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沈老太太病逝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沈老太太病逝

    贺逸宁的情商可是很感人的,然而沈睿简直是完美体男神,智商情商都在线的!

    这三年里,沈睿跟于小宛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逢年过节生日的,于小宛都是在贺家度过的。

    贺家也是把于小宛当成未来儿媳妇对待,沈柒更是提前教导儿媳妇了。

    于小宛的端庄得体大方,更是深受贺家上下的喜欢,连带着东北沈家都喜欢的不得了。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单独准备一份礼物给于小宛。

    而e国王室一看,顿时乐的合不拢嘴啊!

    这三年里,沈睿跟乔尔王子基本上垄断了e国的经济支柱产业。

    所以,王室此时是甘心情愿的把自己的公主嫁给贺家了。

    因此,看到贺家这么善待他们的公主,如何不开心?

    e国的公主做贺家的未来少夫人,这也是e国王室的荣光啊!

    一切似乎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着。

    然而也就在这一年,东北沈家的老太太,终于到了寿终正寝油尽灯枯的一天。

    这一天,贺家,闻家,樊家,和沈家全家人,都到齐了。

    沈老太太以百岁高龄,无病无灾,睡梦中悄然仙逝。

    第二天五舅妈过来替老太太洗脸的时候,才发现老太太的身体已经凉了。

    沈家的丧事一发,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情赶回来了。

    沈柒带着一家六口人,跟远在p市的刘义一家汇合,叫着樊盛樊篱两家子,一起飞到了东北沈家。

    一下飞机,就有人把孝衣送来了。

    一行人全都穿戴整齐,直奔沈家灵堂。

    “姥姥!”已经十九岁的沈禾,出落的楚楚动人,身材窈窕美貌惊人。她一看到沈子瑶,眼泪就下来了,像小时候一样,一下子抱住了站在门口穿着一身孝衣的沈子瑶,哇哇的就哭了起来:“前几天还打电话,说曾姥姥好好的,怎么说……就……就……”

    沈禾顿时哭的不能自己。

    于小宛虽然还没有跟沈睿正式订婚,可是她也是以标准的曾外孙媳妇的礼节戴了孝,在旁边扶住了沈禾。

    “大概是我爸爸在地下想她了,所以就把我妈给叫回去了。”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的沈子瑶,虽然已经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美丽,却依然精致优雅,她拍拍沈禾的后背:“你们都来了,我妈就高兴了。”

    沈柒也过来跟自己的母亲拥抱:“妈……”

    沈子瑶含泪点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贺逸宁也过来跟盖瑞拥抱:“爸,我们回来了。”

    盖瑞以沈家女婿的身份,也学着华人的样子,跟着一起戴孝。

    这么多年来,他跟沈子瑶夫妻伉俪情深。在几年前终于感动了沈子瑶,在国外的教堂注册结婚了。

    沈睿也过来跟盖瑞拥抱:“姥爷,我们回家了。”

    沈睿拉着于小宛过来:“小宛,叫姥爷。虽然你们俩都是外国人,可是在我们国家,在我们东北,就得叫姥爷!”

    于小宛乖乖的打招呼:“姥爷,姥姥!”

    盖瑞跟沈子瑶跟着点头:“哎哎。”

    刘义一家人也过来,跟他们分别拥抱。

    樊盛樊篱也带着一家子过来拥抱。

    这个时候,沈壹也过来了,跟大家一一打完了招呼之后,说道:“奶奶是含笑而终的,百岁高龄在我们沈家也是少见。这是喜丧。奶奶可以含笑去见爷爷了。走,都别站在外面了,进去说话。”

    一行人点点头,跟着进了沈家的大门。

    此时的沈家,已经里外缟素。

    沈禾哭着跟家里人打着招呼,然后就直奔灵堂。

    沈禾一进门,就跪在了地上的蒲团上,恭恭敬敬的给沈老太太的遗像磕了三个头。

    抬头时,沈禾已经是泪流满面。

    小时候的画面,在眼前一一闪现。

    从小到大,沈禾就是最受沈老太太宠爱的孩子。没有之一。

    沈老太太生前最牵挂的人,也是沈禾。

    家里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沈老天天第一时间就是想着沈禾。

    在去世前三天,沈老太太还在五舅妈的面前念叨着沈禾已经十九岁了,是大姑娘了,是该考虑找个合适的对象了。

    沈老太太不放心,叮嘱自己的儿媳妇,将来一定要好好的给沈禾把关。

    家里的人们自然是一口应下。

    哪里知道,那是老太太生前最后的嘱托呢?

    一想到这个,全家人心里就越发的难过了。

    沈睿,沈禾,贺沈洲,闻涧清,樊豆豆,樊丁丁,以及沈家的重孙一辈的,全都跪在了灵前守夜。

    沈家一开始是没想到闻涧清和樊豆豆樊丁丁也跟着一起跪的,所以,也都跟着一起跪在那里了。

    秦榛拉着沈柒的手说道:“小七,这可如何是好?涧清他们不是我们沈家人,让人家这么跪着多不合适?”

    沈柒没开口,刘义在旁边说道:“没什么不合适的。我妈叫老太太一声干妈,那就是一家人。孩子们年轻,让他们跪一下没什么。我们华人是跪天跪地跪亲人,这是我们的传统,丢不得。”

    说完这句话,刘义抱住了在一边抹眼泪的沈柒,叹息一声说道:“姥姥仙去,大概是要去跟姥爷汇报一声。别难过,看到你哭,她老人家也会难过的。”

    沈柒轻轻点点头。

    秦榛也是红着眼圈说道:“是啊,奶奶这一辈子不容易。咱们不能让她走了都放心不下。”

    沈陆过来了,看看她们说道:“你们去旁边休息一下吧。姥姥最疼小禾,就让孩子们在这里陪着姥姥一会儿吧。”

    有了沈陆这句话,沈柒这才跟着其他人慢慢的离开了灵堂。

    沈家的丧事办的很是隆重。

    因为沈家的地位也是极其的重要和特殊,不少名人政要都来吊唁。

    沈柒跟贺逸宁也站在家属的队伍里答谢。

    办完了丧事,沈柒留在家里陪着沈子瑶。

    沈子瑶这几天经常出神,一出神就很久。

    沈柒知道妈妈心里难过,就那么默默的陪着她。

    沈子瑶悠然对沈柒说道:“小七啊,你说这人怎么就那么奇怪呢?你说,我的外孙都这么大了,可是我妈活着的时候,我觉得我还年轻,我还是孩子。我妈一走,我怎么就觉得自己老了呢?”

    沈子瑶的这一句话说完,沈柒的眼泪瞬间就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