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章 、讲故事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零三章、讲故事

    “这草为什么是红的呢?”墨雪的手里举着一根红色的草侧头看着古砚说道。

    古砚看到阳光下墨雪慵懒的样子,他伸出手把墨雪手中的那根草接过来,然后这也学着墨雪的样子把这红色的草举得高高的,对着太阳,说道:“这红色的草就同这绿色的草一样,只不过是它们一长出来就是红的,而绿色的草却是一长出来就是绿的。”

    “是这样吗?”墨雪笑着说道:“就是这样的简单?”

    “是啊。”古砚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经意间的转过头,发现墨雪正躺在草地上,用手拄着脑袋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他不由得脸一红,开始缓缓的诉说起一个凄美的故事来,不过在说故事之前,他还是先问了墨雪一句:

    “雪儿,你觉得这大海漂亮吗?”

    “漂亮啊。”墨雪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回道,这里的海域跟沧澜大陆她从前采珠的海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从前她采珠的那海虽然也漂亮,也蓝,但是却没有这么蓝,没有这么深邃。

    毕竟这里的海还是跟那些凡海不一样,这里的海底是有灵脉的,所以这里的海水也会显得更加深邃,更加深蓝一下,阳光下泛着琳琳的光,就好像梦幻一般。

    “漂亮的地方,总是会产生更漂亮的生物。”古砚淡淡的开口道:“传说中,在这大海之中就有着一群美丽的生物,他们是大海之子,比大海还要更加的漂亮。”

    “大海之子?他们长得什么模样?有多漂亮?”墨雪听到古砚的话后,好奇的问道。

    “他们十分的漂亮,长得跟我们人类差不多,只是他们没有双腿,只有一条蓝色的鱼尾。”古砚慢慢的说道:“这样的生物,,我们修士管它叫做海族人。”

    “海族人?”墨雪眼睛闪出疑问的光来,但是随即她又熄灭了这种疑问,笑道:“生命起源于水,大海本来就是孕育生灵的地方,能够孕育出这般美丽的海族人,也是应该的,就是在世俗界中也有着鲛人的传说呢。”

    “鲛人?”

    “是啊,那也是大海中的一种美丽的生物,他们生活在茫茫大海之中难寻踪迹,只有在冬季他们才会上岸,来到附近的渔村。传说中美丽的鲛人姑娘还会纺绡,所纺之绡入水不湿,价值千金;伤心流泪的时候,她们的眼泪还会变化一滴滴的珍珠。”

    “哦,这样啊。”古砚点点头,道:“我想鲛人或许应该也是存在的。”

    “不知道,反正我没有见过,只是听说过罢了,传说中的鲛人鱼尾人身,在他们的上肢与身体两侧间连有半透明皮质翼和飘须,十分的漂亮飘逸。”

    墨雪按照从前她在珠玉堂的典籍上看来的鲛人的传说,一一的讲诉给古砚听。那时候她们是鲛女,因为她们不能产珠,便只能努力的海中采珠,如同鲛人一般,生活在海中。那个时候,珠玉堂的典籍上,还有画着那种鲛人的图像,她记忆中的鲛人真的是善良又美好。

    “或许我说的海族人就是修真了的鲛人。”古砚听了墨雪的话后,笑笑说道。

    “是吗?”墨雪点点头,然后饶有兴致的说道:“你快说,这满山的红叶与这海族人有什么关系?”

    “是这样的,海族人在海中也有城池的,他们也有国王,有一天啊,他们海族的国王的儿子,一个真正的海之子爱上了一个人族的少女。”

    古砚刚刚说道这里,他的话就被墨雪打断,墨雪不解的问道:“海族人之中的海之子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族的少女?这个也太不可能了吧?”

    “我也不知道,有时候爱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古砚听了墨雪的话,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听说的故事就是这样,听说那个人族的少女站在船上的甲板上,然后摇摇的看了一眼大海,正在这个时候碰到了前来海面上透气的海之子,他们隔着遥远的海水,就这样互相把各自看进了各自的眼中、心里。”

    “太奇怪了,怎么会看一眼,就看到了心里啊?”墨雪又是摇摇头,反驳道:“我若是要喜欢上一个人,起码也要跟他相处个十年、百年的吧。”

    “诶,对了,这个人族的少女是修士还是世俗界普通的女子?”墨雪刚刚反驳完之后,又问道。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一个人族的女修士。”古砚讷讷的说道。

    不过虽然墨雪反驳他的故事,他却是听清了墨雪的话,她喜欢上一个人必须要跟他相处十年、百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给跟她相处十年、百年的呢?

    “你还要听吗?”古砚听到了墨雪的话,以为她对这个故事没有兴趣了,于是他也就不打算说了。是的,这样久远的故事,说起来漏洞百出,他也是根本就是不相信。

    “当然要听啊。”墨雪嗔怪的看着古砚一眼,说道:“你已经挑起了我的兴趣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故事,我觉得我不听完都对不起我自己。”

    “再然后就是那个海之子喜欢上了那个少女、女修吧,女修也喜欢上了这个海之子,但是女修不能到海里去,海之子也不能生活在陆地上。”古砚继续说道。

    “打住,为什么这个女修不能到海里面去啊,我以前修为极低的时候我也可以去到海里面啊?”墨雪不解的反驳道:“我是凡人的时候,我就能够通过游泳而短暂的停留在海水中了。”

    古砚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他听到墨雪的话后,再次乖乖的闭上自己的嘴,不再说话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继续说。”墨雪看到古砚不说话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闭上嘴巴,说道。

    “好了,我不说了,你都说了,这个故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古砚转过身背对着墨雪说道。

    “我刚刚就是忍不住。”墨雪拍了拍古砚的肩膀说道:“其实我知道故事嘛,就是故事,就像小时候娘亲给我讲的故事一样,或许是漏洞百出,但是我就是喜欢听。我之所以找茬,不就是因为想让你知道我在认真的听嘛,不然你一个人说的多无趣啊。”

    “真的是这样?”古砚侧过身来,平躺在地,然后脸朝向墨雪看了一眼,说道。

    “当然。”墨雪点点头,眼神十分的确定。

    “那好吧,那我就继续说吧。”古砚看到墨雪眼中的确信,这才又继续诉说了起来:

    “所以每天这个海之子都会从海里探出头去,看一下这个女修有没有出现,而这个女修也会划着一页扁舟在海之中慢慢的游荡。”

    当古砚说道这里的时候,其实墨雪很想要会回一句,怎么可能啊,修真者不是有神识嘛,干嘛还要慢慢的游荡?扫视了没有这个海族人之后,再去其它的地方啊。但是想到古砚说的,他是在说故事,所以她还是点点头,“嗯”的回应了他一声。

    “再然后又过了许久,他们终于遇上了。那天,女修划着船与这个海之子隔船相望。低下头凝视的那一刻,两人心心相印,确定了那就是爱。”

    “他们找到一个小岛,然后定居了起来。女修住在岛上,海之子就住在海中,在海水与沙滩交界的地方,每天他们都可以在一起。”

    “只是好久不长,在那个时候海族人与人族是势不两立的,是生死大敌,而海之子爱上了人族他必须要回到海中央去接受海神给他的惩罚,同样的女修的宗门也派了人来,他们也要来抓走她。”

    “但是两人确定两人相爱,不能分开,所以他们就殉情了,那一天两人的鲜血,然后了整座岛屿,从此这座岛上的所有的植物都是就都是红的了。”

    “哦。”墨雪听着古砚从头到尾用这样平淡的语调说着这漏洞百出的爱情的故事,她的心中自然也没有半点感触。

    “听说,这是相思的红豆。”古砚一伸手,从不知名的树上取来了一颗种子,红红的,如同心的形状一般。

    “来,这个送给你,就当是偿还了你送我的珍珠了。”古砚拉过墨雪的手,把这颗红豆放到了她的手心。

    墨雪听完了故事,手中拿着这颗红豆,从这草地上坐起来,然后她突然就觉得毛骨悚然了,“我居然睡在满地的鲜血上。”

    “不是,这是满地的爱。”古砚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颗相思豆,传说中是海之子的眼泪,你可要收好了啊。”

    “啊,这样的东西,那我扔了。”墨雪朝海里面一抛,故意的说道。

    “不许。”古砚听到了墨雪的话后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来。

    “那好吧,你都说不许了,那我还有什么办法。”墨雪手一翻,准备把它放到自己的储物袋里面。

    古砚却是把她的手抓住了,他又重新把这颗红豆拿了过来,再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一根细细的丝线,把这颗红豆紧紧的包着,打了个结,又施了一个法诀,这才帮着墨雪系在手上,说道:“不许扔了,这是我为你求的护身符。”

    墨雪听到了古砚的话后,却是笑了起来,她道:“你为我求得护身符?你找谁求的啊?”

    “我自己。”古砚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希望能够做你的护身符,所以这个护身符,你可不要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