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7章 、手段惊人(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八十七章、手段惊人

        “孔亮,你有本事就别躲在那个乌龟壳里面,有种我们就斗上一斗,只会躲藏的人,算什么英雄好汉。”突然两人听到了一个这样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两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跟你比了,我好像听到了我妹子的声音。”

        两人把灵器一收,手臂一甩,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拨开人群,两人一看,却见一个女子正在使用符篆攻击一个穿着鹤氅、戴纶巾、握羽扇的人,两人揉揉眼睛,这女子可不是自己刚刚自顾自认下的一个妹子,而自家妹子攻击的人,可不正是自己的老对头孔亮!

        “妹子,哥哥来帮你啦。”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叫到,李馗听到鲁智达的声音觉得有些奇怪,他把长枪一立,说道:“你什么时候认识我妹子的?”

        “呃……”鲁智达不知李馗这是何意,此时此刻,他还真就以为墨雪是李馗本家亲妹妹,所以他嗫嚅一声说道:“是在这乱斗场中认识的,却不知原来这姑娘正是弟弟你的妹妹,既如此,那就应当是哥哥我的亲妹子。”

        却说墨雪听到声音转脸一看,竟然是李馗跟鲁智达两个莽汉,虽然跟他们相处不深,但是他们却并不是张天成嘴中说的那种穷凶极恶之人,反而由于在这乱斗场中有过几次并肩战斗,墨雪甚至还觉得这两个莽汉有些可爱。

        于是她朝他们那边叫到:“两位弟弟,还不来帮姐姐则个,这厮太可恶了,竟然用阵法偷袭于我,所以姐姐也定要打碎他的乌龟壳让他好看!”

        “好好!我辈修行者,就应该快意恩仇、以牙还牙!”鲁智深点点头表示赞同墨雪的话,然后就提着禅杖,同李馗一起冲了上来。

        “弟弟,你们来一个给我护法便可,之前周围围了太多的修士,姐姐有点施展不开,现在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墨雪说着便让李馗在周围护法,而自己跟鲁智达一同攻击这个孔亮的做法。

        这次她不再用符篆了,她直接祭出了一百零八根连环子母针,准备以点破面,而鲁智达则直接的用自己的禅杖一下下的打上去,两人心有灵犀的往同一个点上面攻击,如此里面的孔亮脸上终于变了,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加固阵法,这个阵法就倏忽的碎裂了。

        孔亮的身影终于暴露了出来,鲁智达一棍子便打了上去,可惜,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残影,看起来这厮不但阵法之道高超而且身法也十分不错。

        “哥哥,单论打人的本事,看来还是弟弟在行!”李馗说着,便是一枪挡住了孔亮的退路,可惜他虽然挡住了孔亮的行动,但是却没有拦住孔亮的本事,反而被孔亮一掌拍在胸口,退了好几步远。

        “可恶!”墨雪虽然想去追孔亮,但是看到李馗受伤了,她还是停下了先跑去看李馗的伤势。

        “弟弟,你没事吧?”鲁智达也走到李馗的跟前来。

        李馗却是不看鲁智达,只看着墨雪说道:“妹子,都怪哥哥没本事,不但没有拦住孔亮那厮,反而还被他给打伤了,唉,真是十分的丢人!”

        “没本事就得好好的练功!”鲁智达却是看着李馗说道:“平常只知道一天到晚的在散修之中耍横,到了关键的时刻,就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了吧!”

        “行了,这次吃了如此的大亏,想必他也是知道错了,我这里还有一瓶疗伤丹药,找个地方让他服下,安静的疗伤吧。”墨雪递过去一瓶疗伤的丹药给李馗,说道:“这个孔亮下次再看到他,我饶不了他。”

        “妹子莫要动怒,都是哥哥们的不是,此次不但没有给妹子挽回一个颜面,反而还让李馗受了伤。”鲁智达说着便扶起李馗走到一个角落里面坐下了。

        正在此时,这个乱斗场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倏忽一闪中,这个乱斗场的面积顷刻间少了不少,修士的密度又大了起来,于是争斗也愈加多了。

        这乱斗场确实是一个好的法器,不但可以让身处其中的人变换位置,甚至连空间都能够自由的调整,真是神奇。

        正所谓天涯何处不相逢,这乱斗场的空间一缩小,竟然让墨雪又看到了那个孔亮,此刻他就在离墨雪不远处的一处墙壁边,正跟一个穿白色衣服书生模样的人相谈正欢着,李馗看到那个穿白色衣服的人之后,叫了一声:“大哥。”

        “两位弟弟,原来你们在这里,倒是让哥哥好找啊。”穿白色衣服的人听到声音后,转头往这边看来,看到了李馗跟鲁智达之后,他十分欣喜的说道。

        墨雪这才发现这个穿白色衣服的人竟然是宋海,也是了,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让鲁智达跟李馗两个人心甘情愿的叫大哥的呢。墨雪如此想着对上宋海疑惑的眼神,她不动声色向宋海点头示意,手却是暗暗握紧了双月钩。

        而身边原本应该盘坐在地上恢复伤势的李馗看到刚刚跟宋海交谈的人是孔亮之后,却是十分的不满了起来,于是他朝孔亮瞪了瞪眼,然后嚷嚷道:“大哥,你怎么尽帮着外人来欺负弟弟?”

        “贤弟这话是何意,大哥何曾有帮着外人来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