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1章 、银精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一百三十一章、银精

    “小丫头,倒是为宗门考虑的挺周到。”白发的老者,抚了抚下巴处一缕美髯,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一万贡献点拿走吧。”

    一万贡献,确实是不少了,在宗门外门弟子的任务榜上,一万贡献点那可就是一颗筑基丹了,就是对墨雪这种筑基中期的修士来说,那也是不少了,但是墨雪却是没有二话,就痛快的交割了贡献点,接过老者手中的残剑。

    这笔生意不是亏了,而是太值了,抛开残剑的价值不说,这么大的一块银精得值多少钱啊?墨雪这个时候还在庆幸,幸好自己的手脚快,在这个残器一出来的时候,她就眼疾手快的拿到手了,这么大的一块银精得值多少灵石啊?这是哪位大方的修士,竟然把它给当废品抛弃了,真是财大气粗啊。

    话说这银精不是别的东西,正是纯银之精,这东西一般的筑基期修士根本不能够得到它,这是结丹期的前辈才能够拥有的东西,就是在结丹期也是十分的珍贵。

    这银精的珍贵性并不是在于它的原料难得,而是在于它的炼制过程,要知道,只有结丹期的修士才能够用自己的真火从纯银中提炼出这个银精,而且几十年才能得到拳头大小的一块,至于如这把剑这般,恐怕是需要好几十个年头才能够炼制出来吧,唉,哪位败家的修士啊,不过确实便宜了我,墨雪一边叹息,一边窃喜。

    她的双月钩要升级还差许多的灵材,其中正确一个这样刚硬的,之前她打算用其它的诸如纯银代替,不过此刻有了这个银精,她自然是把这块银精作为自己的首选了。

    “多谢前辈!”墨雪拿到这把残剑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向这位前辈行了一个礼。

    “你不用谢我,你能够拿到这把残剑,说明你与这块银精有缘。”这位结丹期的执事一口就道出了墨雪选这把残剑的目的。不过他能够看出也在墨雪的意料之中,毕竟是结丹期的修士,不可能看不出来一块小小的银精。

    只是之前,墨雪害怕这位结丹期的前辈会用各种手段强取自己看中的这块银精,毕竟银精这种东西,对结丹期的修士也是十分有吸引力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位结丹期的前辈根本就没有一点这样的意思,到是墨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快收起来吧,小丫头,你若是再就样拿着,我估计我可能就舍不得给你了。”这位结丹期的前辈看到墨雪抱着残剑有些沉思的样子,便提醒了她一句,话说,他却是是有点舍不得这把残剑的,毕竟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不过有的时候,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

    “哦。”听到这位结丹期前辈的话,墨雪连忙把这残剑放到了自己的出储物袋里面,话说,她不是怕有人过来抢她的,不过她还是真的怕有人过来,用尽花言巧语来骗她的,虽说她不会上当,但是被那么多的人围着的话,也很烦躁啊。

    再次向这位修士行了一个礼之后,墨雪就准备离开了,正在此时,原本的执事办事处又来了一个修士,那个修士看到了这位鹤发童颜的结丹期修士连忙说道:“师叔,您怎么来啦?”

    这让墨雪不由得一怔,她转过的身子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就听到那位结丹期的前辈回答道:“哦,原来是董师侄,本尊过来扔一把报废的剑,也算是给你们这群小家伙一个小机缘。”

    “哦,原来如此。”看起来这位后来的筑基修士才是此处真正的执事,他听到结丹期前辈的话后,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奉承道:“师叔您说笑了,您用过的法器,就算是报废了,那也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不知道是哪位修士能够得到您的机缘呢。”

    “呵呵,机缘自然是被有缘人得到了。”这位结丹期的修士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师叔便不打扰你的事情,我先走了。”

    墨雪再回过头的时候,那位结丹期的修士已经不见了,这让墨雪不由得又是一阵侥幸,

    原来这把残剑是那位修士的,若是是这位董姓修士的,就算自己依旧能够得到,不过估计要出的代价应该是刚刚的许多倍了,或许没有十几万贡献点是拿不下来的吧。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多年来的好运气,让墨雪早就默认了这种说话,她往执事办事处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之后,还是大踏步的离开了,接下来又在百宝阁里面转了几圈,不知是不是由于得到了十分珍贵的银精的原因,墨雪之后再也没有得到她需要的灵材,反而是石睿从一堆废弃的灵器堆里翻出来一个还不错的灵器,他去把它兑换了出来,打算拿去自己修复一番,到时候若是成功便是又得到了几把新的灵器,就是失败了也是给自己涨了经验,毕竟这个代价并不算大。

    “小睿,你今天来此处,难道就是为了找这些废弃的灵器练手的吗?”墨雪有些奇怪的问道,她总觉得石睿的目的应该不是这些。

    果然,石睿看着墨雪,摇摇头,说道:“其实我跟姐姐你是一样的想法,也是打算找一些东西炼制我的本命法器,不过我并不打算升级我的灵弓,我打算重新炼制一把新的法器,所以也来到此处碰碰运气。”

    “哦,原来如此,那你打算炼制一个什么样的法器?自己炼制法器的话,那代价可是不会低哦。”墨雪看着石睿,颇有些为他焦急的样子。

    “呵呵,姐姐你也不用太担心,我现在还不急,我的灵器该炼成什么模样,我都没有想好呢。还是先找好姐姐你需要的灵材吧,待会去姐姐你的洞府,我们一起凑一凑,这些年来,我也收集了一些灵材,待会姐姐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石睿跟着墨雪跨出大殿,随意的看了看四周的青山,淡淡的说道。

    “好吧。”石睿处处为她考虑,墨雪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只能点点头,然后祭出飞舟,往自己的洞府飞去。

    话说这还是多年来石睿第一次来墨雪的洞府,站在洞府外面,看着洞府外面大片的灵花、灵草药,以及自然生长的高大的树木,清幽的环境让石睿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这个地方确实是十分不错,随着墨雪打开洞府的大门把他迎进去之后,他的眉头才微微的皱了起来,这地方环境的挺好的,灵气也还算充沛,只是这洞府也太简陋了吧?除了几颗夜明珠,几丝日光透进来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装饰了。

    虽然他自己的洞府的装饰也差不多是如此,但是他毕竟是男修,在世俗界也是一个糙汉子,洞府差一点没关系,但是他的墨姐姐这般娇滴滴的女修,住这样简陋的洞府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洞府简陋,小睿你不要见怪。”墨雪看到石睿皱起的眉头以及打量洞府的眼神,便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了,于是连忙客套的说了一句,堵住了石睿接下可能要说的话。

    石睿还没有说话,却是从隔壁又传来了一个声音:“雪儿,是谁来了?我怎么听着这声音觉得十分的耳熟呢?”

    “蓝姨,你过来吧,是小睿呢,您认识的。”听到蓝衣的声音,墨雪便叫蓝衣过来一起坐,她这客厅与蓝衣那边是想通的,不过就是加了一层简单的阵法以防蓝衣带来的客人乱跑而已。

    事实上,蓝衣很少带客人过来,这么几年了,不过就是隔壁的那位老王,以及张婶子全家来过几次而已。大部分的时间,蓝衣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弹着古琴,有时候墨雪从空间里面修炼出来,听到蓝衣的琴声后,总是会忍不住一阵阵的心酸,她知道蓝衣不常带客人来洞府的原因都是因为怕打扰到自己。

    虽然自己跟她说了许多次的没有关系,但是蓝衣还是执意如此,这几年来,蓝衣越发的苍老了,虽然她的语气松快,在充沛的灵气滋养下,看起来也还算是精神,但是老了就是老了,哪怕就是强颜欢笑也没有作用,墨雪还是能够看出她在一天天的衰老。

    “是小睿啊。”蓝衣打开了阵法,撩开了她闲着无事时自制的一串简易的珠帘,便是走到了石睿的面前,虽然只见过石睿一面而已,但是修真界的记忆较好,墨雪这几年来也常常提起他们,因此蓝衣还记得,她走到石睿的面前,准备躬下身子向石睿行礼,吓得石睿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躬下身子扶住了她。

    “蓝姨,您千万别这样,您行礼可真的是折煞我了。”石睿把蓝衣扶到一边坐下,然后情真意切的说道。

    “是啊,蓝姨,小睿又不是外人,小睿是我弟弟,您就放心吧,不用管这些虚礼,若是您真的要论礼的话,那咱们就按照世俗中的来。”

    墨雪在一旁轻声劝解着。她能够明白蓝衣的感受,的确低阶弟子是要向高阶弟子行礼,只是墨雪不愿意让蓝衣向她的同辈行礼,所以这些年来。她也很少带修士来她的洞府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