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程天吉帮忙调查蔺馨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七百七十章程天吉帮忙调查蔺馨

    蔺馨眼神一阵慌乱,马上抓抓头发,说道:“可不是咋的?你说巧不巧?这几天系统维护,所有的摄像头都停了一天。反正我想着,这些摄像头其实也没什么大用处,也就没去管。再说了,沈睿跟沈禾也不在家,贺家这么多人,围成了铁桶一块,能出什么事儿?哪里知道,就真的出事了呢?”

    沈柒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嫂,你糊涂啊!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奶奶说?就算我不在家,跟和管家说也是一样的!仓库的摄像头跟外面的摄像头是完全不同的,仓库的摄像头是早就安装上的,专门确保家里财产安全的!以前的时候,别说是一天了,一秒钟都不能终止的!这些仓库里防止的都是贺家极其贵重的物品,都是不能有任何闪失的!”

    “这我哪里知道啊?我交接工作的时候也没人跟我说过啊!”蔺馨又开始推责任。

    沈柒脸色一沉:“大嫂,这是交接工作之中的内容,您怎么能这样说呢?当时您交接的时候都有录像的,您没办法推责的!”

    蔺馨的脸色也变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沈柒叹息一声:“大嫂还有别的事情吗?”

    “我,我就是想跟你说,我真的没有偷。”蔺馨眼神不自然的朝着室内看了一眼。

    沈柒眼眸一动。

    沈柒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查清楚一切的。这几天,贺家大宅的动作很大,请大嫂配合一下。为了确保所有人的清白,会彻查每个角落每个房间。”

    “所有人都检查吗?”蔺馨紧张的问道。

    “是的。”沈柒点点头:“我也不例外!”

    蔺馨这才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啊,是吗?好啊!我一定会配合的!”

    沈柒点点头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好啊!我就不送你了啊!”蔺馨眼神躲躲闪闪的说道。

    沈柒点头转身离开了。

    一回到住处,沈柒就将刚才的事情在大脑里反复的回想。

    总觉得蔺馨今晚的话,话里有话。

    她是单纯的找自己发牢骚?还是试探自己?

    试探自己?

    试探什么?

    就在沈柒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程天吉的电话打了过来,沈柒接通电话的时候,还在想心事。

    程天吉笑着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沈柒叹息一声,这才回神说道:“别提了,今天二月二,这么好的日子,却出了个大事儿。”

    当即,沈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跟程天吉说了一遍。

    程天吉一听,顿时笑了,说道:“这种事情,简单!”

    沈柒顿时来了兴趣:“怎么说?”

    “要不要我帮你调查一下这个蔺馨?”程天吉说道:“贺逸其跟蔺馨虽然在一起好几年了,只怕对这个蔺馨的了解并不是很深吧?不如,就让我深挖一下这个蔺馨的底细,然后好好地找找就是了!”

    沈柒一脸迷茫:“啊?能行吗?”

    程天吉笑的前仰后合:“试试就知道了!现在贺家大宅的任何人,她都会很警惕。我这个外人,反而容易行动。”

    沈柒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跟逸宁商量一下。”

    不等沈柒的话说完,贺逸宁就从外面进来了,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用商量,就让他来吧!他说的对,现在来个外人,反而更容易看清楚一切。”

    沈柒笑了,对程天吉说道:“好吧,那就拜托了!”

    挂了电话之后,贺逸宁一下子抱住了沈柒:“有什么新发现?”

    沈柒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你是不是故意不管我的?”

    贺逸宁咬了沈柒的脸颊一口:“我这是让你立威呢!”

    沈柒把今晚跟蔺馨的对话,跟贺逸宁说了一遍。

    果然,贺逸宁眉头一皱,也感觉出蔺馨不正常。

    沈柒反过来安慰贺逸宁:“既然天吉愿意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也正头疼呢!你说,如果她拒绝我们搜她的那个院子,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是大哥的女朋友。唉,逸宁,你说,大哥到底知道不知道她的底细呢?”

    贺逸宁摇头说道:“只怕知道的不多。我跟大哥聊过这个事情,大哥说,他那四年都用来追求蔺馨了,哪里顾得上什么底细不底细?那个时候,只要蔺馨能点头答应就行了,哪里还管她什么底细?喜欢上一个人,大概就是这么没有道理的吧?”

    沈柒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蔺馨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一个被爱情惯坏了的小女孩。她只是想要跟我同等的待遇而已,或许不是故意的。”

    “她怎么可能跟你同等待遇?你可是我的老婆,你是贺家的女主人,你是贺氏财团的总裁夫人。你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地位的不对等。”贺逸宁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见过那个朝代的皇后是跟臣子的妻子是地位对等的?我们现在虽然是现代社会,可是地位,一直是根植于血脉之中的。这种等级划分,是与生俱来,且不会更改的。”

    沈柒还是有点不忍心:“可是,万一真查出个什么来,大哥那边会不会有影响?大哥毕竟追了她那么久,我也不希望大哥会失望伤心的。”

    “好了,别想那么多。大哥那边,我来搞定。你只需要查证事实真相就好。”贺逸宁拥着沈柒往卧室走去:“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小七,能不能在贺家彻底的站稳脚跟,就看这一次了。”

    沈柒被贺逸宁吻的有点迷离:“嗯?什么意思?”

    “等你解决了这个事情,你就明白了。小七,我们睡吧。我想要你。”贺逸宁不再给沈柒说话的机会,一口吻住了沈柒的唇。

    在蔺馨的院子里,蔺馨自送走了沈柒之后,就开始坐卧不宁。

    贺逸其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没发现。

    贺逸其看到蔺馨的表情不好,就忍不住说道:“小馨,你这是怎么了?”

    蔺馨这才回过神来,站了起来,魂不守舍的说道:“啊,我去给你倒水。”

    “我不喝水啊!”贺逸其莫名其妙的看着蔺馨:“小馨,你这是生病了吗?怎么脸色那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