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7章 、终归家(2)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二十章、终归家(2)

    “没事,我没事。”墨雪连忙把墨母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按紧,然后问道:“娘亲,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您的眼睛究竟是怎么了?是谁干的?”

    墨母没有说话,墨父却是说道:“你娘亲她没事,你娘亲她就是想着你们,然后日日哭、夜夜垂泪的,再加上这烟熏火燎的,眼睛就有些看不见了。”

    “没关系,娘亲,如今雪儿出去学了本领了,一定能够将你的眼睛治好的。”墨雪握着墨母的手,说道。

    中年妇人在前面引路,墨雪扶着墨母往里面走去,而墨父则是跟在后面挑起了墨雪撂下的担子进了屋子。

    “来,阿姊您喝茶。”这位中年的妇人领着墨雪跟墨母坐下之后,然后又从桌子上拿起粗粝的陶壶,给墨雪倒茶。

    茶是冷茶,不过墨雪也不会在意,她跟中年妇人说了一声不用客气之后,就接过了茶杯,然后又放了下来。

    “去把墨柳扶出来吧,这么多年未见,想必他也是很想他阿姊的。”墨父吩咐道,然后也在桌子上坐了下来。

    本来是想要寒暄一番的,不过墨雪看到墨母眼睛看不见了,便觉得十分的心疼,她顾不上说其它的,只看着墨父说道:“爹,我先给娘亲治下眼睛吧。”

    “你能治?”墨父看着墨雪有些怀疑的说道,看样子这些年来他也没少求医问药。

    “我当然能治了。”墨雪自信的说道:“这些年来,我在外面也是学到了一些本事的。”

    说着她让墨母坐正,然后伸出手在墨母的眼睛上揉捏了两下。实际上这些动作她也是不需要做的,不过就是为了让墨父更加的信服一点罢了,否则的话光是挥挥手就能够让墨母的眼睛重见光明,那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罢,如今她还没有要跟墨父等人挑明她是修真者的事情。

    墨雪揉捏墨母眼睛的时候,墨父就在一旁看着,实际上墨雪在揉捏墨母眼睛的时候,也调理了一番墨母的身体,帮她疏通了一下体内的经脉。

    片刻后她松开手,手指在墨母的面前轻轻的挥了挥,墨母果然隐隐的就能够看到墨雪的手影了。

    “雪儿。”她腾地从椅子上站起,然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墨雪:“这些年来,你一点都没变,看到你在外面过得很好,为娘也就放心了。”

    墨雪轻轻的拍了拍墨母的后背,示意她放松点,墨母这才慢慢的放开了墨雪。

    这个时候,墨父在一旁说道:“老婆子,你能够看清人影了?”

    “能,能。”墨母这才想起来就这么一会儿她的眼睛竟然就被墨雪给治好了,而且腰不酸腿不疼,她十分的开心,一把向墨雪伸出了大拇指,道:“神医!”

    “呵呵,娘亲谬赞了,女儿可当不起神医的这称呼,只不过娘亲你这眼睛是由于平日里郁结在心,扯到了穴道,气血不通,所以眼睛才会慢慢的看不见的,女儿刚刚帮您疏通了穴道,所以您就一下子能够看得见东西了。日后要开心点,不要想太多的事情,就不会再这样啦。”

    由于怕被家里面的人怀疑,墨雪还是胡乱攀扯了一个理由用来解释刚刚她为什么能够瞬间治好墨母的眼睛。

    “原来如此,听见了没有,老婆子,以后不要想着太多的事情了,如今老闺女也回来了,你还有些什么担心的事情?”墨父在一旁劝说道。

    “没有,没有,我如今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的很,竟像是年轻二十岁的样子,浑身都有劲了。”墨母看着墨父,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她早就对她的眼睛不抱有希望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够治好,真的是谢天谢地了。

    “老头子,你这一天天的不也老是嚷嚷着身体不好,这回咱家闺女回来了,还变成神医了,你让她给你看看呗。”墨母看着墨父说道。

    “我不急,先让闺女歇会再说,这闺女可是才回来呢。”墨父摆摆手有些嗔怪的看了墨母一眼,说道。

    “也是,是我太焦急了。”墨母说道,然后她的眼睛就一直落在墨雪的身上不动了。

    “小雅,你怎么站在门口呢?墨柳呢?”墨父一抬头就看墨柳的妻子站在侧边门口,想进来又不好意思进来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墨雪走过去,温柔的看着这个被称为小雅的妇人问道,毕竟是她的弟媳,她的态度还是十分的温柔的。

    “墨柳他说他没有照顾好爹娘,他说他没脸见您。”中年妇人擦了擦眼泪,看着墨雪说道。

    “他在哪里,你带我去。”墨雪对着这个中年妇人说道。

    “他说不让我告诉您,你就别去了吧,否则的话他不知道有多伤心呢。”这个中年妇人有些吞吞吐吐的不想告诉墨雪。

    墨雪一向是不喜欢别人这个样子的,她直接用神识一扫,很快就知道了墨柳的位置,便往那个房间而去。

    一进门,她顿时就惊呆了,屋子里面难闻的气息,墨柳竟然躺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虽然之前已经用神识扫到了屋子里面的情况,但是看到墨柳如今这副颓废的样子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伤心,没有想到不过是短短二十年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看到墨雪进来,墨柳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闭上了眼睛把头转向了里面,他的手筋脚筋已经被人挑断了,就是想要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那也是难以得偿所愿。

    墨雪没有说话,但是墨柳却感觉她离他愈发的近了,他不想要自己的姐姐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于是他想要咬舌自尽,可是这一瞬间他发现他的牙齿却是怎么都咬不下去了。

    “墨柳,你这是想要干什么?姐姐只是来帮你治病的。”墨雪用法力制止了墨柳想要咬舌自尽的动作,然后开始修复起他身上的经脉了。

    不过手筋脚筋断掉这样的小事,不过一会,墨雪就已经帮他接好了,为了不让众人起疑,她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一颗普通的灵丹,让他服下。

    片刻之后,墨柳突然起身往外面走去,众人十分的惊讶,他怎么就能够走路了?

    “我刚刚给他喂了一颗丹药,他久久的躺在床上,身上堆积的毒素实在是太多了,我便给他排了一下毒,想必这会儿,他是去洗漱去了,我们去正屋里面等他吧。”墨雪笑着说道。

    “那相公他的手脚都没事啦?”小雅十分开心的说道。

    “自然是没有事了。”墨雪说道:“我刚刚已经帮他把手筋脚筋都接好了,不过你们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行,为什么不过才二十几年过去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先去正屋,让你娘把这事好好的跟你说说。”墨父听到墨雪的话后,有些低沉的带着墨雪往正屋走去,这些年来,一家人过得可以说是愁云惨淡,如今总算是女儿回来了,还成了神医,治好了老婆子的眼,治好了儿子的手脚。

    “小雅,把家里面的那只老母鸡杀了,再去买点肉吧,难得你阿姊回来了,今天真的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刚刚进了正屋,墨父就对着小雅说道。

    “好的,爹。”小雅点点头,然后就往门外走去。

    墨雪也没有阻止,她也不想阻止父母的这点小心意,反正到时候这次她回来,也给墨父墨母准备了一些钱财,足以保证他们后半辈子生活无优了。

    等到众人坐好之后,墨雪就从储物镯里面拿出几十两的黄金来,她说道:“来,爹爹,这是女儿这些年存的一些钱财,你们二老拿去用,以后你们就安享晚年了罢,千万不要再去做那些苦力活了。”

    “好闺女啊。”墨父看到墨雪放到桌子上的金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些都是女儿应该做的,这些年没有回来,想必是让爹娘担心死了。”墨雪摇摇头说道:“是女儿不孝了,只是没有归家,实在是有不得已的原因。”

    “不管你有什么原因,娘亲跟你爹爹都不会怪的。”墨母出言说道:“当日本来就是爹娘的不对,爹娘把你送出去了,就是表示当你死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你活了过来,还多次帮衬着家里面。”

    “是啊,这房子还是你几十年前带回来的银钱建的,可惜的是你建好了房子,便是再也没有回来过。”

    墨父接话道:“你娘亲以为你真的死了,从此便是日日以泪洗面,每每自责不已,再加上你弟弟后来又出了事情,她日日哭泣之下,眼睛便是瞎了。”

    “嗯,小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墨雪问道,她十分的关心这个问题。

    “唉,这事儿还得从你第二次出去开始,你出去之后,你弟弟就想着练武,想着跟你一样成为武林中人,但是我一直都不让他去。”

    墨父说道:“后来村里面的翠花也回来了,我问她你去了哪里,她却是吞吞吐吐,后来我一逼问,她才告诉我你死了。”

    “你弟弟跟你的关系一向是十分的要好,听说你死了的消息,他自然是不信,于是便闹着要出去寻找。”墨母接嘴道:“我自责之下,一时心软就答应了,没想到后来竟然是惹来了祸根。”

    “怎么回事?”墨雪看着墨父墨母一眼,问道。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一开始他在外面还是好好的,时不时的回一趟家,偶尔还往家里带些银钱,而来又取了媳妇,生了孩子。”墨母擦了擦眼泪,说道:“可是后来有一天,他被人抬着回来,说是被人挑断了手筋脚筋,我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一直不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