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0章 、前往秘境(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五十章、前往秘境

        墨雪听到这些,心中几分火气涌了上来,但是她极力压制着自己,并没有理他,她知道他是谁派过来的,理他就中了他们的奸计了。

        这样想着,墨雪愈发冷静下来,原先的火气也消失的无踪无影,她继续自顾自的修炼,对那人不做理会,但是她在心中却是暗骂一声:真是小人,抢了自己的洞府还不够,居然还要派人来打击自己?呵,我不会中计的。

        但是墨雪不理会那人,那人自己却是一个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停了下来之后,才捂着腰说道:“墨师侄,你脸皮还真厚诶,这要是师叔的话,被掌门这样厌弃,早就滚出天昊宗了,甚至都不敢活在这个世界上呢,没想到墨师侄倒是坐在这里安之若素。”

        他这样说着,竟然还想伸出手来捏墨雪的脸,墨雪使出冰刺狠狠的刺了他一下,他吃痛一声,这才猛地跳开,说道:“师叔只是想来测测你的脸皮有多厚,没想到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人开始恼羞成怒,到了后面却是笑了,“好吧,师叔这次就饶你一会,反正你也快是个死人了。听说那秘境危险无比,像你这样的从前只知道一味苦修,没有实战经验的愚昧少女,就是进去了也是一个死。”

        这人说着,扔给墨雪一张符纸:“这个东西就当是师叔送给你的,祝你早日升天,哈哈。”

        墨雪捡起符纸,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高级遁地符,这种符纸墨雪认识,遁地时速可以达到每个时辰一千里。墨雪疑惑的看了那人一眼,那人这才用传音秘术说道:“师妹,那个秘境危险无比,几乎只有那些练气大圆满但是又没有办法弄到筑基丹的外门弟子才会去冒险,所以在秘境里面你千万要小心再小心啊。”

        听到这话,墨雪才彻底明白过来,这人竟然是来特地提点自己的么?正感动间,却听那男弟子又说道:“师侄啊,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快就死了呀,你死了师叔在这修真界又少了一个乐趣啊,宗门里面的人都知道,师叔我最爱看天才在泥淖里面挣扎了,哈哈。”

        传音却道:“师兄我叫李淳风,我一见师妹就觉得师妹定非池中之物,他日师妹若是凝聚元婴或者有更高成就,千万不要忘了师兄我指点之恩啊,记住师兄我叫李淳风。”

        “多谢师兄指点,今日之恩,小妹定会铭记在心。”墨雪也传音道。

        “那师兄我可就走了啊,我不直接告诉你,是因为吕梁他后面有金丹长老撑腰,若是知道我与你通气,定是不会放过我,所以还请师妹不要怪罪师兄啊。”李淳风嘴唇微动。

        “师兄说笑了,这一切小妹都醒的。”墨雪心中有着些微感动,这年头总是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艰难。

        “那就好。”李淳风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师侄,你就在这里慢慢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师叔我这就走了,希望明年今天还能看到你。”李淳风再次嗤笑道,这次用的并非传音。

        墨雪也状似愤怒的道:“滚,到时候师侄我定会活的好好的!”

        听到这话,李淳风冷哼一声,纵身一跃,转瞬便消失不见踪影。

        等他彻底消失后,墨雪才站起身来,她看着李淳风消失的地方,一时有些戚戚然,想到一夕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自己也从云顿跌落到了泥淖,终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却道李淳风回到自己的洞府后,他掏出自己怀里的婴儿手掌大小的小白鼠,伸出手指摸了摸小白鼠身上细密的绒毛,然后说道:“灵鼠啊灵鼠,今天你主人为了这个小师妹可是狠心连吕师兄都给得罪了哦,你的感觉千万不要出错啊。”

        小白鼠听到这话后哼唧一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李淳风的手指,李淳风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滴不知名的灵液在指尖上,小白鼠立马爬过了舔舐它。

        “乖乖乖。”李淳风默默小白鼠的头,又把它放回到了怀里。

        ……

        “哦,你说李淳风去奚落墨师侄啦。”吕梁坐在墨雪的洞府前,一边指挥其它弟子去攻击阵法,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身后来向他禀报事情的一位师弟。

        “确实如此呢,师兄。”那弟子舔着脸说道:“听说现在墨师侄正站在外门弟子的木屋前面哭呢。这掌门也真是绝了,虽然说要给她一间外门弟子的小木屋,可是那些小木屋里面都住满了人呢。”说到这里那弟子嘿嘿的笑了起来:“看了掌门还是最看重吕师兄你的,那个墨师侄也不看看她什么身份,竟然敢抢师兄你的东西呢。”

        “哈哈……”吕梁听了这弟子的话后也笑了:“张师弟你真会说话,这里是一块中品灵石,赏给你了。”吕梁说着抛出一块中品灵石给这位张师弟。

        张师弟接过灵石,把它放入储物袋里面后才说道:“谢谢师兄,师兄你太客气了。”

        “行了,去帮我攻破这个阵法吧。”吕梁一挥手,不耐烦的道。

        “哎,师弟这就去。”那位张师弟说着,便走到洞府门前,开始拿出自己的法器攻击阵法,可能是由于阵法本就濒临破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