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章 、印花来的灵感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七十七章、印花来的灵感

    过年了,这些为贼为寇的散修也猖狂了很多,不过墨雪她们乘着小纸船回去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听说有几个佣户外出买东西的时候,被攻击致死,这让蓝衣跟张婶子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云,特别是张婶子,如果她一个人出去的话,想必今天也危险了。

    墨雪对这些到是没有感触,修真界打打杀杀的、尔虞我诈的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了,不过她倒是关心起蓝衣的安全起来,私下里给了蓝衣数十张符篆,让她平时带着用以防身。

    日子又这样过来几天,终于就到了年关,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就像是过年一般,墨雪帮着蓝衣打了一大缸的糍粑,等那些米粉劲透了之后,墨雪就站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蓝衣把它一团一团的搓成圆饼状。

    全部揉捏好了之后,蓝衣又用火把它煮熟,墨雪就在一旁使用火球术给她烧火,她现在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三层,可以使的一些小法术。

    这些糍粑蓝衣是打算拿来送人的,往年她孤零零的,从来都不做糍粑,都是别人拿着送给她吃,今年终于轮到她送东西给别人吃了。

    所以她细心的把它煮熟,并且从隔壁的佣户家借来一个印花的小印章,细心的印上了漂亮的小芙蓉在上面。

    墨雪在旁边看到她印花的场景,却不由自主的却觉得有些东西在她脑海里面成行,印?印章?看着那一个个印着一模一样的糍粑,墨雪向蓝衣告辞一声,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看到墨雪这风风火火的样子,蓝衣失笑的摇摇头,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墨雪跑进屋子之后,先是探出头去,看了看周边有没有人要过来,然后才仔细关上门,开了阵法,拿出灵石,又找来一把小刻刀,准备开始自己的计划。

    既然有些印章可以给糍粑印上花纹,那她可不可以雕刻出一个印章拿来印符篆呢?如果这个计划可成的话,那这样印出来的符篆,想必成功率会高处很多吧。

    画符的时候容易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它需要全部的精神,一丁点儿也不能错,有时候不注意,画错了一个弯钩或者是一撇,一捺,那这次就算画符就算是失败了,但是印章的话不会有这种危险吧?只要自己刻印好一个印章,在印符的时候均匀的注入法力,那不就成功了吗?

    越向墨雪越是觉得这个方法可成,她看着床头正在吃灵根的那只类似小老鼠的生物走了过去:“吱吱,你说我这个方法正不正确?”

    “吱吱。”小老鼠吱吱的叫了一声,抬着头看了看墨雪,然后不理她,自己继续啃自己的灵根。

    “哦,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这样做很正确?是一条来灵石的路子?”墨雪摸摸吱吱的头,然后自顾自的坐到桌子前面,就准备刻印了。

    她先用灵水决变成一盆清水,然后用符笔蘸着清水开始在桌子上面画与火球符相反的符文,画完之后,她拿来一张纸,放在画了符文的地方,往纸上一印,确定自己没有画错之后,她才开始继续练习画相反的符文。

    这样练习了上百遍,确定了这些线条的粗细,走笔之后,墨雪才开始拿起灵石,准备刻印,是的,她打算用灵石作为印章的材质,刻印符文。灵石的表面是凹凸不平的,她用小刀细细的把它磨平,然后才开始刻画,一开始起笔很顺利,但是到了转勾的地方,她一个不小心,刀锋偏了一下这次刻印就失败了。

    失败是成功之母,这话一点儿也没错,但是问题是,她现在刻印的印章材质可是灵石,这个刻印坏了的话,这块灵石也就报废了啊,不过幸好在报废了六块灵石之后,她的这块符印也就做好了。

    试着沾满朱砂,均匀的输送灵力,在符纸上印下一个小印,灵力输出不够均匀,符纸爆炸,硬生生的把这张原本就将要报废的桌子给弄成一堆碎木柴。

    尽管如此,但是墨雪的心里却是十分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这种方法可行,否则也就不会发生因为灵力注入不均匀而爆炸的事情,幸好墨雪对于这种情况,早有准备,她把符纸朱砂等物都移到了床上,所以符篆爆炸除了炸裂她一张桌子之外,并没有给她照成什么经济上的损失,因而她蹲到地上,继续印了起来,右手那符印,左手注入真元,一心二用之下,全神贯注,一道灵光闪过,成了。

    孰能生巧,接下来墨雪又印了好几张,成功率居然可以做到九成,还有一成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没有用心,于是失败了,不过尽管如此,这成功率可不是画符能够比拟的,更重要的是,它节约时间,节约灵力,这样自己又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去修炼以及学习其他的了。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墨雪仿佛看到了一条来钱的金光大道,终于不用为灵石担心了,至少一段时间之内,来点小钱还是很容易的吧,只是自己的修为还要提升,否则她真的怕被别人半路打劫,所以得多多画符,有符篆在,自己的人身安全就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

    服食了一颗聚气丹,她发现等体内法力全部耗尽之后,再服用聚气丹的话,会比法力充盈的时候,好吸收的多,而且丹田干枯的时候,才能更加激发体内的潜力,所以之前画符的时候,墨雪都习惯把自己的法力耗光,然后再打坐。

    有着灵丹的帮助,墨雪的法力,很快就恢复了七七八八,她是那种一打坐起来,就会忘记时间的,因为等她睁开眼,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哎呀,糟糕了,今天是过年,蓝姨说了今天要请那些佣户来家里面吃饭的,所以我得去帮她的忙,她这样想着,便跳起来,随意的把屋子收拾了一下,然后就抱着那些变为焦炭的碎木头,打开门。

    “张婶子,你说就是要把这个丫头介绍给我?”一个穿着赭红色衣服的少年指着墨雪有些不可思议的叫道:“你没有搞错吧,这个邋遢的野丫头,你觉得她能够配的上我吗?”少年转过身看着张婶子看起来很生气。

    墨雪看着门外的那些人,待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时间回到半刻钟前,蓝衣家已经开年夜饭了,但是墨雪还没有出来,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是之前张婶子说的那位差点被源天宗外门录取的那位弟子,他名叫张天成,虽然同是佣户,但是像他这种人物,一向是瞧不起蓝衣他们这些佣户的。

    可能是张婶子之前向他说了些什么,又可能是他太过无聊,这次居然提着价值两块灵石的礼物来到了蓝衣他们家,听到蓝衣说墨雪还在修炼,忘了时间,于是便主动说要去看下她,顺便叫她来吃饭。

    在这群佣户中,这个男子的身份比他们高,而且修为也是当中最高的,众佣户不知道墨雪的志向跟打算,自然是乐见其成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于是都起哄着要去蓝衣带着这位男修士去看墨雪。蓝衣被逼的没有办法,再加上这位修士长得确实不错,人也挺知礼,于是她就答应了。同这些修士们一起来到墨雪的门前,恰巧墨雪打开门,这时候众人看到的不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仙子,而是一个头发蓬乱,脸上乌黑一片,手里还抱着一捆乌黑木材的邋遢丫头。

    这让张天成如何能够接受?他出生不错,还差一点就被源天宗的外门给选中了,虽然在最后一关,他考验失败了,但是这也足以证明他的潜力,而这个叫墨雪的丫头听人说不过是一个五灵根的修士,出生又不好,自己听了张婶子的话,前来看她,却没想到张婶子这人夸大其实,之前把墨雪说的多好,现在墨雪在他心中的印象就有多差。

    少年拂袖便走,蓝衣看到这个情况连忙拉住他,少年一甩蓝衣拉着他的衣袖,转过头,狠狠的瞪着蓝衣:“哼!”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把这礼物还给你。”蓝衣说着,就接过一位佣户给她来过的东西,递给张天成。

    “算你还算知事!”张天成接过自己的东西,拂袖便走,蓝衣也没有挽留,只是叹息一声,转过脸看向墨雪的时候,却是又换上了一张笑脸:“雪儿,你起来了,最近修炼辛苦了吧?”

    “我没事的蓝姨。”墨雪说着就走到厨房,把这些碎木柴扔到厨房里面,然后对蓝姨说:“刚刚发生了何事?”

    “没什么事的孩子,就是刚刚那个张天成来我们家吃饭,又嫌我们的饭菜不好吃。”蓝衣陪着笑脸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想那定是他没有口福,因为我知道,蓝姨做的饭菜可好吃了呢。”墨雪挽着蓝衣的胳膊说道:“蓝姨,你今天穿这件衣服可真好看。”

    “是吗?还得谢谢雪儿给我买的漂亮衣服。”蓝衣说道。

    接着蓝衣带着墨雪一群人去吃饭,谁也没有告诉墨雪她的头发乱了,她的脸上也沾满了灰尘,就这样顶着一张邋遢的脸她过了她在这里的第一个年,直到他们开始喝酒的时候,墨雪看到酒杯里面的自己,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一团糟。

    “哎呀,我竟然如此失礼。”墨雪尖叫一声,然后向各位告辞,自己去后院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沐雨决,然后又回房间带上吱吱,才开始又重新出来,跟他们坐在一起吃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