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祝君安好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九百二十四章祝君安好

    沈柒将这个信息反复看了两遍,终于默默放下了手机。

    “小七:

    等你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大概已经登上了飞往南美的飞机,已经飞过了h省的领空。

    我大概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天亲自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或者说是我不敢想。

    我在人群之中看着你,一身红妆,美的异乎寻常。

    我看的到你,你却看不到我。

    我知道,你的眼里只有贺逸宁一个人。其他人,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既然身为过客,便已注定匆匆。

    这次离开,我大概很久都不会回来了。

    在我跟赵雯雯解除婚约的时候,我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个事情了。

    是的,我走了。

    在走之前,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些话,原本不想让你的心再起波澜,可是终究还是抵不过自私的想法,还是想告诉你这些年发生的一切。

    初见你,我带着目的而来。表面上是为了我的妹妹撑腰,实际上是想给贺逸宁难堪,谁叫我们俩从小到大都是敌人呢?

    我们两个人都是那么的骄傲,都是家族继承人,都承担着沉重的责任和使命。

    可是,我总是不如他。

    相貌不如他,能力不如他,才华不如他,甚至在选择恋人这一条路上,我依然不如他。

    所以我想报复,我想破坏,毁掉他身边的一切。

    可是,那一天我装病,你因为着急救我,跌入我怀中的那一刻,我分明听到了你焦急紧张的心跳。

    那一刻,我忽然心软了。原本想软禁你,却只是单纯留你过了一夜。

    一次次的接触一次次的靠近,我忽然迷茫了,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接近你的?

    仅仅是为了打击贺逸宁吗?

    似乎是,也似乎不是。

    我从小到大,都一直警告我自己,勿动心,无弱点。

    所以别人都叫我无心公子。

    呵呵,真是讽刺呢。

    堂堂无心公子,居然还是动了情,乱了心。

    到了最后,我已经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靠近你,看着你。甚至奢望拥抱你,拥有你!

    看着你跟贺逸宁分分合合,伤怀别离,我暗自庆幸,不遗余力的在你面前出现刷存在感。

    我想着,你离开了他,是不是就会回到我的身边?

    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他不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给你。

    可是,你的眼底依然没有我。不管我怎么努力,你依然看不到我。

    我开始愤怒,开始不解,想去寻求答案。可是这种问题注定无解。

    因为,爱情,原本就无从解释。

    我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即便是伤天害理,我即便是万恶难恕,依然对你下不去手。

    你跟赵雯雯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可是宁愿装作不知道。

    因为我怕一旦挑明,我连跟你打招呼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看着你再次走向他,看到你再次与他牵手。我的心里,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无数个黑夜,都是香烟和你的照片伴我度过。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什么叫病入膏肓,药石无效。

    我忽然清醒过来,你是我的毒药,且无药可解。

    唯一缓解的方式,那就是远离,彻底的从你的生活之中消失。

    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获得一丝残喘的机会。

    或许终生难忘,却绝不后悔。

    如今,你已嫁人,我也该彻底的死心了。

    小七,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人生。

    如果来生,如果还有来生,如果来生我们还能相遇。

    我定要做一个守护你的人,永不负你。

    就这样了,保重。冯曼伦。”

    沈柒将这条信息反复的滑动着,最终删除了这条信息。

    为了将来见面不会太尴尬,就当没看到这个信息吧。

    冯曼伦,师兄。

    虽然你从来都没有明说出来这些话,虽然我也在一直装傻。

    那是因为,一个人的心,真的是有限的。

    放了一个人,就真的再也放不下其他人。

    谢谢你的坦白,也谢谢你的放手成全。

    往事如烟云,不必再计较。

    但愿再次相见之时,你已拥有自己的人生。

    祝君,安好。

    窗外,依然热闹依旧。

    沈柒静静的出神。

    此时此刻,小义跟一博,大概也很热闹了吧?

    沈柒猜想的真不错。

    闻一博那边,那叫一个热闹。

    大家都以为沈柒是孕吐反应最强烈的,所以一家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处于战备状态。

    哪里知道,这次沈柒就恶心了几次,还真没怎么吐。

    相反,壮成牛一样的刘义吐的天昏地暗啊!

    婚礼进行过程之中,刘义就捂着嘴巴冲进洗手间好几次。

    最后,闻一博实在不舍得老婆受累,匆匆就把婚礼给进行完了,然后陪着老婆大人抱着垃圾桶狂吐去了。

    徐云溪看女儿吐成这样,也开始心疼了。

    忙前忙后的给刘义准备热汤热水,舒缓肠胃不适。

    刘义吐完了之后就开始揍老公,一边揍一边委屈的掉眼泪:“早知道怀孕这么痛苦,我就不怀孕了!”

    闻一博乖乖挨揍:“老婆,我错了!”

    “错了有什么用?都已经种上了!”刘义在里面咆哮。

    “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闻一博继续道歉。

    “都说道歉没有用啦!”刘义还在火大。

    “老婆,那你打我解解气!”闻一博继续哄老婆。

    “揍你有什么用,我还是——不行,我还要去吐!”刘义再次冲进洗手间,各种吐去了。

    外面的人们各种摇头。

    这对冤家啊!

    徐云溪端着热汤过来了:“来来来,把这个喝下去,缓缓肠胃!做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你现在知道当年我怀着你多么不容易里吧巴拉巴拉——”

    徐云溪一边念叨着,一边照顾刘义喝下了熬好的热汤。

    这可是当年她怀着刘义的时候用过的秘方,特别管用。

    隔了这么多年,终于再次派上了用场!

    外面也还是那么的热闹,不管是刘义跟沈柒,不管她们此时的心境如何。

    她们依然感知到了幸福和快乐。

    嗯,只要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人生很长,需要经历很多的波折和考验。

    人生很短,几十年眨眼间,转瞬即逝。

    人生有很多种,幸福的人大都相似,可是给予幸福的人,却只有那么一个。

    爱便爱了,此生无憾。

    待到来年七月七,与君共叙话家常。

    正文完。七月初七,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