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见色起意

作品:《枕上婚姻

    沈蕤走了,空空荡荡的宿舍里又只剩下沈凉夏一个人,本来是想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的,可随后顾潮汐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顾潮汐一直都在等结果,见沈凉夏迟迟没有消息,不得不打过电话来。

    其实他有点害怕总是绷着脸的萧宴忱。所以知道他们在谈事情,轻易不敢打电话骚扰。

    知道事情解决了,凉夏已经回到了学校,顾潮汐松了口气,要带她出去吃饭。被凉夏拒绝了,她兴致缺缺,不是很热衷。

    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就是觉得此时此刻没有精神和心情去做别的事情,脑子里想到的却是萧宴忱说让车秘书送她离开的时候那个冷冷的眼神。

    再想到车秘书说的那些话,沈凉夏第一次很认真的琢磨起当时萧宴忱的心情来了。

    是她太无情了,虽然人家口口声声说是受朋友之托,可到底还是帮她的忙,结果事情一了她就要走。沈凉夏试着换位思考,发现如果说被人卸磨杀驴的是自己,她也许会更生气,说不得还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的确是她不知好歹,即使是以后都不想再有任何往来,也不应该如此凉薄,只说两句谢谢就了了事。

    应该有所表示的。

    沈凉夏如是想。

    “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好吧,我叫外卖给你送过去。”

    顾潮汐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你也要想想我,你是为了我才出事的,总不能让我一点事情都不做。”

    他是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凉夏会为了他拼命,担心过后,男孩的心里就又是另一种感受。

    凉夏不和他假客气了:“那好,我等着。”

    外卖到的很快,顾潮汐知道凉夏的口味,点的都是她爱吃的菜,两下刚要开动,住男友家的舍友就推门进来了,一脸的沮丧不高兴。

    和凉夏打了招呼就躺在了床上。

    凉夏看不得她郁气沉沉的模样,将人叫起来一起吃饭。女孩到底是没抗住美食的诱惑,心情虽然不好,还是爬了起来,

    只是看着一桌子的好菜,还是忍不住酸了一句:“怪不得施明妍处处看你不顺眼,人家的竹马王子天天跟在你的屁股后面跟哈巴狗似得跑,她能愿意吗,换做是我,早和你撕胯一千遍了。”

    凉夏有心解释这不是南城买来的东西,想想还是算了,解不解释都没那个必要,无意浪费那个口舌。

    舍友看她无所谓的态度倒想起要紧的事情来:“你别不当回事,我可是听说施明妍昨天和南城闹起来了,闹得还挺严重,然后人家放话了,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她那种人,家里有权有势的,你可千万要小心些。”

    没拒绝她的好意,凉夏点头,表示自己会小心的。

    第二天刚好赶上两个人上午都没课,凉夏拉着人给自己做参谋去了商场。出校门的时候碰见施校花,毫无意外的捞到两个都要翻到天上去的白眼。

    凉夏有正事,不爱搭理她。拉着室友走了。

    真的进了商场,该选些什么倒成了难题,她和人家不熟,根本不知道人家更喜欢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荷包不是很鼓,价格不高的东西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得上眼。

    最终选了一条价值三千多的皮带。凉夏肉疼老半天,这些钱够她花两个月的了,要不是前两天在沈蕤那里挣了外快,这条腰带买完

    ,她就要扎脖了。

    财政赤字伤不起啊。

    旁边的室友眼睛都亮了,擎着腰带威胁她:“说,又勾搭上谁了,这么下血本?”

    “别胡说,那可不是我敢招惹的人,人家帮了我的忙,一点心意感谢而已。”

    腰带是买了,可是,要怎么送过去,却成了一个问题。

    沈凉夏忽然发现,那个山虽然她一共去了三次,可是,她却不知道那里的地址该怎么写。

    她也没有对方的联系电话,也没打算再和人见面,要去问顾潮汐,怕又多了一个八卦的人。

    最后无奈,只能去百度上查出他们公司的地址和名字,然后将东西快递到那里,写上签收人的名字,在里面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感谢的话。

    虽然看上去十分傻叉,可到底东西是送出去了

    ,这颗一直落不到实处的心情也算是安静下来。

    中午顾潮汐来找人,他舅舅下午回来,说是晚上一起吃饭要见一见那位抱打不平的侠女,当面致谢。

    沈凉夏不想去,她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事情,相反的,还给顾潮汐的舅舅和他的朋友添了许多麻烦,无奈顾潮汐一再坚持,他有小心思,想要让凉夏给家里人一个好印象,虽然舅舅不是很靠谱,但是,因为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凉夏拗不过他,只能答应。

    两人约好了晚上见,走出去很远的顾潮汐随后又赶了回来,嘱咐沈凉夏注意一下穿着。

    “你穿得淑女一点,保守一点。”

    凉夏不解。

    “我舅舅是个老顽固,老封建,他最看不得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了。”事实上他舅舅是只花蝴蝶,但凡看到有点颜色的花就总想采上一采,不过也有一样,他最见不得一本正经的保守女孩了。

    顾潮汐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骗了凉夏。

    “你舅舅事还真多。好吧,我听你的。”

    男孩满意了,高高兴兴的离开,想到晚上的约会,心里是说不出的雀跃。

    梁钰从国外一回来,直接先去了好友那里,公司的事情不急,他托付人家办事,总不能连问都不问一句。

    去了萧宴忱的公司大厦,一路上少不得要逗弄几个好看的女职员。

    在萧宴忱的办公室门口磨蹭一会,和萧宴忱那位当神奇四侠用的女秘书哈拉够了,才进萧宴忱的办公室。

    萧宴忱正在看报告书,见他进来,微点点头,继续手上的事情,一番排兵布阵下去,结束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看一眼躺在沙发上乱没形象的好友,萧宴忱开口问他:“a国那边的事情解决了?”

    梁钰点头:“我屮艸芔茻,那些老外真不是东西,特么的这次我可是下了血本,最后要不是你一个电话打过去,他们还不肯签那个单子呢。”

    说到底对方还是看中了梁钰搭上的萧宴忱这趟列车,不然的话,这单生意真的就作废了。

    萧宴忱的眼睛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对他说的话不以为意:“事实上她们还是看中了你个人的实力,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单凭我一个电话就能签单。”

    “还是算了吧,别以为小爷不知道,要不是知道有你作经济后盾,他们哪会那么轻易的答应和我合作,你可别忘记了,这单生意,我谈了都快半年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怎么就差这么多,梁氏在***排行榜上也是有名有姓的,不过是和你萧宴忱所在的位置不一样,他们就是这个态度,我不敢想,万一哪天我要和你争生意,岂不是只能甘拜下风。”

    萧宴忱眯眯眼睛:“我们两个做的不是一个领域,不搭嘎。”

    “这不是借口,这年头,财力才是硬道理,所谓的谁比谁牛逼,其实就是谁比谁有钱,话说回来了,之前我都不够义气,潮汐的那个事直接扔给你,这两天一个电话都没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解决了。”听到这个,萧宴忱

    的脑子里想到的不是顾潮汐,而是那个女孩的脸。

    手敲键盘,将那张脸赶出脑海。

    “本来不算多大的事,他们不会再找你们了。”

    他们只会找他而已,因为他砸折了那个混蛋的两条腿,虽然动手术可以愈合,可是,毕竟是当面打人脸,这事,没完,不过萧蜀黍认为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没必要和梁钰说。

    梁钰不知内情,拱手道谢:“好哥哥,今天晚上我做东,赏个脸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少肉麻,没兴趣。”

    “这可不行,我和潮汐约好了,让他带着他的那个小女朋友过来,当面和你道谢,你不赏脸,可是不对滴。”

    “小女朋友?”萧蜀黍皱着眉头。

    “对啊,就是那个为了小兔崽子把人逼得撞了山崖的小女孩,别说,虽然心狠了一点,但是,还真有几分古代女侠的风范,我还真挺想见识见识的。”

    萧宴忱的手指停下动作,身子靠在椅背上,目光落在梁钰的身上,诡异难测:“梁钰,我问你,你还记得那天在宴会上你看到的那个女孩吗?”

    “那个小妖精?”

    萧宴忱皱眉,莫名的不喜欢这个词,没说话,点了点头。

    “当然记得,若不是第二天我就着急赶往国外,早就去找她了,话说回来了,我连她姓名都不知道,就只记得车牌号,还想着明天闲下来就去找人呢。”

    “你惦记她?”男人又想抽烟了,可是,再打开抽屉前的那一刻,将抽屉门关上了,手指敲上了桌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念念不忘。”梁钰笑,眉眼间带着恣意风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所有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罢了,我想,我见色起意了。”

    敲桌子的手指停了下来,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说道:“晚上的约会,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