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7章 、欺上门来

作品:《素女仙缘

    第四十七章、欺上门来

    “怎么了,师祖?墨师侄身上出了什么问题?”李掌门连忙问道。

    “这孩子的有一处经脉好像被堵住了,除非另有机缘,否则我怕她终身难以突破到筑基啊。”老者再次叹了一口气。

    “当真如此?”掌门再次问了一句,宗门好不容易进来一个绝世天才,却是经脉被堵,原先还想她应该有机会突破到元婴期或者更高的层次,却没曾想到,她竟然经脉堵塞。

    老者听到这话却是十分的不悦,他冷哼一声,说道:“怎么,李掌门,你还怀疑老夫会骗你们不成?”

    掌门听了,冷汗涔涔,连道不敢,刚刚他因为太过焦急,忘了说这个话的是宗内唯一的元婴老祖了,若是平常,他定是不敢再多问一句。没想到今天因为墨雪这个小丫头,竟然让他得罪了元婴老祖。

    看到掌门紧张的样子,老者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但是自己是堂堂元婴老祖,一个金丹期的蝼蚁,竟敢反问自己,这是令他十分恼火的。修真界地位的划分十分严格,没有实力、没有修为就没有发言权。

    “好了,念在你也是一心为了宗门,本尊就饶了你这一回,下次切不可如此莽撞了。”元婴老祖瞥了掌门一眼,说道。

    墨雪看到这一幕实在是没有想到,老祖竟然会因为这件小事情而呵斥堂堂掌门,她愈加小心翼翼了起来,悄悄的把自己挪到了角落,低着头不敢再多问一言。

    这些金丹期的修士好像也直接当她不存在了,转而跟老祖讨论了一些当前人妖大战的局势,以及商榷了一些战术内容。墨雪也拉长了耳朵听着,在这些内容中,她听到好几个熟悉的金丹期长老的名字,有外出领队进行战斗,有在宗内守护宗门的,几乎所有的金丹期长老的名字都出现在了老祖的口中,可是她就是没有听到自己的师父俞平溪的名字。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直到元婴老祖离开,墨雪都没有听到一个关于俞平溪的字眼。元婴老祖离开后,众金丹长老也纷纷告辞离开了,墨雪仍然低头站在原地。

    “咦,你怎么还在这里?”掌门像是才发现了她似的问道。

    “师叔,我。”墨雪抬起头,正对上掌门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复之前的慈祥,而是带了一抹凌厉,墨雪心中一怔,想到元婴期老祖说的话,才瞬间了然起来,她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是恭敬的说道:“掌门,弟子想要问一下,弟子的师父去哪里了,之前师父跟弟子约好了来年定会回来,但是现在新年已过,为何仍旧不见归来?”

    想到俞平溪,掌门看向墨雪的眼睛才由凌厉化为了愧疚:“你师父他在一次人妖大混战的时候失踪了,现在下落不明,但是当然有道友看到他被妖族的一位元婴期修士追赶。”想到这,掌门的心中也是有些遗憾,如果俞师弟还在的话,他又怎么会担忧宗门内未来会没有元婴期的老祖坐镇?只是从元婴期修士的手中逃脱的几率何其之少?他只当他身死道消,枯骨一把了。

    “多谢掌门告知,不过弟子相信师父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墨雪向掌门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弟子就不打扰了。”

    掌门挥挥手,示意墨雪离去,等到墨雪早已经不见踪影,他才自言自语的叹息一句:“唉,留一个希望也好。”

    墨雪飞回到自己的山头,先到俞平溪所住的地方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异状,等到了自己洞府门前的时候,她不由的有些火起,原来,竟然有一群人在自己洞府门前发动攻击,企图攻破阵法,进入自己的洞府之内。

    墨雪站在半空,她大叫一声,呵斥道:“住手,你是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攻击我的洞府?”她说着飞到山谷,却没想到山谷已经被他们破坏的不成样子了,原先俞平溪给她种的花儿,被踩的东倒西歪,有些靠近洞府的,由于刚刚他们的法力攻击,而变成了焦炭一块。洞府门前的地焦黑一片,满目狼藉,甚至连光幕也是摇摇欲坠。

    “呵呵,你的山谷?”为首的一年轻男子打量了一下墨雪,然后面目狰狞的威胁道:“我师尊说了,你师父死在了人妖大战里面了,而且你现在也再不是需要处处小心保护的天才了。所以啊,现在这洞府是我的了!识相的快点收了阵法,乖乖的把这洞府交出来,否则莫要怪你师兄心狠手辣。”

    “师兄,你可说错了啦,面前这个小姑娘可是连筑基期都没有突破呢,论理,她该叫你师叔呢!”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女子掏出丝帕捂着嘴娇笑道。

    年轻男子,这才仰天一笑,道:“哦,师妹说的对,墨师侄,乖乖的把洞府让出来吧,否则师叔可不会怜香惜玉,手下留情哦。”

    “卑鄙无耻,这洞府是我师父亲手为我所建,就是拿也应该由他亲手拿回,你们这群小人有什么资格染指!”这几年墨雪一直在静心修炼,所以他们这些人,自己并不认识,她是有考虑到,自己的天资不如之前,师门肯定会对自己有所冷落,自己的师父暂时不在,更会失去一层保护。却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卑鄙无耻,而且也没有想到这群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墨师侄,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听到墨雪的指责,年轻男子有些恼怒,这次他是心急了,可是自己身边苏师妹早就看中了这处地方,而且这地方灵气浓郁,却是一块修行的好地方,所以他特地向师尊求了这块地方过来。

    “师兄,你看墨师侄,说话真的是好难听呢,她资质又不好,要一块这样的修行宝地,也不过是浪费,不如给师兄你,到时候,师兄在这里修行,定是金丹有望。”年轻男子身旁的女子转了一个圈,看了看四周环境,又说道:“而且这地方环境清幽,有山有水,等师兄修炼累的时候,师妹在这里摆上一张茶几,给师兄泡上一壶灵茶,师兄喝着茶,师妹可以唱歌给你听,跳舞给你看。”

    “好,师妹说的对!”年轻男子听到女子的话,更坚定了要抢墨雪这块修行之地的念头,他看向身边的女子深情的说道:“到时候师兄会在这山谷里面,都种满师妹最喜欢的海棠花,让这山谷,就跟师妹你的名字一样美丽。”

    “师兄……”女子依偎在年轻男子的怀里,一幅很感动的样子。

    他们后面的那些弟子也纷纷说道:“吕师兄对苏师妹可真是情深一片。”

    可是在墨雪听来,却是讽刺无比,觉得他们两个相偎的身影也是恶心无比,在自己家门口秀恩爱,还要抢自己的洞府,真是太可恶了,为什么他们拿别人的东西,能够说得这样理所当然?

    “这是我的洞府,秀恩爱请往别处,你们这些无耻之徒,给我滚!”墨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忍不住大声呵斥了他们。

    “该滚的是你!”年轻男子使出一记风刃,墨雪连忙化出一道冰墙在身前,“咔擦”一声,冰墙应声而裂,墨雪闪下身,风刃在远处削掉了一棵树冠。

    “哟,倒是有几分本事,看来你今天是铁了心要跟师叔作对了!”年轻男子说着,眼睛一瞪,对后面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后面的三四个人看起来也是筑基期的样子,他们一拥而上,围住了墨雪。

    各种法决向墨雪打来,墨雪一开始还能抵挡几下,但是没过多久,就开始险象环生。筑基期跟练气期之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墨雪能跟这么多的筑基期的弟子,过下招,一是因为她的法器不错,二是因为她已经修炼到了练气十二层大圆满的地步,否则,她对敌经验又不多,早就衰败了下来。

    但是如今看来,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毕竟那个年轻男子跟女子还在一旁看着呢。想到这里,她扔出一把火球符,跳出战圈,然后进入了洞府之中。

    有混元小五行子母阵撑着,他们应该暂时不会进来,她走到阵眼处,先给阵法换上新的灵石,然后走到密室中,把聚灵蒲团收起来,这是师父给自己的好东西,可不能被他们夺了去,然后她拿出一个小小的饮泉螺,把灵台下面的灵泉水全部都装了起来,一滴也不留给他们。

    这种饮泉螺看起来跟田螺是一个样子的,但是却是玉白无瑕的颜色,最主要是它里面大约有一立方米左右的空间,而且还可以放到储物的法器中,所以修真界有条件的高级修士人都会准备一些,用来装一些灵泉、灵水之内的东西,像这种饮泉螺墨雪就有好几个,比这更大的大约十立方米左右的饮江螺她也有一个,这些都是从前俞平溪给她的。

    收完了密室之内的东西,她又跑到了卧室,把她的万年寒冰床也给收了起来,这是也个宝贝,万万不能留给他们。

    其实墨雪这样做,也是做的两手准备,她打算去掌门那里告状,但是虽然她有理,这洞府也确确实实是她的,但是就这一件事,她终于明白了这世态炎凉,特别是修真界更是冷清冷血。所以她现在已经不敢笃定,曾经慈祥的掌门还会不会站在她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