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0章 、猪圈与老妇人(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七十章、猪圈与老妇人

        “哼唧,哼唧。”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墨雪的耳边传来,墨雪把手伸向怀里,摸了摸吱吱的小脑袋,说道:“吱吱,别哼唧了,你又不是猪。”

        “猪?”想到这,墨学猛地把眼睛睁开,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之后,她心中瞬间有无数只叫草泥马的不知名的生物跑过,这是什么情况,她竟然躺在猪圈里,有三头大肥猪正用虎视眈眈的眼睛看着她跟吱吱这两个不速之客。

        她坐起身子,把那三头大肥猪吓了一跳,其中两头猪防备的看了她一眼后,跑过去护着自己的猪草,生怕被墨雪给抢了,另一头大肥猪则是瞪着她不做声了。

        这是什么地方?墨雪站起身来,仍旧是没有一点头绪,刚刚她试着提了提丹田,发现自己的丹田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法力,她好像回到从前凡人的时候了。她突然想起之前她在爬天梯,她上了登天台,里面有一个叫碧柯的器灵,说要送她奖励,让她重头开始,所以现在是时光倒流,她回到小墨村了?

        如果是小墨村的话,那就好了,这样她又可以在父母面前好好尽孝,又可以见到自己的小弟了。可是这个地方不是,小墨村她生活了多年,里面的一草一木她都十分熟悉,但是这个地方,她没有一丝印象,她看向外面的景色,天哪,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正想着迈开步子,往前面走去,结果她的脚刚伸出去,就立马缩了回来。

        一个人从她面前的草堆中爬了起来,看到墨雪之后,她带着一些惊喜,又好像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看着墨雪说道:“你醒了?”

        原来墨雪的前面有一小捆稻草散落到了地上,有一些散落到了这人的身上,把这人给遮盖了起,所以墨雪这才没有发现这个人的,不过尽管如此,墨雪也有些恼怒,怎么回事?自己怎么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了?

        但是听到这人的问话后,墨雪还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这里的一切她都不熟悉,还是看这人怎么说。面前之人扯掉稻草之后,原来是一个老妇人,老妇人穿着极为普通的灰色布衣,看起来有些邋遢,她一头灰白的头发用一根木钗随意的挽着,脸上有着一道一道深深的皱纹。

        老妇人看到她点头之后,也不理她,转而先把自己身上的稻草清理干净,然后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头,然后说道:“哎呀,糟糕了,晚上睡过去了,忘记给猪喂食了,真是糟糕。”

        老妇人急急忙忙的抱着自己睡觉的这一把稻草往猪那边走去,一边在嘴里哼着哄猪来吃食物之类的话,走进猪盆,她才发现里面已经有猪草了,她才抱怨道:“猪啊猪,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最近吃的这般少了,乖乖,多吃点,多吃点才能快点长大,长大了才能卖钱钱。”

        墨雪看到这一幕十分的不解,首先这猪已经足够肥大了,目测有三四百斤的样子。其次,以她小时候曾经喂过猪的经验来看,这里的几头猪好像跟她印象中的猪有些微不同,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她从这个老妇的身上感受到了灵气的波动?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这位老妇人跟她猪圈里面的猪亲切的交流了一番之后,她才喃喃自语的道:“该给这猪洗洗澡了,明天去叫隔壁的老孟过来,给我这些猪好好洗洗。”

        把她的这些猪全部打点好了之后,她才想起墨雪,这才走过来问道:“姑娘,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掉在我的猪圈里。”

        “我不知道。”墨雪老老实实的回答,然后老妇人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一律以不知道回答,这个老妇人叹息着摇摇头,她以为墨雪失忆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老妇人到了最后,才问起这个问题。

        “墨雪,黑土的墨,下雪的雪。”

        “哦,墨雪是吧,跟我来吧。虽然你失去了一些记忆这很可怜,但是既然你掉在我的猪圈里,那就是你我的缘分到了,我会照顾你的。若是你今天掉落的地方,出了我的猪圈,就是躺在我的猪圈门口,我也是不予理会的。”老妇人絮絮叨叨的说道。

        墨雪乖乖的跟上去了,因她觉得为她对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跟着这个老妇人比较好,先看下情况,日后再另做打算。

        老妇人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所以两个人在路上一时无话,墨雪打量这四周的环境,看是一栋小院子,里面有菜园,也有猪圈,还有几间小房子,活脱脱的是一个农家大院子的样子,院子的围墙也是用泥土糊成的,但是墨雪却觉得这泥墙,这小院好像不是普通的农家小院,而在这个地方,她也感受到了稀疏的灵气。

        虽然疑惑,但是墨雪看到老妇人推开吱嘎作响的破烂院门走了出去,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跟着老妇人出去了,她猜想这是老妇人的家,而老妇人是一个脾气古怪的孤寡老人,以养猪为生。

        出了院门之后,一路上看到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直呼老妇人的名字“蓝衣”都还算比较亲切的向老妇人打着招呼,就像普通的邻里一样。

        “老孟,等下麻烦你去帮我们家的猪洗洗澡。”走到另外一个同样破旧的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