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杀红了眼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六百九十八章杀红了眼

    刘云突然上前一步,一下子按住了闻一博的枪口。

    闻一博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未来岳父。

    刘云目光沉了沉,说道:“先等等。狼群在后退。”

    闻一博果然放下了枪。

    小夏冷静的看了一眼,说道:“狼群打算强攻一次了,我们做好准备。”

    “强攻?”闻一博疑惑的看了一眼小夏。

    小夏点点头。

    刘云说道:“强攻的时候,是一群狼一起扑上来,单靠狙击是不够的。要用扫射的方式。”

    刘云将手里的枪丢给了闻一博:“来不来?”

    闻一博马上豪气顿生:“当然!”

    刘义默默擦拭着手里的匕首,抬头看了一眼闻一博,嘴角勾了勾,随即看向里面的房间。

    但愿今晚的战斗,不要吵醒小七跟妈妈。

    就让自己来守护她们吧!

    果然,五分钟之后,狼群再次集结,朝着已经断掉的楼梯扑了上去。

    野生狼群的弹跳能力是非常强的。

    断掉的台阶有两三米,可是狼群大部分都轻松的跃了上去。

    可是,贺逸宁他们并不是另一边的菜鸟可比的。

    在狼群跃上来的那一刻,几个人手里的枪同时响起。

    哒哒哒哒哒哒——子弹壳落地,血雾纷纷。

    那些借着一跃之力冲上来的狼群,甚至都没来得及落地,就被一片子弹给扫了下去。

    狼群仿佛不知伤亡,还在前赴后继的往上扑。

    小春小夏小秋小冬,闻一博的两个保镖,以及贺逸宁、闻一博,刘云几个人轮番上阵,不停的扫着。

    刘义站在窗户边,观察着外面。

    等他们再一次打退狼群的袭击之后,才淡定的开口说道:“窗外还有狼群。真不知道到底养了多少。贺逸宁,你说对了,那个幕后黑手是在控制战损。你们杀死多少,他就放出多少。”

    贺逸宁打完手里的子弹,来到窗户边往外一看。

    茫茫雪原上,又是一批狼群袭来。

    尽管风雪依旧,血腥气还是让后来的狼群,瞬间就红了眼睛。

    饥饿是很可怕的事情。

    不管人类还是动物,都无法抵御这个折磨。

    为了获取到足够的食物,哪怕全军覆没都在所不惜了。

    贺逸宁怀疑温泉小镇里有刺激狼群的东西,或者豢养的狼群,在食物里添加了什么。

    不然的话,狼群不会如此残暴凶猛的。

    幕后黑手擅长下毒,所以会用药物控制狼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只是他一直躲在人群之中不肯出现,也是个麻烦事儿。

    屋内的沈柒终究还是被枪声给惊醒了。

    沈柒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徐云溪还在睡,慢慢下了床,穿好鞋子,披着外套出来了。

    “吵醒了?”贺逸宁一眼就看到了沈柒,过来抱住了沈柒:“冷不冷?要不要烤烤火?”

    沈柒默默点点头,她没有看外面,空气中的血腥气已经告诉她,刚才的战斗多么的激烈了。

    “我们这边都这么激烈,那边大概也很惨烈吧?”沈柒叹息一声:“恩怨何时休?为什么一定要牵连无辜呢?”

    小春一脸歉意的说道:“少奶奶,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了!”

    沈柒马上摇摇头:“别这么说。你岂不是更无辜?年少被下毒,几乎丧命。尘埃落定之后,却还要被清算旧账。对你又何其公平?”

    小夏小秋小冬一脸笑意。

    小春一阵动容。

    “好了,别自责了。我们都没有怪你的意思。”沈柒继续对小春说道:“一家人,怎么可以见外呢?你们都是跟逸宁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的情谊,又是怎么可以轻松的用几句话轻易斩断?别担心,我们所有人,跟你共进退!”

    “谢谢少奶奶!”小春的眼眶再度一阵湿润。

    他很快转过了身体,不让其他人看到他的失态。

    财富易得,真心无价。

    就冲着沈柒这句话,他小春跟定了!

    这个时候,闻一博突然开口说道:“狼群又扑上来了。我去!这次到底有多少?”

    小夏马上看了一眼,做出了判断:“最少四十。”

    “来吧!”刘云再次将子弹上膛,准备战斗。

    多少年都没这么热血了!

    没想到年纪大了,倒是热血了一回!

    所有人将武器弹药准备好,占据自己的有利地形,准备迎接下一波的冲击。

    沈柒退到刘义的身边,跟她并肩站在一起。

    刘义是最后一道防线,所以,她不会参与到前面的战斗。

    一旦有漏网之鱼,就需要她及时补刀了。

    狼群前赴后继的扑了上来,不顾生死的往上跳。

    一开始是三两匹,后来是五六匹,再后来是同时跳上七八匹。

    弹药的威力虽然是巨大的,可是也是有限的。

    终于还是有一匹狼拼着受伤的躯体,跳进了阻击圈。

    说时迟那时快,刘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刀扎在了这匹狼的腰上,顺手一滑。

    刺啦

    鲜血伴随着内脏,瞬间流淌一地!

    沈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身背对着大家,强忍着呕吐的感觉。

    那场面,真的是不忍直视。

    空气中的血腥气越发的浓郁了。

    也因此激发的狼群越发凶残了。

    这就像是一个循环。

    狼群扑的越多,杀的也就越多。

    杀的越多,空气中的血腥气也就越浓郁。

    血腥气越浓郁,就会刺激的狼群越发的凶残。

    越发凶残的狼群,就越奋不顾身的往枪口上撞。

    沈柒背对着大家,尽管不看,可是听觉和嗅觉一直都在忠实的传达着这场战斗的残酷。

    沈柒很想吐,可是又不能吐,只能站在那里备受煎熬。

    刘义也开始变的忙碌起来。

    漏网的狼越来越多了。

    在这里不能用大火力的武器,因为会摧毁这个房屋的建筑。

    因此,大家只能用小口径武器。

    贺逸宁这边的战斗都已经如此惨烈,更遑论另一边的手无寸铁?

    沈柒此时才明白贺逸宁那句话的意思。

    的确,他们自身难保,真的保不住太多人的。

    他们只能提供一点武器和粮食援助,却无法将他们纳入羽翼保护。

    他们也保护不了那么多人。

    沈柒此时才知道,自己几个小时之前,是多么的幼稚。

    沈柒也好庆幸自己的幼稚,没有影响到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