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章 、筑基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一百一十一章、筑基

    第二天的比赛,墨雪的表现虽然也不差,但是在两位厉害的筑基期修士的映衬下,就显得有些不尽如人意了,台下众人越发觉得墨雪就是凭着运气才进入的前三,墨雪也不在意,毕竟实力不是用来炫耀的。

    比试结束后,墨雪领了奖品,就回到了落鹰峰,赵钰早就说了,给她两年时间,让她自行修炼,因而跟赵钰说一声后,她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准备闭关了。

    原本新入门的弟子,每月都是完成一定的任务量,获得宗门的贡献点的,这个是一个硬性规定,一来可以让新入门的弟子尽快积攒贡献点,二来也可以让锻炼新入门弟子的实战能力,对新入门的弟子并无害处。

    但是此刻墨雪最缺的就是时间,赵钰帮墨雪暂免了这个任务,倒是省了墨雪许多的事情。

    筑基丹已经到手,其他的东西也早就准备好了,布置好密室之后,墨雪在手边放了足够多的灵石,以及在自己的面前放置了一些辟谷丹以防万一之后,就开始闭关,准备冲击筑基期了。

    此处灵气甚好,再加上墨雪的聚灵蒲团,比起之前在山脚下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当时,木屋的条件也没有自己密室这么安全,自己又得忙着画符赚钱,因而从来没有全心全意投入修炼。

    而现在,在自己的密室,墨雪才觉得心中安定下来,修炼起来,比起之前,好像更是顺畅了许多。

    ……

    一年之后,墨雪突然睁开了眼,双目好似精光射出,然后又突兀消散,她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浊气,经过这一年来的努力,自己的修为终于练到了练气十三层大圆满的境界,接下来,就该准备筑基了。

    来修真界,初略的一算也有六年了,墨雪站起身来,往事从脑海中一一掠过,这期间,不乏欢声笑语,也不乏伤心难过,但总的来说,自己还算是幸运的,幸运能够找到一个好师父,幸运自己的天赋也还算是好,现在身边有了新的朋友,也有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修真?何谓修真?去伪存真是也?何谓伪,何谓真?可能不同的人,或不同的修为,就会有不同的答案吧。人一生下来,就会经历许多的选择,或名、或利,或因为前途,在这些选择中,一次又一次的迷失了自己的本心。

    有人说,修真修心,有人说,修真炼气,而有的人则是炼体,或许这一切原本不是那么重要,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过程不同罢了,最后的结果不外乎两种,或生、或死。

    长生,只不过是活得比别人要长久罢了,长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成了长生了。墨雪突然想到自己想追求的大道,突然想到自己想要追求的长生。

    她的师傅没有跟她说这些,事实上,她只是自己沿着一个模糊的目标在坚持不懈的走下去、死,谁不怕?不怕死的话那还活着干什么?总归还是努力吧,来到了琅琊山修真界后,竟然又知道了元婴期之后,还有更高的化神期,修真之山,到底有多高,自己总该去看一看,去攀一攀,去走一走吧。

    这样想着,墨雪的心渐渐的静了下来,筑基这不过是她踏上寻仙之路的第一步罢了,有何惧之?

    她慢慢的又走到密室的中央坐下,运行了两个大周天之后,自觉身体、精神已经十分的好了,于是便从储物镯里面掏出那个装着筑基丹的小瓶出来,倒入一颗放在掌心,看了一会之后,然后毫不犹豫的服下。

    不过是片刻,筑基丹的药效就开始发挥了作用,墨雪的修为本来就已经达到了练气十三层大圆满的境界,等到慢慢炼化筑基丹之后,她的经脉容纳不足这么多的灵力,终于聚集到一块,向那处瓶颈发起冲击起来。

    经脉内的灵气越来越多,墨雪觉得自己的丹田欲裂,十分的痛苦,可是她的精神却是丝毫不敢懈怠,仍旧是用神识控制着这些多余的灵气向那处瓶颈冲击,一次又一次,瓶颈已经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但是墨雪的经脉也出现了裂痕,被法力涨体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受,墨雪全身的每一处经脉就没有不痛的。

    可能是经脉越强劲,便越难打破重铸的原因,原本以墨雪的天赋筑基也算不上困难的,可是不知道是因为被碧柯改变了灵根的原因还是什么,墨雪这次的冲击竟然失败了!

    第一次筑基失败,墨雪并没有气馁,她当机立断的服下另外一颗筑基丹,然后又开始发动攻击,若是常人,如此庞大的灵气,早就已经冲破屏障了,可是墨雪的经脉比起一般的人来说,实在是强劲了太多,因为顺带着,她的瓶颈比一般人也更加难过一些,不过幸而,这次她有惊无险,在全力的冲击下,只听见体内似乎有‘咔擦’一声细响,她终于突破了屏障,成为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了。

    内视了一眼自己干涸的、以及伤痕累累的丹田跟经脉后,墨雪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愧是筑基期,她现在感觉自己的丹田比之前更坚固了,而且比之前也大了不少。

    外面,墨雪的洞府上面突然乌云密布,并没有打雷,反而是下起雨来,由于落鹰峰人少山大,大家又都忙着修炼,因而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层意象,只有赵钰看着山腰的方向,若有所思,脸上露出一丝笑来。

    明明是隔着一层石壁,但是身在密室的墨雪却感觉有天地灵气铺面而来,进入了她的体内,只不过是瞬间,她的体内经脉的灵力就渐渐的充盈了起来,原本出现裂痕的经脉被这股灵气一扫而过,竟然慢慢的全部都修复好了,这股灵气通过经脉进入了丹田,转了一圈之后,丹田的伤痕也尽数恢复。

    这股灵气转了一圈之后,再进入墨雪丹田的灵气就渐渐的被压缩成了一滴水珠般的灵液,刚刚充盈的丹田竟然瞬间又变得空荡了起来,不过虽然如此,墨雪却是笑了起来,就是这样一滴灵液,却是能够抵得上之前丹田内所有的真元了,不但如此,墨雪还发现,自己的体内似乎又比之前多了许多细小的经脉。

    难道这就是筑基期与炼气期弟子的不同吗?墨雪坐在那里试着修炼了一个小周天,原先需要一个时辰,而现在只不过片刻便可。墨雪此刻觉得自己的实力跟之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这只是开始罢了,当然,当务之急是

    ,她现在缺一本功法。

    正这样想着,她突然觉得头痛欲裂,好像要炸开了一般,又好像有人硬生生的拿着锯子,要把她的头锯成两半。即使是刚刚那筑基之痛,她也能忍受,但是此刻,她竟然就这样痛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墨雪悠悠的醒来,她拍了拍还有些胀痛的头颅,睁开了眼睛,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把她吓的立马跳了起来,她拿出武器,静静地立在原地,这陌生的大地,入目处,一面荒凉,直到过了许久,也不过是一片孤寂的静,没有人跟生物,她拿着武器的手,这才渐渐的垂了下来。

    这究竟是哪里?墨雪十分的疑惑,她不是在密室里面修炼吗?怎会到达此处?难道又是被哪个大能传送到一个新的大陆来了?可是这也不太可能吧。

    经历过一次的墨雪,显得十分冷静,在确定自己的修为是筑基初期没有降阶,而且附近也确定没有生命的迹象之后,她踏出脚步四处察看了起来。

    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天跟地好像离得十分的近,墨雪甚至感觉自己伸出手,再跳出一步,就可以触碰到天了,这地方不知道多大,除了约莫方圆十里的黄土地之外,其它的地方都是难以看透的一片混沌。

    墨雪刚刚已经确定过了,混沌那头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看不透,神识也受到阻碍,进不去更深处。但是就这方圆十里的土地而言,她能够确定,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的生物,她试着跳了起来,竟然就真的触碰到了那所谓的天空。

    上面也是一片混沌,在往上她也看不透了,她能够活动的地方就是这方圆十里而已。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难道是我得罪了什么人,他们趁我筑基时的那一刻衰弱之时,用什么洞天法宝,把我困在这里?可是也不可能,自己来到琅琊山修真界不过才区区四年而已,她左思右想过了,她一向深居简出,并没有得罪过别人。

    要说得罪人,也有,无非是在源天宗的考核过程中得罪过一些修士罢了,不顾他们不可能有如此的实力,能够称自己不备,把自己困住,况且,有如此法宝的修士,也不会来参加源天宗的外门弟子考核,还被自己得罪了。

    剔除掉这一层之后,墨雪就完全想不通了,她最近也没有得到什么古宝,里面有什么强大的器灵啊。既然没有什么怪异之处,那自己怎么可能被人困在这里?

    墨雪思前想后,也想不明白。既来之、则安之,她索性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打起坐来。

    这地方墨雪之前并没有感觉到有灵气,但是在她修炼的时候,却又是觉得十分的舒爽,好像这里有一种特别的天地之气,进入了她的身体,这种气体一进入她的经脉、丹田,就让她的丹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了起来,不过仅仅是一个大周天过去,丹田里面竟然凝结了一大半的液态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