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章 、心乱(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一百二十三章、心乱

        原来苏佩香虽然进不去内阁,但是她早就打听到,内阁有一块不一样的榜,榜单上面除了一些狙击邪魔的任务之外,还有一些猎妖的任务,而这些猎妖任务之中,血玉蜘蛛这个任务是其中贡献点高而且看起来又比较简单的任务,因而,石睿筑基成功之后,她便撮窜着石睿接下这个任务。

        石睿一向是一个什么都缺的修士,看他现在连法器还是从前的那一把灵弓就知道了,因而到了内阁之后,看到这个苏佩香所说的高贡献点而且又好做的任务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接了下来,之后,又连同其它四位一起来到了拉伊山脉。

        “这次算你运气好,之前那只血玉蜘蛛到你面前的时候,我差点就要吓死了。”墨雪语重心长的说道:“下次你可要量力而行啊,而且要多多准备点东西,什么遁地符这些是一定要准备好的,而且下次找队友的话,还是找一些靠谱的吧,你看你这都找的什么人哪,你要记住,队友,是值得托付后背的人。”

        “嗯嗯,姐姐说的对。”石睿虚心的点点说道:“我的确是运气好,不过我现在十分庆幸来接这个任务了,否则我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姐姐呢。”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油嘴滑舌。”墨雪伸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笑道。

        她这个动作看在石睿的眼里是说不出的好看,眼见她把茶喝完,放下茶杯,将要转过脸来的时候,石睿才连忙把脸转到一旁,装作看向外门的样子,却不知自己的脸上有一抹红晕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不过他用头发挡住了,而墨雪也没有注意。

        墨雪转过头来,看了石睿几秒,石睿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生怕被墨雪知道了他的小心思。

        把茶杯放下,他才说道:“姐姐,你的任务想必还没有完成吧?”

        “没有啊。”墨雪答道:“不过已经找到那些血玉蜘蛛的老巢了,所以也不用着急了,我总会找到机会抓住一两只的。”

        “姐姐,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石睿突然说道。

        “不用啦。”墨雪看着石睿笑道:“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既然你的任务已经完成,还是快点回去修炼吧,我见到你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姐姐。”石睿突然看着墨雪可怜兮兮的说道:“我都把他们都赶走了,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他现在也开始耍心机了,他知道墨雪吃软不吃硬,最吃的就是撒娇卖萌者一套。

        果然,墨雪看到他如此做派,瞬间心软了下来,说道:“那到时候,你躲在我的飞舟里面不要出来啊。”

        “好好。”见到墨雪答应,石睿恢复了常态正色道:“姐姐,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现在也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了,我现在可以保护你了,你刚刚看见的,我刚刚自己也杀了一个血玉蜘蛛呢,我可以保护你的。”

        墨雪安安静静的听着,只感觉他说的前面几句话有人也同样跟她如此说过。

        “姐?”

        看到墨雪有写走神的样子,石睿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墨雪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回过神来后却是说道:“你看看,你还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呢,今天你杀掉那只血玉蜘蛛的事情就不要跟我说了,我可是全部都看着哪,你那所谓的英勇可吓的我出了一身冷汗!”

        “呵呵。”石睿干笑两声,没有反驳。只是抽出自己的手来,他的手在墨雪眼前晃的时候,勾住了墨雪的头发,这下他突然抽出手来,便是扯断了墨雪的头发,墨雪感觉到头上的疼痛,因而皱了皱眉头。

        “你没事吧?”看到墨雪皱了皱眉头,石睿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没事。”墨雪看了石睿一眼,然后如此回答,她就坐在这里能够有什么事情?至于扯掉了一根头发这样细微的疼痛,她自己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石睿听到墨雪的话后,“哦”的应了一声,然后低下头来,却是打开了掌心静静的看着,那手被她拽过的地方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那根乌黑的头发还静静的飘荡在他的掌心,虽然细小,但是他却忽略不了。他突然把这只手时候握的紧紧的,生怕这手上残留着她的味道,残留的她手心的温度就这样散去。

        “你手中藏着什么东西?”墨雪看到了石睿的动作,她狐疑的看了一眼石睿的紧紧握着的手,又看了一眼石睿的脸,不解的想到,这小子到底在手中藏了什么东西,怎么脸上还带着傻笑。

        “我什么都没有藏。”石睿听到墨雪的话后,连忙把握紧的手放到了身后,他抬起头看墨雪的时候,满脸的绯红。

        “你不要骗我了,看你的动作,我就知道了。”墨雪笑笑,斜睨了一眼石睿,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还能瞒过我,你的小动作,我早就看在眼里了嗯。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藏。”石睿说着,拉过墨雪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掌心摊开,却是确实什么都没有。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石睿十分佩服自己的机智,好在刚刚把手放到后背去的时候,他已经把那根纤细而又重若千金的发丝给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