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展晓林要继承权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三百四十三章展晓林要继承权

    展晓林居住的这个楼,一共三个单元。

    他住在最东边的单元。

    一进楼道,大白天都有种黑咕隆咚的感觉。

    贺逸宁担心沈柒看不清楚脚下的路,一把抓住了沈柒的手指,牵着她的手前行。

    沈柒没有拒绝。

    因为脚下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

    整个楼道都堆满了东西。

    有破旧的家具、蜂窝煤、还有一些砍碎的木柴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时还有一些小孩子跑上跑下。

    因为三个人的光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围观。

    展晓林走在前面,驱赶着那些看热闹的孩子们,然后热情洋溢的带着贺逸宁往上走。

    沈柒有点不怎么适应眼下的状况。

    她以前虽然也没钱,可是沈家还没穷到这个份上。

    所以,她没怎么来过平民区。

    她没想到,一个城市里,竟然还有如此老旧的小区,和如此没有安全保障的楼座。

    如果发生火灾的话,这样的楼道,估计没几个人能跑的出去吧?

    沈柒莫名的为他们担忧了起来。

    展晓林似乎完全不觉得这样不好,兀自说着:“你们小心点啊!我们家太穷,所以你们不要笑话啊!”

    他们怎么会笑话?

    要笑话早笑话了!

    一个不赡养父母双亲的渣滓,值得笑话吗?

    不管是贺逸宁还是沈柒还是沈陆,都是重情重孝的人,平生最见不得的就是不孝的人。

    展晓林当年做的事情,可是足够被人唾弃一百年的了!

    还没进家门,就听见房子里传来了一个女人打骂孩子的声音:“就知道吃吃吃要要要!你们没个有钱的爹,还想做什么大小姐大少爷?都给我滚出去赚钱!”

    听到屋子里的骂声,展晓林总算是知道尴尬一下了,呲着大黄牙说道:“你们别笑话啊!你们婶婶就是这个脾气。”

    贺逸宁沈柒和沈陆尴尬的笑了笑。

    这种事情,真是没法说了啊。

    小春在前面快速的清理出一条路,方便沈柒行走。

    沈柒一再对小春表示感谢。

    站在门口,沈柒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一地的狼藉啊!

    这是多久没收拾过了啊?

    一个穿着短款棉袄和打底裤这种神奇组合的中年女人,一手抚着洗剪吹一百块做出来的效果的头发,一边叉着腰正在训两个孩子。

    而那两个孩子,大的女孩子差不多十八九的样子,小的男孩子也有十二三的样子了。

    女孩子正在往脸上涂抹化妆品,把好好的一张脸摸的花红柳绿的,像极了京剧里的面谱。

    男孩子忙着在打游戏,也不搭理这个女人的吼叫。

    显然,这样的场景在他们家是常态了。

    展晓林终于开启了尴尬模式,他应对尴尬模式的方式也很奇葩。

    他冲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大吼一声:“没看到来客人了吗?都给我起来!赶紧去整治一桌好吃的,还愣着做什么?老子打断你们的腿!”

    听着展晓林这么吼自己的老婆孩子,贺逸宁、沈柒和沈陆站在那里,真的是蜜汁尴尬啊!

    中年妇女下意识的大吼一句:“整个屁!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还整什么整?”

    中年妇女一转身就看到了贺逸宁、沈陆和沈柒。

    下面的话,戛然而止。

    展晓林的妻子眼前骤然一亮!

    注意力瞬间被贺逸宁和沈陆的颜值彻底拉了过去。

    几乎是下一秒,从河东狮吼秒变加菲猫,啊不,是变成了超级肥猫。

    原本正在化妆的大女儿和打游戏的小儿子,不敬意的一抬头,也瞬间石化住了。

    展晓林的妻子马上妖娆的说道:“呀,来客人了啊!你这个也不早说!快坐快坐!家里乱,别在意。我马上去炒几个菜。”

    展晓林的妻子低头一看地上带来的东西,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菊花:“你看你们,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将地上的东西拎起来,转身放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了。

    展晓林的女儿马上放下了手里的彩妆,顶着一脸的大浓妆过来了,笑的很是妖娆:“两位哥哥第一次来啊!我们可是一家人呢!”

    贺逸宁跟沈陆略带尴尬的点点头。

    沈柒完全被忽视掉了。

    她马上伸手就要拉贺逸宁和沈陆,两个人同时躲开了:“不必客气。”

    展晓林的女儿好像并没有发现贺逸宁和沈陆对她的躲避,还在热情的招呼着:“快坐啊!别客气!到了这里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小春站在一边,心底各种吐槽:特么的这能跟总裁自己的家一样吗?你这家是什么家?贺家是什么家?你好歹收拾一下,也不算是把自己当成了猪!

    贺逸宁看了一眼油腻腻的沙发,果断的拒绝了:“不了,别让婶婶忙活了,我们就是来看看叔叔。一会儿还有事情。”

    展晓林的女儿马上说道:“那怎么可以?好不容易来家里,当然要吃顿饭了!”

    她看到自己的弟弟还在发呆,忍不住拧了一把:“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倒水啊!”

    展晓林的儿子马上反击:“你怎么不去啊?干嘛总是指使我?”

    沈柒一阵扶额。

    这家人的家教,也真的是很有问题。

    贺逸宁轻轻咳嗽一声,对站在一边一脸尴尬的展晓林说道:“是这样的,叔叔,我在市区的五星级酒店定了个房间,想请叔叔去叙叙旧。不知道叔叔方便不方便?”

    展晓林一听说五星级酒店,马上眼睛一亮!

    这是对了一项吹嘘的资本啊!

    他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展晓林忙不迭的说道:“好啊好啊,孩子他妈,别忙了,我们去去就回!”

    丢下这句话,展晓林殷勤的走到了门外,迫不及待的就要下楼了。

    贺逸宁跟沈陆以及沈柒对着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展晓林的妻子说道:“婶婶,不必麻烦了,我们先告辞了。”

    “哎哎,饭还没吃呢!”展晓林的妻子眼巴巴的看着这么钟灵毓秀的两个青年就这么走了,忍不住一阵口水啊!

    林宇翔还真是好命!

    没想到竟然还能生出这么好的孩子!

    再看看顶着一脸京剧脸谱一般大浓妆的女儿和就知道玩游戏的儿子,顿时一阵火气:“看看你们,再看看人家!这就是差距!”

    展晓林的女儿一撇嘴,她正遗憾没有能够跟过去,现在听到亲妈的训斥,一扭身,说道:“人家有个好爹,我有吗?有空在这里骂我,还不如多给我点钱!只有我打扮漂亮了,才能傍上有钱人,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展晓林的儿子也说道:“就是,妈,你别总是嫌弃我们不好!还有很多不如我们的呢!”

    展晓林的妻子气的说道:“你们就这么顶嘴吧!”

    展晓林的一双儿女同时转身离开了,完全无视他们母亲的愤怒。

    下了楼,展晓林迫不及待的就上了车。

    贪婪的摸着车上的真皮座椅,展晓林忍不住问道:“这车很贵吧?”

    贺逸宁只是笑,并不回答。

    他的车,哪个便宜?

    小春很快开车就去了本地的五星级酒店。

    展晓林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东看西看,总觉得眼睛不够用了。

    贺逸宁一到,马上就有经理过来打招呼:“总裁,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贺逸宁点点头,没有说话,率先走了过去。

    展晓林看到贺逸宁从容的气度,忍不住问经理:“你叫他什么?”

    经理微笑着回答:“总裁啊!”

    “你认识他?”展晓林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当然。我们的老板,怎么会不认识?”经理奇怪的反问。

    展晓林整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什么?这么高档的酒店,竟然是他的产业?

    林宇翔这是到底从老不死的那里继承了多少好东西?

    那个青铜器皿皿一定在他的手里!

    不行,今天说什么都要问个清楚!

    只要他拿到了青铜器皿皿,那么以后他是不是也能经常进出这么高档的场所了?

    进了酒店的房间,不等服务员过来服务,展晓林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其实我也正想找你们呢!几位,有个事情,我想跟你们说一下。”

    贺逸宁给沈柒拉开了椅子,等沈柒坐下之后,才从容的坐在了一边,轻轻开口笑着说道:“喔?叔叔有什么吩咐?”

    一声叔叔,让展晓林顿时有点飘飘然。

    这么有钱有势有颜值的男人,都要叫他一声叔叔。

    这以后岂不是要发达了?

    展晓林清清嗓子,说道:“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你们知道不知道,林宇翔当年从我爸妈那里拿走了一个青铜器皿皿的古董?按照继承法,我才是合法继承人。他占有了我们家的财产这么多年,也该还给我了吧?”

    听到展晓林这么说,沈柒的脸色一沉。

    沈陆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只有贺逸宁神色如常:“喔?叔叔说的是什么青铜器皿皿?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展晓林不确定贺逸宁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只能继续说道:“什么?当年你爸死的时候,难道没有把东西交给你们?别跟叔叔装傻!这个东西如果不给我,我可是要起诉的!”

    展晓林用吓唬市井平民的一套,打算吓唬一下贺逸宁。

    贺逸宁却是继续轻笑着说道:“叔叔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