    当年贺逸宁的爷爷继承了家业也是有原因的。

    贺逸宁的爷爷特别的专一,这一点是继承了曾祖的痴情。

    可是曾祖的其他孩子,就邪了门了奇了怪了。

    要么是歪瓜裂枣,要么是情圣。

    于是,贺老先生的曾祖一怒之下就把家主的位置给了贺老先生,其他的子孙都给了些钱打发打发了。

    那些钱本来够他们生活的很好的。

    如果他们能开源节流,其实也能过的很富庶的。

    可惜都是一群只懂享受不懂开拓的主,硬生生的坐吃山空,把子孙的财富都给挥霍殆尽了。

    于是,到了贺逸宁这一代的时候,那些旁支经过了几代人的亏空,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过,上天也算是没有绝了他们的后路。

    这些旁支没别的本事,就是会生闺女。

    一个接一个的生。

    有的更是生了七八个。

    然后也奇怪了,贺老先生这一代全部是一脉单传。

    一个姑娘都没有。

    于是,那边的姑娘们都可以顶着贺家小姐的名头出嫁。

    只要是贺家的姑娘就不愁嫁啊!

    于是,每嫁出去一个姑娘,都能给娘家带来一笔丰厚的收入,让他们可以再继续挥霍一段时间。

    有了这么个先例,其他人看到之后,自然是有样学样,纷纷的卖闺女,把自己的闺女都嫁了出去,然后捞了一大笔聘礼。

    这个贺三姑娘原本是原配当年离婚带走的,可是贺三姑娘的亲爹缺钱,听说原配去世之后,就把贺三姑娘给叫回来了。

    原本还指望这个大闺女卖点钱的,结果接回来一看,大闺女竟然长成了这样,于是她亲爹各种失望之下,也就放任不管了。

    可怜的贺三姑娘,顶着贺家三姑娘的名头,却因长相欠佳无人问津,而且还成了贺家的笑话。

    贺三姑娘于是想嫁人简直是想疯了的。

    感情,她这是把目标盯上了闻一博啊!

    想想也是。

    她的那些姐姐妹妹们,嫁出去的婆家,好像都没有特别太有钱的。

    如果她能傍上闻一博的话,也算是咸鱼翻身,打了那些姐妹的脸了。

    想通这一点,贺逸宁嘴角的笑意就没有下去过。

    贺逸宁在沈柒的耳边,把自己的这些猜测告诉了沈柒,沈柒眼镜一瞪,一脸的难以置信:“不会吧……”

    难怪在寿宴之前,奶奶就跟自己说,贺家本家还好,没有那么多肮脏事儿。

    而分支就差了。

    各种肮脏事件层出不穷。

    难怪奶奶会跟自己打伏笔,原来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啊!

    沈柒也觉得很惊奇,在现在这个年代,在贺家这么显赫的门楣,竟然还有拼命生闺女,靠嫁闺女赚钱的!

    沈柒突然想起了《红楼梦》里的场景,觉得还真是挺像的啊!

    再显赫的门楣,总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龃龉。

    尤其是那些旁支,总是会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只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贺家旁支,发生在现代社会,还是觉得蛮稀奇的。

    沈柒抬头认真看了i一眼贺三姑娘,忍不住想赞同一下闻一博的话。

    闻一博的那双桃花眼,可是风流又风情。

    这么一个男人,真不需要去调戏贺三姑娘的。

    如果说比拼颜值的话,对闻一博确实是一种侮辱啊!

    不过,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发生这样的事情,跟颜值无关啊!

    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不是?

    所以,贺逸宁直接问贺三姑娘,她想怎么样?

    是要钱?

    还是想要人?

    想要钱的话,好办。

    想要人的话,不好办。

    这个道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

    就是没说出来而已。

    难怪这么多看热闹的,估计都想看看这个贺三姑娘铺垫了这么久,最终会开什么筹码了吧?

    果然,贺三姑娘听到贺逸宁这么问之后,低着头回答说道:“我今年二十五岁了,我的妹妹们都出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