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7章 、红叶岛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章、红叶岛

    墨雪从前本来以为她自己的飞舟十分的不错了,可是等到她坐上这飞舟,才发现她的飞舟不仅仅是外形逊色于这古砚的飞舟而已。

    就连速度也根本就比不上的。还记得之前自己得到自己的飞舟的时候,是如何的喜爱啊,可是如今一比,真的是令人沮丧。自己好不容易才凑到的材料,炼制的飞舟,跟古砚的一比,简直就是一个渣渣。

    “怎么了?”古砚看到墨雪的脸色不对,偏过头问他。

    “没事,我只是特别的羡慕砚哥儿你的飞舟罢了。”墨雪笑笑说道。

    “没事儿,如果雪儿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送你一个。”古砚笑笑。

    转念一想,却又是说道:“不过我就是给你三片普通的灵叶你都要跟我绝交,叫我前辈了,我可是不敢送给你了。不如我带你去打材料,等到材料备齐之后,我叫人给你炼制一个?”

    “嗯嗯,那真是极好的,可是如今的我却是有些不需要了,我自己的飞舟实际上还是挺好的,至少它还是可以升级的,而且你给我一架好的飞舟,我也是驾驭不了的。”

    墨雪有些无奈的笑笑,说道:“反正羡慕之心,人皆有之,我就是这样啦,至于在天门秘境的那一些小误会,砚哥儿你就不要再拿来打趣我了。我都怀疑我如今跟你站在一起,还不用尊称的称呼你,不知道会有多少貌美如花的女修知道后,会对我刀兵相向呢,到时候我一个小小的金丹初期的修士,可是对付不了啊。”

    “好了,雪儿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在我的心中岂是其它的人能够比拟的,那些所谓的倾国倾城的女修士,在我的心中也比不过你半分的。”

    墨雪听到古砚这话,不由得有些怔怔然。她偏头看向古砚,却见古砚也正好看向她一脸的严肃。更何况古砚说这话的时候,清冷的语气听来十分的认真,不带一丝一毫的昳丽之色,更无半分遣倦。

    微微的摇摇头,墨雪不由的在心中自嘲一声,古砚其人自己知道,小时候为了家里面能吃饱而奋斗着,村里面无论是抓泥鳅还是挖草根他都是最厉害的。呵,想必如今在修真界的他也定是一位苦修之士,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着。他说这话,也定是完全看在从前的友谊的份上,呵,倒是让自己想多了。

    “怎么了,雪儿。”果然,这古砚看到墨雪转过脸不说话,于是用一脸的疑问的表情的看着她,他一脸的坦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一些不该说让人误会的话语来。

    嗯,在感情这方便,砚哥儿真的是一个痴儿,不过幸好他是一个修真者,有没有双修道侣都是无所谓的,否则若是还是在世俗界的话,倒是不知道该让他的父母如何担心了。

    想到这个时候,古砚在墨家村的父母为古砚担忧娶媳妇的场景,墨雪不由的笑了起来。她完全就没有想到,那个在这方面很痴的人,实际上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古砚看到墨雪脸上的笑,也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柔情出来,这个时候的他有些讨厌他的飞舟速度太快了,因为这样的恬静的时光他还想再多一些,可是,目的地已经到了。

    一眼望去,满眼的都是红叶,各种各样的红叶。这岛并不大,墨砚的飞舟飞的不算高,可是墨雪竟然能够看清这半个岛的情况,这岛上长满了红色的植被,这植被让这个岛变成了一片鲜红之色。但着红却不是如凝固的鲜血般肃杀暗淡凛冽,而是如晚霞般炙热明亮鲜活,一片浪漫之色。

    下了飞舟,墨雪如同凡人一般踩在这落满红叶的岛上,白色的裙裾扫过这满地的红叶,星星点点夕阳洒下来,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可是墨雪她自己却是看不到,她只顾着好奇这四周的红色的树林,跟红色的灌木、红色的矮草,甚至她还忍不住的问了墨砚一句:“这是哪?”

    “这是岛,红叶岛。”古砚看着墨雪,回了一句。

    “红叶岛?”墨雪看了看四周,嘴角不禁扯出一丝笑来:“果然是岛如其名。”

    “是啊。”

    古砚点点头,也学着墨雪的样子一步一步的走在地上,墨雪没说话,他还恨不得同他这样一直走下去呢,两人甚至花了大半个时辰才走到这个低矮的山坡上,然后坐在一起,看着海边的夕阳。

    傍晚时候,海边的夕阳跟别处的大不相同,此处又安静至极,没有一个人来打扰,墨雪甚至能够听到浪花拍打着礁石的声音,她这才想起来,从前的的她还会采珠呢,不知道这大海里面还有没有珍珠。

    天暗了下来,但是对于修真者来说,其实白天黑夜并不耽误什么的,不过墨雪今天显然是没有了钓鱼的雅兴,她反而跟古砚说了一声之后,自顾自的跑到了沙滩上去玩。

    最后越走越远,甚至一个人走到了海里面不见了踪影。

    古砚也不担心她,这里是有妖兽,不过此处近海,若是不使用些手段的话,这妖兽显然不会赶过来。更何况数里的距离,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步之遥而已,他坐在这山坡上,就足以看清楚墨雪的一举一动。

    他看到她跳到了海里,然后又从海水之中探出一个头来,甚至还朝他笑,看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这让他不由的想起了一个传说来。

    传说上古的时期啊,在这海里面有着一群海族人,他们生活在海里面,过得十分的自由自在。

    在海水的滋养之下,这海族人无论是男是女都生的十分的俊美,他们有着淡蓝如海的眼睛,有着如同海藻一般柔软而带着波浪长发,他们的眼神如同珍珠一般的闪亮,他们的心就如同水一般的纯净。

    人世间无论是修士还是普通凡人都十分喜欢这海族人,他们很想要同娶这海族的女人为妻子,可惜这海族人他们的双腿却是鱼的尾巴形状,除非有最纯净的爱,才能够让感化他们,让他们上岸来,尾巴蜕变为双腿。

    否则的话,就算是人族中的最厉害修士把他们掠上岸来,无论是使出什么方法,他们只要一上岸就只会变成一条普通的鱼,若是再过一段时间他们还没有回到海里面的话,就会变成水蒸气,慢慢的挥发。

    有些修士他们爱慕这海族人的美貌,他们下到海里面去,想要丧心病狂的抓取这海族人作为宠物,可是即使他们把这海族人抓上来了,这海族人还是一条鱼的模样。

    而且无论他们怎么做,哪怕是在自己的洞天法宝里面装满了海水,到了第二天再去的时候,这海族人甚至连鱼的模样都没有了,它们变为了这海水上最为普通的泡沫。

    若不是真爱,而是以爱之名的囚禁,那么这美丽的海族人就会变为泡沫了无踪影,或许人世间其它的美好也都是一样。

    有些东西是不是真的远远的看着就好了,就如同海族人一般,若不是因为人类的欲望,他们就不会消亡。

    “看这里!”墨雪突然手里面扬起一个很闪亮的东西对着古砚喊道。

    “什么东西啊。”古砚看着墨雪手中的东西问道。

    “珍珠啊。”

    刚刚还在海里的墨雪,一瞬间就坐到了墨雪的身边,此刻她手里面拿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正对着太阳看。

    阳光下,这珍珠显得很是绚丽,但是对于了看多了修真界各种奇珍异宝的古砚来说,这样的珍珠就是比起色泽来,它也是算不了什么的。世俗中人难得一求的异宝对于修真者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这珍珠就算是再璀璨也不过是数百年,百年后风尘辗转,藏高阁颜色渐黯。”

    古砚轻轻的说道:“世俗界的东西,总是保质期有限。”

    墨雪听了古砚的话后,点点头,却是说道:“可是它值好几百两银子呢。”

    “银子都是阿堵物,不如送给我。”

    古砚转过头,看着墨雪说道。

    “你要这个干吗?”墨雪有些好奇的说道,虽然如此,但是她还是把手中的珍珠放到了古砚的手中。

    “我没干嘛,听说这样的珍珠最适合做头上的皇冠,我试下可不可以。”古砚说着就把这珍珠往他头上戴着的金冠上镶嵌而去。

    “哈哈,砚哥儿,你可千万别傻了,这样俗物戴在你的头上,简直是太有损你的高人形象了。”

    墨雪听到古砚的话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只不过是一颗普通的珍珠而已,而古砚浑身上下,没有一样,不是珍贵的法器。

    “珍珠才不是俗物呢。”古砚摇摇头,大拇指跟食指夹着这颗珍珠,对着太阳光说道:“它是贝壳经过数十年与疼痛抗争的结果。更何况的是,这东西的珍贵与否,不是在与它是什么东西,而是在于送这东西的人,所谓礼轻情意重,就是这个道理了。”

    “这个可不是我送给你啊。”墨雪也学着古砚那般摇摇头,说道:“这个你是找我要过去的。”

    “呵呵,那我不管,反正我就当你对我的情意深种了。”

    古砚一脸认真的说道,然后把手一翻,把这珍珠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面。

    这是真话还是假话,墨雪刚想找古砚问个清楚,谁知他又瞬间同她聊起其它的事情来,她又只能把这事闷在心中,因为她知道这事儿,想必又是自己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