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情不自禁

作品:《枕上婚姻

    萧家别墅里的大厨,手艺果然是一等一的,即使沈凉夏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真心的说一声,这汤,的确好喝。

    清粥,小菜,都是温性的东西,厨师知道是给病人做的东西,自然是斟酌了菜单的。

    美食在前,沈凉夏冷默的眼神有所缓和,一时间到不与他互别苗头,只是静静的吃着菜。

    明明刚刚被拒绝过,而且还被甩了个大没脸,男人也不和她计较,夹菜,填汤,盛饭,照顾的面面俱到,还会主意将她多吃两口的菜换了位置,放到她的面前。

    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目光却是柔和。

    等沈凉夏吃过饭,再想冷下脸来,她才发现自己做不到。

    因为男人说了一句话:“终于可以放心了,之前冷饮店里看到你的模样,我很担心,送你来医院,一路上生怕是什么大毛病,医生诊断是急性肠胃炎,我还在担心,想着要不要联系国外的专家进行会诊。事实上若是你一直不好,我是一定要联系专家会诊的。”

    男人说的是实话,一本正经的样子骗不了人,眼睛里的担心她之前也是亲眼所见的,沈凉夏发现,这样的男人,真的就让她将已经准备好的冷言冷语说不出口。

    索性默默的躺回床上。对着墙壁发呆。

    身上多了一层薄毯。男人的声音在头上响起:“病还没好,不要再着凉了。”

    咬咬嘴唇,沈凉夏将自己的不拒绝归结于

    肚子还疼,病还未好,所以,一时心软也是很正常的。

    女孩的身子陷在被子里,看起来小小的一团,实在让人心疼。

    萧宴忱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方才走到门口,将门外一直待命的刘秘书叫了进来。

    刘秘书手脚利落,动作干脆,很快,就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并且,全部放进了食盒里交给了门外的守卫。萧宴忱则是穿上了西装,对床上的人说道:“我让刘秘书在这里陪你,你好好养病,明天我再来看你。”

    床上的人动了动,却没有回应。

    萧宴忱的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再嘱咐刘秘书,有什么事情给他打电话,好好照顾病人,得到刘秘书的一再保证,终于放下心来,推门走了出去。

    顾潮汐有他的路子,到底还是被他查出来沈凉夏所在的医院了。

    匆匆忙忙的赶过去,男孩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也是一脑门的汗。要进去,却被人拦了下来。

    萧宴忱虽然走了,病房门口却依然留下来了两个黑衣保镖,人高马大,肌肉遒劲,很轻松的将顾小爷给制住了。

    顾潮汐自是不甘,拿出了刚刚新买的手机拨通了沈凉夏的电话号。

    这一回,接电话的是正主了。

    陌生号码,沈凉夏不掩疑惑:“你是谁?”

    “是我,凉夏,我来看你,门口的两个傻大个不让我进去。”被一再拦着,顾小爷的耐心告罄,称呼上自然客气不起来。

    手机里没有声音,很快,病房的门打开了。

    沈凉夏脚上穿着拖鞋,身上穿着条纹病号服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看看那两个保镖,撇了撇嘴,对顾潮汐道:“你进来。”

    保镖有心上前阻拦,沈凉夏才不是那种讲理的人:“不然的话,我出去?”

    她脸色苍白,手还捂着肚子,这些人自然是不敢真的让她出去,两人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刘秘书身上。

    这个锅,她不背,她才不去做那个到boss面前交代的人,刘秘书倒水铺床就是不看门口一眼。

    两个保镖不得不做出让步,让顾潮汐进去。

    顾小爷被放行,两步就走到沈凉夏的面前,扶着人进去:“怎么回事,中午还好好的,就那么一会时间不见,怎么就进了医院了,是不是那谁难为你?”

    那谁是谁不言而喻。

    顾潮汐心中虽然有不满,到底那人积威甚久,他不敢与人强硬。

    目光在刘秘书身上溜了一圈,顾小爷心塞塞的。

    “没有,就是凉的东西吃得太多,所以,吃坏肚子了,和他没关系。”

    顾小爷兀自愤愤不平:“我的手机被他抢去了,打你的手机,又是他接的,根本不告诉我你在哪里,没办法,我只能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去查。”

    “他有病。”凉夏吐槽那个霸道的老男人。

    事情转了一圈,顾潮汐终于反应过来所有的事情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他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他为什么说要自己照顾你?”

    刘秘书眼观鼻鼻观心,择取有用的情报,以方便boss真的问起来,她也好不会哑口无言。

    沈凉夏怨念深深,才不会去管这屋子里都是谁的人:“他脑子被驴踢了

    。”

    顾潮汐:“……”

    刘秘书:“……”

    破解一个手机密码,对于萧宴忱来说,还不是什么难事的,他虽然不会,但是,架不住手下人才济济,手机拿出去,很快,解开密码的手机就被送回到他的手里。

    萧蜀黍也不客气,直接先去查了电话号码,将沈凉夏的电话号码记到了自己的手机里。想了想,还是将那个“她”给删除了。

    微信里置顶的就是小丫头的头像,不用说了,下午的时间,他还和人家用这个通过话。萧宴忱心思微动,将管家叫了过来,把手机递过去:“安装一个微信。”

    管家一脸严肃的接过手机,很快,将微信安装完成:“您要叫什么名字?微信号该怎么写?”

    男人将手机拿了回来,冷冷的看他一眼,管家心领神会,弯着腰退了出去。

    弄了微信号,取了名字,很快就有人加了他的微信,第一个就是梁狐狸,这家伙,现在应该已经到国外了,看来还是不够忙,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个闲情逸致摆弄手机。

    萧宴忱冷着脸拒绝了,加了小姑娘的微信号,并且发了自己的第一条朋友圈照片,是小姑娘躺在床上的皱着眉头的睡颜,并且附上两个字:“心疼!”

    设置了朋友圈权限,仅自己可见。

    梁钰的申请信息再一次发了过来,又被他直接拒绝了。陆续又有几个人发来申请消息,都被他一一拒绝,倒是他一直等着回的消息始终没有发过来。

    男人的眉头打了结。

    一个电话同时进来了。

    是梁钰。

    萧宴忱皱皱眉头,接起了电话。

    那头的梁钰开口就是不客气:“终于等到你开微信,为什么不加我?”

    “我只加一个人。”

    “那更应该是我。”兄弟多年,友谊的小船怎么能说翻就翻,加了两次,都被拒绝了,梁狐狸感觉到非常委屈。

    萧蜀黍才不和他纠结这个问题:“我表白了!”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她知道我喜欢她了。”再重复一遍,男人的声音里并没有多大起伏,将自己的困惑说给好友听:“但是她并不接受。”

    “为什么?”梁舅舅想起来之前这人还说要帮着自己拿下这个单子,很厚道的没有取笑他。

    “不知道,所以,才问你。”这叫不耻下问。

    萧宴忱居然向他请教问题,那是谁诶,萧宴忱,萧宴忱,萧宴忱。

    梁钰的嘴角咧到耳根子了,意识到自己还是不厚道的笑出声来了,连忙拿开话筒,收了笑声。

    “正式表白么?”

    “算不上。”萧宴忱皱眉,只是情不自禁的亲了下去,他还记得那个滋味,粉嫩的舌尖上还有白色的奶油,花瓣似的两片唇翕翕合合,一双眼睛,满满的潋滟波光,所以。他没忍住,就那样亲了上去,忘记了那是公共场合,也忘记了当初想好的计划。

    “只是有些猝不及防,把人吓到了?”骚狐狸闻弦歌知雅意。

    男人没说话,算是默认。

    “这不算什么事,原因很简单,就像是表面上的那样,你的告白来得太突然,结果把人吓到了,事实上人家小姑娘根本没想过那么多,自然不知道你说亲就亲。”

    “她拒绝了。”

    “这也很好理解啊,像你说的,那么突然,换做是谁都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你怕什么,当初她既然能出现在你的宴会上,肯定就不是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现在拒绝,要么是被吓到了,要么就是玩欲擒故纵自抬身价。”

    “她不是——”她才不是那种欲擒故众自抬身价的人。

    “那是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也不可能啊,虽然你这个人严肃古板,但是,个人魅力还是有的,又有那么高的身家加持,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梁舅舅理性分析:“这样,你也不要急,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你太孟浪了,接下来你可以表现的温和一点,让她看到你的好,一点一点的来,你懂吗,还有,我不是告诉你了那个办法了吗,你什么时候开始进行?”

    “已经开始了!”

    “那就好啊,接下来就可以慢慢的和她打交道,小丫头吗。还是很好摆平的,展现出你的优点,成为她最英勇的骑士,满足她的虚荣心,让她有面子,还有什么难的。”根本是小菜一碟吗,梁舅舅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你那里有需要帮忙的就开口。”话题忽然转换,萧蜀黍展现出可贵的兄弟情义。

    梁舅舅心头再一次涌上迷之感动,连忙道:“啊,先不用,有需要我在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