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8章 、古楼天(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二百九十一章、古楼天

        “我能够承担起我应该承担的东西,无论是责任,还是其他。”古砚淡淡的说道,虽然古楼天身上气势强大,但是他却是丝毫不怕。

        墨雪醒过来其实有一会了,因为觉得头疼,所以她并没有起身,只是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她猜测这个气势强大的人定然就是古砚的父亲,不过好像是因为她的到来跟古砚惹了麻烦?

        “既然醒来了,就站起来吧。”古楼天听到了古砚的话后,并没有再回答古砚,而是看着祭坛的方向说道。

        墨雪听到他这样说了,也不好意思再装昏迷,于是她站起来,行了一个礼,说道:“在下墨雪,见过前辈。”

        “哼!”这古楼天却是看也没有看墨雪一眼,只是冷哼一声,说道:“女娃娃手段不错,竟然能够勾搭我儿带你来到沧海,说吧,你来此处究竟是有何贵干?”

        见到古楼天并没有叫她免礼起来,可是她还是自己的直起身来,然后往古砚那边靠了靠,说道:“回前辈的话,在下并不是勾搭贵公子,只是应贵公子相邀前去沧澜大陆而已。”

        “沧澜大陆?”古楼天的心中多了几分讶异,这沧澜大陆虽然很小,小到甚至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可是古楼天却是知道的,因为这个小海岛让他记忆深刻。

        他的语气不自觉的缓了几分,然后问道:“你去沧澜大陆做什么?难道你是沧澜大陆的人?”

        “正是。”墨雪点点头,说道。

        “哼,沧澜大陆,一个那般封闭的小岛,你区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怎么走的出来,真是一派胡言。”

        古楼天又是冷笑一声,若不是看在他儿子的份上,他早就一巴掌把这个妖女给拍死了,可是也正是因为他儿子,让他对这些来历不明的女修,多了几分防备。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前辈既然不信,那晚辈也无话可说。”墨雪笑笑说道:“既然如此,前辈若是再有疑问,问贵公子就好了,何必再来问我?”

        “哼,好一个小丫头,在我的面前竟然敢如此的胆大妄为。”古楼天说道:“就你这一点修为,我要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墨雪听了古楼天的话后,是十分的不解,她怎么就胆大妄为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对于他的问题,也全部都是实话实说的,怎么就又惹上了这位前辈了?

        “父亲。”这个时候古砚忍不住的说道:“父亲,你不必再逼雪儿了,我都说过,这是我带回来的客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确确实实是沧澜大陆的人,不仅如此,她还是齐国凉州郡岐山县的人。她跟我从小就在墨家村长大,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所以请父亲您把她当做你真正的侄女晚辈看待,不要再有什么怀疑的了。”

        被儿子这般一抢白,古楼天也没有再说什么话,虽然他修为高深,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毕竟只有这一个亲人,最重要的是,他修得又不是无情道,否则的话,斩断情丝,杀死自己这唯一的儿子,就不会有这般的烦恼与忧愁了。

        “古砚,你好自为之吧。”过了半响,古楼天才说道。

        “我会的。”古砚也淡淡的说道,然后他扔了一个储物袋给古楼天说道:“这是我这次在天门秘境的收获,我已经拿走了十分之一,这里是剩下的九成,父亲你帮我上交给宗门吧。”

        “我帮你上交给宗门,那你自己呢?”古楼天问道:“你自己呢?你要去哪里?”

        “我要带着雪儿去沧澜大陆一趟。”古砚说道:“您之前不是跟我说过的吗?只要我修为达到元婴就可以让我去到沧澜大陆。”

        “如果你是要去沧澜大陆的话,那你恐怕要先了。”古楼天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您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古砚也淡淡的问道。

        “因为这去沧澜大陆的阵法并不是掌握在我们古族,而是掌握在第一世家,听说如今沧澜大陆上,正被海妖入侵,第一世家正忙着派遣族内的弟子过去杀妖,想必如今那里鱼龙混杂,他们应该是不允许让其它的人传送过去的了。”

        古楼天淡淡的解释道,父子没有隔夜仇,这些年来,他虽然对古砚十分的眼里,与古砚相处也一直是这样一幅淡淡的样子,可是,终归他是担心古砚的安全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更加要去了。”古砚却是说道:“沧澜大陆养育了我,如今它有难,我必须要前去发挥自己的一份力量。”

        “傻孩子,你还没有听明白吗?”古楼天说道:“这妖兽是要杀,但是却是轮不到你来杀,这妖兽在那些修士的眼里,就是活生生的天材地宝,你若是去杀的话,就是虎口夺食!”

        “那他们想必不会一次的剿灭,而是慢慢的杀,以这血腥味,然后引来更多的妖兽吧?”古砚问道:“那这样一来的话,那些低阶的弟子岂不是要遭?”

        “哼,如今的修真界是资源匮乏,在法不外传的情况下,可是低阶的修士还是越来越多!死了一些人,正好为这个修真界减轻压力!”古楼天绝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