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6章 、神秘部落大巫师 (二)(第1/2页)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四十九章、神秘部落大巫师

        (二)

        “你是谁?!”

        看到墨雪进来,这个老者也显得十分的惊讶,他看着墨雪呵斥道。

        “不是你叫那个麻布青年请我过来的吗?”墨雪看到这个老者的举动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实际上,她从那麻布青年的话中,就知道这事多半是一个大乌龙,不过是她心念一动想过来看看,所以才顺水推舟的过来了罢了。如今看到这个老者的反应,果然那个麻布青年是找错人了。

        “错了。”这个老者看了墨雪一眼,好像是感觉到了墨雪身上不寻常的气息,于是便和善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巫师,刚刚我是叫那孩子去接另外一个人,谁知道他竟然是弄错了。”

        “是吗?”墨雪却是顺势就进到了这个屋子里面,环顾一周之后,她问道这位老者道:“你会占卜?”

        “我不会!”老者一口拒绝道。

        “我知道你会。”墨雪笑着做到老者的对面,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不如帮我占卜一卦?我要去寻找一样东西,你给我指个方向,画个地图就好了。”

        “我说了不会。”老者再次摇头说道。

        “我知道你会!”墨雪释放出强大的气息看着老者笑道。

        “有什么报酬?”老者这次的语气终于是软了下来。

        “你要什么?”墨雪的气势却是依旧。

        “你有什么?”老者看着墨雪说道,声音中带有一点忐忑。

        “你想要什么我就有什么。”墨雪的说道。

        老者看向墨雪,这般狂妄的语气,可是却不像是在讲假话的样子,于是他也不说话反而是玩起桌子上的草绳来。

        墨雪知道他是在卜卦,说不定就是在看自己的来历,可是她也不在意,她又不是什么坏人,又没有什么黑历史,所以就算让他知道了自己的来历,那又如何?

        老者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他的心神已经全部都投到了这些草绳之中,手上不自觉的也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结,可是就在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的时候,他手上的草绳却是突然断了,这麻衣老者也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之中醒了过来。

        再抬头的时候,他看向墨雪的眼中多了一抹探究与惧怕!

        他看了墨雪一眼,这次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低下头再次打起结来,这次很顺利,一直到他从那种奇妙的状态之中醒来,手上的草绳仍旧是完好的。

        “此北去五万里的地方应该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老者看了看手上的草绳,然后抬头对着墨雪说道。

        “五万里?”墨雪探究的看了老者一眼,也不知道对他是信任还是不信任,她只是再次说道:“你说清楚一点。”

        老者看了墨雪一眼,终于从石床上站起身来,然后把桌上的草绳收走,反而石屋角落的一张石桌上面拿来了一把石壶跟两只石杯,看他的样子是要给自己倒水?墨雪看着老者手上的石壶跟石杯,只见这石壶光滑无比,却是看不出究竟是哪中石料,反正墨雪是不认识,不过却能够感觉到它的坚硬。

        “坐下吧。”老者招呼墨雪坐在一条石凳上,然后又自顾自的在屋子里面慢悠悠的找来石炉,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要给墨雪泡茶。

        墨雪的心中虽然是有万般疑惑,但是她也只能压下,反正她的感觉告诉她这个老者会给她答案的。

        果然这个老者开始往炉子里面点起火啦,他点火的方法很独特,不像修真者一般直接是用火鸦,他竟然是拿一种石料轻轻的在炉子的外面撞击,然后这炉子里面就生出火来了。

        石壶放在石炉上面,慢慢的就有这清香冒了出来,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这老者终于提起石壶给墨雪倒了一杯水。

        这水的味道很是甘洌清香,可是墨雪却明明感应到这石壶里面并没有什么灵茶之类的东西。

        “很甘甜的水。”墨雪夸赞道。

        “嗯,人生如水,心境不同,味道也就不同。”老者却是说了一句充满哲理的话,墨雪看到他微微一笑,以他的道行来跟自己论道,真的是有些可笑了。

        “我刚刚问的答案?”墨雪再次问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老者对着墨雪说道。

        “好,洗耳恭听。”墨雪点点头。

        老者听到墨雪的话后,就开始为墨雪讲诉起来。

        原来这片部落之中,流传这一个故事,这故事乃是关于这方世界的来历。

        传说这方世界乃是一个大能者创造,他创下这片世界之后,便离开不知去了何处,等他在回来的时候,这方世界已经产生了生灵,甚至有人类在这方之上安居乐业。

        这大能看到这个情况,十分的开心,他想去他所创造的世界之中历练一番,于是便化为了一个普通的巫师,来到这个世界之中。

        他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见惯了这世上的悲欢离合了,他发现这个世界的生灵跟他平日里遇到的那些生灵也没有什么不同,长此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