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沈禾的拒绝

作品:《错嫁替婚总裁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沈禾的拒绝

    “我今天做出这个决定,不是冲动,而是想了很久很久。我知道你会很惊讶,会紧张,甚至会抗拒我。可是小禾,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因为,我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施然动情的说道:“你或许会说,你只是把我当成哥哥。你也或许会说,你跟我是名义上的亲戚。”

    “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如果你介意身份的问题,我可以脱离沈家,以我妈妈的姓氏,单独成立一个家族。这样,我们就没有任何伦理束缚了。”施然继续说道:“小禾,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真的太熟悉了。你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我都能知道你想说什么。小禾,给我一次机会,证明我们之间是合适的,好吗?”

    沈禾一肚子的话,就这么一下子被憋回去了。

    是的,施然说的没错。

    两个人真的是太熟悉了!

    熟悉到一个眼神都能懂对方的意思。

    这种默契,如今却成了阻碍沈禾准备好的那些腹稿说出来的绊脚石。

    “小然哥哥,我……”沈禾挣扎了很久,才缓缓开口说道:“对不起……”

    “我不要听这个对不起。小禾,别急着做决定!求你!”施然眼神瞬间变得凄楚了起来,就那么单膝跪在了沈禾的面前。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在同行面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气概?

    此时的他,只是一个为爱而不得的普通男人。

    沈禾没有说话。

    施然继续说道:“小禾,我们已经有五年没见了。五年的时间,我们之间空白的太多太久。所以,你才不肯相信我的这些话,可是,我愿意用行动证明,我可以添补上这五年的空白。让你重新开始依赖我,信任我,依靠我!”

    “小然哥哥,不是这样的。”沈禾低声说道:“你先起来说话好吗?”

    施然摇摇头。

    “我已经不是小时候的贺沈禾了。我小时候淘气闯祸,都是你替我背锅。我们之间的情谊,的确是不能轻易被抹杀的存在。我也一直都记着我们小时候的感情。可是,小然哥哥。亲情跟爱情,是完全两回事。”沈禾看到施然这个样子,心底也是一阵难受。

    可是再难受,也要说出来,

    不然的话,以后怎么办?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当你是哥哥。也只是哥哥。”沈禾狠狠心,终于将自己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我对你,真的没有半分男女之情。你身边有更适合你的女孩子,你其实可以回头看看,那个女孩子就在原地等着你。而我,我也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一直默默的付出了十几年,一直陪着我,伴着我。爱情是要看感觉的,而不是一起闯祸的情谊就可以代替。我对他……”

    “小禾……”施然哀求的话,戛然而止。他缓缓收回了手里的钻戒,表情低落的跪在原地。

    沈禾抬手去搀扶施然:“小然哥哥,你先起来,我们坐下好好说话,好不好?”

    施然木然的站了起来,就那么眼神复杂的看着沈禾:“所以,你最终的选择,是他,对吗?”

    沈禾虽然没有回答,施然却已经懂了沈禾的意思。

    毕竟,他们真的太默契了。

    “小禾,别轻易做决定。”施然不肯接受这个结果:“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会用所有的一切,证明我们在一起更合适!”

    “小然哥哥……”沈禾充满歉意的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两个人就这么彼此看着对方,却都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一瞬间,两个人,好像瞬间远了很多。

    尽管施然早就想过这个结局,可是他似乎依然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现状。

    他不是不想沉稳点在表白。

    可是他的人告诉他,乔尔王子已经行动了。

    他就知道,他不能等了!

    他不能失去沈禾!

    然而今晚的结局,却又……

    沈禾此时也很矛盾啊!

    她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小哥哥,也就是乔尔王子,所以就势必是要伤害到施然。

    她是真的不想伤害到施然啊!

    可是这种事情,如何能做到不伤害的拒绝呢?

    她真的尽力了……

    就在两个人特别尴尬的时候,一个电话挽救了两个人的沉默。

    电话是施医锦打过来的。

    施医锦对施然说道:“儿子,妈妈想你了。你可以回来看看妈妈吗?”

    “是,妈。”施然眼睛看着沈禾,木然的回答说道:“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施然半天没有说话。

    沈禾站了起来,说道:“既然你还有事情,那改天再吃吧。”

    “我送你回去。”施然开口说道。

    “不用了……”沈禾刚要拒绝,施然不容置疑的说道:“你已经拒绝我一次了,这一次,就别拒绝我了好吗?”

    看着施然哀求的眼神,沈禾再度心软。

    “好。”沈禾终究还是……不忍心了。

    施然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亲自开车送沈禾回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到家的时候,沈禾下车的时候,施然忽然开口说道:“小禾,以后……我们……”

    “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妹!”沈禾马上跟上了这句话:“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嗯,那,晚安。”施然轻轻开口,眼神定定的看着沈禾。

    “晚安。”沈禾等家里的保镖开了车门之后,这才起身离开了。

    看着沈禾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施然轻叹一声。

    还是输了吗?

    好不甘心。

    施然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妈妈现在还在家里等着,施然不敢在外面耽误太久,马上开车朝着施医锦的住处行驶而去。

    到了施医锦和沈肆居住的别墅,施然一进门,马上就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然少爷,夫人在书房等您了!”

    “知道了。”施然将车停好,车钥匙丢给别人,转身就进了别墅。

    这个时间,其他人都睡了。

    只有书房还亮着灯。

    施然的心,蓦然变得沉重了几分。

    他其实,已经猜到母亲会跟自己说什么了。

    施然站在书房的门口,敲敲门,就听到母亲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门没锁,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施然推门走了进去,看到自己的母亲,眼角皱纹已经出现了。

    她,终究还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