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2章 、再生矛盾

作品:《素女仙缘

    第二十二章、再生矛盾

    谢雨欣是一个真正的小孩子,有着的也是小孩子脾气,看到杨修珠这个高傲的样子她就觉得不顺眼,就想着去刺她两句,往日她们两个也是矛盾最多的,但是那时候杨修珠聪明功夫又好,所以吃亏的往往是她,不过她这人跟杨修珠不一样的就是,别人骂她两句,她生下气,你哄哄她,她自己转脸就忘了。

    但是杨修珠不一样,在家里面,她上面有着两个哥哥,她自己又聪明,所以偶尔就算是耍耍小姐脾气,只要她生气了,或者是哭了,哥哥们总是会过来哄她,可是刚刚她都被她们气成那样了,她们竟然还只顾着嘲笑她。

    她决定不理她们了,兀自从背篓里面拿了自己的那份工具跟自己的衣服等物,就这样淡定的从她们身边离开了,她决定她们如果不向自己道歉的话她就不回来了。

    不由的说小姐脾气害死人啊,杨修珠就是这个中典型,平常的她挺聪明,也挺有价值观的,今天就是被墨雪刺激了一下,自己就拎不清了。

    “修珠,你去哪里?站住。”唐婉莹在她身后叫道。

    杨修珠顿住了脚步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谢雨欣在后面说道:“大姐,你理她干嘛,就知道耍小姐脾气。”

    杨修珠瞬间觉得自己心都碎了,她头也不回的就向前面跑去。

    “我去追她。”墨雪说道,拔腿就跑。但是身后的唐婉莹拉住了她的衣服:“雪儿,你让她去吧,让她自己静静。”

    “不会有事吗?”墨雪问道。

    “二姐,她才不会有事呢,她功夫那么厉害,又那么聪明,她早就看不惯我们了。”谢雨欣看着杨修珠跑到前面去的背影说道。

    好歹也算是学了几年的功夫,谢雨欣的话说的那么大声,杨修珠不可能听不见,所以她回过头来,大声说道:“是啊,我功夫那么厉害,才不用你们管,以后我们就割袍断义,一刀两断。”说着她还真的拿着自己的剑从自己衣服上割下一块布来。

    真是气死她了,杨修珠边跑边想,自己再也不要看到她们了,还说是好姐妹,居然这样气自己。她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本就是因为她的嫉妒心而挑起的,又因为自己自尊心太强,完全听不得别人的一点点嘲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说有义务要去迁就你,毕竟大家是你的朋友,又不是你的丫鬟或者奴隶。

    一口气跑到了那个小村庄,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当铺,之前她们就是当一些东西换成钱财买食物的。所以她现在也有样学样,把自己的收获一股脑儿的全部当了出去,然后找到一个小酒楼,就要学着那些师兄师姐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一醉解千愁,好不逍遥快活。

    “老板,给我来二斤牛肉,一坛酒。”杨修珠小大人似的,学着那些江湖人物,把剑“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大叫到。

    听到她清脆的声音,大堂里面的人纷纷转过头去,见她是一个小姑娘,大家又纷纷别过眼,这年头江湖太乱了,敢拿着剑到处乱走的小姑娘,要么是武功过人,要么这身后肯定就有师门长辈的陪同。

    杨修珠不知道的是,这个小村庄,看起来很寻常的样子,但是实质上来往的大都是一些武林人士,很多犯了错被武林同道驱逐的人,亦或是准备浪迹天涯的游人,都会从此处坐船离开。由于交通方便,一些人也会来这里接头销脏,久而久之,这里虽然声名不显,却也有着它特有的交通贸易渠道。

    此时杨修珠这样大张旗鼓、特立独行的做派,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比如说,与杨修珠她们同行了一段路的李叔恰巧也在此处,他听到声音后往杨修珠那边看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喝着自己手边的茶。

    店里面的小二很快给杨修珠上了她需要的东西,杨修珠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之后,立马就把它吐到地上去了。

    “掌柜的,你确定这是酒而不是毒药?怎么这么难喝啊。”杨修珠一把拿起手边的剑,大叫道:“你莫要因为我年纪少而欺负与我。”

    “哎呀,姑娘。”掌柜的立马跑了过来,闻了闻之后说道:“这的确是我们这儿上好的女儿红了,酒就是这味道,姑娘可能是喝不习惯吧。”

    听到四周传来的嘲笑声,杨修珠“哼”的一生恨恨的坐下了,开什么玩笑,姑奶奶怎么会喝不惯酒,杨修珠想也不想的提起酒坛就往嘴里面倒。平常的她一向是聪明而又机灵的,但是今天的她不知道为何,接二连三的做出一些不妥当的举动。

    等杨修珠喝的差不多了,这个李叔才坐到她前边来问道:“哎呀,小姑娘,你也在这里呀,还记得李叔不?”

    听到熟悉的声音,杨修珠这才抬起头来,见是上次给她们抓蛇的那个李叔,她心中的警惕瞬间放下了很多,:“李叔,是你啊。”

    李叔见到她红彤彤的脸蛋,眼光虽然有些迷离,但是意志还算是清醒,于是对她伸出了大拇指,“姑娘你可真厉害,与我从前见过的那些武林英雄一个样啊,李叔我从小就羡慕你们这些豪气的武林中人”这个李叔一边把杨修珠捧得高高的,一边对店里的小二叫到:“再来一坛酒。”

    等到小二把酒坛拿过来,李叔接过酒坛就给杨修珠倒酒:“来,再来一碗,人生在世,就应该豪气干云!”李叔倒过来的酒,杨修珠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拒绝,看着他那灼灼的眼睛带着点羡煞,只能一口倒尽。

    “果然是真英雄啊。”李叔又夸赞了一句,继续给杨修珠倒酒。

    杨修珠一个小女孩子根本就没法拒绝,尤其是李叔左一句真英雄,又一句好酒量,逐渐夸的杨修珠有点飘飘然,不停的喝李叔敬过来的酒,也逐渐有些微醺了。

    一开始她的喝的那一坛,其实大部分都是倒在了地上,实际上喝进嘴的只有一点点,而李叔叫上来的一坛酒则是实打实的一坛,就算是会点武功,能够较快的化解酒力,可是终究是被他灌醉了。

    等到确定杨修珠是有点醉了之后,李叔开始套她的话了。

    “姑娘啊,其她人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喝闷酒呢?”李叔一边给她倒酒一边问道。

    杨修珠听到有人问起这件事,不禁红了眼眶:“唉,李叔你别提了,我已经跟她们一刀两断,恩断义绝了。”

    听到这话,李叔连忙问道:“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杨修珠把李叔给她倒满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才说道:“唉,她们竟然因为我采珠量不如墨雪,因而处处嘲笑我,这样的姐妹,我不要也罢。”

    李叔帮她把酒倒满,然后说道:“姑娘你别生气了,你们之前不是说,你们采珠的期限有一个月呢,现在不是还有二十多天嘛,不急,我相信你,你那么聪明能干,肯定能超过她们的。”

    “李叔,没机会了,我们的任务量是一百两银子,可是她们已经采了价值一千多两银子的珍珠了,她们正商量着回家了,哪里还会愿意给我时间证明自己呢。”杨修珠神色黯然的喝完自己手中的酒,然后絮絮叨叨的说道:“况且我的运气一向不如她们,就算给我时间,我又怎么可能能够超过她呢。”

    杨修珠的确是喝醉了,她平常不会如此多话的,对于这种明显是套话的情况,她一般也能够看出来了,可是今天这个李叔还没有问什么,她自己就大倒苦水,把她们内部的一些矛盾以及收获全部都说出来了。

    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子,如果她再大一点,江湖经验再多一点的话,必定不会上当,可是现在她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而李叔则是那个愿意给她指路的人。

    “乖啊,别难过了,李叔相信你是最厉害的,凭运气只能胜利一时,凭实力才能够胜利一世。”李叔这话说的是正气凛然,也哄的杨修珠心花怒放,瞬间觉得找到了知己。

    “可是她们现在正在沙滩边狂欢呢,这次我注定要做一个失败者了。”杨修珠有些伤心,她从不认为自己比她们差,可是这次却输了,酒后吐真言,此时她完全忘记了,在今天上午的时候,自己还跟她们是生死与共的姐妹,是一个小团队。

    李叔听到这话,眯起了眼睛,又多问了一句:“还在之前我们分开的那个海滩吗?”

    杨修珠这次不用李叔倒酒,她自己拿起酒坛往碗里倒,却发现酒坛已经空了,像普通的酒鬼一样,她红着眼睛,大喊了一声:“酒。”小二准备给她上酒,可是却被李叔给拦住了。

    “姑娘啊,她们现在不是在海滩嘛,要不我们去找她们报仇好不好?”李叔哄到。

    听到这话,杨修珠瞬间有些清醒过来,她喃喃的说了一句:“报仇?”

    “对啊,报仇。”李叔又重复的说了一遍。

    杨修珠这个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起来,她突然浑身一个激灵,酒意醒了大半,她刚刚为什么喝了这么多酒,她刚刚又说出了什么?她不动声色把手按到了剑上:“我跟她们无仇无怨的,为什么要去报仇?”

    “你不是说她们采了价值一千两银子的珍珠吗?”李叔低声的道:“而你却没有什么收获,你就不想那些珍珠都是你的?”

    杨修珠虽然年纪小,但是却不笨,之前她只是有些生气,小姐脾气犯了而已,因此才被这个李叔趁机而入,套出了许多话,现在她愈发清醒了过来,就开始明白这个李叔恐怕来之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