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沈陆找回崇明始末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九百二十六章沈陆找回崇明始末

    “崇明是一个王者,他不是一个臣子。”贺逸宁解释给沈柒听:“如果换成是我,我大概也会这么做。因为,王者有王者的骄傲,那是不能轻易放弃的尊严。其实,我能理解崇明的想法。像我们这种人,最怕的事情,就是脱离掌控。脱离掌控,意味着彻底的失败。”

    沈柒似乎多少明白了点,问道:“那他还会回来吗?”

    “会。”贺逸宁笃定的点点头:“但是要等到他彻底的掌控一切的时候才会回来。”

    “那我哥——”沈柒呆呆的看着贺逸宁,轻声问道::“是不是很难过?我去看看他!”

    “小七!”贺逸宁一把拉住了沈柒:“他也走了。”

    “什么?”沈柒一下子呆住了:“我哥去哪里了?”

    “大概去一个他能够寻找回崇明的地方吧。”贺逸宁镇静的说道:“小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也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我们只需要尊重他们就足够了。放心,沈陆不管去哪里,我都会让人暗中照顾好的。他不会有危险。崇明不在这里,他留下也没什么意思。”

    沈柒了然的点点头。

    的确是。

    崇明不在这里,沈陆的心就不在这里。

    所以,他去哪里都比在家里强。

    沈柒不再坚持这个事情,说道:“好了,我们早点休息吧。这两天都折腾的够呛,过几天还要回沈家再举行一次婚礼。我都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的大侄子了!”

    贺逸宁马上笑了:“好,我们早点休息。老婆,辛苦了!”

    沈柒甜蜜一笑:“只要是跟你在一起i,就永远不辛苦。”

    沈陆离开贺家之后,一个人背着行囊漫无目的的到处走。

    他需要好好的静静,理清一下头绪。

    那天下着那么大的雨,沈陆跟崇明擦肩而过之后,沈陆真的是有那么一瞬间的绝望的。

    明明都这么近,明明触手可及,可是依然错过!

    那种绝望,那种无助,沈陆觉得挫败到极点。

    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沈柒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他最后的色彩,他都觉得人活着没什么意义了。

    沈陆颓然的带着人离开,可是沈陆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不过十分钟,崇明再次站在了沈陆刚才的位置上,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个人,应该是很重要的吧?

    否则,心跳为什么会那么快?

    可是,记忆混乱的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所以,他一定要搞清楚,特么的到底那些是真实,那些是虚幻!

    沈陆淋了雨,回到酒店之后,很快便发起了高烧。

    毕竟,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身体素质跟崇明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陆一发烧,把那几个保镖们吓坏了,疯了似的到处找医生。

    可是沈陆病起来,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不让任何人靠近。

    他不停的喊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沈柒,一个是崇明。

    就是不让任何人靠近。

    医生无奈的对保镖说道:“他这样,我根本没办法给他打针。你们能不能想办法让他安静下来?”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谁他么的敢啊?

    这是谁啊?

    贺逸宁的大舅子!

    崇明的心上人!

    他么的这两个人,谁敢得罪?

    因此几个保镖都瞬间怂包了,说道:“那开药也行啊!我们看看能不能逼着他把药喝下去!”

    医生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们几眼,针都不给打,还能吃药?

    不过看着这群人一副怂包的样子,医生也琢磨过来,这个生病的人,八成是很厉害的人。

    这群人不敢硬来动粗!

    看他颜值那么高,不是某个大家族的少爷,就是某个帝国的领袖。

    这个医生也有点犯嘀咕,只能开了药,也准备了点滴,说道:“你们都会打针吧?”

    那几个人同时点头。

    笑话!

    他们还有什么不会的?

    在外面打仗的时候,哪个不是练的贼拉的熟练?

    医生开完了药,嘱咐了注意事项,就拎着箱子走了。

    保镖们暗搓搓的商量:“要不,把他打昏了,给他打上针算了?”

    这个提议,马上被其他人否认了:“你们忘记了?有人觊觎沈先生,结果是多么的惨烈?敢碰沈先生一根手指头的,都见上帝了好吗?”

    那几个人都沉默了。

    那咋办?既然不能来硬的,就只能来软的!

    既然不能药物降温,就只能物理降温了。

    几个保镖一合计,得,先弄点冰块让他物理降温退下烧,等他神智清醒了,他自己决定打针还是吃药吧!

    现在昏迷状态之中,完全没的商量啊!

    保镖们决定了就去干!

    这群保镖哗啦啦全都出去找冰块去了。

    就在这群保镖离开之后不久,一个黑影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了沈陆的房间之中。

    看着床上因为高烧陷入昏迷之中的沈陆,黑影觉得心底狠狠一痛。

    他慢慢走出了阴影,站在了床前,摘下了衣服上的帽子,露出了他邪祟的容颜。

    “真是不乖啊。”崇明轻轻开口,看着床上的人,慢慢蹲了下去,抬手一摸沈陆的头顶:“这么烫了?身体太弱了。淋雨都会发烧。”

    崇明顺手拿起了旁边的点滴,就要给沈陆打针。

    沈陆正在昏迷之中,崇明靠近的那一刻,他却本能的睁开了眼睛,抬手一把抓住了崇明的手腕。

    崇明下意识的刚要挣脱,可是在沈陆那滚烫的指尖碰触到他的那一刻,崇明忽然停住了动作。

    他的身体告诉他,他并不排斥沈陆的靠近!

    相反,很渴望他的靠近和碰触!

    那是来自灵魂的震颤与渴望!

    沈陆的眼睛因为发烧都变得通红,可是他依然从模糊的视线之中,看到了崇明。

    “我终于等到你了,崇明,你答应过我的,一生不离不弃!”沈陆发着高烧,嘴里的话也颠来倒去:“你说过的,一辈子不分开。不分开的!你答应我的!”

    崇明这个时候才明白,沈陆并不是认出了他,而是一直在说胡话。

    可是崇明还是心软了下来,低声回答:“好,我不离开!乖乖打针!”

    “你不走,你答应我,你不走我就打针!”沈陆还在犯迷糊,却本能的拉住了崇明,不让他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