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章 、解救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十四章、解救

    莫璃想着,就把她们送给自己的珍珠递了过去,冷冷的说道:“她们的任务早就完成了,只是因为回来的早,所以放在我这里保管,我刚刚去训练刚刚入门的小鲛女去了,来不及赶回来,现在你快点放人吧。”

    “哎哎,好。”陶管事连忙应承道,他走向前去随手一挥,行刑的人立马停了下来。

    “好徒儿,你受苦了。”莫璃如此说道,看到她如此模样,眼圈有些发红,她是知道“求不得”是有多么的痛苦的,想到这个徒儿刚刚竟然硬生生的受了这么多鞭,她心中又多了几分怜惜。

    在她们面前莫璃从来都是严厉的,从来没有做此关切之态,如今真情流露,反倒是让墨雪有些愧疚起来。墨雪其实没有什么大事,但是看到师尊为自己出头的样子,为自己难过的样子,她觉得心中暖暖的。

    莫璃提着墨雪先走了,陶管事也很有眼色的叫杂役抬着唐婉莹她们回去休息。

    “雪儿,你还好吧?”莫璃把墨雪带回房间后,放到的床上,然后看着墨雪担忧的问道。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姑娘的,有情有义,勤奋而又聪明。

    “我还好的,师尊。”墨雪睁开眼睛说道:“我没有什么事,只是痛一痛而已,这个药死不了人的。”

    “你啊,就是爱逞强。”看到墨雪这个样子,莫璃更加的担忧了,同时对这件事情的始末又起了几分疑心,不过她也是一个不会关心人的人,所以有僵硬的说了几句诸如让她好好休息的话后,就走了。

    等莫璃走后,墨雪才从床上爬起来,运转起功法来,她现在发现了,这个功法,在累了的时候,或者是受伤的时候运转,能够更明显的发现它的好处。就比如现在,她觉得背后一片清凉,原先锥心刺骨的疼痛竟然就这样好似消失不见。

    唐婉莹几个人很快就被杂役们送了过来,送过来的时候,她们仍旧是昏迷不醒的,由此可见,这个“求不得”药水的功效可真不是盖的。

    墨雪洗了个澡出来,换了身新的衣服出来,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发现,她的背部已经是光滑一片了,真是神奇的功法,墨雪心中暗暗想到,愈加觉得这本功法不能轻易示人,这种神奇的效果更加不能够让别人知道了。

    想到这,她又想起来之前守着藏书阁的那位老妪,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这本功法的神奇之处呢?那位老妪是否还会来找自己呢?她现在还只修炼到第五层就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不知道修炼到第十三层又是何效果呢?她想着愈加期待了起来。

    伸出手,用功力治疗了唐婉莹背部的伤,轮了杨修珠这里的时候她还是把手伸了回来,直接给谢雨欣治疗伤口去了。这件事情,肯定另有隐情,否则杨修珠她明明知道这次任务十分重要,她怎么敢回来偷走自己等人的任务珠?如果是欠债的话,凭她珠玉堂外门弟子的身份,怎么也能宽限几天吧,更何况,她大哥、二哥也在珠玉堂内。

    大哥?二哥!想到这,墨雪觉得自己脑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但是又没能抓住。

    听到几个人“嘤咛”一声,墨雪猜测她们应该很快就会转过来,墨雪连忙躺在床上,装作伤势很重的样子。为了防止几个人过来看她的伤口,她特地背着墙侧睡着。

    感觉到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墨雪运转了功力。

    “怎的如此之烫?”唐婉莹把手附在她的额头,说道:“都是做姐姐的不好,竟然还让小小的你承受这么多,大姐真的是懦夫。”

    唐婉莹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再次摸摸墨雪的额头,然后站起身,从屋子里面拿起盆,去外面打来水,给墨雪敷额头。

    第二个醒来的人是谢雨欣,等她醒来的时候,唐婉莹已经陪伴在墨雪的床边了,虽然墨雪给她们治疗了一下,但是为了不惊世骇俗,墨雪也只是简简单单的输了一些真气进去,让她们伤口恢复的更快一些,但是那疼痛也还是存在的。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也是爬到了墨雪的床边,先问了问唐婉莹,墨雪怎么样了,然后也是抓着墨雪的手,痛哭流涕,哭喊着对不起。

    墨雪本来被唐婉莹用湿布贴着头,还真有点想睡觉的冲动,这下被谢雨欣又哭又喊,完全就睡不着,她只能也装作悠悠的醒来。

    “二姐,你醒了?”谢雨欣看到她醒来很是高兴,连忙凑到她的床边说道:“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

    “呸呸呸,怎么说话的呢,你才醒不来。”唐婉莹制止了她,然后看向墨雪,轻柔的问她:“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都是姐姐不好。”

    “我没事。”墨雪说着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如此大好的时光,躺在床上装死,实在是不是她的风格,她坐起来后告诉了唐婉莹二人:“是师尊替我们教了任务,并且把大家带了回来。”

    “哦,那这次真的要谢谢师尊了,否则我们的任务都完成不了。”唐婉莹说道,谢雨欣也在一旁附和的点点头。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杨修珠也慢慢的醒转了过来,可惜没人理她,她又一次犯下如此大的错误,险些害了大家的性命,若不是墨雪一力承担,唐婉莹跟谢雨欣都不认为自己能够挨过了九十九鞭,毕竟只是十几鞭而已,就已经是生不如死,让人铭记终身了。

    “修珠,我再问你一句,我们的任务品,你当真只是拿回家去还赌债了吗?”看到杨修珠转身准备出去,墨雪叫住了她,多问了一句。

    “二姐、确是如此,这次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们。”杨修珠停顿了一下,还是转身出去了。

    看到她这幅样子,谢雨欣气的跺脚:“大姐、二姐,你看她是什么态度,好像一副完全没错,受害者的样子,到底是摆给谁看?”

    “算了,就这样吧。”墨雪心中也是有气的,这次如果不是师尊的话,她们除了被惩罚之外还得再耽误一年,这一年之中,珠玉堂再不会提供任何教导跟食物,这一年自己所需的东西,必须要靠自己获得。受人白眼,且不说也罢,但是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里能够有多少个一年呢?

    几个人这几天一直呆在房间里面,基本上很少出去,只要一出去外面就有很多嘲笑的声音传进她们的耳朵。

    “呵、以前不是表现的不错嘛,怎么连一个考核都通不过呢?”

    “呀,她们哪,那天在台上被抽着打,好可怜啊。”

    “别说了,人家的考核可通过了呢,多亏了有个好师尊哪。哈哈。”

    就是被打个水也能听到诸如此内的言论,而且说得很大声,摆明了就是说给她们听的。这群小鲛女们,平常就是训练加训练,也没有什么可供娱乐的东西,墨雪她们几个正好就成了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三天后,她们休养的也差不多了,莫璃吩咐人来叫她们过去见她。

    “师尊。”几个人见到莫璃都是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次大家的确是丢尽了她的脸面。莫璃高坐在椅子上,银色的面具泛着寒光,黑色衣袍给大殿染了几分肃杀之气。她看了看她们,叹息一声,终究是对着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起来。

    “坐吧。”莫璃说着,叫人给她们搬来了椅子。虽然如此,但是几个人仍旧是站在椅子前面,并不坐下去。

    沉默了许久,直到莫璃身上的寒气都快要将众人冻结起来的时候,她才冷冷的开头道:“外面的传言,你们这几天应该没少听吧。”

    “徒儿惶恐,丢了您的脸面。”几个人异口同声的道。

    “是啊,这次我面子里子都丢光了,这珠玉堂的大鲛女不止我一人,但是却只有我教出来的徒弟,连一颗珍珠都采不回来。”莫璃叹息一声,声音渺远,“说吧,你们这次的任务明明就要完成了,最后的任务品到底去哪里了?”

    听到这话,谢雨欣看了看杨修珠,终究是没有开口,而唐婉莹跟墨雪则是缄口不言。

    “你们莫不是还想要为她隐瞒?”莫璃突然把茶杯砸到了杨修珠面前,“跪下!”

    杨修珠应声而跪,眼睛却恨恨的瞪了一眼墨雪等人,这些虚伪的人,表面上谁都不说,其实背地里早就向师尊告密了,还要做出一副伪善的样子,真是恶心。

    “说吧!”莫璃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师尊,我也是迫不得已,这次回家我爹沾上了赌博,欠了赌债,不得已,我才偷走大家的任务珠去抵债的呀。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他们说要打断我爹的腿!”

    “哦,是哪个赌场,敢如此大胆,你珠玉堂弟子的身份难道是吃素的吗!”莫璃接过伺候的人端过来的茶杯,然后把它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茶杯与桌子碰撞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这声响仿佛响在了杨修珠的心上,让她的心都颤了几颤。“你到现在还在撒谎,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看到她如此冥顽不化,不知悔改,本来莫璃是想让她自己说出真相的,但是机会她已经给了,而她却故作不知,还想蒙骗与她。她以为她自己是谁?没了一个小鲛女而已,自己大不了再培养一个就是。她们名为师徒,实际上不过仅仅是自己赚钱的工具而已。若是乖一点、听话一点也就罢了,若是不听话,要她何用?想到这里,莫璃再懒的跟她扯东扯西,直接说出来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