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6章 、背叛(二)

作品:《素女仙缘

    第三百八十九章、背叛(二)

    眼神愈加的坚定,墨雪的气质也愈加的凛冽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可能不是这九婴的对手,不过高手之争,一般都是勇者胜!所以她一定不会输的!

    而且墨雪一边躲过这九头蛇的攻击,一边在想着克制住这九头蛇的方法,她知道这九头蛇想要杀了她一定是有原因的,圣女既然将它送给了她,就一定有克制住它的方法。

    她开始想在上古之墟之时,遇见圣女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貌似当时圣女是用一朵血莲控制住了原先打算附在它身上的那位沈道友,而那血莲可以冻结它的血脉,让它好几年之内都动弹不得。

    只是那血莲却是被九婴拿着对付那吼天兽去了,到了此时此刻,墨雪甚至有些怀疑当时这九婴是故意为之,它明明知道这血莲对吼天兽的作用不大,但是还是趁着这个机会毁去了自己的血莲。

    “九婴,你害怕的东西还是那朵血莲对吧?”墨雪突然开口的说道:“你说我如果现在拿出那血莲冻结住你的血液,你猜你会如何?”

    九婴听到默许的恶化后,先是一怔,随即说道:“嗬嗬,是啊,我的死穴就是那血莲啊,只是可惜的是,如今你还有血莲么?”

    “呵,你果然是趁着那机会故意用掉我的血莲,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我还留着一片在其它的地方吧?”墨雪说着就拿出一片红色的莲叶出来,说道:“我虽然信任我的混沌空间的安全性,但是我一边会随身携带一片血莲以防万一,你说我现在把这血莲汁挤到你的身上,想必你也会向从前一样动弹不得吧?”

    看到墨雪真的拿出了一片血莲出来,这九婴的反应更加的激烈了起来,它摇头摆尾,汹涌的火焰朝墨雪席卷而去,墨雪身子一扬,避过,可是这九婴的火焰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她躲到哪里,它的火焰就喷到哪里。

    而且这九婴是真的害怕,它动了真火,甚至它喷出的火焰都划破了虚空。

    “嗬嗬。”看到墨雪在它的火焰之下,显得有些狼狈的样子,这九婴得意的说道:“这血莲的确是可以控制我,但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使用的,恐怕你的血莲还没有扔过来,就被我的火化为灰灰了。”

    “是吗?可是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呢?”墨雪说着,就直接无惧这火焰,朝着这九婴而来。

    “你,你这么会不怕我喷出的火焰的?”这九婴看到墨雪的动作之后,惊怒的说了一句,然后继续的加大这火焰的威力。

    墨雪浑身包裹着九幽风莲火,直接就来到了这九婴的身前,翻身坐上它的背,然后将这片血莲捏碎,将它的汁挤到了九婴的身上。

    这九婴的动作瞬间就慢了下来,它口中喷出的熊熊火焰,也瞬间就收了回去。

    妖兽的一身法力全在血肉,冻结了它的血肉之力,它就是再有能耐它也使不出来。

    “我差点就忘了我有九幽风莲火了。”墨雪这个时候才对着九婴说道:“我虽然不能够动用这无边的阴气,但是好像九婴风莲火可以动用,在这幽冥界,有着无限的阴气作为后盾,我的九婴风莲火不比你喷出的火焰威力小。”

    墨雪说着身后的翅膀一扇,这九婴的身上就瞬间的燃起火来。

    “如果你一开始不是用火焰而是调动这无边的阴气,我或许还真的不是你的对手。”墨雪冷冷的说道:

    “但是其实圣女给我的最后一道护身符不是这血莲,而是这九幽风莲火,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九幽风莲火,我会用在你的身上,不过你都说了,你有九种思想,那定然是有八种孽障,就让这八种孽障在这九幽风莲火的灼烧之下烟消云散吧。”

    熊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这九婴又用不了法力,它只能在地上打滚,可是越是这样,这火焰却越是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嘶吼声响彻了这整个山谷,墨雪的心中虽然有过不忍,但是她依旧是无动于衷的站在半空之中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直到这九婴的身躯在这九幽风莲火的灼烧之下,变得越来小,而它的九个头颅一个一个的在这九幽风莲火之间湮灭,在最后这九婴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时候,墨雪一挥手,把这火焰给收了回来。

    “孽障已除,你知道悔改了吗?”墨雪问道。

    “我并没有错,我只是想要追求我的只有罢了。”九婴扬起它剩下的最后一个头颅,冷冷的说道。

    “你要追求理想,我放你去追求。”墨雪淡淡的说道:“看在我曾经把你当做朋友跟前辈的份上,毕竟你的确也教了我许多的事情。”

    “你要杀就杀,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九婴说道:“我已经活了太久,成王败寇的这件事情,在圣女把我拘走让我成为她的灵兽之前,我就已经明白了。”

    “那你就是一心寻死咯?!”墨雪冷冷的说道。

    “我当然是不想死,可是你若是要放开我的话,你直接离开就行了,我在这里,三五年之后,这血咒一解,我自己自然会走。”九婴说道,此刻它骨子里面的自私狡诈的一面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呵,那万一你碰到一个喜欢吃蛇羹的人呢?”墨雪冷笑道。

    “若是我真的碰到那喜欢吃蛇羹的人,那也是我的事情,你若是真心想要放了我,现在离开就行了。”这九婴再次重复道。

    “你以为我会这样轻易的放了你?”墨雪说道:“毕竟你一来这幽冥界就暴露自己的本性,一心想要至我于死地,你以为我会放了你吗?!”

    妄她一直以来,都从来没有想过这九婴竟然会背叛她,她一直以为这九婴都是值得信赖的,没想到的是,现实真的是给了她当头一棒,有时候还是契约来的靠谱一点,光凭感情根本就不够,因为在这世界最难算计的就是心了。

    “你带我去寻找生死之气,我就放了你。”墨雪看着沉默不语的九婴,最后下了通牒。

    “这生死之气如此的难寻,我根本就不知道它在哪里。”九婴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行了,你别装了,所谓的自由根本就不是你想的的东西,你想要的是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墨雪冷冷的说道:“我不是傻瓜,你在说你出自无边的地狱,那么想必你是知道生死之气的存在的。而且你想要杀了我夺取空间,不就是想要自己完成这个创世之举吗?”

    “我知道,你在圣女的身旁比我多,对这些秘事知道的也肯定是比我多,光是创造一个小世界,还没有铸造轮回,我的修为就已经瞬间从合道初期晋升到大乘期了。想必等到真正重铸轮回的时候,这创世的人也会得到无上的好处?而你想要得到这些好处,所以一时忍不下自己的贪婪,于是便想要杀了我,得到空间。”

    “嗬嗬嗬。”听到墨雪的话后,这九婴大笑了起来,道:“我原来以为你很笨,没想到你也听聪明的嘛,我就看不惯你那样淡然的模样,还拯救天下苍生,若是我有了创世的机会,我定然要让自己成为主宰一方的创世主,要日日都受尽万民膜拜,让他们看看,我九婴是他们的主!”

    “别说这么多了,你带我去那日月变幻、阴阳之隔的潮汐之地,我放你一条生路!”墨雪不想再听九婴说这么多,她淡淡的说道。

    “让我带你去,不可能!”九婴到了这个时候,它仍就是不肯悔改,它不信墨雪会真的杀了它。

    “我知道你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吧。”墨雪淡淡的说道,然后把拿出了一盏青铜灯,道:“我平素不喜欢折磨人,也没有什么折磨人的手段,这盏灯我也只用过一次,你也是知道的。你若是不肯告诉我,我就把你的灵魂点在灯上,让你日日夜夜受尽灵魂灼烧之苦,我的九幽风莲火灼烧了你的业障,这盏灯,正好可以萃取你的灵魂。”

    “不信你敢,我是圣女赐给你的灵兽,是仙界派给你的使者,你敢这样做?!”九婴看到墨雪拿出这盏青铜灯出来,有些惊怒的说道,它虽然强装镇定,但是那眼睛之中流出的恐惧墨雪不会看错。

    她只是听闻这盏灯的威力,也用来灼烧过从前那个沈道友的灵魂,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越是强大的灵魂,点在这灯上,那种痛苦就越是清晰,这清晰的痛苦,会让你的灵魂清醒,会让你的痛苦更加的放大十倍、百倍!

    “我敢不敢,你试试就好了。”墨雪这次连看都不看九婴一眼,她说道:“我知道是我平素过于仁慈,我总是觉得万物皆有灵,修行不易,若是就这样的死掉,未免是太可惜了。可若是有些人自以为是,不知悔改的话,那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反正你的灵魂点在这灯上,经历过痛苦之后,你才知道安逸的生活有多么的不易,你才会说实话。”

    “迟则生变,我不想耽搁太久,我给你三息时间。”墨雪站在原地不同,可是她的意念已经把她想要说的全部都告诉了九婴。

    三息的时间,虽然很短,可是对于修真者来说,足够让他的念头百转千回,思索数遍了。

    墨雪她觉得她自己是太过仁慈了,可是草木也有情,修真者也非草木,对于身边的灵兽相处久了,有了感情,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三息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次墨雪没有再说什么,她直接把手放在了九婴的额头,准备抽取它的灵魂道果。

    “我说,我说!”九婴连忙对着墨雪传出一道这样的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