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投怀送抱

作品:《枕上婚姻

    那眼神太过凛冽,沈凉夏的目光不经意瞟过四周,才发现,原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只有自己还坐在这里。

    难怪了,原来是因为她太怠慢了,居然这么不将帝王放在眼里。

    轻扯一下嘴角,沈凉夏慢悠悠的起身,避开那道目光端着杯子晃悠到人群中去。

    萧宴忱上台讲话:“谢谢各位今天的莅临,希望你们玩得高兴。”

    梁钰:“……”顶着一张冰块脸致欢迎词,实在是不忍直视。

    众千金:“……”要不要这么惜字如金,您倒是多说两句,我们都已经准备好鼓掌了。

    也不知倒底是谁带的头,掌声还是想起来了。

    沈凉夏看着一干等着被猪拱的小白菜,再看看那只猪——哦,不对,这样的优质男人不是猪,怎么着也是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走下台来,身边已经逐渐围上了人,既然是目的明确,在场的各位千金名媛自然有数种办法能不失身份又恰到好处的和他搭上话。

    男人面色凛然,摆出一副谈判桌上的架势应对眼前的局势,正准备开口说话,不防却被人扑进怀里。

    猝不及防的投怀送抱,两人以亲密的姿势撞到了一起。

    红色的液体洒在了两个人的衣服上。萧宴忱神色不变,只是周身寒气陡然增加。目光如有实质的落在怀中的女人身上。

    不说话,态度却很明了,这种搭讪的方式他很不屑。

    只是下一秒,他的目光却是一顿。

    红色的露肩礼服,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洁白修长的脖颈微微仰着,粉润如花瓣的唇微微张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氤氲着淡淡的湿气,眼角绯红浅浅,眉如柳叶般弯曲,轻轻一眨眼睛,眼尾红色的小痣漾出一道细小而优美的弧线。眉宇间淡淡的懊恼像是细小的蛇蛊。循着缝隙就趁虚而入。

    何止是活色生香……

    双手微动,已经扶住了女子的肩头。

    男人正要说话,怀里的软玉温香却已经被人扶开。

    南氏千金举手投足都是不变的贵气优雅:“倒是小心点,还是如此莽撞,真是让人不放心。”

    洁白的手指点在女孩的鼻子上,娇嗔之中格外的亲近:“你啊。”

    女子转身,有礼有节的替人道歉:“萧先生,对不住啊,这孩子就是这么莽撞,还请您见谅。”

    看着忽然空下来的双手,男人若有所失,淡淡的说了句“没有”,目光却落在被隔开几步远正挑眉冷笑的女孩身上。

    她的礼服前襟已经湿了,这样的场合里已经可以说是失仪。倒引得不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萧宴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已经开了口:“小姐,让人带你去换身衣服。”

    他的声音华丽低沉,直接穿透耳膜。

    女孩淡淡一笑,神情中带着几分不以为然:“不需要。”

    她转身,目光在施明妍与南园之间回旋片刻,看的施校花差点炸毛,她方收回目光,柳眉一挑,神情玩味不屑,转身离开,不再多看在场的人一眼。

    裙摆悠扬,双腿白皙修长,纤腰若柳,袅然而去。

    萧宴忱人生第一次发了善心,居然就这样被拒绝了。

    身后有人滑出,正是已经贼心蠢动的梁钰,梁大少管会抓住机会,这个时候,正是献殷勤的好时机,岂能放过。

    长腿阔步,很快梁钰的身影就一并消失在了门口。

    萧宴忱搓搓手指,眼神晦暗不明。

    碍眼的人消失,南园把握机会,微微一笑:“这孩子,一贯是这般脾气,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几番开口,却都避开了提及那个女孩的名字,看似亲切,实则不然,若是没有之前在监视器里看到的那一幕,萧宴忱定会以为她们是真的关系很好的朋友玩伴。要是再没有那个女孩临走时那个玩味不屑的眼神,他也会想这不过是个失误,那女孩,真的是自己滑进他的怀里的。

    可是现在……

    萧宴忱淡淡看她一眼,目光越过她转而落到施明妍的身上。

    没说话,却让二人压力陡生。

    施明妍悄悄后退几步,将自己隐匿在人群后面。

    南园硬着头皮,顶着这压力,强行微笑。

    萧宴忱眉毛一挑,眼神似玩味,似不屑,却和方才的凉夏如出一辙。

    与会的众千金都是玲珑剔透的人,这一番风波下来,已然明白,凉夏是被南园和施明妍做了筏子。

    难怪会有此一着,众人的目光随之落在两人的身上,眼神一时纷杂。

    萧宴忱随即不予理会,转身与别人寒暄。

    他是宴会的男主角,众千金教养良好,哪怕是他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能让场面热络。

    众美环绕,男主角却有些心不在焉,目光飘向窗外,也不知梁钰到底有没有追上人。

    梁钰腿长脚快,沈凉夏刚出门口就被追上了。

    男人相貌俊美,一双眼睛桃花乱飞,搭讪功力深厚,沈凉夏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披上了男人的西装外套。

    夜风习习,西装上恰到好处的男士香水味熏得人陶陶然。

    沈凉夏挑眉道谢,却没有心情与他过招。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她能玩得转的,段数太高,容易反倒将自己真的搭里去,道声谢谢转身打开了车门上了沈家的车。

    狐狸肉太骚,她吃不进去。

    梁钰却不肯放弃,天知道他有多后悔刚才没有挡在萧宴忱的身前,赢得软玉温香。小妖精方才灯光下的一仰头一蹙眉实在招的人心痒痒。

    他想画面重放近身体验,自然不能就此罢手。

    再一次追过去,只来得及说一声:“我叫梁钰”,黑色的豪华轿车就开走了。

    留在原地的只有汽车尾气和搭讪失败只来得及记清车牌号的梁狐狸。

    梁狐狸铩羽而归,二次回到宴会厅,只觉得兴趣缺缺。

    目光四下扫过,入眼的大家闺秀一派端庄贤良,实在不是他的菜。遥遥的和萧宴忱打了招呼转身上楼了。

    就这么回来了,萧宴忱心下不知怎么的瞬间轻松了许多。

    车子没有直接开回沈家,而是开到了一处高级会所。

    沈凉夏没下车,开车的助理早已经给沈蕤去了电话,通报今晚的情况。

    沈凉夏靠在车窗上等着正牌的沈家大小姐下来。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华灯璀璨,喧嚣热闹。倒是衬得她孤家寡人,异常凄凉。

    正要伤春悲秋的感叹一番,沈蕤已经走出了会所。

    前排开车的助理连忙下车,为主人打开车门。

    看见她,沈蕤的神情中带着几丝不耐烦。璀璨的流光中,到衬得那张苍白的脸较往日更多了三分凌厉。

    “你还是惹出事来了?”

    “这可怨不得我。”沈凉夏替自己申辩,那个项链还没到手,她辛苦了一个晚上可是不能落空。

    “你那个好姐妹南园有心陷害,借我作伐子,不然的话我定会安安然然的待到宴会散了。”

    沈蕤蹙眉,像是在考量她话里的真假。

    沈凉夏不耐烦被她这么审视,却也不屑再做争辩,只是淡淡的看着周围不断倒退的景色。

    “事情并没有办成,责任还是在你,报酬是要打折的。”

    就知道她会有此一着,然后下一次再有事情这条项链还可以钓她一回。

    冷冷一笑,沈凉夏选择不和她闹翻:“你看着办,不过也要考虑下次是否合作。”

    沈蕤说了个数目。“之后会打到你的账号里。”

    倒也算合情合理,何况今天晚上真的算不上什么体力活,沈凉夏也就不再强求。

    “送我回学校一趟吧,省省我的打车钱。”

    “你不回家?”才注意到她的身上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沈蕤眉头微蹙:“你也是沈家小姐,说话做事多少要体面一些,不要丢了沈家的脸。”

    凉夏转头看她,黑夜中一双眸子沁着凉意。

    沈蕤与她对视片刻,终究还是转过了头去。

    吩咐助理,将车开到a大去。

    车子在a大校门口停下,沈凉夏想了想还是叮嘱一遍:“不要忘记打钱。”方才下车。

    车子离去,沈凉夏的姿势和之前梁钰被甩的姿势大同小异。

    深吸一口气,两下转身。到刚好对上几个同是夜归的女学生。见到她此番穿着,再联想到离去的高级轿车以及她方才说的话,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沈凉夏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好心提醒道:“说我闲话的时候最好避着点,不然的话说不得我几时心情不好报复回去,你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几人被噎住,神情涩涩,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

    凉夏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踩着乐点哼着歌进了校门。

    校园里遇到一些男生,毫不意外的收获一行注目礼,不过她已经习惯了,也就不予理会。

    回到寝室,3302的灯还黑着,室友中有两个是本地的,在这里不过是占个床位,经常是不会来住的,还有一个外地的,最近刚搬出去住到了男友那里。

    就只剩下她一个,倒是轻松安逸。

    推门进去,灯打开。

    身上的西装甩到了床上,拿了睡衣直接进了浴室。

    想了想人又转回来了。将床上的西装拿起来看了一眼logo。

    手工定制的高级西服啊,还是意大利品牌的,肯定是值不少钱的。

    骚狐狸果然不是凡品,还好她没想过招惹,转而想到之前的那个怀抱。坚实雄厚,满满的荷尔蒙气息,只可惜人太老,肉太柴,同样不是她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