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大叔

作品:《枕上婚姻

    萧宴忱罕见的没有带司机,自己驱车过来a大。然而后面跟着的两辆车依然昭示着萧先生的排场不小,这样的人出现在a大的门口,自然会引起注意。

    萧宴忱的心头生了懊恼。尤其是在看到梁钰的车之后。

    他这是来干什么,还和那只花蝴蝶一样,守在大门口。

    眼看着花蝴蝶向自己这边走来,萧宴忱打着汽车,忽然调头离开。

    再一次绝尘而去,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梁舅舅第二次懵逼,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了?

    这是究竟和他生了多大的气啊,才能在看到他之后调头就走?

    梁舅舅怒极反笑,倒是有点兴趣想要知道他来这里究竟是来接谁的,脑子里回忆一番,到底还是想不出那天出现在宴会上的名媛是有谁在这里读书。

    梁舅舅转身,以顾潮汐家长的身份忽悠过门卫,成功的进入校园。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小妖精住在哪个寝室,他也不急,打听清楚了女寝的地理位置,边走路边打通了今天上午才查出来的那个电话号码。

    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女孩迤逦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耳朵,有种说不出的微妙,简直堪比耳语,梁舅舅骤然升起一种触电的感觉。

    当下声音和语气都不自觉的温柔起来:“凉夏,是我,梁钰,我现在在你寝室楼下面,想要和你共进晚餐,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荣幸。”

    骚狐狸肆意的骚气顺风能吹出十里地去,引得旁边捧着玫瑰花的男孩对他看了又看。

    小男生……

    骚狐狸扭过头去,等着答案。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女孩会拒绝他的邀约,不过不要紧,大不了他一直等在这里,对于这种女孩,还是让她看到自己的诚意比较好。

    电话那头有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女孩的声音再一次传到男人的耳朵里:“梁叔叔?”

    梁叔叔。

    虽然感觉被叫老了,可是,这声梁叔叔,梁钰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

    从女孩柔软的声音里听出了缠绵的味道,脑补了一下女孩撒娇发嗲当面叫他叔叔的画面,骚狐狸的骚气迎风吹出二十里地去。只觉得心肝都在颤抖。他现在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女孩出现在他的面前。

    “怎么样,小丫头,要不要去?”

    居然有些忐忑,实在是有违他一直以来的威名,梁钰将这份忐忑藏好,柔声诱哄:“叔叔知道有一个地方特别适合bbq,怎么样?”

    他诚意满满,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更喜欢吃的是什么。所以,压根没打算带人去那些所谓的高级餐厅吃什么烛光晚餐,不是舍不得花钱,只是要让女孩先卸下心防。

    “bbq啊……”女孩的尾音拉长,听得梁钰心跳加快。

    “好啊,既然梁叔叔这么有诚意,我们怎么能不去呢?”

    同意了,梁钰欣喜,说了句“等你”,却忽略了那句“我们”。挂了电话,颇有几分得意的看向旁边捧着花一直盯着他的小男孩。

    看吧,这就是功力,小男孩只有捧着花苦苦等候的分,而他呢,马上就要和小妖精去海边烧烤,吹着海风,看着星光璀璨的夜色,实在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男孩皱眉,看他的眼神越发不善:“她答应和你出去了?”

    梁钰奇怪的看着他。

    很快,随后下楼的沈凉夏很好的为他解了惑。

    小姑娘一出现,男孩立刻迫不及待的奔了过去,叫声凉夏将花递过去:“我在银河楼定了位置,拿的招牌菜很好吃。”

    女孩绕过男孩径直奔他过来,直接跃上他的后背就着他的耳朵埋怨道:“哎呀,你都坏死了,让人家等了这么久,你以后要是在这么慢,我可就不再和你出去玩了。”

    被当成挡箭牌了,梁钰无奈的笑笑,却又不舍得不配合,当下捂着耳朵连忙赔罪:“怪我怪我,公司今天实在是事情多,不过我可是把一天半的工作量压缩在一个白天就完成了,只为了见你,你可不能不依不饶。”

    他借机卖乖,背后的手很绅士的护在女孩不敏感的部位。

    小妖精对这人的配合很是高兴,拍拍他的肩膀:“好吧,那就原谅你这回,来,乖,放我下来,体谅你辛苦工作,累了一天。”

    冲他后背上跳下来,女孩转头看向一脸失落的男孩:“哎,南城,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梁叔叔,对我很好的。”

    又是梁叔叔。

    当面叫了,果然有心肝颤的感觉,只觉得通体舒泰,梁钰的手配合的搭在女孩的肩膀上,不去看男孩,只是专注温柔的看着女孩:“你同学?”

    女孩抬头睨他一眼,正要介绍,却只见男孩子将手上的花用力的扔在地上,愤怒的瞪着他们两个,就在梁钰以为男孩会冲上来的时候,男孩忽然转头离开了。

    别说,那个背影,还真有几分哀伤的味道。

    梁钰愕然……

    到底是小男孩,要换做是他的话,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离开。至于现在,他自然也不能让自己成为用完就甩的卫生纸,搭在女孩肩头的手不曾挪开:“可以走了?”

    “好啊!”女孩微笑,跟着男人出了校门上了车,却在车子开出去之前叫了停:“等一会,还有几个人。”

    梁钰很疑惑。

    女孩却一直瞄着校门口,等自己要等人出来,打开车门对人家挥了挥手:“哎,这里!”

    女孩转而看向梁钰:“梁叔叔,说好的你请我们吃饭,不会反悔了吧?”

    这个,当然不可以。

    被小丫头设了陷阱,梁叔叔终于想起来了那句“我们”,却无奈只能认命载着这个寝室的四个女生去吃bbq。

    虽然说有点浪费了他的策划,不过还算不错,到底是二十岁的小姑娘,都是青春年少,繁花初绽的年纪,各有各的品性,虽然梁钰存心不良,目的简单,倒也不会真的冷落其他的女孩子们,只对沈凉夏献殷勤,他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典型的中央空调护舒宝,风趣的谈吐和绅士的举止还有大众情人的属性都让女孩们很自在,很自然,一顿饭,吃的还算和谐,只是令人郁闷的是离开学校之后,凉夏就和他拉开了距离,一副“我和你不熟”的表情。让小舅舅心塞塞的。

    回去的路上再一次试图没话找话,却都以失败告终,他会玩,凉夏也会玩,每次他要说的话,凉夏都能很轻松的让他冷场。几番较量下来,梁舅舅越挫越勇,就算他真的是卫生纸,也是可回收再利用的,才不能说丢就丢。

    来日方长,咱不急于一时。

    心中有了主意,在校门口将人放下的时候,梁舅舅的笑容已经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风流倜傥,春情涌动。

    虽然正主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她旁边的三个女孩已经被成功电晕,再一次印证梁舅舅魅力无限,骚气纯粹。

    女孩要走,被梁舅舅拉住了衣服,既然已经出师不利,花蝴蝶自然会掌握分寸。

    “和你打听个事。”找了切入点,成功的打开私密话题。

    目光看向那三个女孩,见她们还杵在这里,只能无奈的直接说婆:“有点私事要说,还请各位避开一下。”

    那几个女孩同时看向沈凉夏,她们今天晚上就是负责来做这个电灯泡的,顺便吃吃喝喝,现在,吃人家嘴软,又觉得这男人实在不错,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沈凉夏点点头同意她们离开,觉得趁这个机会直接和人把话说清楚了也不错,这个场面,自然是不好让室友们看到的。

    眼见几人离开,沈凉夏正要开口,却被梁钰抢先一步:“那天的宴会上除了你之外还有你们学校的学生吗?”

    纳尼?凉夏楞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是这样的,之前我来的时候看见萧宴忱的车就停在门口,想必是来接人的,只是他看见我就离开了,所以,我才想问,他是不是认得你们学校别的学生。”

    哈,原来冷面阎罗也会谈恋爱。

    凉夏脑补了一下冷面君如何深情款款的说着情话,最后发现自己只能为那个不行被萧先生看中的女孩祈祷,守着一个冰块过日子,早晚冻成狗。

    “有啊,施明妍,我们学校的校花。”那天出现在宴会上的,就只剩下施校花了。倒是想不到大叔口味如此清奇,居然喜欢的是施校花。

    “没印象!”梁钰惊讶:“校花,我一直以为你是校花。”

    凉夏摇头:“校花可不是光看脸的,还要看品性和举止的。”

    “那多可惜,除了你以外,我真想不到别人做校花是个什么样子。”梁舅舅奉承的着了痕迹。

    凉夏摇头。校花校草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吧。她到真的不是很在意。只不过这话不能说,一旦说出来,倒好像她在酸一样,虽然

    她当时的确虚荣心作怪,有过羡慕嫉妒恨。

    “梁叔叔。”那个萧先生的世界离她太远,所以,他喜欢校花还是校草和她无关,不过和眼前的人,倒是要把话说清楚了。

    凉夏开口,后面的话还未说,花蝴蝶已经说了再见钻进了车里。根本不给她说拒绝的机会。

    凉夏只能眼看着那台车离开,捂了捂脸,心中骂了一句:骚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