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小七,我们谈谈好吗?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四百七十一章小七,我们谈谈好吗?

    冯曼伦也的确知道闻一博将冯可欣藏了起来,不然的话,不会让人跟踪闻一博。

    可是,冯曼伦却并没有对冯可欣赶尽杀绝。

    如果他真要赶尽杀绝的话,就不是这么温和的跟踪了。

    所以,冯可欣为了自保,就不停的给冯曼伦泼黑水了。

    恰好,闻一博其实也是知道冯曼伦的真实性情的,因此也就信了。

    刘义打了几次闻一博的电话,没打通,也就把这个事情撂下了。

    她转身想回去,一抬头却看到贺逸宁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刘义挑眉看着贺逸宁,对于贺逸宁的到来,她丝毫不感觉到奇怪。

    不来才奇怪。

    “小义,有时间吗?”贺逸宁站在了刘义的面前:“我需要你的帮助。”

    “来吧。”刘义晃晃头,示意贺逸宁跟自己过来:“这边说话。”

    贺逸宁跟刘义转身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这里很少有人来,是一个小型的停车场,停放着一些电动车自行车之类的助力车。

    刘义直接靠在一辆机车上,说道:“你找我,是为了小七吧?你是不是已经记起了什么?”

    贺逸宁苦笑:“好吧,你的直觉果然很可怕。以前一博那么说,我还不信,现在不得不信。”

    “拳手的直觉都很准。”刘义嘴角翘了翘:“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w市的时候,我的记忆就开始一部分的解锁。然后用别的方式触发了记忆,全部都想起来了。”贺逸宁面对刘义的时候,倒是很平和。

    这是小姨子啊,不敢得罪的!

    “那你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记忆都会被封锁?”刘义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不知道。”贺逸宁摇头说道:“当时我只觉得心如死灰,什么都不想,只想追随小七的脚步而去。我跳下去之后,很快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墓穴之外了,而我也失去了那一年的记忆。不过,在我昏迷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一个人对我说,这是必经的劫难。只有过了这个劫难,才能一生相守。”

    “好吧,看在你说实话的份上,我把现在的情况跟你说一下。你自己好好的权衡一下。”刘义性格一直都是爽利的,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的说道:“小七告诉我,她心里没有展博。她是不会跟展博重修旧好了。”

    贺逸宁的凤眸狠狠一亮!

    他就知道,他的小七不会的!

    “可是,我也要告诉你。展博母亲的情况不是很好。以小七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换句话说,他们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会朝夕相处。至于他们能不能产生感情,重续前缘,这很难说。毕竟,小七没有想起你们的过去。而且还有一个事情我也要告诉你。小七不知道从谁哪里听说了你们过去的事情,她在w市的时候就问过我了。我没办法,只能将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她。换句话说,她现在已经知道你母亲是杀害我干爸的凶手了。”

    刘义的话就这么整洁利落,几句话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小七对我的看法是什么?”贺逸宁也干脆直接。

    “很矛盾,很茫然。可以说是一团浆糊。”刘义回答说道:“她对你有深深的好感,但是还不到曾经的爱意那么深。她会挣扎会纠结,但是不到生死不离的程度。换句话说,你现在的处境跟展博其实没什么不同。你们对她来说,都是前任。不同的是,展博可以打同情牌,你呢,却打不了亲子牌。如果两个孩子格外喜欢你的话,或许你的胜算会大一点。”

    贺逸宁眼睛再度一亮。

    刘义果然是神助攻!

    “另外再提醒你一句。展博的父母是非常喜欢小七的,而且小七也很尊重他们。刚刚展博找小七谈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想跟小七复合。”刘义踢了踢脚下的机车,说道:“你来找我之前,已经调查过展博的情况了吧?以你的手段和渠道,应该知道展博现在的情况。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我还是偏向你的。”

    “谢谢。”贺逸宁眼眸深深的看着刘义。

    “不必跟我说谢这个字。我见过她曾经为你哭的撕心裂肺,也见过她因为你的伤害而痛不欲生。我却没见过小七为了展博的离去痛苦挣扎。另外一个原因是,展博现在是没有身份证的,是一个黑人,他不可能给小七未来。而且他身上沾染毒瘾,对小七对孩子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才会更倾向于你。但是至于具体怎么做,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刘义抬头看着贺逸宁,说道:“想必,你已经心底有所计较了。”

    贺逸宁点点头。

    “那好,我也该回去了。”刘义站直了身体,突然问道:“闻一博,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他说随后就到,他没有联系你吗?”贺逸宁反问。

    刘义摇摇头,笑了笑:“大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说完这句话,刘义转身摆摆手离开了。

    贺逸宁看着刘义的背影,眉头微皱,回头问不远处的小春:“一博去哪里了?”

    小春苦笑一声:“他在机场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就转机了。冯曼伦的人跟了上去。估计,跟冯可欣有关系。”

    贺逸宁眉头深锁:“这个家伙,糊涂啊!我的教训还不够吗?”

    小春没有说话,倒是提醒贺逸宁:“总裁,冯曼伦追过来了。不过,他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并没有直接出现。”

    “看来他也知道展博的事情了。有意思了。”贺逸宁的凤眸一挑,霸气横生:“就算展博也好,冯曼伦也罢。我贺逸宁的女人,岂是他们可以染指的存在?证据都准备好了吗?看来,是时候跟小七好好的谈一谈了!”

    “一切准备就绪。”小春含笑回答。

    总裁,加油!

    打败一切男小三!

    我们支持你!

    贺逸宁拨通了沈柒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那端传来了沈柒柔柔的声音:“喂?”

    “小七,方便出来一下吗?”贺逸宁轻轻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现在吗?”沈柒犹豫了一下。

    “嗯,这个点,正好请你吃饭。”贺逸宁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时针已经指向了下午的五点半。的确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好吧,我去哪里找你?”沈柒回答的很干脆。

    “我在医院大门口等你。”贺逸宁说道:“我已经在医院大门口了。”

    “好,我马上过去。”沈柒挂了电话。

    展博一直在听着沈柒打电话,听到沈柒要出去的时候,眼眸情不自禁的闪烁了一下,一抹精光一闪而逝。

    现在的展博的确不是过去的展博了。

    曾经的展博是一个阳光积极向上灿烂的青年。

    而现在的展博,是一个小毒枭。

    他有手段有手腕,也有自己的心计。

    他只是不想对沈柒用到这些,并不代表他不会。

    每个坏人,其实也都有不坏的一面。

    那是他不想伤害的存在。

    展博此时就是如此。

    他能从国外顺利的偷渡回来,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人呢?

    看着沈柒挂了电话,展博主动说道:“你有事情就去忙好了。这里有我,没事儿的。”

    沈柒一脸歉意:“那我先出去了。至于我们之间怎么演戏,等我回来再说好吗?”

    展博抬手抚摸了一下沈柒的头顶:“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沈柒点点头,起身离开。

    展博看着沈柒的背影,深深出了一口气。

    他不是不想戒掉,而是真的做不到了。

    因为,他真的无法金盆洗手了。

    很多事情,不是他想就可以做到的。

    他已然身不由己。

    沈柒很快就到了医院门口,一辆非常亮眼的宝蓝色兰博基尼极其抢眼。

    没办法,这个城市只是一个三线城市,兰博基尼并不是常见的车型。

    所以,门口很快就聚集了不少的人在围观。

    贺逸宁站在车前,倚靠在车门的位置。

    他随意那么一站,瞬间秒杀了所有的荧屏小鲜肉。

    围观的人们是越来越多,可是没人敢拍照。

    因为他的眼神和气息真的太冷太冷了。

    只要他一个眼神扫过去,被看到的人,不会觉得倍感荣幸,只会觉得压力如同泰山压顶。

    这就是气场。

    帝王的气场。

    沈柒一出现在医院的门口,围观的人们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瞬间一轻。

    再看过去,那容貌极致俊逸,气势逼人的帝王,瞬间如同春暖花开一般,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抱歉,让你久等了。”沈柒说道。

    贺逸宁凤眸轻敛:“没有,不算久。一辈子都不算久。”

    沈柒眼眸一阵颤动,咬着嘴唇说道:“去哪里?”

    “先上车。”贺逸宁亲自给沈柒拉开了车门。

    沈柒乖乖的上车,贺逸宁的凤眸里笑意浅浅。

    周围的人们看到这个冷峻的帝王垂眸敛笑的样子,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所有人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妖孽!大大的妖孽!

    贺逸宁完全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很快来到了驾驶室,带着沈柒很快离开了医院大门。

    在他们走之后,展博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默默的看了一会儿,靠在墙上,点了一根烟。

    他过来跟过来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还会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