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合理的惩罚

作品:《枕上婚姻

    “不是和别人说我是你男朋友,那为什么出事了想不到找我解决?”男人神色晦暗:“还是说你宁愿被关在看守所里都不肯找我解决?你虽然嘴上说这个游戏开始,事实上你根本没有全身心的投入进来!沈凉夏,我在你的心目中始终是个外人。”

    外人的定义是什么?客气点,认识的,会打招呼,偶尔说上两句话,直接点,就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更别谈亲密不亲密。

    萧宴忱努力劝自己,大度一点,那个小丫头,玩心还很重,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琢磨这些个事情,对于爱人男朋友几个字还没有概念。

    可是,真的没有么?

    她那么聪明,从来知道该和什么人来往,又该和什么人保持距离,她和他之间,看似亲密,实则距离很远。

    有事了,哪怕是明知道对方心怀叵测,哪怕是明知道只要亮出他的名号,就没人敢动她,可是她呢,宁肯被人羞辱,被警察带去问话,也不肯打个电话找他,或者哪怕是跟别人提上一嘴他的存在。

    她很好,性格坦荡直率无所顾忌,和他的关系确定了下来就没想着掖着藏着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放纵他送她到学校门口。

    可事实上呢,也就只是这样了。

    有事了,遇到麻烦了,是真的想不起来有他的存在。

    若不是他正好去学校给她送晚饭,恐怕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她出事了。

    知道出事了,第一时间萧宴忱去做的就是联系律师,联系关系,然后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

    从他知道这件事开始,倒把人从警察局带出来,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可是,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过的。

    就像前两天

    人失踪的那一次一样,一向波澜不惊的心思,再一次紊乱起来。

    明知道那么短的时间里,不会发生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脑子里却还是会止不住的胡思乱想,那些人会怎么为难她,会不会欺负她,会不会挨打,小姑娘会害怕吧,乱七八糟一大对,心里像是多了个被扯乱了毛线团一样。

    随后知道顾潮汐正在警察局,为这件事忙碌,他当时很愤怒,想着的是等一会见了面,首先压迫做的就是宣誓主权,他萧宴忱的心肝宝贝,还轮不到别人来护着。

    可是走进了那间办公室,他听到的却是那句:“我就是要整死她。”

    怒火差点将他的理智直接烧没了,他撞开门,冷冷的扔出一句:“你整死她,我就整死你。”

    现在想来,这句话着实可笑。

    幼稚中二不是他的风格,可是,就是说了,事实上那一刻的杀意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沈凉夏咬着唇不说话,倔强的样子让人格外的生气。

    “你亲口承认的,我是你的男朋友,那么我倒想问问,男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

    每天想要求他帮忙却苦于没有门路的人不知凡几,偏偏就是这个小丫头,每次遇到事了都很自动的把他忘记了,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非常的不愉快。

    大叔生气了,大叔有小情绪了。

    沈凉夏舔舔嘴唇,咕哝一句:“我哪知道男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

    在沈凉夏的认知里,学校里那些热血中二的毛头小子谈恋爱了,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女朋友排队买饭,排队打热水,排队占位置,只要一个电话,就要赶紧去给女朋友买零食买小吃买欧巴的演唱会门票买最新的电影票。可是,那也只限于他们学校的学生,现在,问她男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人,是萧宴忱。

    作为别人男朋友的萧宴忱该干什么,以前沈凉夏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被问到了,就开始认真思考。

    日理万机的萧宴忱,一个电话,代表的就有可能是几千万甚至于几个亿或者几十个亿的走向。

    这么昂贵的时间,当然是不能用来去给她排队买饭,排队打热水,排队占位置,买零食买小吃买欧巴的演唱会门票买最新的电影票。

    玩呢?

    所以啊,沈凉夏还真就想不出来自己的男朋友该干什么。

    这么一声咕哝出来,萧先生差点没气个倒仰,反复强调了两遍“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沈凉夏脑子里的灯泡忽然亮了起来,瞬间回过味来,智商以每秒一百八十迈的速度飙升到最高:“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这事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要我怎么跟你说?”

    她倒打一耙:“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胡闹,上次飙车伤人的事情你就已经骂过我一回了,那时候咱俩可还不是男女朋友呢,这一次,你能饶得了我?”

    小猫收起的爪子伸了出来,锋利的爪尖对着男人心口就是一下子,装乖模式是有时间限制的,又怎么会一直开启。

    萧宴忱被说得哑口无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才是。

    是了,上一次他的确是责备了她,那个时候也确实是觉得小丫头太胡闹了些,简直无法无天了。可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自动打脸。

    这滋味,忒酸爽。

    “这两件事情的性质不一样。”

    萧宴忱理清思路,开始反驳。

    “哪里不一样?”小猫磨磨爪子,随时准备第二次反扑。

    她是谁啊,沈凉夏,那个小时候打架专挠脸,骂人专揭短的沈凉夏,被一个老男人牵着鼻子走。给人有赔不是又道歉的。

    玩呢?

    是,她有愧,她也觉得自己没有完全投入进来,是对男人的不尊重,既然已经说好了谈恋爱的,自然要对人家负责,怎么可以不投入进去,完全将人隔绝与自己的世界之外,事实上男朋友三个字现在对于小丫头最大的作用不过是光明正大的拒绝别人的借口而已。

    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别墅门口,院子里的保镖已经连忙赶过来,给两人打开了车门,萧宴忱却没有下车的意思,还顺便拉住了那个准备下车的小毛丫头。

    “不知道哪里不一样,我就告诉你。

    你上次飙车,那种危险的事情,伤及到别人的性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一个不小心会伤及到自己的性命,别和我说你技术高超什么的,河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你自己都不能保证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失手,遇到什么危险。

    而这次,你懂得和其他男子划清界限,我很高兴,你打人,我不觉得有什么错。这样的人,若是让我亲眼看到他纠缠你,他的下场会更惨。

    这种情况下,别说只是砸伤了一个人,就算是你把天捅个窟窿,我也会帮着你向着你,我生气的是你不告诉我,明明说好了的,我们是男女朋友,可是,你出事了,别的男人却先我一步赶到了那里,我很生气。为什么你出事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月色清幽,他眉眼清隽如谪仙。

    沈凉夏心下微微触动,爪子悄悄地缩了回来,慢吞吞的咽了一下口水:“大叔,你三观好歪啊?”

    萧宴忱愕然,不明白怎么就扯到了这一层。

    “不过歪的我好喜欢。”女孩嗷的一声扑进他的怀里,搂着脖子对着那双薄唇就啃了下去。

    萧宴忱满眼花退散的时候,小姑娘正毫不客气的用尖尖的牙齿咬着他的下唇。

    很疼,却很酥~麻。

    明明是毫无章法,却引得他心肝烂颤。

    萧宴忱很快反客为主,掌握了主动权,说好的惩罚就这样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也是,这样的热情直接,谁还能想的起来所谓的惩罚,男人内心一声喟叹,心中涌起淡淡的无奈,心中反倒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莫不是以后经常会面临这样的境地,只要小姑娘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改变所有的原则。

    夜风细细,别墅里灯火通明,车厢内却是旖旎一片,女孩拒绝矜持,热情的回吻着男人。

    聪明的小丫头片子,虽然一开始不得章法,不过在男人的引导下,还是很快掌握了其中的要领。

    司机早已经下了车。院子里不见一个人影。

    管家站在落地窗里看着外面的夜色,手机里放着那首《给我一个吻》。

    到底还是老歌好听,韵味十足,歌词优美。

    医院的病房里,南园不笨,施明妍将事情前前后后的一讲明白,她就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大部分真~相。

    “她到是幸运。”

    与何冰鸢有着相同的看法:“萧宴忱那样的人物,对沈凉夏恐怕最多的只是玩玩而已,,时间长了,就会厌了,腻了,将之抛弃。可是,这也不代表萧宴忱会对这人一点也不在乎,最起码现在还在兴头上,应该还是很在乎的,真可惜,原本想要告她蓄意杀人呢,现在看来,已经行不通了。”

    她看向弟弟:“你瞎了眼睛惹下来的祸事,我还要掂对着怎么样才能让萧宴忱消火,不拿我们家出气,还有顾潮汐,那个混蛋居然放话要搞我们南家,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将一切过错归罪于弟弟,完全不提自己的险恶用心。

    南城没有反驳她,事实上他到现在还沉浸在沈凉夏居然和萧宴忱在一起了的惊天信息里,无法清醒。

    施明妍看看南城,再看看南园,心念微微一动,伸手拉了拉南园的衣服:“南园姐,我要走了,你送送我。”