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梁舅舅的战斗力

作品:《枕上婚姻

    第一次做私人飞机,沈凉夏只觉得超豪华超装逼,果然是霸道总裁出行必备装备。更别提开飞机的那个还是萧宴忱自己。

    一脸严肃认真不说话加高技能加持,妥妥的禁欲系男神。

    沈凉夏默默地转过头去,她什么也没看到。

    她才没看到一个帅的死啦死啦的男人在那开飞机呢?

    飞机停在萧宴忱占地广阔的那栋山顶别墅的空地上,将飞机停好,男人终于回过头来看她:“怎么样,还行吧?”

    沈凉夏不是很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什么还行,飞机,还是他的技术?

    在沈凉夏看不到的地方,男人暗戳戳的搓了搓手:“我的技术……”

    “一个老处男,谈什么技术不技术的?”一颗脑袋顺着打开的门口探了进来,梁钰笑得跟西门庆似的,桃花眼一个劲的对着沈凉夏放电:“哎,凉夏,可是终于把你等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在这小子家里等你几天了。”

    两双桃花眼对到一起,沈凉夏笑笑:“我还真不知道。”

    萧宴忱从驾驶位置上走出来,对着梁钰的脸就是一脚,恨不得直接将人踹下去。

    梁钰躲得快,在他踹过来之前,就赶紧麻利多开了。

    跳到地上,对着飞机上的人伸出双手:“凉夏,你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萧宴忱的嘴角抽了抽:“你美国那边的案子完成了?”

    “完成不完成的,你不是心里有数么?”

    萧宴忱走下来,看着梁钰身后的管家。

    管家连忙站出来,向主人汇报:“梁先生来好几天了,在这又吃又住的,又不肯走。”

    萧宴忱冷着脸看着梁钰:“你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转回身不忘伸手将小姑娘接下来。

    梁钰看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目光冷了冷:“不值一提,说起这方面的本事我哪里比得上你啊,您才是教科书级别的。”

    沈凉夏淡淡的看着两个人打嘴仗,等两人说够了方才开口:“我要回学校报到,需要人送我。”

    梁钰错失先机,此时连忙自告奋勇:“我去,正好我也要离开。”

    萧宴忱转头看向沈凉夏:“吃过午饭再走。”

    小妖精勾勾唇角,看看骚狐狸:“我听男友的。”

    梁钰的内心受到一万点的伤害。抽抽嘴角,向沈凉夏指责那个撬了自己墙角的人:“他不厚道套我话,给我下绊子,不然的话现在你应该依偎在我的怀里。”

    “……”萧宴忱默默地转过头去,才不看他。

    沈凉夏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斗不过他。”

    “那是因为我没他那么卑鄙那么厚脸皮。”归根结底就是太相信好朋友好哥们才导致后方被袭城门失守的,骚狐狸此时悔不当初,他真是蠢到家了,还给人出主意。每每想到这些,梁舅舅都恨的捶胸顿足。

    听到大外甥亲口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他都还是不相信的,一直到现在亲眼所见。已经容不得他不相信了。

    梁狐狸就想不明白了,两个三观相差那么多的人,究竟是怎么才能改变主意喜欢上对方的。

    既然要吃午饭,梁舅舅才不会离开,死皮赖脸的做到了沈凉夏身边,开始给那谁谁上眼药:“我还真是想不明白了,明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他明明还说你太过轻浮,还认为你妖里妖气的,怎么就可能会突然喜欢上你呢?你不怕他是骗你的啊?”

    萧叔叔默默地看他一眼,暗含着警告。

    沈凉夏嘟嘴:“他骗我,我有什么可供他图谋的?”

    “图谋沈氏啊,沈氏虽然不入流但是好歹蚊子大腿也是肉不,吃一口算一口啊,先用美色将你魅惑住,然后在趁机获取沈家的信任,从而达到他霸占侵吞沈氏的目的。啊,忘了说了,三十二岁的老干菜其实已经没什么美色了,所以,才只能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

    萧叔叔冷冷的看着他,嘴里的鸡骨头嚼的嘎吱嘎吱响。

    梁钰觉得后脖颈子嗖嗖冒凉风,梗梗脖子,针锋相对。

    “你这说法漏洞太多,第一,他能将自己的产业做到这么大,不可能就是靠这招才有今天的,不然的话,他吞并一家勾引一个他吞并一家勾引一个,那要有多少个萧宴忱才能够用啊?”

    萧宴忱勾勾嘴角,对梁钰示威性的一挑眉,看吧,小丫头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以前没那么做是因为那些人长得丑,现在是看到你长得漂亮所以见色起意,想要财色兼收。”

    梁舅舅的桃花眼又开始放电。

    “那也不对。”沈凉夏再次否认:“沈蕤长得也挺漂亮啊,还是沈家正经的大小姐,法定的继承人,他要是真的有那个意思,也应该是去勾引沈蕤而不是来找我。”沈凉夏一脸耿直。

    “我说了,你长得好看啊,那个沈蕤可是比不上你,他哪里看得上?”桃花眼再放电。

    “你明明刚才还在说他说我妖里妖气太过轻浮的。”沈凉夏不为所动。

    眨眨眼睛,小姑娘一脸的纯良无辜。

    梁舅舅再一次受到一万暴击。挥挥手:“男人呢,还不就……”这样。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人拎着衣服领子站了起来,回头对上那张冰块脸,诧异过后是连忙抗拒:“放开我……萧宴忱,我数三个数,识相的赶紧放开小爷,呐。一,二……我靠,你特么的下死手。”

    人被拎出去了,萧宴忱是怎么下死手的沈凉夏看不到,她只看到了187的萧宴忱拎着183的梁钰,像拎一只鸡崽一样省力。

    沈凉夏夹过一个鸡翅放到自己的碗里,开始慢条斯理的吃。

    这只骚狐狸,就应该离的远远地,而且她已经和大叔说好了开始的,哪怕只是一场游戏,她也会全心全意的对大叔,才不会三心二意呢。

    萧宴忱回来的时候已经面色如常,坐到了餐桌前,心情很好的帮小姑娘开始挑鱼刺,他早就留意到了,小丫头片子是又馋又懒,明明喜欢吃鱼,可是,总是不耐烦挑刺。

    挑好刺的鱼肉放进小姑娘的碗里。

    “大叔怎么总是那么细心呢?”沈凉夏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是不是这男人其实帮别人也这么做过,毕竟三十二岁了,要说一次恋爱都没谈过,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也就是说人家很可能是因为照顾前任照顾出经验来了。

    沈凉夏意识到不对劲,压下心头的浅浅淡淡的酸意,笑的纯良无害。

    男人不知道她心里戏那么多,听了她这话微微一愣,很快,耳根就红了:“其实也不是,就是会忍不住去注意你的一些小习惯。”

    已经类似于表白了,脱口而出的话让男人连忙避开了沈凉夏的目光,耳根处的颜色却更深了。

    小丫头眨眨眼睛,眼尾翘的厉害:“大叔还真是的,居然还说过我妖里妖气,孟浪轻浮。啊,对了,我想想,你背后说我这些还不算,你当面还说了我许多。”

    萧宴忱:“……”

    这个问题萧蜀黍还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话,他说过,这是千真万确的,当着面也的确有几次让小姑娘挺下不来台的,甚至两人还当面吵过架,而且吵得很凶。

    无可辩白只能默默的任劳任怨。

    挑鱼刺,剔鸡腿肉,甚至还亲自给沈凉夏盛了饭,小姑娘呢,则是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享受着男人服务,完全忘记了自己背后是怎么编排人家的。

    标准的双标狗。

    双标狗吃晚饭了,任劳任怨的老男人也不说话,直接坐上了车,要亲自送人回学校。

    沈凉夏没拒绝,想起桌上的那碟酱瓜挺好吃的,知道那是萧家大厨的独门秘制配方腌制而成的,厚着脸皮和管家大叔要了一些,准备带回去给室友尝尝。

    管家很知趣,不仅给装了酱瓜,还给装了醉虾和盐水鸡,酥炸小黄鱼。都是小姐喜欢吃的几个菜。

    将人送到门口,躬身行礼:“小姐要经常来吃饭啊,不然的话,先生总是一个人,很孤单的。”

    其实以前有个好基友会经常来蹭饭,只是现在,好基友刚刚经历了一场撕胯大战,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上门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本来刚才还厚着脸皮的沈凉夏看着自己女佣手里拎着的几个饭盒,忽然间觉得不好意思了,乖巧的“嗯”了一声,挥挥手,告别管家大叔,上了车。

    萧宴忱隔着她将几个饭盒接过来,一一放好:“你们食堂的饭不好吃,以后不要在那里吃了,我去接你回来吃饭。”

    他想了想,又觉得这话容易引人误会,连忙作了解释:“就只是吃饭,吃完饭我就送你回去。”

    “不用了,没认识你之前,我还差不多一天三顿食堂呢,不也这么过来了么。怎么认识你之后,我就变成娇小姐了,食堂的饭都吃不成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老男人有些词不达意:“不认识我之前,你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最重要的人,我当然不能看着你受委屈。”

    为什么会有迷之感动呢,沈凉夏勾勾唇角,颇是不以为意:“吃个食堂就受委屈了,你这话让那些在大街上流浪的人情何以堪。再说了,食堂的饭菜也不是很差,我又不是吃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