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5章 、轻松灭杀

作品:《素女仙缘

    第二百一十八章、轻松灭杀

    “人心不古啊。”独狼听到后发出一声感叹,却被他身旁的李寻梅呛声道:“人心早就变了,难道你还是今天才知道?如今这修真界杀人夺宝的事情还少么?日后去猎杀妖兽的时候,多长几个心眼。”

    “嗯,阿梅教训的是。”独狼连忙点头说道:“同我去猎杀妖兽的都是信得过的兄弟,只要不来新人就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你就别去猎杀妖兽了,像阿伊一样帮我们卖卖妖兽身上的出产就行了。”

    “这个我得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李寻梅说道。

    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个人,胭脂脸上露出了一丝笑,而木柯则是刻印了一个玉简给墨雪,里面是标注了沈夫人所在宗门位置的地图。

    “嗯,多谢木道友。”墨雪一拱手就从桌位上站起身来,道:“既然地图我也有了,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墨道友不用这么急吧?”刘青说道:“你的东西,阿伊可还没有帮你卖完呢。”

    “我这次在宗门外面待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我想早点了断心事好快点回到宗门。”墨雪淡淡的说着,然后就把玉简贴上自己的额头,看起来是十分的迫不及待。

    很快她就知道了玉简里面的信息,因而又把这玉简还给了木柯,说道:“到时候大家就在这个落日宗集合吧。”

    “好,既然墨道友回宗心切,那最迟明天我们就会出发。”木柯跟刘青、王诺郸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相互点点头,然后对着墨雪说道。

    “如此甚好,那我就先行一步了。”墨雪也点点头,然后说着就不见了踪影。

    看到墨雪说走就走,留下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

    墨雪此刻确实是归心似箭的,得到这么多的灵材,说实话,她真的很想回到宗门把它们变成法宝呢,况且,如今她那招魂幡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她怕她做的那些手段奈何不过那一群夜叉啊。

    出了上古之墟,如她所料,倒是着实有几个人在外面等着她,不知道是些什么人,不过只是一些筑基修士,极有可能是某位金丹期的修士派过来监督她的。

    这位金丹修士可能也并没有把她放在眼中,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什么宝物罢了,恐怕她在那无名宝阁又呆了许久的事情,他们应该都知道了,不过只要那为金丹期的修士自己没有出手,只是几个筑基期的修士,墨雪并不害怕,相反她的嘴角还噙着一丝笑。

    听说获得灵石最快的方法是从别人那里掠夺,比如说杀人夺宝,又比如说抢劫,今天若是他们不跟来还好,若是跟来,来就别怪自己也做一次强盗。

    其他几个人看到墨雪往远处飞去,并没有跟过来,而是往其他的地方走去,看来是要像谁复命。但是有两个人却是并没有离开,他们一直尾随在墨雪的身后,墨雪感知到他们的踪迹,冷笑一声,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处石林,她加快了飞行速度,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奇怪,刚刚明明在这里看到她的,怎么转眼间就不见人了呢?”这两位修士看到墨雪转瞬就不见了踪影,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这人到底去哪里了呢?

    可是片刻之后,他们就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阵法之中,这阵法中有无数的针影穿梭飞舞,让他们有些自顾不暇,等一波攻击暂停,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修便站在了他们的面前:“两位道友是在找我吗?”

    “是你!”这两位修士这才反应了过来,墨雪早就知道了他们尾随,并且设立了圈套在这里,可惜他们并不知情,如今一头撞到了人家的阵法之中,恐怕要离开便是难了。

    不过输人不输阵,这两位修士虽然心中忐忑,但是却是十分硬气的喊道:“这位道友在这里布下阵法,不知意欲何为?你应该知道我们这趟出来可是为一位金丹期的前辈办事的,识相的快点放了我们,还能有一条生路,否则若是今天我们逃出去,禀告那金丹期的前辈,等他老人家亲自前来的时候,道友的下场可见难说了。”

    “呵呵,这还不简单?”墨雪却是笑道:“我今天不把你们放走不就行了?”

    接下来她的双手掐动法诀,这阵法之中的飞针全部都朝着这两位修士刺过去,这飞针正式墨雪的追魂夺魄无影针,端的是无影无形,两位修士每次都只能见到一点绿莹莹的影子从眼前飞来,他们慌忙躲避,却是丝毫奈这阵法不得,不由得越来越心急。

    于是这两位修士便背靠背的拿出自己的法器对付这些飞针,虽然这样等到他们的法力消耗殆尽之后,他们也逃不了一个死字,但是墨雪却也是心急之人,她此刻时间有限,也怕惹来什么麻烦,迟则生变,于是运用一心二用之法,一分神识勉强的操控飞针,而另一分神识则是操控着双月钩向着他们斩去。

    这两个人在飞针的攻击之下,已经是险象环生了,哪里还能奈何住墨雪的双月钩?况且这两个人的实力本来就不是特别好,否则也不会甘心被金丹期的修士所驱使,沦为他们的仆隶了。

    在墨雪的阵法与双月钩的双向夹击之下,其中有一个人很快就支持不住,被墨雪的一根飞针穿着印堂而过,这位修士一死,另外一位修士也支撑不了多久,墨雪把全部的精力都对付他,很快被墨雪手中的一把大刀削去了头颅,失去了生命。

    等到确定他们两个都死了之后,墨雪拿走了他们身上的储物袋,并且弹出两个火球,把他们的尸体烧的了无痕迹之后,这才收了阵法,向远去飞去。

    在路上饶了两绕,感觉身后确实再也没有人跟踪她后,她才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落日宗飞去。

    两日后,她便来到了落日宗所在的山门,说实话,一开始墨雪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宗门叫做落日宗,在当下人的眼中,落日是代表着最后的辉煌的,然而到了这落日宗的山门之后,墨雪才突然想到了这落日宗的另外一种立意。

    那就是居安思危,永远辉煌日不落。当然,事实上或许并不是这样,或许是这落日宗的开山老祖早就看透了世事,这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永存的,所以把山门叫做落日宗,只要辉煌过,就是毁灭又如何。

    其实这些都是墨雪的心中的感想罢了,这落日宗之所以叫做落日宗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他们宗门所在的山头叫日落日峰。

    这落日峰是地处靠西的位置,是这一块山林的最高山。墨雪来的时候正是日落时分,满天的晚霞印着夕阳,站在落日峰上,看着这般美景,顿时觉得这落日峰果然是名不虚传,这落日宗也是名副其实。

    这落日宗比起琅琊山修真界的庞然大物源天宗自然是比不得的,这落日宗并不大,除了落日峰之外,就有着几处小山头罢了。

    听说他们宗内也有一位元婴初期的老祖,不过早就已经云游去了,他们的掌门也不过才金丹期,整个宗门,除了云游在外的,不过就三个金丹期的修士在宗门,想墨雪所在源天宗的落鹰峰就有四位金丹修士。

    这落日宗也就跟墨雪所在的落鹰峰一个规模,怪不得筑基修士是宗门内的中坚力量。像墨雪自己,筑基后期大圆满,在源天宗却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一个无名之辈,除了落鹰峰的人之外,以及几位好友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人认识她了。

    收起思绪,墨雪就抬腿往这落日宗之内走去。

    “这位前辈看着面生,请问您来落日峰是找人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守山门的两位炼气期的弟子见到是一位筑基期前辈来此,虽然拦住了墨雪盘问,但是态度却是十分的好,姿态也放得很低。

    墨雪不明所以的看了那两位守门一眼,那其中一人立马向墨雪解释道:“若是找人的话,需要传音给那位前辈,让他来请你进入,若是有事情的话,则需要发传音给掌门或者相关长老。”

    墨雪是来找人的,可是她并不知道这沈子期的母亲及未婚妻叫什么名字呀。不过墨雪也知道这两个炼气期的弟子盘问她也是怕有什么魔道中人混入了宗门,她也不欲难为这两位守山门的弟子,这次,她直接就亮出了自己源天宗的身份木牌出来,她倒是想要看看,自己这身份木牌究竟好不好用。

    “啊,原来是源天宗的前辈来访,前辈等着,在下马上就去请我们掌门过来。”其中一位守门的弟子看过这木牌之后,立马就认出了这木牌的来历,他竟然就直接跑过去找掌门了,在墨雪的眼中,他去找个什么长老执事的前来,也就不错的。

    好吧,她本来想着低调的,如今看来,倒是低调不成了,因为一盏茶之后,她已经看到刚刚那位跑去请了他们掌门前来守门的弟子,已经回来了,而他的身后跟着的那位中年男人,看起来就是他们的掌门。

    这位掌门穿着深紫色斜襟的衣服,外穿一件蟒袍,方正的脸,下巴留有胡须,看起来仙风道骨,十分的有气派。他手上拿着一把拂尘,正往墨雪所在的山这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