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7章 、终归家(2)(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二十章、终归家(2)

        “没事,我没事。”墨雪连忙把墨母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按紧,然后问道:“娘亲,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您的眼睛究竟是怎么了?是谁干的?”

        墨母没有说话,墨父却是说道:“你娘亲她没事,你娘亲她就是想着你们,然后日日哭、夜夜垂泪的,再加上这烟熏火燎的,眼睛就有些看不见了。”

        “没关系,娘亲,如今雪儿出去学了本领了,一定能够将你的眼睛治好的。”墨雪握着墨母的手,说道。

        中年妇人在前面引路,墨雪扶着墨母往里面走去,而墨父则是跟在后面挑起了墨雪撂下的担子进了屋子。

        “来,阿姊您喝茶。”这位中年的妇人领着墨雪跟墨母坐下之后,然后又从桌子上拿起粗粝的陶壶,给墨雪倒茶。

        茶是冷茶,不过墨雪也不会在意,她跟中年妇人说了一声不用客气之后,就接过了茶杯,然后又放了下来。

        “去把墨柳扶出来吧,这么多年未见,想必他也是很想他阿姊的。”墨父吩咐道,然后也在桌子上坐了下来。

        本来是想要寒暄一番的,不过墨雪看到墨母眼睛看不见了,便觉得十分的心疼,她顾不上说其它的,只看着墨父说道:“爹,我先给娘亲治下眼睛吧。”

        “你能治?”墨父看着墨雪有些怀疑的说道,看样子这些年来他也没少求医问药。

        “我当然能治了。”墨雪自信的说道:“这些年来,我在外面也是学到了一些本事的。”

        说着她让墨母坐正,然后伸出手在墨母的眼睛上揉捏了两下。实际上这些动作她也是不需要做的,不过就是为了让墨父更加的信服一点罢了,否则的话光是挥挥手就能够让墨母的眼睛重见光明,那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罢,如今她还没有要跟墨父等人挑明她是修真者的事情。

        墨雪揉捏墨母眼睛的时候,墨父就在一旁看着,实际上墨雪在揉捏墨母眼睛的时候,也调理了一番墨母的身体,帮她疏通了一下体内的经脉。

        片刻后她松开手,手指在墨母的面前轻轻的挥了挥,墨母果然隐隐的就能够看到墨雪的手影了。

        “雪儿。”她腾地从椅子上站起,然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墨雪:“这些年来,你一点都没变,看到你在外面过得很好,为娘也就放心了。”

        墨雪轻轻的拍了拍墨母的后背,示意她放松点,墨母这才慢慢的放开了墨雪。

        这个时候,墨父在一旁说道:“老婆子,你能够看清人影了?”

        “能,能。”墨母这才想起来就这么一会儿她的眼睛竟然就被墨雪给治好了,而且腰不酸腿不疼,她十分的开心,一把向墨雪伸出了大拇指,道:“神医!”

        “呵呵,娘亲谬赞了,女儿可当不起神医的这称呼,只不过娘亲你这眼睛是由于平日里郁结在心,扯到了穴道,气血不通,所以眼睛才会慢慢的看不见的,女儿刚刚帮您疏通了穴道,所以您就一下子能够看得见东西了。日后要开心点,不要想太多的事情,就不会再这样啦。”

        由于怕被家里面的人怀疑,墨雪还是胡乱攀扯了一个理由用来解释刚刚她为什么能够瞬间治好墨母的眼睛。

        “原来如此,听见了没有,老婆子,以后不要想着太多的事情了,如今老闺女也回来了,你还有些什么担心的事情?”墨父在一旁劝说道。

        “没有,没有,我如今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的很,竟像是年轻二十岁的样子,浑身都有劲了。”墨母看着墨父,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她早就对她的眼睛不抱有希望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够治好,真的是谢天谢地了。

        “老头子,你这一天天的不也老是嚷嚷着身体不好,这回咱家闺女回来了,还变成神医了,你让她给你看看呗。”墨母看着墨父说道。

        “我不急,先让闺女歇会再说,这闺女可是才回来呢。”墨父摆摆手有些嗔怪的看了墨母一眼,说道。

        “也是,是我太焦急了。”墨母说道,然后她的眼睛就一直落在墨雪的身上不动了。

        “小雅,你怎么站在门口呢?墨柳呢?”墨父一抬头就看墨柳的妻子站在侧边门口,想进来又不好意思进来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墨雪走过去,温柔的看着这个被称为小雅的妇人问道,毕竟是她的弟媳,她的态度还是十分的温柔的。

        “墨柳他说他没有照顾好爹娘,他说他没脸见您。”中年妇人擦了擦眼泪,看着墨雪说道。

        “他在哪里,你带我去。”墨雪对着这个中年妇人说道。

        “他说不让我告诉您,你就别去了吧,否则的话他不知道有多伤心呢。”这个中年妇人有些吞吞吐吐的不想告诉墨雪。

        墨雪一向是不喜欢别人这个样子的,她直接用神识一扫,很快就知道了墨柳的位置,便往那个房间而去。

        一进门,她顿时就惊呆了,屋子里面难闻的气息,墨柳竟然躺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虽然之前已经用神识扫到了屋子里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